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妻子

第一章︰公車中的妻子

我叫王曉蘭,今年二十八歲,已經與丈夫結婚五年。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條、雙腿修長,胸前一對雙峰常引得路邊的男子頻頻回頭。我和老公的兩人生活一直過得很快樂,我們兩個都是性慾非常強烈的人,平常每週我們都要做愛四次以上。

我很愛我的老公,然而災難還是突然降臨到了我們頭上。那一天,他開車外出,不幸遭遇車禍,後經搶救基本無事,但回家後,我們卻發現了一件最糟糕的事︰他無法勃起了。醫生說是神經性失調,如果受到合適的刺激治療還有恢復的希望的。

於是我們試盡了各種的方法,我甚至給他口交、給他跳脫衣舞,但都無動於衷。慢慢地,我們都灰心了,而他也變得越來越暴躁。

一天早上,他很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說是給我買的,讓我試一試。我從床上爬起來,因為我從來是裸睡的,全身一絲不掛,大早上的也不想麻煩,於是直接將裙子套在身上。效果還不錯,但也不是很特別,只是一件普通的絲織短裙而已,唯一的缺陷是下擺有點短,離膝有二十五公分。

我知道這樣的裙裙子穿著要特別小心,否則很容易穿梆的,但我還是滿高興的說︰「謝謝你,老公!」我親了他一下,然後打算把裙子脫掉。

「不,親愛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了一種很衝動的感覺,求求你,別脫了,今天就穿這件裙子,好嗎?」

「好哇,但我得先把內衣穿上呀!寶貝。」

「不,寶貝,我就想你不穿內衣直接穿這件裙子。」

「那怎麼行?別人一定會看出來的。這裙子這麼透,又這麼短,別人會看到我下面的!」

可是他仍然苦苦哀求,我只好答應下來,直接穿這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穿長統絲襪,但我仍然覺得很荒唐。

我坐大巴去上班,人很多,我只好站著,我想周圍不少男人能夠很容易地通過我光滑的衣服曲線看出我下面沒穿內衣,一對突起的乳頭將胸部尖尖地頂起,而臀部光滑的曲線暴露出沒有穿底褲的事實,我似乎感覺到,幾根陰毛已經穿過絲質短裙而鑽了出來。因為我的個子不夠高,必須高高拉住上面的吊環才能夠站穩,但糟糕的是同時把短裙的下擺提得更高,幾乎將我整個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我下面坐著的那個男人眼裡。

我逐漸發現,隨著偶然的急剎車,他總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體看,我突然意識到︰這時他可能能夠看到我的陰部,我突然覺得自己雙臉通紅。同時又感覺到周圍有些男人有意無意地用各種部位在我身上蹭,更有人裝作無意的用手肘過我的胸前尖挺的乳頭,我羞愧難當,但又毫無辦法。尤其是下面的那個男人,我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下體,但我卻不敢看他。

想著自己赤裸而修長的大腿甚至連交匯處最隱秘的私處都完全坦誠地暴露在一個陌生的男人眼前,覺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車廂裡,暴露在一群陌生的男人面前,在極度的緊張下我感到了一種意外的刺激。

我突然覺得下體變得潮濕,我濕了,我覺得慢慢地有液體正在流出體外。糟糕!我拚命加緊自己的雙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來被別人看到了,那將是多麼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發生了︰我清晰地感覺到,臀部不再貼著自己光滑的衣裙了,而是蹭在不知什麼人的衣褲上。天呀!有人從身後將我的短裙下擺掀起到了臀部上面!然後一隻溫暖寬大的手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大驚失色,心跳驟然加快,完全不知所措。可那只討厭的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來回撫摸,我腦袋一片空白,片刻後才稍微恢復思考︰他在我身後,車裡人很多,他又緊貼著我,下面發生的事應該不會有別的人看到,如果叫起來,會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沒有穿內衣,換一個地方,說不定路上會有更多人佔自己便宜,也許忍一忍,很快就要下車了。

忍一忍吧!我不敢回頭看那個人,我忍受著那只肆無忌憚的手在我的身體上游動,同時抑制著私處強烈的淫水外流的衝動。

我感覺到那隻手移動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後有一根手指從我股間探入摸索我的陰部,我全身一陣顫慄,雙腿發軟。「不行,太過份了!」我急忙收起臀部,下身向前挺起。

可完全沒想到,也許是我的軟弱縱容了那個傢伙,那隻手竟然從側面直接從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嚇得面無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個男人能夠清楚地見到那只撫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為我見他正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面色通紅地緊盯著我的下體。我立即縮回腹部,讓裙子下擺遮住那只罪惡的手。但沒防備他另一隻手已經順勢插入了我的雙股間,直頂著我的陰道口。

「別出聲,否則更出醜。」背後一個聲音悄悄地說。

我驚恐不已,【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不知後面還會發生什麼,只覺得自己好像被當眾在強姦一樣,我呆呆地站著,大腦一片空白。繼而,那隻手有節奏地動起來,並且輕輕地探進了我的陰道,上下抽動著。

「小姐好多水呀!」那個聲音說道。

我簡直羞死了。最初的厭惡感已經被現在無法抑制的快感取代了。我雙頰緋紅,那是因為性的高漲而興奮,下體已經淫水氾濫,順著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後撅起,好讓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時無法抑制地左右擺動。我簡直已經沒法控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來。

可是突然,那隻手離開了,我感到一陣空前的空虛。然而,一個冰冷的小東西溜一下滑進了我的陰道。不知是什麼東西,粗粗的,像真的陰莖一樣(天呀!我多久沒有嘗過真實的堅挺的陰莖了!)但好像又挺短,很光滑,一下子就全部滑進了我的陰道。

「小姐,不要擔心,只是一枝肯德基筆而已,小心不要掉出來,算是我留給你的禮物好了,我要下車了,再會。」

我明白了,是那種禮品筆,胖胖圓圓的,一頭輕一頭重(裡面有鐵塊),像個不倒翁。而它現在卻在我的陰道裡,漲卜卜的。因為裡面早已淫水氾濫,滑溜溜的,總覺得它要往下掉,可如果真掉出來,那多丟人呀!於是,我只能使勁將它吸住,可稍一放鬆又覺得它在往下掉。我不停地吸緊吸緊,結果就是它在我的陰道裡頭上上下下地運動著,就如同一個粗壯的陰莖不停地在姦淫著我,在共車上人群中眾目睽睽之下在姦淫著我。

好在無論如何終於到站了,我趕快下車,想盡快趕到公司將它取出來。但糟糕的是︰我發現走路很困難,每走一步,它就在裡面震動一下,我不得不加緊雙腿慢慢走,是那種標準的一字步,但結果是帶給了我更強烈的刺激。等到達公司時,我的雙腿內側已經是淫水淋淋了。

第二章︰上班的妻子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去到洗手間,將那個小禮物從自己陰道中取出來,它上面已經沾滿了自己的淫水。撫摸著自己濕漉漉的陰部,才想起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種興奮的感覺了。

其實自己這麼多年來應該屬於那種比較傳統的女性的,從小女孩開始就是那種別人認為該怎樣便怎樣很聽話的女孩子,談的第一個男朋友就是自己現在的丈夫,所有對性的知識也基本上都來自他,兩個人的性生活中自己始終扮演一種被動的角色。其實有時候也會有一些隱秘的慾望,只是羞於說出口而已。

好在丈夫的性能力也算不錯,基本上兩個人以前的性生活還算和諧的。但這一年來,兩人不僅沒有過一次真正的性交,而且我還要不斷地挑逗他,幫助他治療,而他也會時常地撫摸我、刺激我,我隱約感到體內那種隱秘的被壓抑已久的慾望已經似乎無法控制了。

回想今天公車上的經歷,說實話除了屈辱和羞愧,內心還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和驕傲。其實在配合丈夫的治療過程中我已經學會了怎樣才能夠誘惑男人,只是以前僅是對自己的丈夫,而現在是一些陌生的男人。二十八歲的女人,正是一朵開放最美麗的玫瑰,也許,自己能夠尋找新的機會來滿足自己?

不,這怎麼可以呢!我明白自己是深愛著丈夫的,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他的病好了,不一切都沒事了嗎?醫生不是說還有治的嗎?只要能治好他的病,有什麼苦自己吃不了的呢?

用水洗乾淨了下身,習慣性地想穿內褲時才發現今天已經沒必要了,對著鏡子仔細檢查一下儀容,現在才真正明瞭為什麼自己讓那麼多男人神魂顛倒了(也許我是一把快刀?),這樣出現在同事們面前,他們會怎麼想自己呢?哎,總是要上班的呀!硬著頭皮走進了辦公室。

我們辦公室算我一共五個人,有小茜(我的閨中密友),小張、小李和經理老趙。因為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幾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較隨便。除了老趙年紀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們也總拿我當大姐姐看待。因為來得遲了,他們已經早都來了。我一進來,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趕緊直奔自己座子坐下來,才敢抬起頭說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小張湊過來在我耳邊說了句︰「曉蘭姐今天真漂亮啊!」

「干你在自己活去,別亂說話!」小張是今年才剛分配來的大學生,小毛頭一個,平常就像我的小弟弟。

小茜也從後面跑過來小聲跟我說︰「你死呀!穿這麼性感!」

「性感一點怕什麼,還怕有人吃了我呀!」

「還是你厲害,平常就怎麼一點沒看出來呢?」

「開玩笑呢,實在是沒辦法呀,下了班好好跟你說。」

整個一個上午,我動都沒動一下,連洗手間都忍著沒上。但因為坐下後,短裙自然拉高,整個白皙赤裸的長腿都暴露在辦公室眾人的目光裡,而我的陰部又直接摩擦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讓我浮想聯翩。我也發現幾個男人總是找理由坐在我斜對面,眼光總不離我的大腿,我只好把雙腿交迭起來,這樣他們就不會看到我的陰部,但卻使臀部又暴露給他們,真煩人。真希望不要給他們留下自己淫蕩的印象。

中午吃了飯,他們幾個要打牌,我才懶得理他們,就自己看看書。突然電話響了,是找小茜的。這邊小茜在接電話,那邊就使勁在催︰「快點快點,煲什麼粥!」小茜只好悄聲求我︰「幫忙頂一頂,這個電話蠻重要的,求你了!」

「唉,幫你一次吧!」我只好代替小茜上了牌桌。沒一會小茜接完電話拿起包就走,說是有急事,我這個雷就只好一直頂下去了。

實際上我不愛打牌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這次也不例外。沒多久我們就輸得一塌糊塗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剛好也快上班了。

「幹活了,幹活了!」我站了起來。

「急什麼,輸了的還沒有懲罰呢!」老趙叫了起來。

「糟糕!」我心一驚,按老規矩,輸了的男的得作俯臥撐,女的得作仰臥起坐,平常小茜輸了都是我幫她壓腿的。可今天怎麼辦?穿的又這麼少,小茜也不在。

「嘿嘿,小茜不在,沒人幫我壓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賭服輸,哪能使賴呢!小茜不在我們幫你壓腿!」三個人立刻叫起來。

「別鬧了,今天真的不行,明天補給你們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為什麼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紅了臉,悄聲地說。

「曉蘭你告訴我們你到底哪裡不方便?如果確實有道理,我們也不會太為難你!」

可我總不能告訴他們,因為自己沒有穿內衣怕穿梆吧。我只好說︰「人家今天身體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體都不舒服呢!這樣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個,好吧?」

還不等我說話,老趙和小李就跑到我身後,一人一個胳膊抓住我,小張則彎下腰提起我的雙腳,三個人就把我提了起來。

「放下我,你們幹什麼!」我沒想到他們會這樣。

「我們只是想讓你做你該做的。」老趙說。

三個人將我放在了沙發上,小張和小李各壓住我的一隻腳,老趙則站在旁邊準備數數。看來是沒辦法逃掉了,賭服輸吧,早做早完。

剛做了兩個,我就發現氣氛不對,小張和小李雙臉發紅,呼吸緊張,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下身,而老趙則蹲在我身旁。我坐起來時才看到,由於剛才四個人打鬧,短裙皺了起來,下擺現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豐滿的大腿完全展現在他們面前,而小張一隻手抓住我的腳踝,而另一隻手已經放在我的小腿上,而老趙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著。

我突然想︰當自己躺下去時,他們是不是會看到自己的陰部呢?平常大家玩笑時,偶爾也會有些肌膚之親,但並沒有在意,而現在這樣幾乎可以說下半身全裸的情況下被三個男人審視,早上在公車中所出現的感覺又一次浮出腦海。

我突然覺得大腦一片混亂,不知道該作些什麼。只是機械地做完了二十個仰臥起坐。我甚至不清楚這段時間裡他們又對我做了些什麼,當我更清醒一些時,我發現自己的短裙已經被掀起到了腰上,自己白皙平坦的小腹和長著黑色稀疏的陰毛的飽滿的陰阜都一覽無餘地坦露著。而六隻感覺各異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各處遊走。

「別鬧了,你們太過份了!」我推開他們,搖搖晃晃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裙,走回到自己座位上。他們看我不高興了,也都老老實實地回去幹活了。

我心裡挺生氣的,覺得他們太不尊重我,於是一下午都沒給他們好臉色看。他們倒一個一個給我陪著小心,努力想討我開心起來。仔細想一想,也不能全怪他們,也許是自己這樣的穿著給了他們錯誤的暗示,他們才會這樣。這樣一想,氣便消了,也不跟他們計較了,整個辦公室又恢復了平常和諧的氣氛。

第三章︰暴露的妻子

快下班了,我去到洗手間時剛好小茜也在那裡。

「曉蘭姐,你今天到底怎麼了?那麼性感啊?」小茜笑瞇瞇地問我。

平常我倆在一起基本上可以說是無話不談,我也曾經告訴過她我老公「那方面」不行。於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給她講了,當然略去了在公車上的那一段。

「這我知道的,」小茜裝作很懂的樣子說︰「你老公叫這作窺淫癖。有些男的就喜歡女孩子穿得越少越好,好讓自己一飽眼福。」

「別人是能佔到我便宜,可他並沒有看到呀!」

「那,也許,他會通過自己想像來滿足?就像我有時候做白日夢一樣,偶然想到一些很黃的事,自己也會覺得很興奮呀!」小茜的臉有點紅。

「但是這樣我覺得自己像個壞女人了,別人會覺得我挺淫蕩的。」

「對了,問題就在這裡,」小茜突然跳了起來︰「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婆在廚房是個主婦、在外面是個貴婦、在床上是個蕩婦。可你老公在床上只能待你做貴婦,他會覺得非常自卑,並且壓抑得太久,所以才出現了這種反常的要求。」

「你覺得他到底是想要我做什麼事呢?」我開始覺得小茜分析得有一點道理了。

「我曾經看過一個叫馬王的寫的一篇文章,講一個男的的老婆故意穿得非常性感,當著他的面和自己老公的一群朋友調情甚至做愛,而他自己竟然感到興奮無比,後來大家一起去參加一些那種很多人一起亂交的聚會。就是說,他的老婆越淫亂,他自己反而覺得越興奮。也許,你老公現在的情況也是這樣?」我意識到小茜有些興奮了呢。

「如果我變成了那樣一個女人,那別人都會怎樣看我呀!」

「你不是一直想幫你老公把病治好嗎?也許這真的是一個機會呢。況且,我看今天他們似乎都更崇拜你了呢!」

小茜的話不僅又讓我想起中午的荒唐事,不僅臉又紅了。不過又覺得小茜講得有道理,如果真的能夠治療好他的病,就算自己暫時變得那樣一些,也是值得的。那時,一切恢復正常也不遲呀。

小茜覺得打動了我,更加來勁了︰「你剛好可以順勢試一試呀,更性感些,更色些,看看他的反應啦。也許,順便也可以自己真的過過癮吶!」

「你個小丫頭胡說八道!你再亂說,小心我拿你家的大韋開刀!」話一說出口,我就感到玩笑開得過頭了。

大韋是小茜同居的男友,可小茜不僅沒惱,還笑瞇瞇地問我︰「你要用就拿去唄,沒所謂啦。不過,你只不知道我們家大韋為什麼叫這個名字?」

「我怎麼會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了,因為他的那裡特別的大!」小茜色咪咪地看著我,反倒搞得我不好意思了。唉,現在的女孩子呀!

「哎,開玩笑歸開玩笑,不過我真的覺得你講的有些道理,我想試一試。可心裡真的又沒底。」

「曉蘭姐,平常我倆那麼好,你放心,要幫忙時只管說一聲,沒問題。」

下了班,我搭小茜的便車回到家裡。

很快,老公志明回來了。

「寶貝,今天我們不在家裡,到外面去浪漫一下好嗎?」志明從後面抱著我溫柔地說。

「好啊!」志明的手已經撫摸到我的小腹上了。早上被那人猥褻的感覺再一次降臨,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今天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志明在我耳邊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