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蕾散花(三)

第三章 女教師受辱記

「這位置最合適偷看……」

早上,和尚潛入內院,又在洞口中偷看。

這一次是偷看所謂不乾淨的地方廁所。

學生們知道白天的課程,早上六點起床,上山去跑一圈,然後回到院子裏練劍之後,才吃早餐。

現在是早餐後僅有的時間,她們當然會充份利用。

類似這種廁所共有三間,而由這個洞正好可以三間都看得清楚,而且洞與地板的高度幾乎相同,因此可以正好看見女性的裂縫。

和尚趁大家在忙時,曾在這裏看過來作法事的太太、女兒、或者穿喪服的家屬在這裏排便的姿勢。

青春期少女的排尿速度較急,而且顏色透明帶點黃色,且尿出來的角度與尿道口有點微妙的不同。

這三間並排的廁所,有時會被用來充當換衣服用。隔壁有一間為了消滅小便的聲音故意弄出水聲來。但大家都不會拿很多水到廁所裏的,有的女孩子會用金屬敲內牆製造聲音來消除自己小便的聲音,倒是樂了和尚。

大部份的人大便,都是匆匆忙忙擦擦屁股就走。一定是一旦開始練劍,沒有時間溜出來排便。

『像這種情形的人,大都會便秘……』

和尚一邊笑著一邊來回地偷看三個廁所內的情形。內院因數木茂盛而顯得較為昏暗,而廁所那邊反而較亮,因此和尚走來走去也不怕被發現,再加上蟬鳴聲正好抵消掉他的腳步聲。

不久,所有的學生大都前往練劍場了,三間廁所空了二間。

最後一人也發覺所有的人都離開了,但她小便完了,並沒有馬上站起來,只見到她摒氣凝神地用力著,而她粉紅色的肛門也在收縮著。

和尚在洞中看到,也跟著吞口水。去偷看一大群女生洗澡,倒不如看一個人蹲廁所的樣子,更能使他興奮。

當她的臉往上抬時,是一張劍眉鳳眼,充滿野性美的少女。長頭髮束在腦後面,看她的長相一副練武的樣子,她斜眼看人的樣子,好像是畫中美人一樣。

和尚認識她,片桐久美子,劍道二段高手,是都內女子高中劍道隊隊長。身材高大、腿很修長,穿上練劍的服裝有一股凜然的氣質,聽說很多一年級的學生因仰慕她而加入劍道社的。

因為是隊長,【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所以可以最後一個進入道場。她大概知道很多同學及一年級的學生很仰慕她,如果被她們聽到她排便的聲音,實在是不好意思,所以寧願留到最後也說不定。

就這樣凝視著久美子,和尚的興奮得到最高潮,陰莖自然而然地勃起。

不久,久美子的肛門響起最美妙的聲音,粉紅色的肛門開始躍動,她的內壁不斷地擴大成為圓形,然後從裏面擠出一條長長的黃金。阿摩尼亞的臭味飄了出來,但那新鮮的臭味,反而使和尚覺得舒服。

就這樣切斷掉落後,再擠出新的來,這期間可聽到久美子喘息的聲音。

『像這麼美的臉,大便的量應該不會多麼?』和尚以嚴肅的表情,摒住呼吸的樣子往裏面偷看著。

那個圓洞在一張一合之間,可以看出它內部的肌肉相當富彈性,而且排便的時間相當緊湊。

也許是站太久腳有點麻痺,於是和尚想到前面看她的裂縫。

毛色很深,黑黑的恥毛既柔軟又密集,小陰唇的顏色相當豔麗,陰唇及陰蒂都相當發達。

「看她這樣子,一定吸引很多人……」

就在和尚這麼想的當兒,久美子終於吐了一口氣,鬆弛了全身的緊張,然後拿起放在旁邊的衛生紙,她仔細地擦拭肛門,連溼了的裂縫也擦了好幾遍。然後把使用過的紙毫不愛惜地丟棄,就在和尚的面前穿起內褲與短褲。

不久,久美子離開了廁所,而和尚則仍留在當地,吸吮著久美子所留下的臭味。隨後,自己也繞過院子去道場看她們練劍。

☆☆☆☆☆☆☆☆☆☆☆☆

吃完中飯,有三十分鐘休息時間的學生們,歡聲雷動地去接人。

「去接誰呢?」

「啊!生活指導的女老師。」

和尚問著,而坐在屋簷下吸煙的藤尾,無聊地回答著。但是銳利的眼光一直注視外面,一直看著被學生包圍而走出車子的女老師。

「深見亞紀子,二十三歲,英文老師,擁有劍道初段的資格,是新來的女老師,為了早點適應學校生活,所以擔任指導老師,特地來參加集訓。」

「原來如此,是個大美人嘛,而且又很受學生們的喜愛。」

和尚眼睛瞪著穿著白色洋裝的亞紀子,一副欲將她生吞的樣子。

又捲又黑的長髮,在夏日的陽光下閃閃發光,渾圓的胸部及腰身,身材相當曼紗足可媲美模特兒。而且漂亮的臉上充滿智慧的光芒,臉上始終保持微笑,微微露出白色的牙齒,彷彿是大慈大悲的菩薩降臨凡間一般。

只有亞紀子的周遭彷彿由仲夏變成溫暖的春天一樣,可愛芬芳的花朵真是讓人眼光捨不得離開她。

「好像是天仙一般……」和尚小聲地說道,深怕被亞紀子聽到,然後走下走廊,過來打招呼。

不久,亞紀子已經站在藤尾與和尚的面前。

「給您添麻煩了!我叫深見亞紀子。」並向和尚深深地一鞠躬:「歡迎來到山中,陽光很強烈,趕快進來。來,叫個人去端麥茶出來。」

說完,由香馬上說好,就由外面直接跑去廚房了。

「藤尾老師,每天面對女孩子,很頭痛吧?」在走廊坐下後,亞紀子以優美的聲音問道。

以老師的立場而言,她並不贊成藤尾嚴厲的教學方式,但他是前輩,自然得尊重他。

「不會,這些孩子都沒有碰到生理期,自然不會有麻煩,而且在山上也無處可逃。」

藤尾邊抽著煙邊說道,亞紀子聽了以後眉頭都皺了起來。

亞紀子在高中時代就已經練習過劍道,也曾經和藤尾比賽過,對於藤尾的粗暴,一點沒有像運動員般的開朗與溫和,一直感到很厭惡。

「我看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好了,坐了那麼久的車子,一定很累吧?」

和尚將由香端來的麥茶遞給亞紀子,然後直盯著亞紀子渾圓的屁股。明天早上一定要去看這位大美人排便的姿勢,想到這裏,陰莖早已震動不已。

「沒有迷路吧?」

「沒有,只有一條路直接通上來,不過剛才有聽到報導,說有颱風正在接近中……」亞紀子喝了一口麥茶後說道。

藤尾似乎不將她放在眼裏似的,逕自站了起來:「休息到此結束,下午劍道練習開始了。」

「是!」藤尾說完,一直在山門的樹蔭下休息的學生們站了起來,很有精神地回答著。

因為大家憧憬的亞紀子一來,突然之間,大夥兒都精神百倍。有些學生將暑假的英語作業都帶來了,她們希望老師在自由活動時間能給予指導。

「深見老師如果休息夠了,請到道場來觀摩一下。」

藤尾對亞紀子說道,然後拿起放在一旁的竹劍,而學生們則尾隨其後,往道場的方向而去。

不久就開始午後的練習。

因為要參加秋季考試,不過仍有人擁有好成績而繼續留下來接受訓練的,那就是隊長久美子。

但是也許是美麗又是女老師的到來,使得大家更是精神百倍。也許是上了年紀的女人較具魅力吧,也或許是因為禁止和其他男校交往的結果,反正高中女子竟然會有互相爭風吃醋的情形產生。

但是藤尾並不認為自己沒有魅力。對美雪而言,她只是單純地陷入在愛戀之中,不光是性慾而已。而藤尾最初並沒有侵犯她們的念頭。

練習不久,藤尾與久美子成為對峙的局面。當然,久美子相當出類拔萃,但女子二段與男子四段畢竟相差甚遠,所以根本不是藤尾的對手。

「喂!腳步要向前。」

藤尾在出聲的當兒,輕輕擊到久美子的竹劍上,並且借勢打到久美子的屁股上。

「亂……」

藤尾的手可以感覺到對方屁股的彈力,而久美子痛得叫了出聲,但雖然被擊中依然藉著竹劍的力量挺立著。

她與美雪正好是相反的典型,久美子愈是挫敗會愈戰愈勇,而且藤尾喜歡久美子生氣的眼神。

藤尾在擊中她以後,再次發覺空隙,不停地猛攻上來。

帶有少女氣息的汗臭味使藤尾陶醉,當久美子靠近時,可以聞到一股青春少女特有的芳香。

此時,亞紀子已來到門口,換上一件水藍的衣服,她似乎無意加入他們的練習。最初的本意就是來照顧學生,只是幫忙她們煮飯以及打掃,並不想加入擊劍的練習,所以只是過來觀摩學生的練習而已。

就在藤尾偷偷看亞紀子的瞬間,久美子早已逮到這個好機會,久美子快速前進竹劍往藤尾的面門揮出。

藤尾雖然馬上回神,但已來不及躲掉這一劍。此時,方法只有一個,就是不退反攻,先攻久美子的面門。

藤尾身形敏捷地、無意識地一揮,準備化解危機,因此竹劍的前端,猛力地直刺久美子的喉嚨。

「啊……」久美子的喉嚨疼痛欲裂,漂亮的臉痛得扭成一團,竹劍順勢的衝擊力實在太大。

「哇啊!」就在久美子仰倒下的同時,在一旁觀看的亞紀子叫了出聲。而其他的學生也停止練習,朝久美子這邊看。

「完了……太用力了……」

藤尾非常後悔,急忙地拿下面具,跑到久美子身邊來。亞紀子比他早一步,已經解開久美子的面具。

久美子痛得昏了過去,亞紀子將她扶了起來,只看到她白皙的喉嚨早已多了一層青紫色的刀痕。

「水澤,去拿溼毛巾來。」亞紀子對由香吩咐道,然後皺著美麗的眉頭看著藤尾。

「藤尾老師!怎麼回事,對方是女孩子呢?」

聲音凜然地在道場中響起,而所有的聲音全靜下來,而學生們個個俯著臉,彷彿老師是在罵自己一般。

不久,由香拿來溼毛巾,敷在久美子的喉嚨上,藤尾抱起久美子。

「大家繼續練習。」

藤尾說完,就由已獲得初段的二年級擔任指揮,然後離去,亞紀子當然是尾隨其後。

背後再度響起竹劍的聲音,但是因為大家擔心久美子的情形,因此打得無精打采。

不久,藤尾將久美子放在遮陰的走廊下。

「怎麼啦?」和尚也出來,看到久美子躺在那裏,便關心地問道。

「哎!用力過當……」藤尾說著,亞紀子則一臉怒容。

久美子的劍道服的上衣被脫下來。

「男性請到那邊去。」亞紀子口氣不怎麼好的說道。

「讓我來可以嗎?」

和尚去拿了急救箱來了之後,就一直盯著久美子滿是汗水而一直起伏的胸部看著。

藤尾要離去時,久美子才醒了過來,用手抱著胸部,起身坐著。

「休息一下,待會兒再回去練習。」

看她講話的樣子,應是沒有什麼大礙才對。

「哇啊!好勇敢,傷得這麼重還要繼續練習。不過妳的劍術也蠻高明的。」

藤尾說完,久美子也露齒一笑。

「不,劍道是一種格鬥,有很多的人就是喜歡將對手擊倒。」

亞紀子當久美子的面負氣地說道,並再度地坐回屋簷的地板上。

「那麼劍道練習的事,由妳來主持如何?」藤尾對亞紀子說道。

「今天我只是來觀摩而已?」亞紀子似乎仍有不滿。

「是嗎?那麼劍道指導就由我全權負責好了。」

回復本來面目的藤尾,以勝利者的口吻對亞紀子說道,然後與久美子一起回道場去。

☆☆☆☆☆☆☆☆☆☆☆☆

黃昏時,當練習結束後,學生們各自忙著洗衣、準備洗澡水及晚餐等工作,亞紀子去清掃道場。學生已全部離開道場了,最後只剩下藤尾及亞紀子在關門。

「白天真是抱歉,在練劍道方面,藤尾老師是一位高手。」亞紀子對在更衣室摘下面具的藤尾說道。

「哪裏,她們都是千金小姐,本來就比較不喜歡粗暴的劍道,所以別人如何批評,我不會在意的。」藤尾盯著滿臉憂容的亞紀子說道:「怎麼樣?要不要再和我比劃一下?」

「不要……我不敢……」面對面地看著,亞紀子不由得低下頭來。

「那麼不要比劍道,作為性交的對象如何呢?」

藤尾不懷好意的口氣,亞紀子一時會意不過來,只有愣在那裏。

「妳應該不是處女了吧?有男朋友嗎?」

「你……你太失禮了……」

亞紀子圓睜杏眼,背對著藤尾離開更衣室。但是,藤尾衝上來抱住她。

「呀啊!幹什麼?」

豐滿的胸部被抓著,然後背後的人又用舌頭吻著亞紀子的頸子。

「沒有練劍不會有汗臭味,而小屄應該很香的。」

藤尾把亞紀子抱了進來,壓在地板上。

「我要使她這個傲慢的女人的私處變得溼淋淋的!」

「來人啊……救命啊!」嘴唇被強力地壓住,亞紀子拼命地抵抗,香甜的口氣混合著高級口紅的味道。

在學校時,礙於學生及校規,怕被人說閒話,一直壓抑著的慾望,一直等到此次到山中來集訓才獲得良機,藤尾像野獸一般想發洩自己的慾火。

既能發洩慾火,又不怕被人撞見,而且他自信有能力收服對方的心。

亞紀子被強行壓著,雙唇又被吻著,藤尾將她的T恤往上拉,露出光滑的肌膚。T恤下面只有胸罩,藤尾用力扯下胸罩,頓時美麗白皙的乳房呈現在眼前。

藤尾俯身用舌尖輕輕舔了一下乳頭,亞紀子全身為之一震。接著,騰尾雙手揉弄著雙乳,並不時地吸吮著。

「亂……亂……啊……」亞紀子不斷呻吟出聲。

藤尾更進一步地將手伸入內褲裏,並用手指壓著。雖然她想叫出聲,但是可惜嘴唇被壓得死死的。

手指撫摸著柔軟的恥毛,手指更滑入谷間。

「亂……亂……」亞紀子激烈地叫出聲後,身體跳了起來。

手指接觸到陰唇,藤尾更是用力地往陰蒂附近探索。

不久,亞紀子不再抵抗,將身體縮成一團。她非常了解藤尾虐待狂的個性,愈是抵抗則後果更是難以想像,因此乾脆蜷縮在一起。

藤尾一邊刺激陰唇,一邊鬆張著嘴。

「求你……別強暴我。」

代之而起的是悲泣聲,亞紀子的眼睛溼潤,她現在不是女老師,是一位軟弱的年輕女子。無論如何她也是今年才剛從大學畢業的女孩,而且才離開學校一定很怕像藤尾如此粗暴的男人。

亞紀子和女學生們一樣,在良好的家庭中成長,是尚不知人間醜惡一面的女孩。

「好!我不強暴妳,但妳要老實回答。」藤尾依舊壓住她的身體,臉靠近她的臉說道。

「妳認識幾個男人?」他低聲問道,而亞紀子則皺起眉頭來。

藤尾的手指依舊在裂縫中蠢蠢欲動。

「啊!妳只要回答,我的手指自然會放開,但如果說謊……我會好好侍候妳的……知道嗎?」

「一個……」

「哼!喝過男人的精液吧?」

藤尾繼續淫穢的問道,而此時的亞紀子早已淚淋淋,她點點頭,又搖搖頭。

「很好!我要看是否是真的?」藤尾一口氣將外褲連內褲一併脫下。

「不要……我們約法三章的……」

「我又不會侵犯妳,只要看一下而已。」

藤尾粗暴地將亞紀子的下半身拱起,然後將臉埋在她雪白的大腿間。柔軟的恥毛與膨脹的恥丘,全是上帝的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