幼蕾散花(五)

第五章 羞恥蓓蕾之戰

雨愈下愈大,濕淋的山路相當危險,所以只好等到天候轉好,亞紀子才能使用車子。

「不用擔心,這座寺廟已經有五十年歷史了,早就經歷不計其數的颱風了,依然屹立不搖,而且我買了很多米與味磳儲備著。」

在吃晚餐時,和尚對大家說道。

但是學生們似乎不像大人們一樣地感到不安,她們覺得沒有大不了的。而美雪更因為早上不用跑步,而暗暗自喜著。

因為所有防暴風雨的護窗全關上了,所以很高興可以不用劍道練習。

這座寺廟絕無土石山崩的危險存在,雖然它建在山中,但也與村莊息息相關。

關好窗戶以後,雖然吼電風扇在吹著,但因人數太多,反而覺得悶熱。

「每個房間都備有臘燭與火柴,但要小心火燭哦!」

「是!」十一個少女同聲回答,在和尚說完以後,接著由籐尾繼續說道。〕

「雖然不用跑步,但練劍則盡量不加以變更,所以別睡過頭了,即使颱風也不可以睡懶覺。」

聽了籐尾的話後,本來暗自高興的美雪,心情上彷彿蒙上一層霜一樣。

不久終於吃完晚餐,然後收拾碗筷,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等待熄燈。

「啊!沒有手電筒。」

如果突然停電時,大家為了找臘燭與火柴,必定會引起騷動的,所以一定要

有手電筒,在巡視的籐尾會拿來吧。

籐尾終於來了。

「已經快要睡覺,所以不用點臘燭,只有要去上廁所的人才可以用手電筒,不要隨便亂用,以免浪費電池。」

籐尾照了照大家後,指示她們後,把手電統筒放在走廊的角落。

但是學生中有人帶有小型的可以發出亮光的手錶等,因此整個氣氛並不像想像中那麼漆黑。

「今晚,一、二年級的學生的房間不用隔間,大家一起睡。」

不久,籐尾將手電筒關掉,在黑暗中扶著牆,走回自己的房間。

籐尾在回房之前,偷看了一下亞紀子的房間。

亞紀子打開紙門,點上臘燭。

「到我的房間來吧!今晚風大雨大,即使大叫得再怎麼大聲,學生們也保證聽不到。」

「……..」

亞紀子仰頭看了一下籐尾後,然後俯下頭來,無力地搖著頭。

在燭光下搖異D漕鬗l,臉上帶有一股憂愁,但這樣卻刺激著籐尾的感官。

「現在睡覺太早了吧?」

「啊……..」

籐尾走進房間,然後抓起亞紀子的手,並將燭火吹熄。

室內一片黑暗,但反而更能感覺得到亞紀子那股特有的清香。

籐尾把她強拉起來,然後抱著她的肩,在黑漆漆的房內慢慢地前進。

對於教育抱著一股熱忱的亞紀子,有女人軟弱的一面。雖然被籐尾強暴,所以絕不容許有潤濕的反應,但生理上卻在追求著肉體的快感。

在激烈的風雨中,天空響起如雷的聲音。

此時,已慢慢移到走廊一直忍氣吞聲的亞紀子,突然拚命地站著不動。

不久,籐尾依然強拉著亞紀子離開房間,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此時,藉著屋內的一點燭光,依稀地照在籐尾的床上。

「就在這種燭光下快活吧!」

籐尾說完,突然解開亞紀子的皮帶,並把她壓在棉被上。

「不要……」

亞紀子緊拉著浴衣護在胸前,然後橫坐著,採取防禦的姿勢,對於籐尾的糾纏,手腳奮力地抵抗著。

雖然曾經被他奪取貞操,但亞紀子依舊拚命地保有個人的矜持,拚命地希望能回復事件之前的自我。

為了不讓對方得逞,所以拚命地抵抗著,即使被歐打也會用手去抵擋,盡量不想在臉上留下疤痕。

「哼,好吧!等到你自己說想進到我的房間為止,反正夜還很漫長。」

籐尾拿著由亞紀子身上解下來的皮帶,捆綁她的雙手。

「啊!幹什麼……」

「我會作一些讓你爽快的事,女孩子不要太害臊,最後還是要討男人歡心的。」

籐尾不懷好意地說著,不久強壓著亞紀子,默默地繼續作業著。

不久,亞紀子的右手與右腳,左手與左腳被各自固定地綁在一起。如此一來,不但手腳不自由,而且連雙腿也被撐得開開的。

籐尾更取來掛在壁上的竹劍,橫在她的手腳之間,然後用膠帶固定好。當膠帶貼好時,亞紀子真的是四腳朝天,而浴衣的裙擺也往上拉,露出面雪白的大腿。

「住手….我要叫出聲了哦……」亞紀子眼角滲出淚珠。

「哼!你叫好了,你的內褲早已沾滿了很多愛液,你叫出聲好了!」

籐尾用手指頂在亞紀子內褲的中心。

「啊….啊……」亞紀子的喘息聲融合在劇烈的雷雨交加中。

籐尾從皮包中拿出刀子來,然後將亞紀子內褲上所繡的花割開來。

「呀啊……」

由於害怕肌膚被割傷,亞紀子忍氣吞聲,全身變得十分僵硬。

「對了!不要動,如果那麼重要的陰蒂被割到了,可就不好了。」

「對了!你一定帶有不少的內褲吧?」

籐尾邊用舌頭去舔著刀子,然後將被割開的內褲撕成碎片。

亞紀子那可憐的粉紅花卉露了出來。

「不….不要……」

「怎麼啦!你想讓學生看見你這種樣子嗎?」

籐尾將臉湊上門戶大開的下體上說著。

雖然距離吃飯前洗的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也許是幫忙關閉雨窗吧?

亞紀子身上除了香皂的味道以外,更有一股馥郁的體臭味,而且那個部位也早已潤濕了。

籐尾強拉她到這個房間時,她心早就料到他一定不會善罷干休的。但心想的歸心想的,肉體上卻徹底不是她的,因為下體早已滲出愛液來了。

籐尾用手指撐開陰唇。

「嗚……」

被觸摸時,亞紀子身體不自主地轉動著,但橫在手腳上的竹劍卻將她的手腳撐得緊緊的。

內側呈現透明光彩的愛液,【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膣口附近都是被白色的粘膜所包圍。因為手腳都被綁著,連最怕被別人看到的肛門也是一覽無遺。

籐尾伸出舌頭,開始舔著裂縫的內側。

「啊……」亞紀子邊喘息,邊拚命地想閃躲。

但籐尾依然故我地舔著,並將所有的火力集中在包皮下的陰蒂上。

愛液彷彿是黃河決堤般,大量的湧出,而舌頭則不斷地吸吮這些白色的液體。陰蒂好像陰莖勃起一般,變得異常堅硬。

籐尾用手心往上推,然後用中指擠入那早已經濕淋淋的膣中。

「啊….不要……」

「但是你的漈漈漈並無拒絕之意呀!」

籐尾一邊欣賞亞紀子那動彈不得的表情,然後將整個手指都插了進去。愛液在摩擦中,發出『啾啾』的聲音。

亞紀子將臉別了過去,膣內非常潤滑,手指很快地就被緊緊地夾住了。

不久,籐尾將中指與食指一併插入面,不愧是郎良家婦女,二根手指頭很勉強才擠了進去。

「你知道自己的下體早已潤濕了吧?」

籐尾輕聲地說道,接著手指頭在膣左右地擺動著,而豐滿的乳房早已露出在那敞開浴衣之外了。

他口含著乳頭,在舌頭的轉動下,乳頭早已硬挺,亞紀子早已沉浸其中。

籐尾施力地吸吮著,並不時用牙齒咬著乳頭。

「呀….不要……」亞紀子扭轉著身體,並不停地喘息著。

那震動中的肌膚在燭光中妖艷地搖晃著,喘息的亞紀子,全身汗水在燭光的輝映下,更使人陷入前所未有的幻想中。

籐尾左右吸吮著乳頭,輕咬乳頭,然後將臉埋在全是汗水的腋下,用舌頭去舔那最敏感的部位。

不久,手指離開膣,伸到亞紀子的鼻子前。

「你看,如此潤滑,你的漈漈漈不是希望更粗大的陰莖能更深入內部嗎?」

籐尾邊說著,然後想將手指擠入亞紀子一心想擺脫的口中。

「嗚……」

亞紀子硬是咬著牙關不肯張口,於是籐尾舔著她的耳朵,並突然咬了下去,

亞紀子痛得將嘴巴張開。

籐尾逮住欲閃避的舌頭,喘息中的熱氣不斷地從亞紀子的口中吐了出來。

被唾液弄濕的手指被拔了出來,籐尾將沾滿亞紀子唾液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嘴拚命地吸吮著。

漸漸地,亞紀子不再抵抗,任由籐尾愛撫著自己的身體。

「屁股眼要不要放鬆一下,面也想被舔吧?」

籐尾趴在亞紀子的下體上,他用手指把屁股撐開,然後舔著肛門。感覺一股特有的體香,並不覺得臭。

不久沾滿唾液的可憐花朵,突然被籐尾的手指插了進去。

「嗚….啊……」亞紀子皺著眉頭,不停喘息著。

肛門拚命地收縮著,彷彿要將整根手指都吞下去一樣,而面則將手指挾得緊緊的。

「你看,挾得緊緊的,好像在歡迎我一樣。」

「……..?」

籐尾說完,將皺著眉頭在喘息中的亞紀子,像羅盤一樣地將臉轉了過來。

籐尾從每早每晚都到廁所偷窺的和尚那獲知亞紀子也和學生一樣便秘。

「很好,我來幫忙。」

籐尾邪邪氣地笑著,然後將濕潤的手指抽了出來,而且從早就預備好的皮包中,拿出數個浣腸藥出來。

手腳被綁的亞紀子似乎尚不知道他到底會作出什麼事來,但是看到籐尾攤開報紙以及成人用的紙尿褲以後,終於知道了。

「不要……」亞紀子動彈不得的身體震了一下。

「安份一點,待會兒你一定會很感謝我的。」

籐尾打開蓋子,然後看看亞紀子的表情之後,將浣腸藥插入肛門中。

「哈啊……」

她摒住呼吸,全身變得僵硬,然後將藥液注入體內,亞紀子的下半身顯得更加艷麗動人。

籐尾連續注入三、四個浣腸藥。

「啊….嗚….不要……」

亞紀子的汗水不斷地冒出,不久,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直腸是如此不舒服。

手上拿的浣腸藥全部用完了,籐尾在她的屁股下舖著報紙,然後再將成人紙尿褲放在上面。

肛門濕濕的煞是艷麗,但緊緊地閉著,拚命地不想讓藥液流了出來。

「求你..把繩子解開,讓我去上廁所….」亞紀子苦苦地哀求道。

「才剛注入而已,稍微忍耐一下。」

籐尾邊吸著煙,然後拿起罐裝啤酒,拉開瓶蓋就往嘴送。

在風雨交加中,對籐尾而言,沒有比現在欺凌一位美麗的女老師來得更刺激的了。

充滿汗水的亞紀子在燭光的照耀下,更顯得異常地動人。因為腳被往上綁著,屁股恰成一個相反方向的心型,好像在誘惑著他去愛撫它似的。

不久,籐尾將香煙擰熄,再次靠近亞紀子的下體。

肛門不斷地在收縮著,而肛門上面盛開的花卉,在充滿愛液的滋潤下,更是光彩奪目。

亞紀子再也出不了聲,她拚命地摒住呼吸與蠕動的腸子戰鬥著。

在風雨交加聲中,籐尾也聽得到她的下腹不斷地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我看終於快排泄了,反正只有我一個人看見而已,儘管放心地解出來吧!」

籐尾撫摸著亞紀子滿是汗的屁股,現在愛液正不斷地往屁股的方向流了過來。

「嗚….不要..不要摸……」亞紀子由喉嚨中絞出聲道。

雖然是輕輕開口說話,但下腹似乎被注入一股力量般,亞紀子趕緊閉上嘴巴。但是籐尾一點也不在意地撫摸著,然後用嘴去吸吮勃起的陰蒂。

因為身體是弓字型的,因此惱人的肚臍在肚子上,變得非常明顯地起伏著。一股帶著體味的香氣,冉冉而起。亂髮中的表情更添艷麗,而露出胸部的浴衣,好像是純絲作的。

「別太矯情了,也不用如此害羞,你的漈漈漈早就濕潤了。」

籐尾離開股間,然後去拿燭台上特大的臘燭來,將它的臘油滴在亞紀子的身上。

熱熱得臘燭油滴在亞紀子的乳房上。

「呀……」亞紀子身體一陣顫抖,並叫了出聲。

臘燭滴在白色的乳房上,馬上就凝固,現在將臘燭瞄準乳頭。

「啊……」臘油分毫不差地滴在乳頭上。

籐尾一邊用舌頭舔著,另外不斷地觀察亞紀子的表情與肛門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