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俱樂部(下)

少女俱樂部(8)

夏萌拉著圓圓的手,說:「到我們啦!我們一齊罷,好嗎?」

圓圓羞澀地說:「嗯,不要扔下我一個人,好害怕的!」

夏萌把衣服脫掉,笑咪咪地說:「終於等到了!」她裏面穿的是一件金色的細吊帶的胸罩。然後,她又把牛仔裙脫了,疊好,放在身邊的沙灘上面,她裏面是一條蕾絲的白色三角內褲。

她做了幾下伸展活動,就把胸罩背後的扣子解開,再脫下內褲,現在她就已經是裸體的了。夏萌的乳房原來祇是梨狀地聳起,不是發育得很徹底,很像十七歲少女那樣的乳房,但乳暈是褐色的,而乳頭也比較結實和小了。她的乳房沒有雅靜那麼豐滿,但非常結實。鼓鼓的陰阜上面淺淺地鋪了一層陰毛,而且她的比基尼線都沒有剃。

觀眾席上面傳出一片贊美的聲音。大家經常看見這個漂亮的少女在忙進忙出的,但從來沒有注意到原來她的身體是這樣苗條修長美麗。

王圓圓穿的是一條黑色的比基尼泳褲,上身沒有穿胸罩,但用一件很長的襯衣遮住,隱隱約約的更為誘人。她也泡了一下水,讓乳房的範圍顯露出來。

夏萌對著槍眼說:「不要那麼快打我的胸把我打死,先打我下面好嗎?」

圓圓羞紅了臉,悄悄地對夏萌說:「萌萌姐姐,妳真是的,這樣難為情的話都說得出來!」

夏萌說:「嘻嘻!反正等一下就死了,還怕羞呀!」

這時,從槍眼裏面傳出了兩聲的“卡啦”,子彈上膛的聲音,夏萌就對圓圓說:「聽見沒有?上子彈了。把腿分開一點罷。」

圓圓說:「我好怕呀!等一下打中我的時候我一定會大喊的。」

夏萌說:「不要怕,打中以後很快就斷氣,妳什麼感覺都沒有的了。」

圓圓說:「斷氣的時候一定會很辛苦的!」她說著,就分開了雙腿,然後把身體向後彎出一條很優美的少女曲線,把雙乳聳得很高,閉上雙眼,仰面朝天,微微張開嘴,一手叉在臀部的位置上面,心裏面在想:「那些人怎麼這樣下流的?」

槍就是在這個時候響的。

「哎喲唷,媽呀!」一聲淒厲的少女慘叫聲回響在海灘上。

夏萌期待著子彈穿身的感覺,但轉頭一看,卻看見圓圓已經捂住了右乳最飽滿的地方,踉蹌著向後掙扎了幾步,皺起眉頭掙扎著,吐著血。

夏萌叫了一聲:「圓圓!」她憤怒地指著槍眼大喊:「你們怎麼搞的?為什麼不是先打死我?」

槍又響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圓圓全身一震,又叫了一聲:「哎喲!萌萌姐呀!好……舒……服唷……!」圓圓的臉頰飛紅,竟然能掙扎著告訴夏萌她中彈後的身體感覺!從她的襠部湧出了一股血尿,順著她的潔白修長的大腿流了下來。她立即全身痙攣,張大了嘴,啊的一聲,皺起眉頭,抽搐著達到了高潮,她美麗的臉龐扭曲著,快美令她羞臊地呻吟,她全身發軟,軟綿綿地左右搖晃幾下,眼看就要栽倒在沙灘上面了。

夏萌想撲上去扶她,但該死的槍聲又響了,這次子彈是射向她的!

夏萌的陰部中間是一列非常黑的陰毛,陰阜和陰唇上面的陰毛的顏色都沒有中間那麼黑,因此小陰唇和陰蒂都遮擋得非常徹底。她曾經暗暗擔心過,到行刑的時候開槍打她的人能不能準確把子彈送進她的陰蒂。當她的陰部快樂地一震,然後羞澀地一熱的時候,夏萌就知道她的擔心是多餘的啦。不過因為子彈是在她沒有什麼心理準備的時候打中她的,令她還是不由自主地慘叫了一聲:「哎唷,好衰呀!打人家女孩小便!」

夏萌的黑黑的陰毛叢靠下一點的地方濺出了一股殷紅的鮮血,順著她潔白修長的大腿汨汨地流了下來,血尿也濺在了沙灘上面。終於輪到這個美貌的大姑娘體會少女陰部中彈的特別的感覺了!

一顆子彈撕開了夏萌緊緊地貼在一起的大陰唇,而完全破壞了她的小陰唇,然後從她的尿道外口打了進去,留下了一個小小的血洞,而另一顆子彈飛得靠上一點,撕開了小陰唇上部的結合部,正中陰蒂頭,一陣翻天覆地,把她的下陰搗得一塌糊塗,這就是蘇炳的傑作了。

夏萌先是感到像有一團毛絨絨的刷子輕輕地掃著她的陰部,然後是有一隻大手狠狠地分開她的陰唇,用力地搓柔著她的陰蒂和尿道外口,讓她的尿不受控制地噴射而出,她覺得很奇怪,因為明明剛才才上過廁所,而隨著她陰部那一溜的快美,熱辣辣的感覺馬上變成了只有少女才最清楚、才能體會到的最特別的鹹美的熱潮,那是鋪天蓋地的女性快美感,快美的分子向她的全身亂竄,現在她終於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性經驗的真珍也無法喊出來是什麼感覺了。

夏萌已經二十歲了,二十歲的少女不像十六歲的少女那樣,因為剛剛進入思春期,性感特別敏感,很容易就造成快感休克;她的身體也比較強壯,不會那麼快死去。她呻吟著,忍不住用雙手緊緊地塞住了陰部,血尿從她的指縫噴出,她的快美感越來越強,她知道即將到達高潮了,她全身顫抖著,雙腿發軟,一下就跪在了沙灘上面,抬起了頭在喘著氣呻吟,全身的肌肉發緊,終於狠狠地一震,高潮到了!

她啊地一聲,陰部的肌肉一下爆炸,然後是不受控制的抽搐,每抽搐一下就是一陣快美,甜甜地送到她最敏感的地方,她的陰道早已經泛出了汨汨的淫水,帶著血流了出來,她感覺到陰道口的陰毛全部都浸濕了。她扭動著身體繼續掙扎著,享受著,直到槍聲再次響起讓她發育成熟的右乳房火辣辣地痛了一下為止。

「啊哈喲!」她慘叫了一聲,完全是不由自己控制的,釘在她右乳頭的子彈讓她的頭用力地一甩,海綿狀的乳房組織帶著被破壞的乳頭和乳暈狠狠地“噗”地一下翻了出來,血沫從她的嘴巴流出,而一朵小紅花從她的乳房上面爆了出來,然後鮮血就順著她結實優美的乳房慢慢地流下來了。

她感到像一條燒紅的烙鐵燙進了她的右乳,引出一陣奇怪的巨痛和性感彌漫到她的陰部。在她全身一抖接受了射穿她的乳房的子彈的同時,她的第二個快美高潮產生了,一個霹雷似的爆炸讓她重新衝上了雲端,無限的快美用一波一波羞臊非常的電流強力通過她的全身,讓身體特別的少年女性的感覺一遍遍蹂躪她的肉體。她快美地呼喊著,全身一緊就倒在了地上,雙手仍然向後撐著沙灘,然後是做著無意義的蹬踢。

她眼裏面最後的形像是倒在她身邊的圓圓的一雙美腿可笑地蹦直,像被放乾淨血的雞一樣,抽搐了兩下,喉頭“骨碌”一聲,就咽氣了。她一邊快美地蹬踢著,一邊忽然想起自己二十年的少女生活,好像是非常非常短暫的一瞬間。

「很快就會重新開始的啦!」她快樂地想,快美感慢慢低落,她的喉嚨一緊,她知道這就是她的少女生涯結束的一刻了,於是放棄了掙扎,「咕……啊!」一聲心滿意足地吐出了最後一口氣,眼前是一片黑暗,什麼都感覺不到,也不需要感覺了。

少女俱樂部(9)

夏萌側著身體捲曲著仆在沙灘上面,雙眼半閉半合,羞臊的臉容仍然是那麼的嬌美。

金髮男子指揮著幾個穿白大褂的助手,到沙灘上面檢查橫七豎八地倒在那裏的少女們的屍體。真珍、茜茜、圓圓身上的衣服都被脫了下來。金髮男子從夏萌的身邊撿起了她的金色乳罩和她的牛仔裙,來到曉妍身邊:

「妳是新來的,夏萌的這兩件遺物就送給妳吧!牛仔裙還是名牌的哦!」

曉妍接過來,夏萌的胸罩還留有姑娘的身體的餘熱,而那淡淡的、處女的乳香仍然留在那裏。她有點想哭。看著助手們抬著被槍殺的幾個少女軟綿綿的屍體走過,想起剛才還跟她們有說有笑的,曉妍不禁又流下了眼淚。

李曉妍正在穿衣服,就聽見敲門。她就喊:「進來!」

余詩頤和另外一個女孩走了進來。

「李娜?」曉妍有點吃驚,因為她看見李娜的胸前別著一個金色的彎曲身體的少女別針!

李娜說:「呀,真想不到,曉妍妳那麼活潑開朗的人也是我們俱樂部的成員,還是金卡!」

詩頤說:「是我發展她的,嘻嘻!我一看就知道她是很能享受的類型!」

曉妍說:「妳為什麼要加入俱樂部啊?」

李娜說:「唉,對自己不滿意啦!我長得醜,又矮,不想要這個身體啦。」

曉妍覺得她說得並不完全對。當然,李娜沒有詩頤那樣的絕色,令女孩遇見了都要回頭看一下。

但是,李娜的相貌絕對是漂亮的。她的問題就是留了一個短髮,使她的樣子看起來有點憂鬱,另外就是她的腿不像其他少女那樣修長,但她的雙腿仍然是潔白結實,不比其他人差的。李娜是一個完美主義者,當她感到自己不完美,就決心拋棄自己的身體,盡快到下一世重新做一個美麗的女郎了。

詩頤說:「那,希望今天晚上能選中妳啦!」

曉妍說:「我也希望今天晚上能入選,那樣就可以享受“美能達”機器的味道啦!」

李娜說:「妳看過美能達81D沒有?」

曉妍回答說:「沒有。」

李娜掩著嘴笑,然後說:「如果妳的身體強壯,希望妳能承受得起她。」

曉妍說:「我的身體很強壯呀!那個機器是怎麼樣的?」

少女俱樂部(10)

詩頤說:「曉妍,不要聽她胡說!妳千萬不要選81D!」

曉妍說:「喂喂,我不知道妳們在說什麼耶!其實今晚也未必選中我!」

詩頤說:「好啦,快穿好衣服,我們走啦!」

曉妍把夏萌的金色胸罩穿上,然後穿上一件洋裝,戴上手套。穿細帶背心、小可愛和牛仔短褲的詩頤和李娜看得眼都傻了。李娜看了好半天,才說:

「曉妍,妳穿得那麼正經,我們都顯得土氣了。」

詩頤說:「嘻嘻,沒有關係啦,反正場合都挺對的,晚上俱樂部-夜總會嘛,曉妍的衣服最合適了。」

「我是想如果今天晚上不能回來了,穿了這套衣服也不會浪費呢。」

三個女孩都進去了,她們在酒吧臺上面跟調酒的帥哥談得非常高興,食品是隨便點的,但詩頤對曉妍說,最好等抽完簽再吃飽,如果現在吃得很飽,等一下如果抽中了,被處理的時候食物都會嘔出來,挺恐怖的。所以詩頤就沒有吃什麼,只是喝了一點點“紅粉佳人”雞尾酒。曉妍覺得不吃東西實在太那個,難道死也做個餓鬼?她點了一份她最喜歡的炸墨魚絲配奶油小蛤蠣。李娜問那個帥哥:

「有沒有天梯西施舌?」

「有,好像是只有一盤了,妳要我就給妳下單。妳敢吃呀?」

曉妍就問李娜,「那個是什麼菜呀?」

「嘻嘻,不好在這裏大聲講,怪害羞的,我小聲告訴妳罷。」

詩頤就說:「我可不敢吃,她變態的,嘻嘻!」

李娜把曉妍拉到包廂裏面,才悄悄地告訴她,那個是什麼菜。原來,“天梯”是冬筍,而“西施舌”是把處死以後的少女的陰蒂連根整個分離出來以後,用黃酒浸泡很多天,把它泡成像小舌頭一樣。因為少女們在被舊的美能達機器處死的時候都是死在非常興奮的高潮,而她們的陰部也沒有怎麼被破壞,所以陰蒂都是處于極為充血的興奮狀態,這使處理起來更容易。把泡好的陰蒂加上冬筍來爆溜,是極為美味的一道菜同時也極為珍貴,因為每一個姑娘才有一條陰蒂,要很多人才能湊一碟。曉妍聽得毛骨悚然的,說:「我給處理以後,會不會也給人吃掉那個?嘻嘻!」

李娜吃吃地笑著說:「嘻嘻,當然會啦,除非妳把她打爛了。」曉妍臉都紅了。

等天梯西施舌來了以後,曉妍偷眼看去,那碟菜竟然挺漂亮,有很多裝飾,一點都不像李娜講得那麼可怕,她有點懷疑是不是真的是陰蒂做成的,因為每一個西施舌都有拇指甲那麼大,但她不敢試,而李娜卻是吃得津津有味,而且還挺陶醉的樣子呢!她們很快把面前的精美菜肴吃完了。

紫色燈突然閃起來,詩頤說:「開始玩遊戲啦!!看看今天我好不好運,能不能被選上!」曉妍和李娜都緊張地跟著她跑到大廳的那邊去。

大廳的周圍已經圍滿了少女們。曉妍悄悄地對詩頤說:「等一下要不要把我們鎖起來什麼的?」

詩頤說:「不要,那是對待銀卡會員的,因為曾經有人在最後一刻不願意被槍打,弄出很多麻煩,而我們這裏從來沒有人不願意上生產線的。」

一個金髮男子走到中間,微笑地說:「我是威廉,今天晚會的主持人!」

曉妍發現他也是上個星期在海灘處理那些女孩的時候抽簽那個人。想起上個星期,她覺得下身有點奇怪的感覺慢慢昇上來了。

威廉手一揮,音樂響了起來,而兩個苗條的少女穿著一身緊身的黑衣服,把一個很大的閃著很多燈飾的角子老虎機推了出來。

威廉做了一個誇張的手勢,就說:「現在,我們請今天最新加入我們會員的李曉妍小姐來選出今晚的幸運兒!」

大家熱烈地鼓掌。而曉妍也高興地跑了出來,她穿的這套晚裝真是非常適合今天這一個場合了。

她調皮地作了一個亮相,然後向威廉彎膝行了一個禮:「我怎麼選呢?」

威廉舉起一個很大的金幣,上面也雕有彎曲身體的少女的像的,對她說:

「妳只要把這個金幣放進去,扳一下這個機器,如果沒有金幣掉出來,就沒有人被選上,如果有金幣掉出來,金幣上面已經刻有我們今晚所有會員的名字的,有幾個金幣掉出來,就有幾個人會被處理。」

「哇,好刺激呀!」曉妍覺得挺好玩的。「我可以投幾個金幣呀?」

「三個。」

音樂聲和鼓聲響起來了。曉妍往錢孔塞了一個金幣,然後一拉杆,巨大的金輪發出悅耳的音樂聲開始滾動,“嘀、嘀、嘀!”響了三聲,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