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蕾散花(一)

第一章 思春期的甘香

道場不斷傳來高中女生擊著竹劍及用力踏在地板上的聲音。在一片嘶殺聲中夾雜著蟬鳴聲。在悶熱的午後,毫無風的訊息。

「別裝蒜了,我們旗鼓相當!」藤尾邊說著,然後上下揮動著竹劍。

高中女生共有十一人,無論如何多出一個人,所以指導老師藤尾也需要輪番上陣。對手是二年級的杉田美雪,長得大又圓的眼睛閃著羞怯的眼光。學生穿的白色的習劍上衣及紅色裙子,只有藤尾穿藍色習劍用上衣及黑色的裙子。

室內發出十一位少女特有的香氣,唯一的男生藤尾正興奮著。

「喂……」

美雪很認真地學習著。由於被朋友半強迫半引誘的加入劍道社,又由於個人太過於害羞,所以雖已二年級了,尚未取得初段的資格。迎面而來的竹劍,藤尾輕輕地橫掃在美雪的臉上。

「啊……」被擊到臉部的美雪痛苦不堪,頓時失去平衡,而藤尾更是不斷地攻擊。

「怎麼啦!無論如何也要打到我一下才可結束。」藤尾不斷地刺激著美雪,又沉浸在美雪具有彈性的肉體上,興奮的老二不斷地變大。藤尾毫不容情地打在腋下以及手肘附近。

美雪一直閃避不及,自然不會注意到對方所打的部位。在連續地打擊中,美雪毫無攻擊之力,唯有節節後退而已。青春期富彈性的胸部在汗流夾背中隱隱若現,連裙子下雪白的大腿似乎也呼呼欲出。面罩及護手上混雜著宛如牛奶般的少女的香汗,在白刃相接時,不時地傳了過來。

「看來已經到了極限了……」藤尾看著美雪不穩的腳步,如此想著。不必如此心急,才開始集訓而已,還有五天的時間可以滿足個人的虐待的慾望。

被逼到牆角的美雪,拼命地揮著竹劍。

「臉……」喉嚨發出纖細的聲音,美雪終於打到了。

騰尾故意不閃避,就這樣讓她打到臉部,反正她沒有什麼力氣,所以既使打中也沒什麼大礙。

「好,可以結束了。」藤尾大聲地宣佈道,美雪好像要虛脫一般。

全體人員以蹲踞的方式相互施禮後,現在劍道場中的聲音較為溫和。

太陽依然高掛,學生們開始準備洗澡以及煮晚飯。只有藤尾一人甩開防護用具,離開劍道場來到井邊,脫下裙子沖水。四周環山見不到人跡,只有聽到蟬鳴而已。

藤尾弘史,二十八歲,是都內女子高中的國文老師,因是劍道四段高手,所以另兼劍道顧問之職。

這裏是神奈川縣西北部的山中,藤尾高中參加劍道社時,經常來此集訓的山寺。村莊因進步慢而愈顯落後,目前只剩下一位和尚在此渡日。道場早已變更為村人的集會場所。

藤尾提出暑假集訓申請時,和尚欣然答應。學員中有五位二年級,其餘的是一年級的,三年級的學生因要參加大學聯招,全體退出不能集訓。全是十五至十七歲的美少女,其中只有美雪非常老實,又不太具有運動細胞似的,其餘的都很認真地學習擊劍的技術。

最近都內女子高中的學生,重新看待武士之道,不但禮儀正確、姿勢良好,頗獲PTA的好評。藤尾本身比較喜歡有內涵的女生,與一般男人喜愛漂亮又會打扮的女孩不太一樣。所以在擊劍時絕不容情,少女們拼命揮劍的神情,更能激起他的興奮與慾望。

不久將上身擦拭乾淨的藤尾,就光著上身回到道場上。進入換衣服時,學生也打掃完畢,正陸續地離開。

「掃除完畢!」

「很好!辛苦了。」藤尾順便用眼光注意著有幾位在看他裸著上身會感到害羞而眼光低下著的。

大家都因汗流夾背而換上白色體育服裝及燈籠褲,而所謂的燈籠褲指的是藍色滾白邊的短褲。除了在練習劍道時穿的衣服外,學生們規定穿這一套運動服。一年級與二年級的學生分工合作,一年級負責洗衣服及準備洗澡水,而二年級的學生負責煮飯。

只有藤尾一人回到道場,在五十張塌塌米的室內,依然殘留有少女們的體臭味。在裏面除了在集會時當作演講與表演用以外,尚保留有舞台以及樂器室。因為全是女孩子,所以沒有特別的更衣室,大家全在道場內更衣,只有藤尾是到樂器室更衣。

☆☆☆☆☆☆☆☆☆☆☆☆

當藤尾進入樂器室時,發現還有一個人在。

「怎麼啦?杉田,妳怎麼還在這裏。」

「啊……」聽到聲音的美雪,嚇得將身體縮成一團,她因汗流夾背,裏面白皙的皮膚隱隱若現。

「對不起,我來找藥箱……」美雪急的用衣服去擦汗。

這間小房間除了當作藤尾的更衣室外,還有一個小小的洗手台,上面放有學生的毛巾及私人用品。

「藥箱在這裏,【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怎麼啦?是不是受傷了?」藤尾從架子上取下箱子,走近畏縮於一角的美雪。

綁在後面的馬尾巴,因運動後而顯得凌亂,一陣陣甘香的汗味直撲藤尾的鼻子。

「不嚴重,我自己來好了……」美雪俯著臉輕聲說道。十七歲少女的嬌羞,從後面的體態中就可感覺得到。

「沒關係,讓我看看,最後和妳比試的人是我,所以我有責任。」

「啊……」藤尾來到她的面前,用力拉開她的劍道服。

美雪捲縮手臂,又因害羞而不敢出聲。對方是老師,自然不好反抗,但如果把他當成男性看待的話,則他是在欺侮自己,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下半身只穿一條白裙子,而上半身沒有穿內衣。

「這就是被我打的囉!」藤尾壓抑自己的興奮,以抱歉的口氣說道。

美雪的右肘與右手腋下都是紅色的傷痕。肘部被竹劍所傷的傷痕並不嚴重,雖然有點痛,但比不上被看到時的難堪。美雪右手被拉起,左手則用力地護在胸前,她一直羞得連大氣也不敢喘。白裏透紅又光滑圓潤上的肌膚,還留有汗的痕跡。而將臉部靠近其腋下的藤尾,不斷地聞到一股馥郁的乳香味。

女孩子的汗基本上不太一樣,在男子劍道部的味道其臭無比,絕無如此馥郁的香味。腋下的毛與體毛好像是處理過似的,薄薄的挺光滑的,又不見剃過的痕跡。

藤尾迅速地打開藥箱,拿出冷卻噴霧器來。

「竹劍的傷不會嚴重的,冷敷一下就好了,這種傷痕練劍的人,每個人都會有,忍耐一下吧!」

「好……」美雪小聲地回答,而因為太害羞,所以將臉別向左肩。

藤尾將噴霧劑噴在腋下的傷口上。

「啊……」一陣冰冷的感覺襲來,美雪不自主地叫了出聲。捲縮的右手被藤尾用力地拉起,現在只看到噴霧劑的痕跡。

「啊……」美雪痛得彎下身來,頭也因害羞而垂了下來,在一陣混亂中,早已忘了疼痛的感覺了。

「已經沒事了!」

「等一下,再等一下比較好!」藤尾用力地拉著美雪,裙子下的陰莖早已勃起。慾火再也壓抑不住,這個美雪看起來很老實,又害羞的樣子,一定不會對別人說的。

「好香的味道,妳洒過香水嗎?」

「沒有!」

他一邊問著,一邊將臉湊了過來。淡淡的清香飄了過來,藤尾迅速地趴在美雪的臉上。

「女孩子會自然發出這種香味嗎?」

藤尾自言自語地說著,臉部則在美雪的肌膚上摩擦著。美雪一直護在胸前的左手被用力地拉開。

「啊……老師……」美雪一時間搞不清楚這是受傷的治療,還是老師與學生之間的關係,整個人都震住了。

漂亮的胸部裸露出來,雖然才十七歲,但乳房發育已成熟了,是淡櫻色的乳頭,彈性非常好的樣子。藤尾緊緊地抱住她,將嘴湊在乳頭上。

一年級的學生忙著準備洗澡水及洗衣服,而二年級的學生則忙著煮晚餐,並盼望一年級的忙完以後,會過來幫忙。而且很多學生會到山上散步,也許美雪不可能馬上回來,所以不會有人找到這裏來,藤尾心裏不斷盤算著。

「啊!」乳頭被含著的美雪,突然之間全身僵硬。她無法反抗,美雪對老師存有恐懼感,而且這裏是遠離人煙的山上,也許她會覺得老師是絕對的支配者。

☆☆☆☆☆☆☆☆☆☆☆☆

疲弱的美雪不斷地捲縮身體,心裏期待著這種不幸趕快過去。即使出聲廚房也聽不到,這更增加藤尾施暴的心意。藤尾早已克制不了了,強力吸吮著乳頭,並用舌頭轉動著,青春期所散發出來的清香,更刺激他把美雪壓在地板上。

「不要……老師……不要……」美雪用恐懼的聲音求饒著。

連接吻都不懂的處女,尤其是這所高中的女生,學校嚴禁學生與他校的男生交往,所以更增加學生的性感及羞怯。美雪因身體被壓而不斷地扭動,藤尾將美雪正面壓著,臉則不斷地吸著兩邊的乳頭,並不時用手抓著豐滿的乳房。

「亂……」臉不斷左右擺動,拼命想要躲避的美雪,嘴終於被強力吻著時,全身一片僵硬。紅紅柔軟的雙唇被壓著,一股熱氣吹了過來。

藤尾初次嚐到如此清香的滋味,更是用力地將舌頭挺過去。一邊舔著唇,中間還夾雜著汗水,心裏更衝動地想吸吮她的唾液。美雪緊緊地咬住牙齒,而藤尾則將舌頭左右地進攻兩旁的齒列。然後抓住乳房的手,更是使勁地捏著。

「亂……」美雪痛得張開嘴,趁這個空隙,藤尾滑溜的舌頭進攻著羞怯又香甜的舌頭。美雪根本不想張開嘴,但是又避不開藤尾的舌頭,只好又左右不斷地扭動著臉部。美雪正是憧憬著戀愛的少女,作夢也沒想到自己的初吻,竟然被強暴式地奪走了。

藤尾不斷地舔著美雪口中香甜的唾液,更努力尋找那柔軟的舌頭。在被不斷地強吻下,美雪早已沒有反抗之力,反正夢與現實似乎是那麼地遙遠。不久,藤尾的舌頭離開了美雪的嘴巴,開始往下舔著沾滿汗水的肩窩,然後將臉埋在氣味濃烈的腋下。

「啊……」美雪不由得呻吟出聲,身體弓了起來。舌頭爬行在更敏感的腋底下,一切的感覺早已鈍化了。美雪難為情與恐怖感漸漸消失,捲縮的手正好被藤尾當作枕頭躺著。

藤尾不斷地品嚐這十七歲少女的汗臭味,舌頭更是一路往下爬行,並伸出右手到裙子底下一探虛實。

「啊……不要……」美雪不斷出聲求饒,身體更是縮成一團,拼命抵抗著。

美雪和其他學生一樣,裙子下沒有穿內褲。在練劍時會大量流汗,洗起衣服來相當麻煩,而且來參加集訓,內衣褲也所帶有限,而且這裏除了藤尾與住持是男的以外,全都是女的,身體在劍道服下也不易被看清。這一切都便宜了藤尾,方便了他在裙下之探索。藤尾手指用力地拉開緊閉著的大腿。

「啊……啊……啊……」美雪急得上氣不接下氣。她是劍道部學員中的第一美人,雖然距離藤尾理想中的對象相差甚遠,但是比較好控制。雖然外表看起來相當柔弱,但是上半身裸露出來的體態以及摸到的大腿,感覺都相當健康。

手掌接觸到平淡淡的恥毛。藤尾的中指滑下股間的正中間部位,接觸溫溼的花蕊,使美雪的肌肉更加緊繃。

「不要……」美雪雖然出聲求救,但是溼意愈來愈濃的身體,彷彿是在求偶一般。

「手淫過吧?把腿張開,我會使妳覺得更舒服的。」藤尾把頭從腋下上抬起來,枕在美雪的手臂上,一邊用鼻子嗅著清香的髮味以外,更輕輕地在其耳畔說道。這種聲音根本不像老師,而是一個強暴者擄獲獵物時的興奮之情。

突然咬住櫻色的耳朵,美雪受到刺痛,不由得將腿分開。其間,藤尾完全用手指,他用手探尋小陰唇,以及膨脹的恥唇,最後是突出的陰蒂。

「妳看,感覺很棒對不對?漸漸潤滑了……」藤尾用口吸吮著耳朵,然後在舔著耳穴時,輕輕地說著。

美雪拼命地咬住嘴唇,壓抑著急促的呼吸。手指在陰蒂上畫著圓圈,不斷地刺激著,偶而將手指伸入陰唇內部的膣口,少量的蜜液正不斷地滲出來。但是感覺似乎仍嫌不足,如果再用力施暴,為了保護身體,蜜液必定會大量釋出的。

手指不斷地愛撫著陰蒂,美雪的肌膚則呈正直的反應。不久,好像漸漸習慣了,震驚的間隔愈隔愈遠,美雪的下半身漸漸覺得氣悶。

「光用手指一定不夠爽快?告訴我,妳希望用舔的。」藤尾輕聲說道,美雪第一次聽到這種淫穢的台詞,身體一直,奮力的抵抗著。不久,藤尾站了起來,伸手去解開美雪裙子上的鈕扣。

「不要!不要!」美雪拼命抵抗,雖然身心已遭受莫大的傷害,但是本能地想保護自己最重要的部位。

「妳想叫人來嗎?妳想讓妳的屄公諸於眾人的面前嗎?」難道藤尾不怕本身的醜態被曝露出來嗎?混亂中的美雪不覺地悲從中來的掩住臉。就在此時,藤尾已將裙子的鈕扣解開,而裙子也順勢滑落地上。

「啊……啊……」美雪全身光溜溜的,彷彿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如被向上強壓著,藤尾用雙手壓著她的雙膝,並用力將它們往左右拉開。

「不要……不要看……」美雪哭著喊道,並且拼命地想用手及腳將私處隱蓋起來,但是藤尾將臉埋在美雪的私處上。

下體完全籠罩在汗臭之中,左右大腿內側,青色的靜脈橫在白色肌膚上,而那大餅則具有相當彈性。中間有淡淡的雜草掩住私處,而其股間則有一道縱貫的裂痕,惹人煩惱。腳被撐得大開時,僅僅裂開的私處,綻放出淺桃紅色的小心型的花蕊。藤尾伸出手,用手指將小陰唇撐開。

「啊……」美雪小小的呻吟聲,透過大腿內側的震驚,由臉部和手指覆蓋之間透露出來。打開陰唇的深處,就是處女可憐的膣口。那內壁彷彿是玫瑰花瓣一樣,它正隨著美雪的喘息而煩惱地收縮著。內側粉紅色的粘膜早已濕漉漉了。

藤尾的臉正凝視著裂縫上部僅有的突起,在陰核包皮下鮮豔、小小的彷彿珍珠般的陰蒂。不久,藤尾的手指離開了,代之而起的是他的臉部以及鼻子。

「啊……」美雪的呻吟反射在大腿上,不自覺地夾緊藤尾的臉。

藤尾的臉左右擺動,鼻端不斷地撫弄著恥毛,心中吸滿這青春期待的香氣。這地方不光是香味,再加上美雪本來的體臭、及處女特有的恥垢、殘留的尿騷味等,百味雜陳的濃香馥位,更刺激他的男性本能。

「不要……不要……」美雪的臉向後仰,雙手用力地推開藤尾的臉,但是就是使不上力,只是呼吸更加急促而已。

☆☆☆☆☆☆☆☆☆☆☆☆

藤尾鼻子嗅著美少女的體香,舌頭則開始爬向裂縫的內處。當舌頭舔上內部的肌肉時,感覺到一股特別的鹹味,在同時,他更用力地壓著美雪大腿的內側。藤尾將舌頭插入,並來回舔著膣口的週遭,兒且慢慢地舔著最敏感的部位陰蒂。

「啊……」美雪將身體翻了過來,以好逃避攻擊。藤尾緊緊地擁抱著美雪的腰,並固執地進攻著陰蒂。陰蒂在唾液的濡溼之下,閃閃發光,包皮下的陰莖迅速勃起。偶爾用舌頭舔一下裂縫深處,好滋潤那私處,鹹鹹的汗臭味早已轉換成含著酸味的蜜液。羞恥心強烈及膽小的性格,在肉體上則呈現相反的反應,愛液特別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