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通行證

做愛通行證(一)

開課,二年義班,不,應該是三年義班一如往常嬉鬧,粉筆與板擦齊飛,香煙共長天一色。這時,一道白色身影走進教室。登時全班似冰霜僵住了。原來學校著名的冰山美人,英文殺手,陳老師陳小華,竟是他們的班導。

陳小華冷若冰霜地說:「我想不需要自我介紹,大家也知道我是誰?希望新學期,模擬考平均分數要擠進前三名。」

包大偉翹著二郎腿大笑說:「老師妳秀逗啦!這不可能。」不料一個飛天板擦正砸中他的額頭,弄得一臉粉筆灰。

陳小華冷冷地看著他說:「有可能,如果你的英文考不到八十,你就不要來了。」

包大偉一怒之下,拎著書包走人,丟下一句話:「幹,早不想來了。」其他學生給老師的威嚴一喝,各自心中不安。

放學後,陳小華在路上突遭機車襲擊,躲命到暗巷。那騎士加速而來,陳小華正面相迎,絲毫不懼,就在離腳前十幾公分,騎士緊急剎車,人差點飛了出去。陳小華冷眼相睨說:「包大偉,你玩夠沒有?」

那騎士卸下安全帽,正是包大偉,包大偉說:「沒想到老師那麼勇敢。」

陳小華仍是慣有的冷眼嘲笑的姿態說:「你根本不敢撞死我。」

包大偉一箭步拿住她的手腕說:「妳認為我還有什麼不敢?」

陳小華給他擰痛了手,仍是一副不可傲人的姿態說:「我知道你敢,而我最多丟掉了教師職務,你一旦被告到法院,你想你一點都不在乎嗎?」

包大偉大怒,正要揮拳,陳小華冷冷地說:「放手。」

包大偉一僵,不知如何是好。陳小華厲聲說:「叫你放手你聾了嗎?」

包大偉竟被她的威嚇震得鬆手。陳小華又說:「明天你給我回學校去。」

包大偉一怔,以為聽錯了。陳小華抓起他的右手,張開衣襟,將他的右手塞進衣襟內,貼上左胸。包大偉觸及滑潤的肌膚,不禁一陣顫抖,心跳加快。

陳小華說:「這是我的誠意。」讓他的手進入更深處。隔著質感甚佳的胸罩,愛撫微聳的乳頭。

包大偉動作逐漸大?,另一隻手撩起她的裙子。這時陳小華另一隻手也制止他的動作,媚笑地說:「你還沒答應呢?」

包大偉一片茫然,說:「好。」陳小華又繼續說:「還有,你要替我擺平其他同學,不要矌課。」

包大偉這時才清醒,說:「你這是談條件。」

陳小華以淫佚取代了冰冷,說:「你說了。」

包大偉用力一捏她的乳頭,陳小華輕嗔一聲,包大偉說:「那妳先替我吹吹。」

陳小華輕盈地跪在地上,拉開他的褲鍊,掏出昂然的雞巴,陳小華捧寶貝似的托著它,用臉頰憐惜地親一親,像是失而復得的寶貝。看得包大偉心花怒放。陳小華又用玉唇在雞巴肉桿上吻了幾下,然後輕輕撥開他的包皮,引出兩個精緻的龜頭,包大偉忍不住一陣痙攣,陳小華接著伸出舌尖牴觸龜頭,雞巴延伸得更長,正抵進陳小華口中,包大偉想叫停,但雞巴已經不爭氣地射出精液,盡數落喉。

在女生面前表現如此無擋頭,包大偉羞愧得紅透臉。陳小華起立身子,嫣然一笑說:「現在可以答應了嗎?」

「這……」包大偉猶豫中,陳小華再拉他的手伸進自己的內襟,然後用他的手解開自己的乳罩,再拉出來一條鵝黃色的高級胸罩,包大偉不明所以,陳小華接過胸罩,用筆在上面簽名,說:「這以後是做愛通行證,任何人可以拿它到我家要求做愛,如果有同學擺不平,可以叫他拿這找我。」

包大偉對老師的豪放感到驚駭,說:「老師,妳為什麼要這麼做?」

陳小華說:「我要全班成績贏過資優班。」說完做個瀟洒狀離開。

次日正好英文課,陳小華竟提出隨堂考,是拿一二年級課本做為考題。由放義班是學校欽定的放牛班,一堂下來,竟無一人及格,陳老師實施體罰,第二堂課時,竹籐鞭笞之聲不絕於耳。

當晚,果然有人到陳老師家按門鈴,透過大門覘孔看去,果然是兩個男生帶著信物-做愛通行證在外佇立,一個是包大偉,另一個矮胖個是周劭文-怎麼會是他。

門一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兩隻色狼做賊似的鑽了進來,包大偉色瞇瞇地說:「老師該不會食言吧!」

陳小華兩手橫胸交握,說:「我言出必行,但模擬考要給我考好,否則遊戲就會提早結束。」

猴急的周劭文一把抱住陳小華,陳小華推開他說:「急什麼,先去客廳坐,冰箱有飲料。」

兩隻狼乖乖地坐到沙發,陳小華說:「包大偉,為什麼先找周劭文來?」

包大偉說:「因為他爸是議員,老師體罰……」

陳小華打斷說:「別說,我曉得了。」

忽然周劭文「哇」了一聲,拍拍包大偉的手說:「大偉你看,正點。」原來冰箱一開,除了可樂啤酒,還陳放麻繩,眼罩,籐條,蠟燭等等。

陳小華笑吟吟地坐在他們倆中間,推周劭文說:「先給我一罐汽水。」周同時也給包大偉一罐,三人併肩喝飲料。陳小華說:「話說在前頭,模擬考有沒有辦法及格?」周劭文一陣猶豫,包大偉說:「還想啊!就說可以。老師,我可以。」

周劭文也搶說:「我也可以。」

陳小華繼續慢條斯理的喝汽水,周劭文試探地問:「老師……可以嗎?」

陳小華斜睨地說:「我有說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