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蕾散花(二)

第二章 破戒和尚之蜜戲

「哇啊!厚子,沒想到妳是個大胸脯。」

「哪裏,妳的才是呢?」一年級的學員吵吵鬧鬧地去洗澡。

在一片蒸氣中,十五、六歲發育成熟的胴體隱約可見。和尚一邊偷看,一邊猛吞口水,少女們清香的體味透過水蒸氣不斷飄出小洞來。當二年級的學生入浴後,浴室內更是充滿青春期少女特有的氣息。

這是一間由木板釘成的浴室,一次可容納五、六個人同時入浴。和尚所偷看的位置位於換衣所及燒柴火之間,他的手上同時還握有數條內褲及內衣。劍道的衣服是大家一起洗,但內衣褲自然是個別洗了。他看得垂涎欲滴,自然地將唾液滴到內衣褲上面。本來和尚到了這個歲數,與其說射精次數的多寡,倒不如說需要吸取少女的精華,來延長射精的時間。他毫無意識地將內褲放在手掌中揉成一團,覺得它們很小巧可愛。

白色的體育服裝上,有斑斑點點少女的汗斑,還殘留有少女的體臭味。和尚一邊偷看,一邊把體育服裝壓在臉上。香甜彷彿牛奶味的汗味直撲鼻腔,然後一股興奮直起,並擴散到陰莖。尤其是腋下的味道特別濃郁。將短褲放到鼻子聞看看,上面佈滿土與塵埃及纖維的味道,無法感覺出期待的味道來。

和尚一一聞過體育服及短褲,又從洞中向裏面偷看,然後再拿內褲放在鼻邊嗅著。在手上的衣物及向浴室來回偷窺之間,不自覺地脫下半短褲,並露出那惡貫滿盈又肥又短的陰莖來。他將陰莖放在內褲的正中雄擦著,那裏有少女們分泌出來的分泌物以及恥毛、恥垢等。和尚呼吸愈來愈急促,乾脆將內褲拿到嘴裏舔了起來。雖然酸酸甜甜的,不過總而言之是一股特別的味道,像起司的味道,更是刺激和尚的感官。

和尚邊把內褲放在鼻下用力地嗅著,然後從洞中尋找哪個是內褲的主人。和尚所偷看的位置比地板高,因此可以從上往下觀察少女們的一舉一動。全是一些出身良好的女孩,自然未體驗過真正的性經驗,但是乳房早已豐滿,下體也已成熟。

有皮膚白皙者,也有皮膚呈健康色彩的小麥色的,也有高個子的,或者笑起來有酒窩的,恥毛才開始長出來的,淡淡的,也有的女孩好像成熟女人一樣,呈現三點黑的。

不久,有一位少女拿一把椅子,坐到和尚所偷看的洞口的正前方,開始洗身體。

「我快受不了了……」和尚的手緊握著勃起的陰莖,然後好像要其吞掉似的直瞧著。和尚的眼睛距離M字形打開的雙腿間中央的私處,只有五、六十公分而已,她坐的位置彷彿是希望和尚能看清楚一點似的。

「妳看,這裏有一顆黑痣。」她不知道自己被偷窺,還轉過頭去看旁邊的女孩。

胸部不是很豐滿,但是在呼吸之間,感覺特別有彈性。而那櫻桃色的乳頭,配上白皙的皮膚,更是閃閃發亮。恥毛稀薄,在霧氣中才略具雛形而已。膨脹的恥丘下的裂縫,當她的腳張開時,好像一朵綻開的花蕾一樣,可以看到內部粉紅色的肉尖。

裂縫的上端呈突出狀,是發達的陰核色皮,與其說是粉紅色,應該說是膚色更恰當。色皮下面是小小的陰蒂,左右對開的花瓣並不太對稱,再下面就看不清楚了。小陰唇的唇呈縱開狀,微微張開,是沒有被人觸摸過的,漂亮的粉紅色地帶。

不久,她的身體被沐浴精所覆蓋。

「再不快點出去,會被二年級的罵哦!」不知誰如此說道,於是大家急忙地沖洗身體,有的從大澡缸中起身。和尚也急急忙忙地將勃起的陰莖藏起來,然後將她們的衣服及內褲放回原來的位置。

就在這時候,走廊上傳來「叭噠叭噠」的聲音,和尚躲在陰暗處一看,就是剛才來要求幫忙燒柴火的一年級學生水澤由香。她個子小小的動作倒很敏捷,好像去幫忙二年級的學生準備晚餐後,又回頭來洗澡。

由香並不知道自己被偷看,三、二下脫光衣服,就進入浴室。彈性的屁股看起來好可愛,和尚又開始興奮了。

「由香,怎麼到現在才來,大家都洗好了呢!」

「因為過去幫忙所以現在來晚了,等我一下嘛!」

「不行,再不回去會挨罵的,由香,妳慢慢洗好了,妳過去幫忙所以才會比較慢,二年級的都知道的。」

「是啊!可洗二十分鐘,所以不必急。」

「嗯……」由香細聲地回答著,然後泡入澡缸中。

「喂!妳知道嗎?這個寺廟曾經鬧過鬼呢!」

「噓!別亂說話……」由香將身體縮在澡缸中。

「由香不用怕,鬼不會出現的,藤尾老師比鬼還要可怕呢!」

其他人哄堂大笑後,紛紛走入更衣室,把由香一個人留了下來,然後換好衣服後,將內衣褲放在臉盆上,回到主屋去了。和尚從陰暗處走了出來,然後手緊握著陰莖。現在放衣服的籃子裏,只剩下由香剛脫下來的體育服及內褲而已。但是光這些已經不夠看了,和尚三兩下脫光衣服,只在全裸的身體上圍條毛巾後,就走進了浴室。

「哇啊!誰!」在充滿蒸氣的浴室中,由香的聲音由澡缸中傳出。

「哦!對不起!我以為大家都已洗好了……」和尚出聲回答。勃起的陰莖因為毛巾圍著,於是他慢慢靠近澡缸後,用水桶汲水。

「我可以一起洗嗎?我已經是老人了,而且是一個出家的和尚。」

「嗯……」由香雖害羞,但是想想總比一個人在此來的好。

他確實是一位修身養性的和尚,剛才他還牽著她的手,來幫她燒柴火呢!由香的天真浪漫無邪,雖然是十六歲高一的學生,心靈方面卻還像小學生一樣。

不久,和尚就和由香並坐在浴缸中,和尚長得白胖又壯,一坐到水中,水就開始在由香身體上上下下搖動起來。

「這個寺廟有個古老的傳說。」

「不要說些恐怖的事……」由香因為感到害怕,不由得往和尚的身邊靠了過去。

「過來,我幫妳洗。」和尚離開澡缸,為了由香,特別坐在木椅上,去拿肥皂。

「可是……」

「才開始集訓而已,每天都要為二年級的學生跑腿,像今天這樣輕鬆不是很好嗎?」

「嗯……」由香心裏稍微緩和,終於離開浴缸,因為沒有帶毛巾,所以胸部與下體毫無遮攔地一目了然。當她跨出浴缸時,和尚的眼睛為之一亮。

由香背對著和尚坐了下來。後面的頭髮飄出陣陣香味,是一股混和著汗味與體味的乳臭味。於是和尚開始幫由香擦背,偶爾也用手掌直接去撫摸那光滑的背部。

「啊!好癢哦……」看肌膚震動的樣子,不像是拒絕,好像是在享受鄉下老祖父的疼愛一般。

和尚將手伸向她那滑嫩的側腹,而且用手掌往下移,直到屁股處。

「來!這次擦前面,轉過身。」

「不用了!前面我自己洗好了,現在我來幫你擦背好了。」由香用手護住胸前與下體,然後迅速地來到和尚的背後。和尚也不追究,將絲瓜布交給她。

由香靜靜地搓著背。偶爾可以從背後感覺到她的呼吸以及膝蓋碰到身體的感覺。

「好了嗎?」

「前面也幫我洗,好不好?」和尚背對由香說著。

「什麼?前面也……」

「上了年紀,手腳不太方便。」和尚的陰莖早已勃起,以藉口自己是老人。

他和藤尾想直接獲得快感不同,和尚和美少女之間的對話,就足以令他興奮不已。

「可是,前面的話!不太好意思吧……」由香有點同情和尚的樣子。

與其說是見到和尚赤身裸體的模樣覺得不好意思,倒不如說是自己的裸體會被看到來得愛臊。

「那這樣好了,妳只要靠著我,然後只用手擦洗前面即可。」

「嗯……」由香決定雙手由和尚的兩腋伸過去,然後由胸部開始搓洗。

「再靠近一點……」和尚真的像是在背她一樣,手伸向後面將她抱住。

「啊……這樣還是很不好意思的……」由香還沒有發覺有什麼不對勁的,只覺得肌膚緊緊地貼在一起。

由香的酥胸緊緊地依偎在和尚的背上,可以感覺到由香兩個可愛的乳頭以及腰骨處柔軟潤絲的恥毛。由香將下巴卡在和尚的肩膀處,溫熱的呼吸、甘酸的口氣,不斷傳入和尚的鼻內。

「年紀大的人皮膚較脆弱,這樣搓會痛,最好是用手掌直接搓洗。再下面一點……」

和尚放開絲瓜布,然後雙手緊抓住由香的手腕,往下體的方向引導。美少女無邪柔軟的手掌接觸到陰莖。由美被抓得緊緊的,反射式的反應即是將和尚抓得緊緊的,不敢鬆手。

「咦……這是什麼……」由香小聲地問道。

「每個男人都有的東西,既然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就沒有什麼好害羞的。」

由香和男人一起入浴,以及和尚邪裏邪氣的行徑,覺得有點奇怪。此時她強烈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和尚的手放鬆了。由香接著用雙手去揉陰莖,以及探索像如扇狀的龜頭。

「有什麼感覺?」

「大大硬硬的……以前和爸爸一起洗澡時,好像不是這個樣子的。」由香小聲地說道。伴隨著芳香的口氣直撲和尚的鼻腔。偶而陰莖的脈膊動了一下,都會令由香覺得既新鮮又稀奇。

好奇心一旦引爆,似乎一時之間難以收拾。偶爾想越過肩膀過來看個仔細的情形,和尚倒是膫如指掌。

「要不要作正面觀察,不要錯過觀察人體的好機會。」於是和尚將身體轉了過來。

「啊……」由香兩膝合在一起護住胸部,但是膝蓋以下的裂縫卻看得一清二楚。

「要不要摸看看,很有趣的形狀哦?」

「嗯……」由香捲縮著身體,然後眼睛不離和尚胯下的肉棒,不久緩緩地伸出手去撫摸著肉棒。無邪地手指撫摸著龜頭,雖然感覺硬硬的,但它確實在動。

「怎麼樣?感覺如何?」

「雖然感覺不太舒服,但是習慣了反而覺得它挺可愛的,好像烏龜一樣。」由香幼小的腦袋拼命想以外,然後忠實地述說出來。之後,手更大膽地玩弄著陰莖。

和尚除了享受快感之外,更是耳聞由香的髮香味,眼睛緊緊盯著她豐滿的乳房。因雙腿緊緊夾住,所以從上面看不到裂縫,僅看到淡淡的恥毛而已。不久,和尚也將自己的雙手搭在由香的肩膀上,手裏感覺到年輕光滑高彈性的肌膚後,雙手並慢慢地移向她的胸部。

「不行!會癢的……」由香抬起臉來說道,而她的臉幾乎碰到和尚的臉。

和尚說時遲,那時快,突然吻住由香。

「亂……不要……」她迅速地把臉別開,然後用責備的口吻說著。

但是她似乎尚未感覺到真正的危機已經來臨。雖然神經繃得緊緊的,但以她小孩子似的想法,以為和尚是在惡作劇。當然和尚也不願意用強硬的手段使她哭泣而達到自己的慾望。現在才開始集訓而已,一定要讓由香很快地回到大家身邊不可。

「對不起,因為妳長得太可愛了。」他邊說邊放手,然後將臉靠近由香那宛如水蜜桃般的臉頰。

「如果對我溫和一點,我會給妳零用錢。」

「為什麼……」

他趴在她耳邊輕輕說道,而由香一邊說話仍一邊不停地動著。

「在所有學生中,妳最美麗。」

和尚邊說邊用舌頭舔著由香的耳朵,然後手指在乳頭上不停第來回動著。由香覺得酥癢,於是將肩膀靠了過去,一點也不抵抗地將身體靠在和尚的身上。

和尚的花言巧語說動了由香的自尊心,而且良家婦女都是在嚴厲的家教下成長,對於未知的事物,好奇心特別重,而且可以得到零用金,真是太好了。雖然是第一次全裸與人共浴,但羞恥心似乎漸漸消失,如此天真浪漫的孩子,很可能把性交之事視為好玩的遊戲。

由自己中年的眼光看來,她似乎更有魅力,而且似乎未發覺有何不妥之處。不久,和尚將手掌伸向少女的肌膚,並潛向緊閉著的大腿內側。

「不要!不要摸那裏……」

「妳自己還不是摸我的那個地方嗎?」和尚故意抗議道,然後任意地將手伸向由香下體的部位。

「啊……」由香嚇了一跳,並叫了出聲,雙腿用力地挾住和尚的手。

蠢蠢欲動的手指上早被蜜汁沾得相當潤滑,和尚用手指撥開小陰唇,直達內側。

不久,和尚為了品嚐甜美的果實,不由得將嘴再次靠近由香。

「亂……嗯……」由香不斷地喘著氣,下半身也任由和尚欲取欲求,根本沒有逃避的念頭。

舌頭不斷地探索由香的齒列,然後再用力地向內部侵入,吸取甘甜的少女的唾液。手指在裂縫處上下地滑動著,當指尖接觸到陰蒂時,此時由香身體突然一震,一股熱浪彈了出來。

「啊……啊……奇怪……」由香將身體翻過來,嘴唇分開時,喃喃地說道。

「哪裏感到奇怪呢?」

和尚的手指並沒有停下動作,並用另一隻手拿起水桶,汲滿水後,往她身上沖洗。然後將由香抱起,讓她坐在浴缸的邊緣,分開她的大腿,並將整個臉埋在她的下體中。

和尚用手指撥開小陰唇,粉紅色的粘膜發出閃閃的光芒。

「哪裏感覺最舒服呢?」和尚輕聲地問道,然後像狗一樣伸長舌頭,貪婪地舔著處女的粘膜。

「啊啊……不行啦!不要再舔了。」

偉大的寺廟住持竟然舔著自己的排泄器官,想一想不太好吧,於是用力地想推開和尚的頭。但是和尚緊緊地抱著由香的腰,彷彿是大龍蝦一樣固執地不肯離開牠的獵物。

和尚更是不斷地舔著好像是橡膠般具有彈性與張力的小陰唇,並貪婪地吸吮著陰蒂。

處女的膣口不斷地滲出蜜汁來,洗澡水洗淨了身上的體臭,大腿內側的感覺是如此舒服。

當和尚舔著她的陰蒂時,由香的身體彷彿觸電一樣震動著,上體更是搖幌地喘息著。

「不要了……不要了……」由香含著哭聲說道,她對於這種未知的快感,感到一陣恐懼。

和尚終於停止了舔的動作,然後抬起頭來看著由香:「妳看用舔的,心情不是感覺很舒暢嗎?而且早已溼漉漉了。」

和尚的唾液加上處女的蜜汁,再加上手指不斷地刺激著。

「不要……我覺得害怕。」由香的身體不住地抖著,腳所夾住的裂縫隱隱若現。

「反正有可能會有人出入通道,好吧!只要妳今天感覺舒服就好,以後還有機會的。」

和尚不再相迫,起身離開由香的身體。但是,已經盡力的和尚,這次乾脆坐在浴缸邊,把腳張得大大的,手往下伸,將還在喘息的由香的臉部,無言地朝自己可憐的陰莖上壓。

「亂……」由香看到眼前又短又大的下腹,嚇了一大跳。

「用嘴含著,用舌尖輕輕地轉動著……它不髒的。」和尚似乎在催眠似的輕聲地說著,然後用力將由香的小口往陰莖上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