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凌辱系列-何X雯

何X雯只有低聲啜泣著,我用右手大拇指及食指剝開了她的陰唇後笑著說:「前幾天太暗沒看清楚,原來你的小穴長的還真可愛,讓伯伯 它吃點東西吧!」

我左手將乒乓球緩緩塞入,只見小穴沒一會兒就將球吞沒了。

我笑著說:「小ㄚ頭,你的小穴好棒啊! 一下子就將球吞進去了,讓伯伯看還能吞下幾顆球。」

何X雯只覺得穴肉中的球將陰道撐又麻又癢,讓內心覺的好難過,我繼續將球塞入,要塞進第七顆時發現已無法塞入了。

我淫笑著說:「媽的! 原來你的小穴能吃下六顆球,嘿!嘿!」

正當何X雯用力想將陰部的乒乓球排出體內,我用手堵住她的穴口說:「那有這麼便宜的事。」

何X雯臉上流著冷汗說:「你…你還要怎麼樣?」

我拿出一困膠布說:「老子要把你的洞口封起來。」

何X雯罵著說:「你…你這個變態。」

我笑著說:「我是變態那又怎麼樣!」

我撕下三條膠帶將她的小穴口封了起來。

她站起來生氣地說:「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

我拿了一張紙給她說:「放學後你到這張紙上面所寫的地方,伯伯會替你把球拿出來順便將錄音帶還給你,在這之前不許你將膠帶撕下,不然我會好好修理你,你給我記清楚了。」

何X雯強忍著下部異樣感覺,穿起內褲拿了球拍走了出去,接下來的兩個小時何X雯有如身上被無數的蟲蟻爬行般,每當她走路動作之時,小穴中的乒乓球就會擦動她的穴肉,使得她的陰部騷癢難耐,陣陣的淫液也從縫隙中流出弄濕了她的內褲。

好友小莉見她臉色不太對勁連忙問說:「小雯,你的臉色怎麼這樣難看,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何X雯連忙回答說:「小莉,我的頭有些痛,等一下你跟老師說一聲我先回去了。」

小莉擔心地問道:「要不要我陪你回去。」

她搖著頭回答:「沒關係!我還撐的住。」

說完後何X雯一個人離開了網球場,回到更衣室後她再也忍不住了急忙將內褲脫下,只見小穴中滲出的淫液延著大腿慢慢流下,何X雯忍不住抓著下部,當她想要撕下膠帶之時,腦海中卻響起了我的警告,於是趕緊換好衣服匆忙地走出了校門。

沒多久何X雯照著我給的地址來到這棟公寓,我早就在門口等候著她,我笑著說:「你倒是來的很早,是不是等不及要讓我干啊!」

她聽了之後紅著臉說:「你快點辦完事放我走,我不想再多看你一眼。」

我笑著說:「別急,你跟我來吧!」

我帶著她走進了公寓內的地下室,我將燈光打開後她被眼前的事物嚇的目瞪口呆。原來這是一間二十幾坪的房間,房內除了有張床以外,還有一些繩索及一根"大"字型的木樁。

何X雯臉色一變退後了一步說:「你…你帶我這裡做什麼?」

我用力推她進去後,反手將門鎖上冷笑著說:「今天你將會 到有生以來至高無上的樂趣。」

我把她拉到木樁上,她用力掙扎著說:「不要啊!放過我吧!」

我拿出準備好的哥羅芳摀住她的口鼻,沒一會兒她便暈了過去。我將她的四肢用繩索綁住。

我淫笑著對她說:「嘿!嘿!等一下伯伯再好好招呼你。」

此時門外忽然有人敲門,我將門打開後兩個形態猥瑣的中年人走了進來,較肥胖的中年人老王對我說:「老張,你不是說有好東西要讓我們看嗎?在那裡啊?」

我笑著說:「不就是這個ㄚ頭嗎?」

只見較矮的中年人老林摸著何X雯的臉蛋流著口水說:「嘖!嘖!果然是個又白又嫩的幼齒,老張你從那弄來這個小妞的。」

我笑著說:「那弄來的你就不要管了,我先說好了要上這小ㄚ頭的話,每個人拿三萬來。」

老林大罵說:「老張,你搶錢不成! 三萬老子可以玩十次女人了。」

我笑著說:「既然我叫價三萬當然有理由,你們可知道這ㄚ頭的來歷。」

老林說:「這小妞是啥來歷。」

我笑著說:「這ㄚ頭現在是大學生,而且還是個明星叫做何X雯,算你們三萬已經是便宜了。」

兩人端視了何X雯一會兒,老王說:「媽的! 難怪越看越眼熟原來是個明星,好!這三萬老子花定了。」

我對老林說:「你的意思如何?」

老黃說:「操! 老王花的起,難道我就玩不起嗎?也算上我一份。」

我對他們說:「不過有句話我先說在前面,今天你們玩了她以後,可別在外面到處宣揚,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要是你們不答應的話,那這件事就此做罷。」

他們兩人拍著胸口保證絕對不會宣揚後,兩人七手八腳地將身上的衣服脫光,準備對何X雯動手。

只見兩人將何X雯身上的衣物扒下來,此時她全身已是光溜溜地。

忽然老林問說:「老張你搞什麼鬼?怎麼把她的洞口用膠帶封起來?」

我淫笑著說:「這是我為你們準備的節目"母雞下蛋"你們就好好欣賞吧!」

我將何X雯小穴口的膠帶用力撕下,只見數十根陰毛隨著膠帶被連根拔起。何X雯被這突如其來的痛楚驚醒,她張開眼後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已不翼而飛,眼前更有三個男人正注視著她的下體。

我發現她醒了後淫笑著說:「小ㄚ頭,我來跟你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的好朋友老王及老林。」

何X雯哭著大罵說:「你們…你們好不要臉。」

老王摸著她的臉蛋淫笑著說:「小妹妹,你不要哭嘛!等一下王伯伯會好好疼你的。」

何X雯怒聲罵說:「不要碰我,你給我滾開 !」

老王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

老林笑著說:「看來這小妞還真是潑辣。」

我將腰間的皮帶解下說道:「嘿!讓你們瞧瞧我的手段。」

老王急忙說:「喂!老兄你下手可要輕點,要是把她打傷了我可是不會付錢。」

我笑著說:「放心我有分寸。」

我拿出兩個衣夾將何X雯的乳頭夾住後,將手中的皮帶凌空抽了一下。

何X雯乳頭被夾痛的變了臉色說:「不…不要啊。」

我冷笑著說:「小ㄚ頭,這是你自己討打,怪不得我!」

我揮動手中的皮帶"唰"一聲,她那雪白的皮膚上出現一條殷紅的鞭痕,她吃痛而大聲慘叫,此時老王與老林卻歡呼地說:「哈! 哈!母雞開始下蛋了。」

只見乒乓球自她的小穴中一顆顆慢慢掉下來,我口中不停地辱罵:「你這個犯賤的ㄚ頭,一定要老子打你,你才會爽是不是?」

此時何X雯身上已經挨了十幾鞭了,她終於忍不住哭著向我求饒說:「嗚…饒…饒了我吧! 我再也不敢了。」

我將她乳頭的上的衣夾拿下對她說:「早些聽話就不用受皮肉之苦,現在身上很痛吧!讓伯伯們來替你止痛。」

我們三人開始用舌頭輕舔著她身上的鞭痕,何X雯只覺得三條又軟又滑的東西在她的身上游來游去,被鞭打的傷痕火燙的感覺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又麻又癢的感覺,而這種麻癢的感覺由皮膚慢慢鑽進了她的體內四處蔓延。

何X雯開始忍不住輕聲地呻吟,老林笑著說:「你們看看這小妞開始發浪了,喂!老張可以把她解開了吧!」

我們三個人七手八腳地把她放了下來,此時她全身軟綿綿般躺在地上,我淫笑著對何X雯說:「小ㄚ頭,還不快點去向兩位伯伯問好。」

正當她想站起來的時候,我踢了她的屁股說:「我是叫你向他們的老二問好,你知不知道?」

何X雯忍著痛爬到兩人面前雙手握住兩人的肉棒,伸出舌頭來回地親吻著。

兩人樂在其中,老王笑著對我說:「嘿!老張你果然是調教有方,你要不要來插一腳啊!」

老林也笑著說;「是啊!打從三十幾年前我們三個退伍後,就沒有玩過"三人行"了!今天剛好來溫習一下當年的"戰技"」

我大笑著說:「哈! 哈!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我也將身上的衣物脫光加入了這場"肉搏戰"。

此時何X雯已經將兩人的肉棒吸的硬了起來,老林流著口水說:「真她媽的過癮!先說好我要干她的騷穴。」

老王也跟著說:「我要操她的屁眼,誰也不許跟我搶。」

我笑著說:「隨便你們怎樣都好,她的小嘴就讓我來搞定。」

分配好位置後,何X雯躺在老林的身上,老王從她背後幹著她的屁眼,而我就把肉棒塞入她的口中。

開打之後何X雯只覺的眼前一陣天昏地暗,一陣陣的衝擊有如要撕裂她的全身一般,小小的房間中只聽見肉棒插穴時發出"噗蚩"的聲音。

只見老林的雙手也沒有閒著,雙手掐住了何X雯的奶子淫笑著說:「小妞,老子要吃你的奶。」

老林用嘴吸吮著她的乳頭,何X雯覺的整個人心臟像是要被吸出一般,苦於小嘴被我的肉棒堵住,只能發出陣陣的悲鳴聲,老王比較沒勁頭,搞了十幾分鐘就丟盔卸甲了,我見狀將肉棒抽出接下屁眼的位置,何X雯原以為可以稍為鬆一口氣,那知道我的肉棒可比老王大的多。

當我插入時她不禁痛的眼淚直流哭喊著說:「嗚…痛…好痛啊…嗚… 」

我拍著她的屁股說:「忍一會兒,等一下你就會爽死了!」

我與老林兩人都是此道中的老手,兩人輪流進攻只插的何X雯神智漸漸昏迷,口中淫聲浪語不斷。

「哼…啊…受不了…我要死了…啊….」

「嗯…好爽…啊…用力啊…不要停…啊…」

老林淫笑著說:「她媽的!這小騷貨還真帶勁,三萬塊花的有價值。」

老王見狀不乾示弱也將肉棒塞進何X雯的嘴中,此時她早已成為一頭發春的母狗般來者不拒,妖 的肉體貪婪吞食著眼前的三根肉棒,這場瘋狂的肉搏戰在我們三人各自 了兩次後結束。何X雯最後因承受不住我們三人的進攻而昏厥。

我們三人各自穿好衣服,老王與老林對何X雯的表現讚不絕口,我向兩人收了錢後打發他們離開。看著她身上佈滿了我們三人的精液,我輕輕拍打著她的臉蛋,一會兒她終於慢慢地甦醒過來。

她醒後看見自己身上佈滿了腥臭的精液,又想起剛才被我們摧殘的情形,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

我將錄音帶丟給了她淡淡地說:「你放心!今天我已經向學校辭職了,從今以後我不會出現在你面前。」

她連忙撿起了錄音帶擦乾眼淚說:「你這次可要說話算話。」

我笑著說:「放心吧!」

當她擦乾淨了身體穿回衣服正想離開的時候,我突然對她說:「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她愣了一下回答說:「你問吧!」

我笑著說:「當你跟我們做愛時,是否真的有快感呢?」

何X雯想了一會兒後紅著臉點了點頭,我將手上的鈔票塞到她的手中笑著說:「拿去吧!這些是你應得的。」

她看著這些錢有些不知所措,我輕輕吻了一下她的臉龐說:「以後可不要再做壞事了。」

何X雯拿了錢離開後,看著這筆生平第一次用肉體賺來的錢還真是哭笑不得,不過三個男人一起搞她的滋味,卻是讓她畢生難忘,何X雯心中想著有機會的話一定還要再試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