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凌辱系列-何X雯

下課的鐘聲響起,何X雯滿懷心事地走出教室,好友小莉追上來問著她說:「小雯剛才你考的怎麼樣?」

被問及此事何X雯的心情更是掉到了谷底,最近這一個月來忙著趕通告做宣傳上節目,根本沒有太多時間來溫習功課,今天的考試更是沒有半題會的,但是在好友的追問下只好假裝的說:「還好吧!那你考的怎麼樣?」

小莉苦笑著回答說:「我可就慘了,所有的題目我只會一半而已,聽說這學期教授打算大開殺戒要刷下 1/4 的人,希望不會輪到我。」

何X雯聽後心裡涼了半截,她自己知道平時忙著表演到課的時數不多,教授對她的印象已經不是很好,自己的其它科目的成績也不怎麼理想,要是這次不向教授求情的話,極有可能會被二一被退學。

小莉看她愣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拍著她的肩膀說:「喂!你在發什麼呆?我們回家吧!」

何X雯回過神來向小莉說:「你先回家吧!我打算到圖書館找些資料。」

小莉說:「好吧! 那麼我先走了,Bye ! 」

看著小莉越走越遠的身影,何X雯轉身走向了系館。

此時快要六點系館內已經快沒有人了,何X雯正要走上二樓被我看見,我問她說:「這位同學等一下我要鎖門了,你快點離開吧!」

何X雯神色不安地回答說:「警衛伯伯我有些東西放在樓上,等一下我拿了之後就會離開。」

我見她神色怪異心下起疑地回答說:「那你快點拿吧! 拿完快走。」

我在後面偷看著她,只見她走了教授的辦公室。

何X雯進入辦公室後發現教授早已離開,正當內心感到失望的時候,眼睛一瞥看到了桌上的考卷,她拿起來一看果然是今天所考的試卷,她心想就算向教授求情,教授也不見得會幫忙她,倒不如趁現在沒人將所有考試卷帶走,這樣一來教授就不知道這次考試的結果,自己也可以躲過這一劫。

她內心打定主意將所有考試卷放進她的背包。

正當她打開門想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我跑出來一把抓住她的右手冷笑著說:「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偷考試卷。」

何X雯嚇的臉都白了驚慌地說:「那…那有,你不要冤枉我。」

我冷笑著說:「嘿!我冤枉你,那這些是什麼東西?」

我將她的背包打開,一疊考試卷赫然就在裡面,此時她再已無話可說。

我抓著她的手說:「你偷了東西現在被我逮住了,走! 跟我到警察局。」

此時何X雯心中亂成一團,她心想要是被帶到警察局的話,這一輩子就完了不僅要被學校退學,演藝生涯也就此完了,這些年來的努力也化為烏有。想到此處她不禁淚如雨下苦苦地哀求我說:「不!不要抓我到警察局,求求你,不要啊!」

我看著她哀求的表情,我不由得心中一動 「媽的!這小妞長的還不錯,老子有幾十年沒玩過這種幼齒,不如趁這個機會來開開葷。」

我仍然裝做生氣的樣子說:「不行!你偷東西敗壞了學校的名譽,要是放了你的話,我這個警衛是在當假的不成。」

何X雯邊哭邊說:「我…我是不得已,我…我有苦衷。」

我放開她的手看了看四周說:「是嗎?這裡說話不方便,到頂樓你好好解釋給我聽,要是有理的話,我或許可以放你一馬。」

何X雯見事情有轉機,那敢不聽我的話,於是我們兩人上了五樓的樓梯間。

此刻太陽已下山,四周顯的有些昏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叫她坐在階梯上,今天她穿的是件高過膝蓋的窄裙,我從下方看去她那淺色的內褲及雪白的大腿一覽無遺。

何X雯看見我的眼睛注視著她,只見她臉上微紅將大腿緊緊合住,我回過神來咳了幾聲說:「我先問你,你叫什麼名字?」

她輕聲細語地回答:「我叫何X雯。」

我心中一動說:「我們學校那個常上電視節目的何X雯就是你嗎?」

她不說話點了點頭,我心想「今天可爽了,不但可以玩到幼齒,而且還是個明星呢。」

當下我再問:「你為什麼要偷考試卷呢?」

她眼睛微紅地說:「因…因為今天的考試題目我都不會,要是成績出之後教授一定會把我當掉的,所以我才會想到要把考試卷偷走,就沒有人知道這次考試的結果,我也不會被當掉了。」

我歎了一口氣說:「聽起來倒是情有可原,但是我不能就這麼放了你。」

何X雯急的眼淚掉下來說:「警衛伯伯,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笑著對她說:「雖說如此,我跟你又非親非故,沒有必要為了你而不盡自己的本份。」

何X雯跪了下來抱住我的腳說:「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我不懷好意地看著她豐滿的胸部說:「你…要如何來報答我呢?」

她看著我的眼光內心已知道我要做什麼?她站起來退後數步,雙手掩住自己的胸部顫抖地說:「不…不行,我不能答應你! 」

我冷笑著說:「要是你不答應的話,就乖乖跟我到警察局省的在這裡浪費時間。」

何X雯一言不發轉身就要下樓,我在她背後冷冷地說:「你要想清楚,進了警局後你這輩子就完了,什麼希望也沒有了!」

她聽後停住腳步,我雙手按住她的肩膀溫和的說:「乖乖聽伯伯的話不就沒事了,我會很溫柔的對你。」

何X雯此時知道已無法可施終於屈服了,我把她抱起來放在廢棄的桌子上,輕輕地將她的大腿分開,白嫩的大腿及可愛的內褲露了出來。何X雯頓時羞不可抑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我的舌頭順著她的大腿一路舔上去,到了那女人的禁區後,我的手指隔著內褲撫弄著她的小穴,何X雯覺的自己的下體傳來陣陣有如觸電的感覺,小穴不由自主地流出淫水。

我笑著對她說:「小ㄚ頭,你還是處女嗎?」

她掩著臉沒有回答,我有些生氣用力將她的內褲一扯,那充滿淫水的小穴出現在眼前,她急忙用雙手掩住了下體,驚慌地說:「不…不要看。」

我將她的手拿開淫笑著說:「有什麼關係,讓伯伯看清楚這可愛的小穴。」

說完我將手指插入小穴中,由於穴中早已淫水氾濫,只聽見”噗”一聲手指已完全插入。

只插的何X雯痛叫一聲,我開始用力在她小穴摳挖一面問著她說:「說! 你還是不是處女?以前跟多少男人搞過?」

何X雯忍痛回答說:「我…我不是處女,以前…只有被高中…男朋友玩過。」

我將手指拔出淫笑著說:「小小年紀就亂搞,看我來懲罰你。」

我將褲子脫下露出一根又黑又亮的肉棒,我把她抱起讓她的雙手摟住我的脖子雙腿纏住我的腰部,我的雙手托著她的屁股淫笑著說:「你的小男朋友算什麼!伯伯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男人。」

我雙手慢慢放下,只見九寸長的肉棒緩緩插入何X雯的小穴中,也許她的小穴真的是太久沒人光顧,今天又碰上我這枝大肉棒,所以顯的有些緊。只聽見她張口欲大聲喊痛,我將嘴唇迎上封住她的櫻唇,只見她眼睛掙的大大的眼淚一滴滴流下,我也不管她腰部開始用力動作往上頂。

何X雯心中悔不當初,要不是剛才一時起了歹念,現在也不會被眼前這個年紀可以大的做她父親的男人凌辱。

在內心感到懊悔的同時,肉體卻出現了不同的反應,陣陣酥麻的快感傳遍了全身,尤其是那大肉棒每衝擊一次就像是把她的心丟到半空一般,這是從前跟男友做愛時所沒有的感覺。

終於何X雯忍不住像是情人般吸吮我的舌頭,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此時我用力拍擊她的臀部,只見她的穴肉緊緊夾住我的大雞巴。

我在她的耳畔說:「你這個小騷貨,老子是不是乾的你很爽啊! 」

此刻何X雯正處在極端的愉悅,受了我淫猥言語的刺激後如同發春的母馬般狂叫說:「啊…嗯…我…我被幹的好爽…啊…再用力…哼…」

我淫笑著說:「說!你不是玉女明星,你是頭淫蕩的母狗。」

何X雯失神般地說:「啊…我不是…玉女明星…我是母狗…淫蕩的母狗。」

我大力拍打著她的臀部說:「說的好!你就是老子的母狗。」

經過快半個多小時瘋狂的作愛後,我把肉棒拔出讓何X雯跪下,將肉棒強塞入她的口中說:「伯伯送給你一些補品,哈!哈!」

一股濃稠溫熱的精液自我的體內射入她的口中,何X雯抗拒不得只有將我的精液盡數吞下。

我將肉棒抽出後,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讚歎地說:「不錯!這麼乖就對了。」

只見何X雯起身穿上內褲,一言不發地整理好衣服。

我對她說:「你放心吧!你把考卷交給我,我會替你處理,今天的事只要我們不說不會有人知道。」

何X雯把考卷交給我後流著淚跑下樓去,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我從口袋中拿出了小型錄音機露出奸邪的笑容說:「小ㄚ頭,我是那麼打發的人容易嗎?哈! 哈! 哈! 」

隔天,教授在課堂上宣佈因為有部份同學的考卷不知道放到那裡,所以一個星期後要重新出題再考一次。何X雯聽後鬆了一口氣心裡的一塊大石終於落地,她心想這件事總算可以告一段落了,她決定這一個星期內不接任何通告,要好好溫習功課來應付這次考試。

三天後的下午,何X雯換好衣服準備要上體育課,好友小莉說:「小雯,我先去網球場占場地,你去體育用品室借球拍及球吧!」

何X雯到了體育用品室,正當她在裡面找球拍的時候,一雙手無聲無息地按在她的背後,何X雯嚇了一跳回過頭來,我笑著對她說:「怎麼?不是那麼快就忘了我吧 !」

何X雯驚慌地說:「你…你還要做什麼?」

我笑著說:「別怕!我是想來問你前幾天那件事我辦的不錯吧!沒有人懷疑吧! 」

何X雯看了看四周低聲地說:「沒有! 」

我笑著說:「那麼你要怎樣來報答我啊!」

她臉色一變退了幾步說:「你…前幾天你答應過我的,只要我讓你…」

我冷笑著說:「上次只是給你應得的懲罰,至於你答應要好好地報答我嗎…嘿! 嘿!」

何X雯咬牙切齒地回答說:「你…你別做夢了!我不會讓你再碰我一根寒毛。」

我冷笑著說:「是嗎?我讓你聽一聽這是什麼?」

我拿出隨身聽按下播放鍵,只聽見隨身聽的喇叭中傳來一陣陣女人淫蕩的叫聲。

「啊…嗯…我…我被幹的好爽…啊…再用力…哼…」

何X雯聽後整個人呆在那裡眼眶一紅說:「你…你真卑鄙無恥!」

我笑著說:「隨便你怎麼說都行,只要你乖乖聽老子的話,辦完事後我就把錄音帶給你,從此互不相干,怎麼樣?」

何X雯臉如死灰般不發一語,我淫笑著說:「放心! 我不是要在這裡干你,不過我要玩個小遊戲,你先把內褲脫下來。」

何X雯臉色一變說:「你打算做什麼?」

我把她推倒在海棉墊上,用力將她的內褲脫下,她知道再反抗也沒用放棄了掙扎,我淫笑著說:「男人的寶貝可以”入珠”,我要瞧瞧你這個小穴能吞入多少乒乓球。」

我拿起架子上的乒乓球,何X雯流著眼淚說:「不…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

我冷冷地說:「少廢話!老子要做的事,誰也無法阻止,你最好給我安靜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