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母計劃

發言人:梅爾

********************************

寫在前面:這一篇由於是個人的第一篇創作,寫作經驗不足,再加上想先描述主角,如何對母親產生情愫,所以一開始並沒有什麼H的場面,請各位多多包涵……

********************************

淫母計劃(一)

我的媽媽是一位在部隊上班的僱員,自從十年前和我那目前在陸軍擔任中校營長的父親離婚後,說是為了專心的照顧我就一直沒有再婚念頭。可是我知道,媽媽她的生活一直是十分地空虛,畢竟,她今年也就只有三十八歲。

由於我媽媽非常喜歡打羽球,因此身材一直保持得相當的好,纖細的身材再加上小巧的臉蛋總是讓人家誤以為她今年只有二十多歲,因此身邊總不乏有許多的追求者,這點叫我十分地生氣和懊惱,然而媽媽也總像知道般地一直不讓那些「登徒子」有任何的可趁之機。

這一天和往常一樣,下午從補習回來看到門口前的摩托車不在,就知道母親又留在部隊打羽球了,拿了鑰匙開了門,看見整個屋裡空蕩蕩地,心想,今天是週六,媽明天不用上班,今晚我看可能又會打到七、八點才會回來囉!

無聊的我,打開冰箱想翻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可以喝的飲料,翻了半天連瓶冰開水也沒有,心中不禁嘟嚷著,媽又沒買飲料回來,真是的。乾脆先洗個澡睡個覺,等媽回來再說吧。

進了浴室,正想把脫下的髒衣服放在洗衣欄內,突然看到媽媽的衣服也在裡面,而內褲的一角正露在她常穿的那件裙子邊邊,不知怎麼的,一時之間突然感到自己的褲檔內一陣沸騰,一股衝動的意念衝上我的腦門:不知道媽媽下面的味道怎麼樣?不曉得是不是和小說上寫的一樣?……

於是,我小心翼翼地將它拿了出來,這才發現,由於媽媽是脫下來後直接的放在洗衣欄內,內褲的兩邊捲在一起,所以中間那塊包覆著陰部的小布塊正大剌剌的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

此時的我像小偷一樣,心裡頭噗通噗通的直跳,用著因興奮而微微顫抖的雙手慢慢的攤開母親的內褲,這是一件白色純棉的內褲,就像母親傳統而保守的個性一樣,沒有半透明的部份,但是它那摸在手中的質感和內褲邊緣的小蕾絲卻教我無比的興奮。

看著眼前這件包著母親最隱密最私人的布塊,我像哥倫布想發現新大陸一般的仔細搜尋著,望著中間包覆著禁地的那塊小布,白白淨淨地,不禁有點失望,哎……怎麼不像小蜢的一樣,有著什麼分泌物的痕跡,哎……看來母親應該用了電視上常廣告的衛生護壂。

就當失望之餘,突然我眼睛一亮,像發現了寶藏一樣,我看到在中間布塊上面一點的位置居然有一根陰毛,我如獲至寶般的輕輕把它拉了出來,呆呆地失神般地望著它……原來媽的陰毛也是捲捲地,看著陰毛根部幾乎呈半透明的毛囊,我忍不住的把它放到嘴裡想嘗嘗味道,而手中的三角褲也很自然的拿到了我的鼻子前嗅了起來。

哇!……一時之間,褲檔裡的小弟弟脹得更加的厲害,內褲居然還殘留著媽媽下體的異香,那股味道淡淡地有點酸酸甜甜地,像是找到失落以久的安全感似的,我緊緊地靠著包覆著媽媽私處的這塊小布恨不得將它塞進我鼻腔似拼命的猛吸著,一隻手,快速地在弟弟上來回移動著,腦海裡幻想著媽媽裸體的樣子……

然而就在愈來愈興奮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鑰匙轉動的聲音……啊……媽回來了……

也就在這時,我興奮地射出了第一道為媽媽所射出的精液。

「小值……你在浴室嗎?」

「對……媽,我在洗澡。」

不曉得今天媽媽會這麼快的回來,我慌亂地將母親的內褲放回原位,【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胡亂的沖洗身體,並清理射在地上和牆上的精液。

「哦……要快點出來哦……我買了飲料回來了。」

媽媽不知情的用慈愛而溫柔的口吻對我說。

打開了浴室的門,正巧整個撞到了正要回房間的媽媽身上,一股激烈運動後的汗香直鑽我的腦門,剛剛的興奮再加上媽媽這時體香的刺激,我再次興奮到了極點,整個人剎時臉紅滿面。

「小值……你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媽媽關心的將手放在我的額頭上。

不放還好,一放這下可槽了,從舉起的袖口裡不經意的我看到了媽媽粉紅色的胸罩,她那飽滿的胸部幾乎整個印入我的眼廉,再度刺激我才剛消退的性慾,霎時我的臉更紅了……

「沒有啦……媽……天氣太熱了……」我心虛的回應著。

「我就知道……所以,今天才早點回來,幫你買了飲料,趕快去冰箱拿,別中暑了,知道嗎?」

看著媽媽笑岑岑的樣子,我一陣心噓,殊不知剛剛她的兒子正背地裡在腦海中將她強姦了一次,不安地,我拿了飲料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內,而媽媽也回房準備拿衣服洗澡……

回到房裡,我不禁地問自己,為什麼會對自己的媽媽產生這樣的感覺?我並沒有戀母情結的傾向呀!更何況,這是亂倫的行為……

「亂倫」……一種可怕而又淫亂的想法突然浮現在我的腦海。……對……亂倫……我要我媽……我一定要得到她……我要替我爸爸盡完他沒盡的義務……

就在此時,浴室的門關了起來,而裡面也傳出了沖水的聲音……

隨著浴室裡斷斷續續傳出來的聲音……我在心裡面開始勾畫著強姦母親的計劃……

※※※※※

隨時母親離開浴室,我的慾念更加的堅定,心裡不斷地浮現起無數個強姦媽媽的計劃,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母親在門外叫喚,才知道時間已經過了七點,而媽媽也早已煮好了晚餐叫我出去吃飯。

餐桌上,我安靜地吃著飯,心中不斷地盤算著到底該怎麼讓母親就範……

趁媽媽晚上睡覺不注意時來個霸王硬上弓……不行,不要看媽媽一付弱不禁風的樣子,個性傳統保守的她到時一定寧可自殺,也不會讓我這個兒子作出這種逆倫的事,還是像小蜢的一樣,有意無意的勾起媽媽失落以久的性慾……不可能,從小和媽媽生活在一起,她是怎樣的人我還會不知道……

「小值……小值……你怎麼了……是不是真的哪裡不舒服……」或許是我想得太專心了,傻傻地吃著飯忘了夾菜,被媽媽發覺我今天怪怪地。

「沒有啦……媽……只是今天天氣好熱,補習班的壓力又大……我覺得有點累……」我虛應著,深怕被媽媽看出我的意圖。

「小值…沒關係……考不考得上國立大學並不重要,只要你能找到自己真正的興趣,就算是私立的也沒關係,媽一定能供應你,畢竟,媽也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寶貝,我可不願意,我的孩子被死板的教育給壓得喘不過氣來……知道嗎?」

「我知道了……媽……我沒關係的,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這麼的回答母親,心裡卻想著:(媽……妳知道嗎……我最大的性趣就是妳呀……)

母親聽我這麼說,原本微蹙的眼眉著實寬了不少,而這時我才又更進一步的發現,母親未施胭脂的臉,竟是這樣的素淨、這樣的迷人,真不曉得父親到底不滿意母親哪一點,竟會選擇放棄母親這樣一個美人胚子。

草草吃完了飯,便先回房裡去休息,躺在床上,心裡仍舊不斷地想著所有可行的方法……

這時,床頭的電話突然響起……

「喂……找哪位……」

「阿值……是我啦。」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和我一樣都是重考生的死儻--肉呆。

這傢伙真是人如其名,長得一臉圓圓地,活像一坨會動的肉餅,人又好色常常能拿到一些別人拿不到的精彩小說或錄影帶,也因此在我們這群朋友中人氣極旺,不過和所有的人裡面他和我的感情最好。

「嘿……嘿……阿值……我告訴你哦……我剛拿到了一樣極H的玩意……你有沒有興趣呀……」

肉呆詭異的腔調,我知道他一定又拿到了什麼好看的小說或是錄影帶了。正好此時的我極欲發洩……有了他的寶物,自然是再好不過了。於是我馬上說:

「什麼東西……快說來聽聽……」

「阿值……別急……在電話裡不方便說……我在你們家巷子附近的公園裡等你,快點來哦……否則來晚沒有了可別怪我哦……」

「媽的……什麼事這麼神秘……電話裡不能說……」我有點不耐煩。

「你別管……趕快來就是了……保證絕對會讓你爽的……」

「好啦……我現在馬上過去……真是的……」掛上電話我便連忙出去。

一路上,心裡不斷在想:奇怪……以往就算肉呆拿到那時極為缺貨的宮澤理惠寫真集還有飯島愛無碼的錄影帶,都不曾如果神秘,這傢伙今天到底是怎麼啦……到底是什麼好貨……

才出了巷口就看到肉呆一眼賊像的站在公園口,我趕緊跑了過去……

「阿值……你知道強姦藥片嗎?」

「FM2?」聽到這,我脫口衝出。

「噓……小聲一點,你不怕被別人聽到呀……要不要全省廣播……」

肉呆連忙一手遮住我的嘴巴,一手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包像是西藥房裝藥的藥包……

「我告訴你,這玩意真是他媽的好用,上個禮拜我從報紙分類廣告上,看到有賣這玩意,半信半疑的訂了一瓶,中午回家後我媽說有我的包裹,我拿到房間拆開一看,嘿……嘿……嘿……」

肉呆口若懸河繼續說下去:「真他媽的寄過來,你知道嗎?……下午,我馬上把它拿來對惠雯試用……」

「你是說,那個讀交大在你家租房子的女學生嗎?」

我驚訝得插斷肉呆的話,那個女孩長得極為漂亮,有著均勻修長的腿,聽說是和我們同屆,家裡住在南部,因為考上北部的學校,所以一個人北上在學校附近,也就是肉呆他家分租了一間雅房,她胸前那挺立的乳房,讓我的印象極為深刻,而我和肉呆也常常都在偷猜她胸圍的大小。

「阿值……你到底要不要聽嘛……不要打斷我的話。」肉呆不耐地說。

「好……好……你快說!」我不禁睜大了眼睛。

「下午大概兩點我睡了一覺起來,由於天氣熱,於是一起床就到冰箱拿著汽水猛灌,嘿……好死不死看到惠雯的茶杯也放在我們家的冰箱裡面,看著她杯裡剩下的飲料,我想,嘿!正好可以拿來放個藥片來試試,於是,我偷偷的放了一片,沒多久,這個小妮子真的跑來,一口氣把剩下的飲料全部喝光便回房間,於是我就等……」

肉呆嚥了一口口水後繼續說:

「半個小時後,我跑去試敲她的門,敲了好幾分鐘都沒半點回應,於是我知道,這個藥丸真的有用,於是,我便直接進到她房間,你猜怎麼啦……」

我搖搖頭,示意他繼續說。

「她整個人趴在床上,裙子整個被電風扇吹開,露出整個內褲出來,他媽的你知道嗎?……這娘們穿的內褲有夠俗,好像小學生一樣,屁股後面還有草莓圖案……看到她這個樣子,我自然不客氣的把她內褲脫下來,不脫還好,我還忍得住,一脫……真她媽的差點腦溢血……」

肉呆眉飛色舞的繼續說著:

「我不知道一個女人的雞巴會長得這麼漂亮……不僅內褲跟小學生一樣,連那裡的毛也跟小學生一樣,少得可憐……」

我忍不住的要肉呆廢話少說,趕快繼續說下去。

「我把她的兩隻腿分開,可以說快到了極限,那裡縫還是瞇在一起,我就知道了,這娘們一定還是處女,平時妓女玩這麼多,難得遇到處女,我自然是慢慢的享用,你知道嗎,我還跑回房間去拿放大鏡說……」肉呆得意的說著。

「剛開始,她的陰蒂還包在裡面,我用我靈活的舌功不停地吸……什麼小陰唇、大陰唇一個都沒放過,結果,你猜怎麼啦……這小妮子,原來也蠻淫蕩地,沒幾下整個陰戶向黃河泛濫一樣,接著就像朵花一樣,慢慢的開了……望著她粉嫩的陰部,我自然二話不說,提著我的大老二(噗~~)就插了進去……哇~~你知道嗎……處女就是處女……那裡好生得緊……箍得我動沒幾下就射了……」

「還有她那大奶奶,哇靠……真不是蓋的……你知道有多大嗎……?她的胸罩上面居然標示著36D,真不知道她們鄉下人都是吃什麼的……」

隨著肉呆淘淘不絕誇張的敘述著……我的思緒也飄得好遠……腦海中惠雯的影像彷彿變成了我媽,而在她身上不停抽動的身體彷彿成了她這一生中最寶貝、最信任同時也是最依靠的兒子……

「好了……肉呆……不要再說了……她事後有沒有發現什麼?」我打斷他,不耐地說。

「靠……我哪知道……她到現在還睡得跟死豬一樣……我怎麼知道!」肉呆不滿自己正驕傲的事被我打斷,悻悻然地回我。

「喂,肉呆……咱們是哥們對不對?……」

「廢話……要不然我也不會找你出來……把這個好康的事告訴你。怎麼?你也想……可是她……」

我再次打斷肉呆的話:「我沒有說要是對惠雯……我有自己的目標……」

「誰呀?怎麼都沒聽你說過。」肉呆不解的問。

「誰你不用管……反正我有自己的用途……」

肉呆看出到了我不爽的樣子,嘟嚷不再說話,就把那包藥交給了我,還要我自己小心一點,出了事別把他拖下水。

我不耐地隨便應了幾句便丟下他往家裡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