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女孩的故事

美子如同往常一樣,很早就起床了,帶著睡眼靠在欄杆上,正在看著街道上一大早就在運動的人們。早晨的陽光暖洋洋地灑在她的身上,清涼的微風灌入了她睡衣的領子裡,又順著乳溝,拂過了她豐滿的乳房。雖然只有18歲而已,美子的身材已經有了成熟女人應有的標準了,大概是比較早熟的緣故吧!可是若只有豐滿的身材而已,想必美子也不會成為全校風雲的焦點,在這所金澤縣內最有名的福部高級中學內,美子可說是出盡了鋒頭。她不但是全校最大的社團-舞蹈研究社的社長,也是學校排球校隊的隊長,更重要的是,她的外貌。身材讓她在福部中學內颳起了一陣旋風。早在她考入此間中學時,就有不少學長想要和她做朋友。甚至有一個有錢的少爺送了一大車的玫瑰到她家裡,想要和他做朋友。看了看錶,已經快六點半了。”該換衣服上學了…”美子自言自語道,由於今天中午要練排球,所以一定要帶運動短褲到學校去,把褲子塞到手提袋內後,就把自己的睡衣慢慢地脫了下來,只剩下了胸衣和內褲。美子最喜歡一邊脫衣服,一邊欣賞自己的身體,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自主地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胸部,那種有點痠麻的感覺,總是會讓美子有些興奮,反正上課的時間還早嘛!就讓自己享受一下吧!美子並不常自慰,只是偶爾覺得有些衝動時才會用一下,”反正這是青春期間很正常的事嘛!”美子當有一點罪惡感時總會如此地安慰自己。

美子伸手把自己的胸衣給脫了下來,溫柔的方式讓她有安全的感覺。很快地,美子的上半身已經是赤裸的了,白皙的上身兩個渾圓的乳房驕傲的挺立著,這也是美子身上最引人注的地方了,平常穿著制服總是覺得不舒服,鼓鼓的。嬌小的乳頭挺立著,淡淡的粉紅色的乳暈似乎閃耀著光芒。沿著床沿靠著,對著鏡子欣賞著自己的乳房,輕輕地愛撫著,美子覺得身子漸漸地熱了起來,自己的下部似乎有些麻麻的感覺,把自己的內褲脫到膝蓋,成熟的下體隱藏在密密的恥毛裡,若隱若現的,散發出沐浴乳淡淡的清香。把自己的修長的雙腳打開,美子從鏡子裡看見了自己的陰唇,淡淡的肉色。用手指撫摸著小核,全身像是電到一般震動了一下,酥麻的感覺衝擊著後腦勺,美子不自禁地呻吟了起來,手搓揉的動作倒是沒停下來,一陣陣的快感衝擊著,美子覺的陰唇已經是濕搭搭的了,淫水濡濕了恥毛,在光線的照耀下,閃耀著。隨著美子短促的呻吟聲,她覺得渾身滾燙,頭腦發暈,漸漸地達到了高潮……

當美子正在手淫時,在數百公尺的一棟大樓上,早就愛慕美子許久的政夫正興奮地用望遠鏡觀察著美子的一舉一動。平常政夫就有用望遠鏡偷窺別人的習慣,自從數月前發現在自己的房間陽臺上居然可以看到美子房間的一舉一動時,特別花了十五萬去買了一架高倍率的望眼鏡,當然這些錢對他老爸來說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政夫的父親就是眾議院的議員,目前正走紅於政壇,所以收入自是不錯,在加上他也有與黑社會有一些往來,因此家產更是與日俱增。而政夫是家裡的獨子,因此有所要求,他的父親都會盡力來滿足他。平常政夫都是以遲到出名的,自從知道美子的生活習慣後,每天上午六點一定準時起床。真是諷刺!雖然如此,想要看到美子卻也不是經常的事。因為美子的房間有窗簾,所以今天早上可以說是太幸運了!沒想到看似天真純潔的美子居然也會自慰啊!政夫心中不禁有些嘲笑她。從望遠鏡中看來,美子還正在忙呢!政夫把手伸進了內褲中,開始撫弄自己的陰莖,一邊用望遠鏡觀看美子的動作,她正在一手搓著自己的乳房,一手則撫弄自己的下體。政夫把自己的內褲完全的脫的精光,已經非常興奮的陰莖一下子就跳了出來,高高的聳立著,龜頭上還有一些黏液,反射出一些光澤來。政夫用手不停地上下套弄著,幻想著美子烏黑陰毛下掩蓋著的下體,只覺越來越興奮,不一會兒,灼熱的液體蜂擁而出,黏稠的精液灑了一地。

政夫走進了浴室,蓮蓬頭灑出了溫熱的水,衝擊著他的陰莖,所以他尚未完全從剛剛的亢奮中清醒過來,政夫從沐浴乳中擠了一些抹在自己的下體,用手輕輕地揉搓著,那種刺激很輕易地讓他維持著勃起的狀態。他每次手淫後總要很仔細地清潔自己,才不會使自己上課時總是覺得不舒服,上次就是如此,才不小心被里惠給看到了。里惠是和政夫是同班同學(和美子樣,三人都是二年級的學生),在發現美子以前,里惠都是政夫幻想性交的對象,雖然上課時政夫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但是他抽屜中藏的黃色書刊卻厚厚的一大疊。上次嘛!就是沒有洗就上學了,所以才會午休時渾身不對勁,正在搔著起勁時就被里惠給看到了,記得她當時整個臉都紅了,不好意思地回過頭去。

用乾毛巾擦了擦,政夫想起他的內褲還放在沙發上,就赤裸地走了出去。卻看到家中的女僕-玲子正在擦著他剛剛留下的”戰果”,玲子是專門整理政夫房間的女傭,她是關西大學的畢業生,由於日本經濟不景氣的緣故,所以玲子畢業後一直找不到適當的職業,正好政夫家需要人,於是她就來了。可是她平常應該是等到政夫上學後才會進來整理一下內務的,所以政夫自然就沒有料到玲子此時會出現在他的房間裡,讓她知道自己在自慰就更不好意思!

政夫定了定神,仔細地看著玲子,似乎她並沒有發現到自己的存在。說實在的,雖然玲子並不是一個大美人,但是也可以算是頗有姿色的了。尤其是她的胸部,真的是超級大的,平常看她穿著工作服的時候,總是很想看看衣服下的乳房。今天應該是很好的機會!政夫的心裡起了邪惡的念頭。

他慢慢地走了過去,到了差一步的地方,玲子似乎覺得背後有人,輕輕地把頭轉了過來,卻發現政夫巨大高聳的陽具正在她臉前搖晃著,而政夫臉上表情都變了,玲子驚呆了,一動也不敢動。政夫眼看機不可失,整個人往玲子身上撲了過去,玲子這時才回過神來,正想張口大叫時,政夫順手把玲子剛剛擦精液的抹布塞入她的口中,又找了一條尼龍繩順手把玲子的手綁在背後,玲子緊張地想要大叫,奈何口中塞了布,想叫也叫不出來,抹布上嗆人的味道逼得玲子直流眼淚,雙腳不停得掙扎,她想都沒想到平時貌似恭謹的少爺此時居然變成一頭禽獸。

政夫沒想到居然如此輕易地就制服了玲子,想到她現在不過是自己玩弄的一個玩具,政夫又興奮得勃起了。看到玲子在地上掙扎的樣子,更是讓他渾身發燙,頭腦有些發暈。政夫壓住了玲子不停擺動的雙腳並且坐了上去,忙不迭地掀開了玲子淺藍色的工作長裙,玲子雪白的大腿不停地顫抖著,政夫笑著”妳再繼續掙扎啊!為了不使我打槍的事被妳傳了出去,我只好這樣做了…哈哈….”,看著玲子有些透明的內褲裡有小團黑黑的影子,政夫把左手從內褲的側緣摸了進去,覺得玲子的陰毛有著柔柔的觸感,而右手則去解洋裝的扣子,玲子居然沒有穿胸罩,政夫笑著說”沒想到妳也是挺騷的嘛!..連乳罩也沒有帶呀!…”,此時玲子的頭腦完全一片空白,她完全想不到今天居然會被一個小自己六七歲的高中生給強暴。雖然她是一個蠻開放的女性,19歲那年就把貞操給了她喜歡的一個男生,但卻也不想被強迫的手段來性交啊!

一陣刺痛傳遍了全身,玲子覺得自己的下部一陣涼意,原來裙子已經被政夫脫了下來,光溜著大腿,只剩下了襪子和內褲而已,上半身則是完全被剝個精光了,政夫正壓住自己的身體咬著乳頭。政夫伸手拿了桌子上未吃完的奶油蛋糕,一股腦兒地抹在玲子的臉頰。脖子。乳房。及乳頭上,接著就把整個嘴巴湊到玲子的乳頭上,拼命地吸吮著,玲子只覺得原本似乎有一陣陣痠麻的感覺傳到了臉頰,又傳到了後腦。玲子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來掙扎,只好無助地躺著。隨著政夫不停地吸著,玲子的乳頭也漸漸地硬了起來,她也開始有了一些煩燥的感覺。政夫道”怎麼?…妳也興奮起來啦!…”,玲子想要張口否認,可是嘴裡塞的緊緊的,喉嚨覺得很不舒服,於是吞了一下口水,政夫的精液就隨著口水吞了下去。玲子噁心得喉嚨發出了”嗚…嗚…”的聲音。現在玲子的乳房上滿是奶油。玲子的汗水和政夫的口水,政夫只覺的陰莖脹的難過,就兩手捧著玲子的乳房,像夾心麵包一樣夾著自己的陰莖,用柔軟的乳房來自慰,那種感覺是政夫以前沒有過的,就好像把陰莖插入熱奶油混為一體的那種感覺,快感從小腹慢慢往上漫延開來,政夫手腳上浮出雞皮疙瘩,不一會兒,政夫的陰莖抽蓄了幾下,接著灼熱的液體狂噴而出,濺了玲子滿臉,連眼睛也有些跑了些進去。

玲子難過得哭了出來,政夫的心中閃過了一絲愧疚,因為自己一時的衝動,讓玲子受到這樣的傷害,怕玲子呼吸困難,政夫就道”我可以把妳嘴上的布拿掉,但是你最好不要亂出聲,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玲子點了點頭。政夫伸手去取出玲子口中已被唾液浸濕的抹布,但是並沒有解開背後縛住雙手的繩子。

玲子彷彿得了大赦一般,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轉個頭拼命地把嘴裡的口水吐個不停,政夫道”我要你把我的弟弟含在口裡..”,玲子面有難色地搖了搖頭,政夫有些不耐煩的說”妳是不是要嘴裡塞著布,妳才會高興..”玲子急忙地搖了搖頭。政夫往前移了一移,跪在地上,胯下夾著玲子的胸口,順手把陽具塞入玲子的嘴裡,玲子覺得口中塞滿了東西,伸了伸舌頭,就像她以前做過的那樣舔了起來,滿嘴都是奇怪的味道,順著喉嚨嚥了下去。

政夫覺得龜頭一陣搔癢,剛剛似乎有些萎軟的陰莖又急速地膨脹了起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政夫有些驚訝自己的能力。伸手去抓玲子的乳房,鬆鬆的感覺激起了政夫更高的性慾。玲子則覺得從乳頭上傳來一陣陣酥麻的感覺,而政夫巨大的陰莖不斷的衝擊著她的咽喉,讓她有些發暈,她覺得自己的下體似乎傳來一陣陣的搔癢感,她想伸手去觸碰一下,可是雙手被緊緊的縛住,那感覺越累積越多,癢得她不停地扭動著臀部。隨著玲子吸吮的節奏加快,玲子覺得政夫快要射精了,想要把陰莖給吐了出來。政夫卻往前靠,讓自己的下體完全的貼在玲子的臉上,捏住了玲子的鼻子。玲子覺得呼吸困難,張口吸氣,而政夫就正好在此時射了出來,被玲子給嚥了下去,玲子覺得天旋地轉,就開始嘔吐起來。

政夫的攻擊可是沒有絲毫的放鬆,轉個身,把玲子翻過身來,就把她的內褲給剝了下來,玲子的內褲早已是濕透了,陰毛上還有著反光的淫水,政夫興奮得說道”妳這個淫蕩的女人,就讓我的肉棒來收拾妳吧!..”,”噗..”的一聲,政夫的陰莖就插入玲子發紅充血的兩唇之間。玲子覺得小腹一陣脹滿的感覺,而剛剛的麻癢也轉為一陣陣的快感不停地衝擊著腦部,玲子不禁心底浮現一絲悲哀,”難道我真的是淫蕩的人嗎?連被強姦也可以有快感”,可是政夫並不給她思考的機會,仍然不停地抽插著。又把玲子的臀部抬了起來,呈現跪的姿勢,由於玲子的雙手被緊緊的綁著,所以上身只能以乳房靠在冰冷的大理石上。而這樣的姿勢,更方便政夫的進出,不一會兒,政夫的陰莖就抽動了幾下,可是大概是已經射了很多次,這次政夫並沒有太多的精液噴出來。

政夫並沒有立刻替玲子鬆綁,他在自己的抽屜裡翻了又翻,找出了台相機,把玲子的裸體拍了不少張,陰部還有特寫鏡頭。而玲子早已癱在地上,沒有力氣去阻止政夫的拍照。政夫對玲子說道”妳如果有膽子的話,就儘管去報警好了,到時候就不要怪我把這些照片賣給雜誌社…”政夫停了一會兒又道,”妳就乖乖的待在我家,以免他人起疑心..我要去上課了..”政夫看了看手錶,已經快八點了,免不了又要被老師罵囉!政夫自顧自的走進浴室,稍微清潔一下,穿好了衣服,就叫司機載自己去上學了。

玲子站了起來,渾身上下一點力氣也沒有。她也不敢就這樣回到自己的房間去整理一下自己,只好拿起散在地上的衣物,還好衣服都沒甚麼破損,否則一定會引人起疑心。玲子走進了政夫的浴室,扭開了水龍頭,用溫熱的水洗去自己身上了分泌物和自己的羞恥感。水流順著髮梢流過了身體,又流到了地上。剛剛被政夫蹂躪的乳房還殘留著被擠壓過的感覺,而自己的下體彷彿陰莖還插著,老是覺得怪怪的。抹了一些肥皂在兩唇上,用手指輕輕的撫慰著,玲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身體居然如此敏感!在被如此羞辱之後居然還會傳達如此強烈的衝動,由於剛剛沒有適當的愛撫,又受到蠻大的衝擊,玲子的下體只有充血的反應而已,並不能達到高潮,所以現在整個下腹脹得厲害,非常的不舒服。

玲子右手愛憐地揉搓著自己乳頭,鏡中的自己愁容滿面,完全不像平常開朗的自己,乳頭的疼痛感已經不像剛剛那麼強烈,有一種溫溫的感覺傳了出來,自己的下體也在自己的觸摸下脹了起來,那完全跟政夫粗暴的感覺不同,一個是被動者,而現在是自己是主動者。玲子不禁漸漸地呻吟了起來,對於裸照的事,她已把它拋離腦後,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

———————————————

距第二節下課還有大約十分鐘的光景,臺上的老師正在講解一些基本的積分的方法,美子用功詳細地做著筆記,她飛快的動著鋼筆,記錄著老師上課所講的重點。筆記簿上一行又一行清晰又秀氣的筆跡是美子的特色。由於身高的緣故,美子從一年級就一直坐在班上倒數三。四的位子。也因為如此,所以體育老師藤昌先生才會入學第一次體育課就把她選為排球隊的隊員,一心想把她訓練為福部高校排球隊的第一把交椅,而美子果然也沒有令藤昌先生失望,在下學期就為學校抱回了縣比賽的亞軍。記得當時,藤昌先生簡直笑得合不攏嘴,因為數十年來,福部女排一直未打進前八強過,而新進的美子在每一場比賽中,都發揮了令人耳目一新的高超球技,打得對手抬不起頭來。要不是準決賽時,美子扭傷了小腿,也不會敗給前年的冠軍-樹理女子高校。在冠軍賽時落後的情況下,美子不斷懇求教練讓她上場打球,可是由於前一場比賽受的傷實在太重,藤昌教練堅持不讓她上場,最後福部是以1比3的比數敗北。只見最後樹理一個後排強攻拿下最後一分時,美子不禁哭了出來,把整件運動上衣的胸前部份哭溼了一大片。此後好幾天,美子都不跟教練說話,只怪他不讓自己上場,教練知她難過,發小孩子脾氣,也不生氣,只是每次見面時都安慰她幾句,等到美子想開了,也覺得對教練不好意思,還特地寫了一張卡片向藤昌先生道歉。

不但班上暗戀美子的男同學佔了大多數,別班的男生喜歡她的也不少,甚至聽說有一年級的學弟聽到她就讀福部,特別放棄崎川縣的第一自願-津日沺高校,而跑到金澤來考試的,當然此消息是真是假並沒有人刻意去證實,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美子是多麼的迷人,像小高(就是坐在美子的後斜方的那位),也是打從心底暗戀著美子,不過,就像大多數的同學一樣,並沒有膽子向美子表示過愛意,只是下課時和一些男同學湊過去假裝和美子聊天,順便欣賞美子柔順的髮絲垂在肩膀上的樣子。只要是美子找他問一些事情,就足夠讓小高高興的半天了。只是有些時候,一些無聊的男同學聚在一起時,由於經歷了青春期,總是說一些有的沒有的。像有一次,大概五。六個男生聚在一起時,那個好色又無膽的櫻井就說了。

“….嗯!..你們有沒有幻想過與誰上床的情景?…”。”我先說好了..”櫻井說道”我想要和真理子上床,她長得不錯,身材又好,看她平常拘謹的樣子,我真想要她在我面前自慰給我看,不知道她會不會騷的淫水直流?…..嘿嘿!..”,”啊!看你就知道你沒這個膽啦!”一群男生瞎起鬨地笑櫻井。

“你呢?…正雄,你不要只笑我,說來聽聽…”。一向在班上以打架出名的正雄說道這種事,平常豪邁的他也支支吾吾地起來了。”..我…我是曾經想過…..如果把伊宮子給綁起來,再…再把她的內褲剝掉,用力地插她,再..要她幫我手淫或是吸我的..弟弟,一定很..爽…”聽到他的敘述,大家並沒有笑他,一方面是大家都有同感,另一方面是怕他一生氣起來,翻臉不認人就慘了。

大家把目光朝向青一,青一說道”我說出來你們可不准笑喔!…”,”就是..就是…木穗啦!”,正雄”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其餘的人也都哄堂大笑。只見青一脹紅著臉,”叫你們不要笑你們還笑,早知道我就不說了…”,大夥兒急忙止住了笑聲。其實,大家笑他不是沒理由的,木穗,就是大家常說的”醜女”啦!,不但有一個超級噸位的身材,臉孔也不怎麼樣,常常是班上男同學取笑的焦點,沒想到居然是青一想要的那一型。看大家都不笑了,青一才說道”我只是覺得她身體胖胖的,抱起來了舒服,而且不要看她那樣,她也是很溫柔的…”大家點了點頭,似乎頗贊成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該你了!小高,你的又是誰?…”,”我…我沒有啦!…”小高心裡想要的女孩就是美子,可是他如果說出來,一定會被人笑是”癩蝦蟆想吃天鵝肉”,所以支支吾吾地說不出來,而小高臨時又忘了要撒個謊,騙一騙他們就夠了。所以看他這樣子,其他人自然不肯放過他,正雄更是掐住了他的脖子,逼他一定要說。小高受不了了,只好大叫”別鬧了!我說就是…”

“就是..就是..就是美子啦!..”說完這句話,小高很驚訝居然沒有人笑他。櫻井揮了揮手叫他再說下去。小高信心大增,”我有想過..首先,我想親吻她的臉頰,接著把舌頭伸到她嘴裡和她的舌頭舔在一起,然..然後,吸吮她的奶子,最後,我想和她合為一體…..至於口交,我很不敢想像要我把陰莖放到像天使一樣的她的嘴巴裡…就這樣….可以嗎?”

正雄點了點頭,說到”..其實,我最想要的就是美子了,只是我怕被大家笑,所以才沒有說..”,接著他又說”其實,想要和她上床,只能夢裡想罷了!..又有誰敢去追她啊!..,算了!算了!上課囉,走吧!”

———————————————

“好吧!各位同學,我們今天就上到這裡吧!..”數學老師說完,就自己走了。他就是這樣,平常也不要同學敬禮甚麼的,但是學期最後一堂課,就要求學生一定要恭恭敬敬地向他敬個禮,真是怪脾氣。美子站了起來,拉了拉稍微有一些皺的長裙,順便伸了伸腰,活動一下。這時,美子的好朋友-真希,走了過來。”美子,陪我去一下福利社好嗎?..”。

“好啊!”,美子道。她也正想出去走走。

學校內共有三間福利社,分別是禮齋,信齋和誠齋,其中禮齋最靠近美子他們的教室了。信齋則是遠了些,要穿過高三的教室。真希拉著美子的手,一出門就往信齋走去,美子知道真希每天都裝扮的漂漂亮亮的,所以特別往信齋去,並沒有表示任何意見,兩個人有說有笑地走著。經過了高三的教室,有些學長見到了美子,紛紛地轉過頭來看一看美子。美子以她特有的迷人的笑容回敬,早就習慣受人注視的眼神了。

進了福利社,滿滿的都是人。真希拉著美子的手往前擠去,她想要買一些漿糊和紙張。要做佈置用。人真是多的很,喧鬧的聲音到處都是。

忽然間,美子覺得有一隻手似乎有意無意地觸碰著她的臀部,美子皺了一下眉頭,但是不予理會。”大概是不小心的吧?…”,美子這樣想著。

但是那隻手變本加厲地往美子兩臀的縫中摸了進去。美子想要轉身去看看到底是誰,可是四周的男生都比美子要高一截,且人群動來動去,她根本就看不清到底是誰。更甚的是,那隻手竟然把美子的裙子給掀了起來,在美子的下體摸索著,美子急忙伸手去推開那隻手,可是那人似乎無動於衷。

“討厭!…”,美子心想著。

美子抓了真希的手就往外衝,真希尚未買到她要的東西,急忙對美子叫道”..我還沒買到啦!..”,卻只見美子眼眶有點紅紅的,說道”我們到禮齋去買好不好?”,真希雖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不過看到美子都快要哭了,就說道”沒有關係,我們走吧!…”。

吃中飯時,美子總是習慣與真希和千嘉子一起分享中午飯,說著彼此之間的一些小祕密,千嘉子總是喜歡逗美子,讓她笑個不停,飯也吃不好。而真希開口閉口就是男生的事情。老是在炫耀自己輝煌的戰果,嘲笑美子長得那麼漂亮卻不懂交男朋友。真希認為這應該是帥哥美女的通病,總是眼界太高。為此她又”苦口婆心”地勸美子要懂得把握。看到好的男生就應該要接受別人。

美子真的如真希所說的,是一位眼界太高的女孩子嗎?

每次真希在說教的時候,美子總會不經意地想起他。

究竟是誰有這麼大的力量,能夠吸引了身為全校男生目光焦點的美子呢?

誰會是美子一想到,就令她眼神發亮的人呢?

那就是………………………………………高木山治。

那就難怪了!不論哪個女孩子看到他,也都會起愛慕之心的。山治是三年級的學長,功課優異,平常上臺領獎時都少不了他。朝會時,每次校長一唸到他的名字時,底下女同學就起了一陣騷動。當他站在臺上接受頒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