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情事

前言:

記得唸書時,因為讀工科的關係,沒什麼休閒生活,最多一學期參加個一、兩次的聯誼,有時見到心動的對象,還沒行動就已經有同學先登記「參選」了,而我這種比較內向的人往往只能忍痛在旁站台看戲,看著別人「當選」,想想總覺是在虛度我的生命。暑假時,鼓起勇氣去報名了一個救國團的野營隊,地點是在東北角某海水浴場,心想這個暑假一定要好好的玩個夠,當然若能交個女朋友就更好了!

1. 緣起

坐火車到達目的地後,活動開始的第一天認識了不少各地的朋友,北部、中部、南部的都有,隨後和一些人被分配到同一小隊,看了一下隊上的成員一半男的一半是女的,心想好加在,若大部份是男的那往後的三天還玩什麼呢?突然我看到隊上的一位女生很眼熟,很像是我國小的初戀對象一月瑱,可是又不太敢確定。

這一刻時間好像停止,思緒飄到九年前剛分班到五年級,第一天見到她……她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頭髮,綁著大馬尾,大大的眼睛、長又翹的睫毛,一口潔白的貝齒,白淨的臉龐配上紅潤有型的嘴唇,感覺個性很活潑,我真的是喜歡上她了,從此我的視線就離不開她,她功課很好又很有人緣,常常一大群的男生圍著她打打鬧鬧,我是打從心裡羡慕那些人,而我卻始終提不起勇氣去接近她。

因為我的功課差到上年級的級任老師給我的評語是:「朽木」仍可雕也!為了能讓她注意到我,我忍痛離開最愛的電視機開始用功唸書,那時候的老師都會兼差在課後幫學生補習,為了有更多的時間能看到她,我也跟家裡吵著要去補習,有時她無意跟我說一句話都會讓我高興個一整天,更別說見到她我都會臉紅心跳加速,內向的我能作的,就是在每年的聖誕節及她的生日提早到學校,寫一張卡片偷偷放在她的抽屜裡,每一封裡面除了聖誕快樂、生日快樂外都會加上一句書卡上抄來的:「換你心,為我心,始知相憶深。」(現在想起來還會起雞皮疙瘩,國小就在寫這個!)不過卡片後面都沒有署名,所以她始終不知道是誰送的卡片。

到了國小畢業的暑假大家都討論要去補習班,以免國中課業跟不上我故意選和她同家又同班,心想以後可以常看到她,結果我因為比別人多認得幾個英文字母被調到升學班,變成我一、三、五上課,她二、四、六上課,害我整整一年沒看到她鬱卒了好久,但我還是會在她的生日寄卡片給她祝福她,後來漸漸的才知道原來這就是一一“單戀”。

國二因為補習班的併班我又見到她了,她還是如此的漂亮,緊緊吸引著我的目光,有別的男生跟她有說有笑,我就會莫名其妙的忌妒起來,現在想起來那時還真是“小鼻子小眼睛”。每天上學就巴不得趕快晚上好去補習,別人對補習恨的要死,我是愛的要命。

一直到畢業我都是這樣單純的喜歡著她,不敢向她告白,深怕告白後連同學都作不成,因為我「風雨無阻、從不請假」的補習,所以我國中成績保持的還不錯!父母還以為是祖上有德、有保佑,拜拜都拜的特別勤,沒人知道其實我是為了她。

畢業後,我考上北部國立的專科也搬了家,她被家裡送去要住校的私立女子貴族學校,因為時間、距離的因素,這一段長達五年的單戀才不由得忍痛畫下了句點……。

2. 緣續

上專科後,青春期的發育使我長高了不少,體格也健壯了起來,而且因為常打籃球曬出一身健康的古銅色皮膚,長相算是順眼型的吧!

不像以前又矮又黑又瘦巴巴的,十足像一隻〝臺灣彌猴〞, 個性沒有像從前那樣的內向,經過大專生活的洗禮邊看邊學,個性也比較放的開了。

或許因為我的視線一直望著她,她終於發現了我,不過她好象也不確定是不是我?

接著領隊先自我介紹,他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人,目前在研究所念書,他要我們叫他威哥,至於其他男生的自我介紹,我實在沒什么興趣,所以依稀只記他們的綽號,到了女生的自我介紹,我可就聚精會神的仔細聽了…

輪到她,說出她的名字後,我心裏好象中了第一特獎般的高興,真的是她!

實在是太巧了,我仿佛見到命運之神在對我微笑了!

自我介紹後她有點確定是我,主動對我微微的一笑,我壓抑著滿心的興奮也對她點了點頭,我想我今晚不是高興的睡不著覺,就是連作夢都會笑……。

首先的活動是各小隊的隊名和隊旗競賽,大家都絞盡腦汁東掰西掰……,當大家七嘴八舌討論著,而我的注意力卻只全放在月瑱的身上,她今天著黃色的無袖V領襯衫,米色的七分褲,一頭烏黑的長髮,三年沒見,她還是那樣的引人注目,卻變得更亮麗更有女人味了,這些日子以來我刻意的壓抑自己對她的想念,現在才發現她始終佔據著我心裏深處的一角,回過神後,原來很多討人厭的”蒼蠅”也一直在偷看她,所以她被看的有點不自在。

最後隊名取了個:海霸王隊,隊旗則是一塊布上畫了只噴水的鯨魚,差點笑死我!

我心想,這種隊名和隊旗會得名的話,我馬上去跳海,結果「老天有眼」沒讓我去跳海。

下午的活動是去岸邊海釣,比賽那一小隊釣的魚最多,我的興趣剛好是釣魚,當然難不倒我,釣魚最怕「人多口雜」,我就選個人少的地方專心的釣魚,當然也不時的往她的方向看,她被三、四隻的”公蒼蠅”圍住,每個都自告奮勇的要教她釣魚,在我看來每只”蒼蠅”的衣服前,都像畫了一個圓,裏面寫了一個大大的「勇」字,看他們前仆後繼的樣子,當初八國聯軍沒派他們上戰陣真是清廷的損失。

講是這樣講,其實我心裏也很想去當”蒼蠅”!

一氣之下,我大開殺戒連釣上四、五隻熱帶魚,隊上的一個女生小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也主動的走過來看我釣魚,其實隊上有的女生長的也不錯!只是在月瑱的旁邊就覺得遜色了不少。

小莉主動的找我聊天,她很羡慕我能考上國立的學校,我謙虛的跟她說:「不小心蒙上的。」

我才知道她是新竹人,念私立專科比我大一年級,她看起來白白淨淨不是那種驚豔型的,一樣是念工科的,所以也很有話聊,她那天戴了一頂運動帽,穿了件T-Shirt配牛仔褲,紮了馬尾,感覺乾乾淨淨的,我雖然在和她聊天,但我還是注意著月瑱的一顰一笑……。

她順著我的目光知道我在看月瑱,她抱怨的問我:「為什么隊裏的男生都一直圍著她?」

我開玩笑的說:「沒辦法,誰叫她比較漂亮嘛!又比較會穿衣服!」其實真的是這樣。

她有點生氣的不理我,我趕緊補上一句:「其實你也很不錯啊!」

心想,還好聯誼時聽了不少同學和女生打情罵俏的話,要不然可就尷尬了!

她懷疑的說:「真的嗎?」,我開玩笑的看著她說:「對啊!你看你白白淨淨的、眼睛很漂亮,紅潤的櫻桃小嘴,笑起來還有酒渦,而且……我故意停了一下沒講下去。」

她急著問:「而且又怎樣啊?快說啦!」

我大膽的說:「而且胸部發育不錯,雖然包的緊緊的,可是還是看的出身材的曲線很漂亮,是那群蒼蠅瞎了眼睛,還沒看出你的優點!」說完我也松了一口氣,第一次對女生說這么露骨的話!

她沒想到我講話這么直接,馬上羞紅了臉,她說:「喂!你也看的太仔細了吧!色狼!」

雖然她的語氣有點責備的樣子,不過迷朦的眼神、淺淺的微笑,我想她心裏大概飄飄然的吧!

難怪同學說過:「通常女生聽到讚美的話,都會先假裝衿持一下,其實開心的要命。」今天又學了不少!

我說:「其實我平常蠻內向的,只是難得出來玩,想讓自己玩的開心點,免得回去後悔!」後來我說要教她釣魚的技巧,她也開心的釣到魚了,後來我們這隊成績不錯這項拿到了第二。

因為是野營隊,所以晚餐要由自己煮,拿到分配的食物,大家七手八腳的料理起來,領隊威哥說:「因為地點靠近海邊,所以恭喜大家,往後的每一餐都會有海鮮」。

威哥又說:「因為我們領隊吃飯時要開會商量行程,所以你們自己煮自己吃,不用留我的。」那時還不知道為什么,後來才知道……。

煮飯時,偏偏有的人就想當英雄,一群男生自告奮勇搶著要升火,結果升了快半小時,弄得臉上一塊黑一塊白,英雄作不成倒成臺灣黑熊了。

這群很少進廚房的大專寶寶連原子炭都不會用,一整枝就丟下去當柴燒,難怪火升不起來!

我還是安份守己的做我的”路人甲”不要想充英雄,免的引起”公”憤。

偷看了一下月瑱,她和一些女生忙著洗菜準備食材,我只有和小莉比較熟,就主動和她去洗餐具,她問我:「ㄟ! 你這么喜歡月瑱啊?一直偷看她」,我說:「有這么明顯嗎?」

她說:「沒有啦!憑女人的第六感」,我才跟她說出我和月瑱是國小同學曾暗戀她五年。

她張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笑我說:「你也太純情了吧!暗戀她五年,她都不曉得」。

我開玩笑的說:「納嘸發度啦!倫家那時又黑又矮又瘦,自慚形穢都來不及了,那敢去表白」。

我學的臺灣國語惹得小莉哈哈大笑,她學我說:「訴啦!訴啦!我要訴你早就去”吊倒”自殺了啦!」

大概因為出去外面玩,以後說不定再也見不到面,所以比較能徜開心胸說話,也比較放的開。我們像上輩子就認識的朋友一樣,開心的聊了很久,我好久沒和人聊的這么開心了。

我開玩笑的跟小莉說:「要不是我先認識月瑱,說不定我會喜歡上你喔!」她笑著說:「少來了!」,結果兩人就不知下面該接什么話,一陣沈默……。

我想打破沈默,偷襲她的屁股一下,走了啦!洗的很乾淨了,再洗下去餐具要破皮了啦!

啊!她驚呼了一聲,說:「色狼!偷吃我豆腐!」,拿起餐具追著要打我,回程時,看到販賣機跟她說:「好!好!好!算我不對,喝什么我請客總可以了吧!」

她說:「這還差不多!」買完飲料我又想捉弄她一下,真好!明天我再偷襲你再請你喝飲料吧!她笑笑的從手上拿著一把筷子作勢要戳我,再不跑命都沒有了!回去時才發現大家都在等我們洗了快一小時的盤子,你們兩個聊的很開心喔!洗這么久,罰你們等一下先試吃晚餐!

我瞄了月瑱一下,我有點失望,她沒什么反應。

我開玩笑的說:「剛好我快餓死了!都給我吃,不要跟我搶喔!」其實我是想幫小莉解圍。

她抬頭看了我一眼,不過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終於要吃飯了,今天的活動下來,還真有點餓!上菜後………

我的媽啊!這盤黑不拉嘰的東西要我相信這是油煎白鯧魚,你乾脆殺了我吧!第一次看到蕃茄比蛋還多的蛋炒蕃茄還水水的,光看到胃酸就冒出來,我看著一盤菜,問說:「這什么菜?薯條炒大腸頭嗎?」我想應該是客家菜吧!

一個女生不好意思的說:「這是我第一次作的薑絲炒大腸啦!」

我暗想:「看的出來是第一次,能把姜絲切成像薯條一樣,了不起!了不起!」

下一道,好好的一盤炒青菜,炒到湯汁都收幹不見了,更別說那鍋慘不忍睹的什錦玉米濃湯,撈起來像蚵仔煎一樣,看了看只剩下那鍋有點燒焦的飯,倒像是唯一可以吃的東西,開始有女生對著我說:「快啦!你不是要先試吃,這是人家第一次炒的菜,你們不吃不給我面子喔!」

是!是!是!我夾起青菜,遲疑了一下,幻想我是一隻羊後再往嘴裏塞,喔~好象在吃草一樣,有夠幹的,真想咩~咩~的叫出來。

換吃一下我做的蕃茄炒蛋好不好吃,女生一個比一個狠毒,自己不敢試吃,拼命叫別人吃,我只好硬著頭皮,把光看就很酸的蛋炒蕃茄吞了下去,我心裏暗罵:「是那個白癡還加醋!」

我可以感覺到胃酸快湧到咽喉了,又猛扒了幾口白飯塞住食道,以免我忍不住吐了出來,我突然想到「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惡作劇的說:「ㄟ 不錯喔!蠻好吃的!」

幾個男生也想獻殷勤也趕快夾一些放到嘴裏,看著他們臉色大變,我心裏覺得真爽!真爽!

換我作的薑絲大腸了,我看了看外型看不出什么異狀,一口嚼下去,差點吐出來!

沒加醋、沒加米酒,大腸的腥味好重,我猜可能連大腸的裏面都沒洗乾淨!好象臭掉一樣,扒了幾口飯還是蓋不住令人作嘔的味道,望著那女生期待的眼神,我還是不忍傷害她,直說:「好吃!好吃!」不知道哪個缺德的男生想報復我,冒出一句:「好吃就多吃一點!」

害我差點又吐出來,真的是〝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另一個又說:「這是我第一次煎的魚,拜託啦~吃吃看嘛!」一個比一個嗲真受不了!

望著那盤烏漆媽黑的油煎白鯧魚,我怎么看形狀看起來就像是皮鞋底!

那個女的見我沒動作,就主動的把魚夾到我的碗裏,既然人家都夾到碗裏,不好意思不吃,想想魚再怎么煮應該也不會難吃到那裏去!

我仿佛可以感覺到所有男生摒息以待注意著我,我額頭緊張的流下了一滴汗,憋住呼吸,咬了下去,我錯了!我一直想說服自己:這是魚,不是皮鞋底。

我實在嚼不爛,只好硬吞下去,結果更慘的是噎到了,有人急忙好心的舀湯要給我喝,因為噎到說不出話,沒辦法說:「不!我不要!」

還好剛才有買飲料,趕緊打開灌下去,差點就嗝屁了!

要不然真喝下那碗像矽膠的湯,搞不好明天我的碗上就要插上三柱香了!

那個女的還一臉無辜的問我:「怎樣?好不好吃?」

為了顧全她的自尊心,口是心非的說:「這魚很香,可是這魚有點不新鮮!」

我才一說完:「馬上全部男生同聲附和,對!對!對!我也這樣覺得」,此起彼落……

我心想:「你們還真不笨,還會打蛇隨棍上、四兩撥千斤。」

我猛扒著白飯想快點結束這〝耶穌最後的晚宴〞。

一頓晚餐差點要了我的命,我喘了一大口氣,看到小莉站在角落笑到眼淚快掉下來!

而月瑱倒是和很多男生有話聊,我又不由自主的安靜了下來。

過一會兒,我想吃下這些東西,今晚我的胃一定會抽筋、腸子會打結,趁大家在收拾晚餐的時候,我趕緊去行李裏拿出「征露丸」,吞了幾顆下去,口中喃喃自語:「好加在!還好出門前媽媽有交待!」突然後面冒出一句:「交待什么?」嚇了我一大跳!

原來是小莉,我偷偷跟她說:「這種晚餐拿給流浪狗吃,它還會以為你想毒死它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