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夢

中國人一向思想保守,對性愛之事都避而不談,就算要講,一些重要的字眼也會被改為其他名詞,例如乳房叫做波(Ball)、手淫叫做打飛機,至於陽具一詞更有多種說法,有人稱它為小鋼炮,也可以叫做大電筒、肉棍、香蕉……等等。

其中以香蕉的用途最廣,因為它還可以演變成其他詞語,例如香蕉汁可解作精液,食蕉則比寓以口含啜陽具。

香蕉一詞和男人結下不解之緣,因此香蕉夢照計應該解作男人的性愛夢想,不過世事無絕對的,有些女人竟然也會發香蕉夢。

芷妮在工廠裡是出名的廠花,想追求她的男同事多得數不勝數,不過她從不把他們放入眼內,事關她是個豆腐妹,在她心裡面就只有她的女同事依明一人。

可惜依明並非豆腐同志,而且已經有男朋友,不過芷妮並沒有放棄,她查出依明住在工廠宿舍,她於是從這方面入手。

工廠方面雖然沒有嚴格禁止男性進入女宿舍,但身為女孩子始終也會有點矜持的,她因為怕被宿舍的同事取笑,所以一直不敢帶男朋友回宿舍親熱。

芷妮有見及此,於是提議和她搬離宿舍,兩人於是合資在外租屋住,但由於她們經濟能力有限,只夠錢租間一廳一房的小單位,所以她們要共同一間睡房。

因此,依明照舊是不方便帶男朋友回家親熱,不過芷妮每個星期都會返回自己家中渡週末,依明就可以和男朋友過二人世界了。

有個週末,依明和男朋友看了一場九點半,散場後她如常帶男朋友回家,當時家裡烏燈黑火,她心想:芷妮必定已經返回自己家中了,所以,她一進屋就毫無顧忌地跟男朋友擁吻起來。

誰不知這天晚上芷妮知留在屋裡,她躲在睡房裡,把房門打開一條門縫監視著兩人的舉動,他們一邊吻一邊走到梳化,之後便雙雙倒在梳化上互相愛摸。

依明的男朋友把手伸摸入她的裙裡面,她雖然不斷說著要她停手,但其實她根本是口不對心。

芷妮見她被男朋友摸了幾下後就自動自覺地屹起屁股,所以他好輕易就把她的內褲扯了下來。

不過他並沒把內褲完全脫去,當內褲被扯至膝頭位置時,他便捉起依明雙腳,把它們擘開成M字形豎在梳化上,而他就埋頭到這個M字的中間吻起來。

芷妮雖然和依明住在一起,但依明為人很怕難為情,縱使大家都是女孩子,她也從來沒有嘗試過在芷妮面前換衫,因此芷妮直到現在才有機會欣賞到她的私處。

那裡長滿大片亂草似的恥毛,長長的恥毛垂下來,把重要部位遮掩得密不透風﹗但她的男朋友一邊吻、一邊把濃密的恥毛撥開,陰唇好快就展現出來,

肥厚的陰唇微微裂開,中間現出一條粉紅色的肉縫,她的男朋友不停用舌尖來回舐著肉縫,那裡好快就被舐到汁水淋漓,而依明也開始伸吟起來。

這時芷妮認為時機成熟,於是撥亂自己的頭髮,扮作睡眼惺鬆般走出客廳。

“怎麼妳會在這裡的?”

依明見到芷妮後,慌忙推開男朋友,並且把纏在大腿上的內褲穿好,她狼狽地問:“怎麼﹖妳沒有返回自己的家中嗎?”

“我今日下午覺得頭痛,所以留在房裡睡覺。”芷妮扮作半睡半醒的口吻說:

“我剛睡醒想喝杯水,想不到你們卻在這裡……打擾了你們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喝完水就會返房再睡,你們繼續玩吧!我當甚麼也看不見。”芷妮雖然叫他們繼續,但他們就算面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繼續下去。

所以,芷妮入到廚房後不久就聽到關門聲,她於是走到客廳查看,果然廳裡已經沒有人了,原來依明在掃興之餘把男朋友送走,然後便進入睡房換衣服。

芷妮於是也走入房裡,這時依明剛好把一身衣服除去,身上只剩下一套雪白的胸圍內褲。

怕羞的她一見到芷妮,就手忙腳亂地以雙手遮掩身體。

“剛才我在客廳甚麼也看到了”芷妮頑皮地說:“妳現在再遮都沒有用啦!”

“你好壞呀!妳剛才又說沒見過,如今又來取笑人!我……剛才什麼都沒做過,妳不要亂說啦!”

“妳不要抵賴了,如果你們甚麼也有做過,怎妳條內褲會濕了一大灘﹖”

依明垂頭一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白的內褲中央果然現出一灘暗灰色的水印,依明連忙伸手去遮掩,但芷妮卻快她一步摸到水印之上,她更以手指撩開濕淋淋的內褲,探進肉縫裡面。

依明因為剛才被男朋友摸到半天吊,如今芷妮輕輕一摸,就令她的慾火再次燃起。

一陣酥麻的感覺由陰戶一直湧到腦海裡,她終於全身一軟,倒在床上,任由芷妮為所欲為。

芷妮三扒兩撥就剝去依明的胸圍內褲,而她自己也脫得一絲不掛,然後便壓在依明身上跟她接吻。

經過一輪濕吻之後,芷妮轉為吻向依明一對只得雞包仔般的乳房,她輪流含啜著兩粒偏平的乳頭,它們好快就被啜至凸起,充血後的乳頭變得有如血一般的鮮艷。

至於依明也不執輸,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雙手齊出,握著芷妮的乳房,這對奶足足有沙田柚般大,依明感到羨慕之餘,又很妒忌,所以出盡全力捏下去,捏到芷妮赤赤痛。

她為了分散依明的注意力,於是把依明雙手拉到自己的私處,那裡跟依明的私處很不同,只有一小撮柔軟短毛,根本沒有半點遮閉作用,一對陰唇完完全全地暴露出來。

依明把兩片陰唇挖開,然後就把手指伸入陰戶裡一抽一插起來,她雖然沒有手淫習慣,但她因為和男朋友做得愛多,深知如何抽插才會帶來快感。

她於是照辦煮碗舞動手指,一時快一時慢、一時深又一時淺地抽插著。

芷妮的淫水水即時好似黃河缺堤般湧出來,不但使得兩邊大腿縫沾濕,就連床單也濕透。

依明的抽插實在令芷妮感到吃不消,她於是教依明擘開大腿,而她自己也擘開隻腳壓過去,兩個淫水淋漓的陰戶立刻緊貼起來。

她們的淫水也都多得難分難解,大量的淫水提供了充足的潤滑作用,所以縱使四片陰唇快速地磨擦著,她們也不覺得痛,反而感到一份飄飄欲仙的快感,兩人一直磨了大半個鐘,直到雙雙達到高潮才肯停下來。

事後,芷妮要依明在男朋友和她之間作出決擇﹗

依明心想:男朋友做愛時老是不愿意戴套,搞到她每次玩過都提心吊膽,怕會搞出人命﹗

但她和芷妮磨豆腐就不同了,既可盡情去玩,又無後顧之憂。

所以,她最後都選擇了芷妮,芷妮的香蕉夢終於夢境成真﹗

初戀中的小伙子,如果不想自己的女朋友淪為豆腐同志,以後和女朋友做愛時,記得要戴套!

– 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