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張太太

任職於南部某公司的浩也,因為工作的關係出差到北部,所以短時間地寄住在張先生家裡,卻也沒想到會與張先生的太太發生了一段不倫的姦情,是浩也所始料未及的!

張先生是一個醫生,今年五十出頭,肥頭大耳的,體力已大不如前;而張太太是一位女校的國文教師,已三十九、馬上就要四十歲的人了,卻一點也不顯得老,反倒是有著美艷的容貌和成熟嫵媚的軀體,像是一位妙齡的花杏少婦。

在浩也剛開始住的幾天,大家也都相處得蠻融洽的,但事情就發生在一晚的夜裡,浩也覺得口乾舌燥的,想到去廚房裡去喝點冰水解解渴,正巧走過張先生的臥室,忽然聽到「嗯……嗯……喔……」的怪聲,仔細一聽,像是張太太的聲音,浩也心想:『難道張太太病了?』

房裡又傳來張太太的聲音:「喔……用力……對……用力插啊……」這時浩也明白了,原來是張先生夫妻倆在做愛,起先並不想理會的走了過去,但後來又聽到張太太的浪叫聲:「啊……哦……親愛的……用力幹啊……小……小穴癢死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浩也於是又折回來偷偷在門口竊聽。

原本只是想偷聽一下聲音而已,沒想到輕輕的碰了一下門,居然打開了一條縫,浩也心中一陣竊喜:『咦!門沒鎖,太好了!順便看一下。』從縫中瞄去,正好可以看到在床上埋頭苦幹的張先生夫妻倆,張太太躺在床上曲起兩條雪白的腿,分得開開的,張先生伏在她的身上,氣喘吁吁地聳動屁股,肉棒進進出出的狠插著,張太太張著嘴,閉著眼嬌喘著屁股直搖,嘴裡不停的浪叫:「嗯……好……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看著張太太的騷樣,浩也的肉棒忍不住地硬了起來:「哇……」

張太太的身材真好,兩個肥軟的乳房,突出的奶頭是暈紅色的,平坦的小腹下有一片烏黑的陰毛,上面滿是淫液。看到這兒,浩也的肉棒已是漲得難受,他忍不住的用手套弄起來,一邊手淫、一邊看著張太太美麗的粉面。原來平日端莊賢淑的張太太,此時卻流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騷浪,浩也的眼睛像要噴火似的,手也飛快的套弄著自己的肉棒。

就在此時,張先生忽然叫道:「我……我……要射了……」張太太正在興頭上,連忙說:「你就……再忍一會兒……忍一會兒啊……」張太太的話還沒說完張先生就「啊……啊……忍不住……啊……」射精了。

張太太生氣的把無力地伏在自己身上的張先生推開:「你……你……每次都是這樣!哼……」然後坐起身來撿起丟在床邊的三角褲,忿忿不平地用三角褲擦拭著自己的陰戶。

躲在門口的浩也,此時看見了張太太那神秘的陰戶,兩片肥厚的陰唇還沒併攏,中間粉紅的小洞穴,淫水不停地湧出,浩也想著:『這騷洞多迷人啊,要是能把我的肉棒放進去那……』幾乎忍不住想衝進去幹張太太。

這時的張太太擦完了站起來,浩也嚇一跳的趕緊溜回自己的房間,連水都忘了喝。

回到房裡,浩也滿腦子想的都是張太太那迷人的騷態、淫蕩的表情、豐滿的肉體、濕嫩的小穴,浩也呻吟一般的叫道:「噢!張太太……我想要幹妳!」慾火已把他燒得全身滾燙:「不行了!要去喝點冰水解渴……要不然會熱死!」想著,他走出了房間向廚房走去。

經過張先生的臥室,室內已經沒有燈光,想必是已經睡了,浩也放心地走到廚房裡喝一大杯的冰水,心裡才覺得好受一點,硬得發酸的肉棒,此時才慢慢的軟下來,心想:『去撒泡尿再睡吧!』於是浩也又走到浴室裡撒尿。

當他尿完要洗手時,看見洗手台上放著一條粉紅色的小三角褲:「耶!這不是張太太剛剛擦小穴的內褲嗎?怎麼會在這?」原來張太太剛才擦完小穴出來喝水,順便把濕透了的三角褲帶出來想洗一洗,後來因為張先生有事叫她,她和張先生說了一會兒話就忘了,沒想到卻被浩也在這看到。

當浩也看到這性感的小內褲,使剛剛平息的慾火又燃燒起來,他用顫抖的手拿起沾滿著張太太淫水的小三角褲,放在面前只覺得一股騷味迎面撲來,『這就是張太太小穴的味道吧?』他用力地吸著,並用舌尖舔起來的一邊舔著、一邊幻想張太太的陰戶。

這時張太太想起了自己的內褲忘了洗,於是起床朝浴室裡走來,她見浴室門半開著,『糟了!浩也在裡面,他會不會看到我的……』想著,她加緊腳步走過去,正好看到浩也在舔自己的內褲。她被浩也的舉動嚇呆了,『要不要去阻止他呢?』她想。

此時浩也完全沉浸在幻想當中,忘了週圍的一切,看著浩也這樣,她心中忽然衍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覺得浩也好像是在舔自己的小穴一般,她全身不由得熱了起來,尤其是小穴好像真的被舔一般,淫水不知不覺的流了出來。

浩也忽然掏出自己的肉棒來,張太太眼前一亮地:「哇……好大!」她險些叫出聲音來。

此時浩也整根肉棒青筋暴凸高高地挺著,偌大的龜頭紅得發紫!張太太忍不住地吞了吞口水,兩片陰唇迅速的充血膨脹起來,眼睛盯著浩也巨大的肉棒,她一再提醒自己:「不……不能這樣子!」可是又有一個聲音:「為什麼不能……我就是要這樣的大肉棒啊!」

浩也接著把三角褲纏繞在肉棒上,兩隻手握住緊緊地套弄,張太太終於克制不住地隔著睡衣用手撫摸自己的小穴,看著浩也雙手猛力地抽動,就好像是把肉棒在自己的騷穴中抽送一般,心中狂叫道:「好浩也!張太太的騷穴就在這,快……快來幹吧……」

浩也用手套弄著大肉棒的速度越來越快,終於忍不住地身子一顫,一股精液猛的射出在洗手台的鏡子上,然後整個人像虛脫一般,閉著眼睛靠在牆上大口喘氣,張太太看到這忽然清醒過來,逃似的溜回房間。

浩也休息了一會兒,稍稍整理一下就回房睡覺了,張太太等浩也回到房間,又偷偷的回到洗手間,把門關上。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拿起三角褲,聞著上面的氣息:『是浩也肉棒的味道吧?』身子頓時又熱了起來,學著浩也的樣子,在上面又聞又舔。

「啊……我怎麼會作出這種事?但是剛剛浩也的舉動……」於是她背靠在牆上,把大腿叉開成最容易撫摸的角度,一手搓揉著乳房,另一手拿著三角褲伸到兩腿間,隔著三角褲在兩片陰唇上反復地磨擦,中指則淺淺地插入那濕嫩的小穴中,興奮和快感早已把羞恥拋到九宵雲外,她現在只想著浩也那粗大的肉棒插在自己的小騷穴裡面。

張太太把睡袍的帶子解開,露出雪白的雙乳,尖挺的乳頭顯示出了現在的亢奮。她把身體轉了過來,將燒得發紅的臉頰貼在冰冷的牆壁上,由牆壁傳來的冰涼感覺刺激了她,讓她更加興奮而加快了手指的動作,中指不斷地在穴裡滑動,刺激著陰道壁。

穴內傳來陣陣的快感,『啊……啊……我是個不守婦道的女人嗎……』體內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覺,張太太不由得兩腿發軟,坐倒在地上,手指依然一次又一次地刺激那陰核中最敏感的部位,「啊……嗯……」終於她達到了高潮。

稍作休息後,穿好睡袍,無力地回到房間,這一夜,她睡得特別香甜。

第二天,浩也提早下了班,回來後,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而張太太正好淋浴出來,她披著一件滾著白色蕾絲的睡衣,腰帶間斜綁個蝴蝶結,豐滿的曲線、纖細的柳腰,似乎隻手可握,豐滿的胸部呼之欲出,磐於髮頂的髮髻已解開來,烏黑的秀髮斜披於右胸,高聳的雙峰間緊夾著深深的乳溝,真是太美了!不禁讓浩也看傻了眼。

張太太發現浩也在看她,不好意思地說:「浩也,我不知道你回來了,因為剛剛洗完澡為了貪求舒服涼快,張太太穿得很少你不會見怪吧?」

浩也睜大雙眼的回答:「怎麼會呢?我覺得張太太這樣穿著好漂亮!」

張太太:「咯……人都老了,還有什麼漂亮的?咯……」張太太嬌笑不已,豐碩的奶子抖得更厲害了。

浩也挑逗地接著說:「誰說的!像張太太這年紀啊,正是有韻味的時候。」

張太太聽浩也這麼一說,手上的浴巾不禁掉落,於是她彎下腰去撿。就在張太太彎下的同時,浩也正好由上往下地看到她睡袍開叉處半裸露的乳房,還左右的晃動著!浩也忽然意識到:『原來張太太裡面什麼都沒有穿!』

從他的位置望下去,見到的是兩顆飽滿、肥嫩的圓球,隨著張太太手臂的動作輕輕晃湯著,那微微顫動的巨乳完全吸引了浩也的注意,他只覺手心微熱,心想著不知將手探入那雙峰之間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浩也不禁看呆了,喉嚨不自覺的發出「咕嚕」聲,下體也開始起了變化。

就在張太太彎身撿毛巾的同時,瞥見浩也的褲襠開始膨起,她也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粉臉煞紅地趕快直起身來,浩也也連忙將頭轉開,假裝沒有注意她的身體。雖然如此,張太太仍然從眼角裡看到浩也的動作,想必也清楚浩也在看哪裡,但她沒有說什麼,可心情怎麼也靜不下心來,她想:『也許喝點飲料會好一點!』想著,她走到冰箱旁彎下腰去倒飲料。

浩也的目光轉落在她翹起的豐臀上,發現張太太那薄薄的睡衣不但無法掩蓋住她內褲的印子,反而緊繃地將她臀部的曲線顯露無遺,她的臀部有著一股莫明的誘惑力,浩也幾乎快克制不住地想衝過去摟著她,肉慾的衝動令肉棒變得更硬更大,將褲子頂得老高。

張太太端起了一杯飲料,當她舉起杯子喝時,偷偷地向浩也瞄了一眼,猛然看見浩也高聳的褲子,手沒來由的一顫,杯中飲料一下灑出,全灑在她胸前的睡衣上。原本就有點透明的睡袍,此時完全的貼在胸前,碩大的奶子一下全暴露在浩也眼前,兩顆暈紅的奶頭緊貼在衣上,浩也像著魔一般死盯著張太太的胸前,張太太粉面通紅的連忙用手遮住胸前。

此時浩也地趕緊來到張太太身邊:「張太太,妳沒事吧?」張太太滿臉嬌紅地說:「沒……沒事……」

浩也馬上乘機拿著毛巾,在張太太的乳房上輕輕擦拭起來:「什麼沒事!妳看,全身都濕了,我來幫妳擦乾淨吧!」張太太急忙撇開浩也的雙手:「不……不用了……我自己……」

沒等張太太的話說完,浩也便一股腦的用力摟著張太太:「哎呀!不用客氣了張太太,就讓我來替妳服務一下。」於是便揉弄著張太太的乳房。

張太太感覺浩也的手在乳房上搓揉,使得她全身不由自主地輕輕顫抖起來,她雖然也曾暗地裡幻想著和浩也做愛,但畢竟這和現實不同,她連忙說道:「浩也……不用了……求求你快……快放手!」

浩也早已被慾望衝昏了頭腦,【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哪肯這此罷手,非但沒放開手,還揉捏得更有勁!張太太對浩也這樣輕浮的舉動,口頭上雖是制止,但下體的穴裡就像是萬蟻鑽動一般,整個人觸電似的抖動個不停,她實在是需要一個強壯的男人來安慰自己那久未解放的身體。

浩也一看到張太太那羞澀的模樣,於是更大膽地伸手去撫摸她的臀部,看著張太太緊咬著唇、嬌羞地縮著頭,並沒有表示厭惡或閃避,於是浩也將手往下滑落,移到她屁股溝的中間,用手指在會陰處那輕輕的挑弄撫摸著。

張太太感到浩也的手正在撫摸著自已,一種異樣的羞澀和舒服傳遍全身,她並沒有刻意閃躲,讓浩也盡情地觸碰,嘴角裡喘息著「呼……呼……」的聲音。浩也聽見張太太的喘息聲,受到鼓勵似的索性撩起她的睡衣,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輕輕地撫摸起來。

張太太為了一個作為人妻的尊嚴,移開浩也的手說:「不行啦……浩也!你怎麼能這……這樣對張太太啊!」

浩也一把摟著張太太猛吻:「好張太太,給我摸一摸……不要緊嘛……」一手伸入袍內挑開三角褲,摸到柔軟的陰毛,手指正好按到穴口!張太太心裡又喜又怕,連忙將雙腿一夾,不讓浩也有下一步的行動:「不行啦……浩也,請你放手……不要啦……」

張太太哀求著浩也,但浩也並不理會,手指反而輕輕地揉弄著她的穴口,張太太渾身又是一陣顫抖,雙腿夾得更緊。浩也見狀,於是將手指往穴裡深入,由撫弄轉變成抽插的動作。

張太太的喉間,發出喘息般的呻吟聲:「喔……不要……啊……不行……」想要用理智壓抑住已亢奮的身體,但卻又不聽使喚地哼出聲音來。張太太扭動著身軀,挺起腰部,想把雙腳靠攏,身體因掙扎而不由自主地抖個不停:『不要!啊……我的身體怎麼了……像淫亂的女人……難為情……』

浩也的手指不停地抽動,張太太的小穴也漸漸地濕潤起來,淫液沾滿了陰戶四週:「哎呀……浩也……快……快停下來好嗎……張太太求你……好不好……不要再弄了……嗯……」

此時的浩也哪肯理會張太太的哀求,緊接著用舌頭輕輕地在她頸間舔舐,雙手仍然恣意地抽弄著小穴,張太太已經沒有任何動作,只有一陣一陣的顫抖以及嘴裡深深的喘息聲。

浩也慢慢地褪下她的睡袍,白雪粉嫩的身體完全裸露在眼前,浩也深深地將頭埋入張太太的胸間,用嘴唇和舌頭輕咬舔舐著張太太的乳頭;此時的張太太也似乎卸下心防地雙臂環抱著浩也的頭,上身前挺地閉目享受浩也帶給她的無比快感。

浩也的嘴唇往下滑,舌尖移到她大腿內側,逐漸逼近張太太的重要部位,張太太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當浩也的舌頭到達最後目的地時,張太太輕呼一聲:「嗯……」

浩也隔著那薄薄的絲料,用舌頭探索著張太太絲質內褲中間陷入的穴心凹縫中,舔了一會,然後快速地將她的內褲拉下,並將她的雙腿撥開,自己則跪在她雙腿間,用手撥開紅潤的兩片陰唇。一粒像紅豆般的陰核凸起,微開的小洞旁,兩片紅色的陰唇正閃發出淫水的光芒,這幅場景看得浩也是慾火焚身,立即站起身來脫掉身上的衣褲,手扶挺著大肉棒說道:「張太太,就讓我的肉棒來安慰妳吧!」

正羞澀閉目享受的張太太,聞言張大眼睛一看,大吃一驚地說:「啊……好大!」隨即用雙手遮掩住她的穴口:「不行!不能那個樣子啊……」

浩也俯在張太太的耳邊輕聲說著:「來嘛!張太太,難道妳不想要嗎?」陷入掙扎的張太太支吾著:「我……是很想……但……但是我是別人的太太……我怎麼可以……」

緊接著浩也將張太太的手牽來握著自己的肉棒:「張太太,別管那些了,妳看!已經這麼硬了,就讓我來滿足太太的需要吧!」

握著大肉棒的張太太內心掙扎著:『好粗、好硬的肉棒……可是……可是我……哎呀!不管了……就……就不貞一次吧!』終於羞澀地低下頭來,伏倒在浩也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