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姊夫

當我的姊姊與她的老公回娘家,我總是很樂意把我的房間讓給他們。我的姊姊,Ginny,盼望他們的第一個孩子能同一匹馬般地壯。而他的老公,Yuma,是具有印第安的血統,長得真的令我看得兩眼發直。

叫我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并不是件什麼了不起的事,但是我卻忘了在前一晚把我換洗的衣物拿出來。而全家人在一大早就出門去拜訪Ginny久未見面的親戚,Yuma拒絕了同行,仍在睡夢中。

我叩了門之後,等了一下子才打開門,結果呈現在眼前的是令我極為吃驚的一個橫在床上的男人肉體,光亮的黑髮散在白色的枕頭上,鮮明的對比,不由得令我心動而抿住了下唇。

他強壯而光滑的身體是如此的誘人,勻稱的雙腿、倒椎形的腰部、寬闊的上半身,我整個人幾乎被肉慾所填滿而幾近發狂。

他身上僅著的性感內褲并沒有把他私處的勃起隱藏起來。我躡手躡腳地到衣櫥拿我想要的東西,當我正想溜出去時,他碧綠色的眼睛望著我,同我說了聲:“早安!”我從未看過如此迷人的印第安人,結果發現自己的陰莖已有些精液滴了出來。

我紅著臉向他說:“很不好意思,吵醒了你!”正準備開門出去時,他伸個懶腰說:“我早就醒了。”

當看到他的肌肉抽動時,我的陰莖不知不覺地往前猛竄,“我需要一些換洗的衣物。”邊說邊把手上的衣物挪到我的下部,以遮蓋令我臉紅的勃起。

他笑著并拍拍他床邊的位置,問道:“其他人到哪裡去了?”

這時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我呆站在門口不敢動,“他們到祖母家了。”我邊回答邊懷疑我的臉是不是紅得同我自己感受到的熱度一般。

而此時我的目光全集中在他誘人的身體,僅支支吾吾說:“我該走了。”因為我知道如果此時再待下去,自己必定會讓熱熱的分泌物不由自主地射出。

“我希望你不要走!”他磁性的聲音令我的陰莖急欲從我的褲子裡蹦出來。

“我們從來沒有機會好好談一談。”他的臉枕在彎曲的手臂上,并且再度拍了拍他床邊,說道:“坐一下吧!”

天啊!他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嘛?他有看到我的勃起嗎?Ginny難道告訴他我是同性戀了嗎?在我猶豫的時候,內心正經歷了一場交戰;一邊說趕快離開,而另一邊則說要把握現在的大好機會。

我安慰自己:反正談一談也沒什麼損失,就走到他的床邊坐下。談完之後我就到浴室把自己的生理需求解決掉,所以應該沒問題。

“Ginny應該快生了吧!”我說完咧嘴笑了笑。

“下個月吧!”他皺了下眉頭:“天啊!我好久沒有性生活了,簡直忘了它的滋味是如何!”并且順手滑到他的鼠蹊部,摩擦起他的勃起處。

我的雙眼幾乎快掉下來,他完全挺直的陰莖有22至25公分的長度,直徑就同熱狗一般。天殺地,我幾乎無法掉頭不看它。

“你一定很難熬吧?”我邊說邊查察到我的短褲已經濕了。

“還好,我只好用自慰把它解決掉!”

“我也是啊!”我說完已是滿臉通紅,并且努力地把頭別向一邊去。接著是一陣無語的安靜,而且陰莖勃起弄得我很不舒服,“我看我還是去沖個澡順便刮刮鬍子。”我隨口說說,不過沒有起身。

當他的的手放在我的大腿處時,我的全身像被電到一般。

“Jack,”仍用它磁性的低音:“我真的可以做一些愛的事情!”他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我并不在意你吸我的陰莖,如果你本身要的話!”

我真得無法相信我所聽到的,這是人生唯一的機會,“沒問題,我想要!”我迅速地脫掉衣服,然後急切的用指尖去摸他已如鐵硬的陰莖。

“你的東西簡直就像是一匹馬才會具有的!”我喜不自勝地自言自語。

“好笑得很,Ginny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也是如此說。”

我并不想提到Ginny,而從他的態度上也可以發現,他也不想,所以我就向他靠過去,舔著如絲般光滑的龜頭所流出的珍珠白分泌物。它嚐起來是如此的美味,所以我的舌頭不由自主的吸著他陰莖的分泌物出口,想要更多。

Yuma低聲地呻吟,把他的腿張得更開:“Great!”

我急切地爬到他雙腿中間,上下地舔著他陰莖的外徑,然後轉移我的注意力到他的睾丸。他男性的獨特氣味充滿了我的嗅覺器官,令我更加垂涎他的肉體。我小心地把他雙腿間的龐然大物滑入我的口中,再漸漸地進入我的喉嚨。

他這次叫得更大聲:“Jack,不要停下來!”

我根本不想停下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整個人已完全被他的龐大生殖器所控制住。他的精液是如此地味美,全然不同於我以前所嚐過的。而且我所想到的是要更多他的分泌物充滿喉嚨、填滿嘴中,而且更重要的是吞下所有來自他的珍貴禮物。我盡所能,把所學的品蕭技巧全用在他的身上,以求得到更有價的報酬。

“再來!”他叫了出來,上下的扭動他的臀部:“哦!yes,吸個過癮!把它的奶吸出來!”

他叫得我更加來勁,各種功夫傾巢而出,直吸到我的嘴巴及舌頭酸得快麻痺了。最後他直直的挺進我喉嚨的深處,并且大口的喘氣,人整個地像觸電般的痙攣。如同惡狼撲羊般,我大口地吞下他給的大禮,而且貪心地還要更多,直到把他射出的精液舔得一乾二淨才罷手。

“那是我所有過最好的口交過程。”一種像在作夢般的幸福神情出現在他令人暈厥的眼睛裡。

“來這裡。”他向我張開雙臂。

他這令我意外的舉動著實把我愣住了,我原本以為他達到目地後便會把我甩掉。

雙頰的酒渦令他更迷人:“拜托,Jack,你像是隻受到驚嚇的小鹿,你該不是在怕我吧?”

“有一點!”我邊說邊抬起頭。

他坐起來,并用手指頭托住我的下巴:“為什麼?”

我的眼中閃出慍色:“我曾經跟所謂的搞女人的男人上過床,他們那一幫人只要自己的鳥被嚐得嘖嘖叫,完了就裝出正宗男子漢的樣子!”

“他們不敢承認喜歡。”Yuma輕柔地同我說,并且把我拉近:“嗯,我承認我真的很喜歡,而且還相當的過癮。而且……”他頓了頓,笑著看住我的臉:“我也想吸你的陰莖!”

他對我的驚惶神色嘲解一番,而手指則順勢滑到我的胸部,“我從來沒做過這些,所以希望你能原諒我笨手笨腳!”此時他的舌頭已鎖住我的乳頭猛挑。

當他把我壓在下面,狂烈的吸著我的乳頭時,我還以為這是不可能發生的。哦……前所未有的感覺!很顯然的,Yuma相信前戲是很重要的性愛過程,因為在他把嘴碰到我的私處時,已整整地挑逗了我三十分鐘。當他低下嘴罩著我不時滴出精液的陰莖,并輕輕地玩弄我的睾丸時,我全身已汗淋淋了。

不管我多努力地想要延遲射精時間,一種熟悉的脈衝突然直沖腦門,“要出來了!”我興奮地叫出來,熱流一陣接著一陣的衝出我的身體。

“太奇妙了!”Yuma坐了起身。

我笑笑,伸手將他唇邊的幾滴精液殘餘抹乾,然後躺下來,全身有說不出的滿足感。

Yuma躺在我身旁,此時他的眼中突然顯露出令我陌生的光彩:“我從出生到現在還未嚐過如此好吃的東西。”他邊把手擱在我淋淋的腹部:“雖然我曾嚐過為數不少的東西。”他乘勢加了一個鬼臉般的笑容。

此時我心滿意足地轉頭瞧著他:“Yuma,你真是一個奇怪的傢伙,而且還有不折不扣的致命吸引力!”

他的身體挪到我的正上方,而眼神再度漾出迷般的光彩:“這個致命的傢伙要做愛!”他輕輕親吻了我的頸項及喉部敏感處,在呼吸之間同我低語。

慾望的火苗再度撲向我,“你要搞我?!”我的語氣中夾帶了無法置信的疑問。

他回過神來:“不是,我要愛你,搞是不一樣的!”

當我看到他的雙眼時,我怔住了,隨即被他眼中的真情所感動,我拉過他的頭,深深地吻了他的唇,而且更大膽地把舌頭伸進他的嘴中。他以更狂烈的熱情迎向我,一陣亢奮遍及我的腳跟。

一個多小時,我同他在床上面整整地玩了一個多小時,彼此盡情地探觸、逗弄、撫摸、享受對方的身體。此時,他的眼中充滿野性的光熱,Yuma把他光滑的陰莖緊迫在我顫抖的身體下部入口。

“我再也忍不住了!”他邊說邊把舌頭滑過我雙唇間:“Jack,我要你。你愿意給我嗎?”。

此時我雙腿盤著他的腰,心裡想著:好一個溫柔、令人銷魂的巨人!“何時何地,只要你愿意。”我的吸呼此刻已轉急促。

他枕在我上方,望著我的臉,開始慢慢地向我下部的開口挺進。

雖然曾口交,也用手玩過自己的肛門,但我并不知道它會讓我痛到這地步,因為我從不允許別人碰我的肛門。我緊緊地咬住牙根。

Yuma停下來:“我并不想傷害你。”他溫柔地用唇啄了我。

我擠出一絲微笑:“不!不要停下來,我要感到你在我體內。”

“你確定嗎?”

“沒錯!”我把他拉近,給予他一個讓我全身血液剎時沸騰的吻。當彼此分開調整呼吸時,我忍不住衝出一句:“把它毫不保留的都給我吧!”

Yuma以令我完全臣服的溫柔,一點一點小心翼翼地挺進我的身體,而我肛門的入口也被撐至極點。那是一種很難言喻的痛,痛得會讓你以為從鬼門關折了一趟。

此刻,他已完全進入我的體內,而且剛剛那陣痛苦已消失了,而他巨大的陰莖在我體內所帶給我的是妙不可言,而且一陣快意貫穿我的背部。

“還好嗎?”關心的神色在他臉上顯露無遺。

我點了點頭,并把他的唇再度引向我,深情而火辣辣的熱吻。

“你的肛門就同虎頭鉗般緊緊地夾住我的陰莖。”他的手繞著我的臉:“緊得我無法想像!”

現在疼痛已消失,我所感受到的只純粹是他在我體內的暈快感。我建議他:“再來做深度之旅吧!”并且收縮我肛門的肌肉。

“嗯!我喜歡這種感覺。”他仰頭低語,然後再傾身向前,“哦!……我真的……”他再度囁囁自語,并漸漸地加快速度!

他的睾丸有節奏地輕輕拍打著我的肛門兩旁,讓我忍不住滿心酥癢。隨著他的挺進與滑出,我微微地抖動。我緊緊地抓住他:“不要停下來,好顛呀!”

“你正在告訴我!”他試著吸口氣,然後心無旁騖的繼續“趕路”。“我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他的呼吸已轉為急促:“該死的,Jack,我的陰莖像被一條蛇盤住,猛擠。”

當我上下擺動臀部以配合他的進出時,快感令我呻吟不止;當我紅通通的陰莖開始射精時,我喊了出來:“哦……!”溫熱的精液噴到我倆腹部到處都是。

當他進出的速度愈來愈快時,我只能直直地叫著:“Damn!”

我看著他的臉,此刻他把臉別向一邊,全然的專注。

“Baby,讓它射出來吧!”我幾近吼了出來,并不停的用肛門收放他的陰莖:“把我的體內滿你的love sauce!”

“還沒,”他興奮若狂的直搗我體內的最深處,拉出來,再更深地衝進去,“我不要放掉這種感覺。”他把舌頭直挺挺的送進我的口中。

他使我忘情的一吻,讓我整個人更加的痙攣。我從未感受到過如此強烈的瘋狂、如此的愛、如此的需要一個男人!當他再度挺入時,他的生命之水已噴滿我的肛門內部,而他已瞬間僵住,而汗珠也由我的額頭滾落。

有幾分鐘之久,我跟他就這樣緊緊地黏在一起,以等待彼此瘋狂心跳的漸漸平緩。

他抬起頭,撩撥臉上的亂髮,然後翻身回我旁邊的位置:“天啊!我從不知它的感覺是如此的好。”

“我也是!”我實在虛脫得沒法動了。

“Jack?”

“嗯……”

“你認為我們以後可以再做嗎?”

“我當然希望如此!”我搖搖晃晃地試著步向臥房門口:“我想我們最好把這些床單丟到洗衣機。”我向他使了個眼色。

他的微笑又使我驀然:“曾在洗衣機上做過嗎?”

“沒有,不過主意聽起來不錯!”

Yuma順手抓起床上的床單,跟了上來!

(全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