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瓜肛交記

(第一章)花中花

「希望大家下禮拜的同一時間繼續收看,鑽石舞台……」瓜瓜與一哥做完謝幕,到了後台討論待會的節目。

「瓜瓜,最近新開了一間花中花,裡面的小姐可幼啦!我們就去那啦!」一哥道。

「操!最近節目收視率一直落後那個小憲憲,你還有心情去喝!」瓜瓜道。

「別假,你最近不是跟秀秀吵架嗎?現在正好……嘿嘿!」一哥道。

「幹!別提那女人,走啦!」瓜瓜道。

過了不久,兄弟兩人的車子就駛進了鬧區的一棟大樓下,閃亮的的紅色霓虹燈閃爍著《花中花》幾個大字,泊車小弟馬上驅向前來:「先生,兩位嗎?樓上請。」

一哥把鑰匙丟給小弟,就熟門熟路的帶著瓜瓜上樓去了。

一進大廳,媽媽桑馬上迎了上來:「一哥,是您呀,這不是瓜哥嗎!歡迎,歡迎。」

「最近有什新貨?瓜瓜最喜歡幼齒。」一哥邊問,邊看著瓜瓜。只見瓜瓜淫笑著,一副同意的樣子。

話說完兩人猴急的進了廂房,點了一桌酒菜,一哥吆喝道:「給我跟瓜瓜上小妞來!」媽媽桑招呼道:「小風,小雅,小璇,小海,進來見客啦!」一下子四個少女一字排開,站在瓜瓜與一哥的面前。

「小璇,就是妳,我最喜歡妳這型的。」瓜瓜賴著淫笑說道。

「唉,小瓜子只要一個嗎?好吧,其她三人我包了。」一哥說道。

「那各位慢慢享用,我先出去了。」媽媽桑說完笑著出去了。

************************

小璇長得非常成熟,有著傲人的豐胸肥臀,紅潤的嘴唇配合細眉大眼,瓜瓜看到她,不禁想起了國中時代。

開始發現自己可以射精時,就愛上了自己的級任導師,常常在她上課時偷偷的在課堂上手淫,有一次還差一點被發現了。而且自己功課不好,每一次都被叫上台打屁股,只要是老師打的,自己竟會生出一絲快感來。

************************

小璇真的像極了老師,在跟小璇調笑之間,瓜瓜問道:「妳願不願意跟我出場?」

「那看瓜哥的誠意了,我怎麼知道瓜哥是不是真心的?」小璇撒嬌道。

「一百萬怎麼樣?夠誠意吧!」瓜瓜道。

小璇心中狂喜,「肥羊上勾了。」一邊說道:「那人家就隨你囉!」

「哈哈!真的隨我嗎?」瓜瓜淫笑道。

「那當然囉!」小璇道。

(第二章)不堪回首

凌晨三點,瓜瓜帶了小璇走進了五星級的麗晶大飯店,值夜班櫃臺阿傑親切問道:「是瓜哥嗎?您常在這時間來本店消費嘛!」

「你別多話,老規矩。可別弄錯了。」瓜哥道。

兩人很快的被帶到一間豪華套房中,小璇一見:「瓜哥果然好氣派,你看電動窗簾、電動按摩椅,還有電動……」

瓜瓜馬上接話:「床!」說著,馬上粗暴的吻起了小璇來。

「瓜哥,不要這麼急嘛!」小璇道,心中卻想:『這色鬼,老娘還沒騙光你的錢就想幹,作夢!』【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可是瓜瓜並不停止他的動作,反而越來越粗暴,還開始撕起小璇的衣服來。小璇一看情況不對,往門邊跑去,可慢了一步,被瓜瓜擋了下來。

「瓜哥,你弄痛我了。」小璇顫抖的說道。

「幹,出來賣就是婊子,怕什麼痛!」胡瓜狠狠的斥喝。

小璇禁不起這麼大聲的怒斥,嚇得尿了出來。瓜瓜一見,反而更加狂暴,就在門邊撕光了小璇的衣服,並且把小璇丟到床上去。小璇這時已六神無主,就只有等著交合。

這時瓜瓜撲了上來,開始強吻小璇,雙手也不閒著,用力捏著小璇三十八吋的巨乳,小璇的乳房被捏出一條條青紫的指痕。

小璇狂喊道:「住手,我男朋友是海軍陸戰隊的,我叫他打死你!」

「海陸?操!我以前也是海陸的。」說罷,卻把小璇翻個身,手腳固定在床的四角上。

************************

海軍陸戰隊,瓜瓜不禁想起了那段日子,「永遠忠誠」,是他踏入陸戰隊看到的四個大字,那時他心裡充滿了榮譽感,沒想到,因為自己的體能落後,就被老班長叫到操場體能特訓。

「胡狗雄,左去右回。快!」班長道。

「胡狗雄,伏地挺身預備,一,二!」班長道。

「班長,我……我實在不行了。」瓜瓜道。

「不行,軍人除了生孩子,沒有不行的,你不是個娘們吧?」班長操著鄉音道。

「我不行了,再操下去我不當男人了。」瓜瓜道。

「不當男人,你奶奶的,如你所願。」班長操著鄉音淫笑道。

************************

想不到就這樣……瓜瓜回過神來,奸淫的看著眼前的獵物,說道:「我可是你男友的學長呢,婊子。」接著打開了早已準備的嬰兒油,抹在自己六吋長的陽物跟套子上,一面笑著說:「馬上讓妳吃頓飽。」

瓜瓜舉起了陽物,開始在小璇的肛門附近磨擦,小璇求饒道:「瓜哥,不要插後面,我會痛死,求求你!」

可瓜瓜不領情,說道:「婊子,妳的前穴早被操爛,我就是要插妳的處子後穴。」之後,變本加厲的往小璇後頸咬去,接著就把陽具一挺,插入肛門,直抵花心,小璇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

『當初,我也是這樣叫的。』在插開小璇的菊花之後,回想起當時的情節。

************************

老班長把自己綁在單槓之上,正想求饒,沒想到班長竟脫下了瓜瓜的褲子,瓜瓜叫道:「班長,你要幹什麼……啊!」話沒說完,瓜瓜的菊花就感到一陣劇痛,瓜瓜只有發出像殺豬的叫聲。

可班長毫不容情,越插越猛,還答起數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答到八時,還深插了進直腸中。

班長淫笑道:「胡狗雄,扭起腰跟著答數,不然我就廢了你。」說罷用手緊抓瓜瓜的雙丸。

瓜瓜又痛又怕,只有順從。「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啊!」每一個深入,瓜瓜便忍不住的慘叫,可是只有加深班長變態的快感。

就這樣被插抽了數十分鐘,班長用力一頂,瓜瓜感到班長又頂入直腸,而且還射入一股濁熱的液體,瓜瓜這時已被操到全身沒力,只好任由班長再進一步的變態行為。

班長射精之後,拍了瓜瓜一下屁股道:「爽!胡狗雄,你的屁股是我操過最緊的,你以後就當我的『女人』,天天操穴。哈哈哈!」

這時傳來一陣威喝:「李班長,你在幹什麼!」

老李一驚,馬上答道:「報告長官,我正在操穴!……不是,我在操練這個新兵。」接著回頭一看,又大聲幹了出來:「操!老馮,是你呀!嚇死我了!」

馮班長淫笑道:「老李,想當年抗戰剿匪,我們兄弟兩向來有福同享,今天怎自己爽起來,不通知一聲呢?」

老李答道:「兄弟,你來了就別計較,我哥兒們一起練個『刺槍術』吧!」

老馮湊到早已虛脫的瓜瓜身邊道:「娃兒,今日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刺槍術』!」

馮李二人把瓜瓜帶到了一塊訓練穿越障礙的橫木上,喝令道「趴在上面!」接著熟稔地用鞋帶綁住瓜瓜雙手,又把陽具跟手綁在一起,令道:「腿張開!」瓜瓜早已嚇掉了魂,只有服從命令,這時的瓜瓜就像廟裡的豬隻一般,供李馮逞慾了。

這時老李站到了瓜瓜的面前,掏出陽具,說道:「老馮,準備好了,前進突刺~~刺!」在喊「刺」的同時,李馮同時進攻,前後插入瓜瓜的嘴巴跟肛門之中。

瓜瓜感到比先前更巨大的陽具刺入肛門,同時一隻腥臭的陽具插入嘴巴,更感覺比之前的痛苦加了十倍,只有發出「嗚……嗚……」的哀號。

這時老馮大聲抗議:「老李,太慢了,這怎操得爽!」

老李淫笑道:「好好,馬上改進。」

就這樣,三人從基本刺一直練到第二交襲刺。

往後的日子,瓜瓜就成了李馮班長的「女人」,別的弟兄不知情,還以為他特別得班長歡心,只是他們不知道,每次瓜瓜被叫去出公差、吃宵夜時,就是瓜瓜菊花開的時候到了。只是瓜瓜竟慢慢習慣了被插被幹的感覺,也從中生出樂趣來,就這樣一直被幹到退伍。

************************

瓜瓜更加速了在小璇肛門的插抽,小璇慘叫聲更激起瓜瓜的性慾,就這樣插抽了幾百下,瓜瓜終於洩了,瓜瓜把陽物拔了出來,沒想到「嘩啦」一聲,小璇的屎尿也跟著洩了出來,留下滿地污物。

瓜瓜捏著鼻子,說道:「妳沒告訴我妳失禁呀!操臭死了!」接著把套子一拋,丟進垃圾桶裡,再道:「臭婊子,能被我這個大明星幹是福氣,以後也可以多賣幾文。」接著就把一千元丟到小璇面前:「臭婊子,拿去,操前面一百萬,後面一千元。哈哈哈哈哈哈!」接著得意地揚長而去。

(第三章)有錢能使鬼推磨

「王大經紀,找我有事?」瓜瓜吊兒郎當問道。

「瓜瓜,事情大了,前陣子你是不是幹了個叫小璇的女人?」王君問。

「真不愧是王大經紀,這你也知!」瓜瓜笑道。

「幹!那女人找上壹周報的記者,還上法院控告你強姦她。你還不知道?」王君道。

「這該如何是好!」這時瓜瓜開始緊張起來。

「放心吧,你這棵搖錢樹我不會放棄的,只不過……」王君道。

「君哥,只要您救我,多少錢都可以!」瓜瓜哭起來哀求。

「好,一切包在我身上。」王君道。

「叩叩……」

「進來。喔,是君哥呀,有何貴事呀?」許總編笑著說。

「還不是為了瓜瓜,你就高抬貴手,放他一馬吧!」王君道。

「瓜瓜可是強姦犯呀,人證物證俱備,你看!」說罷帶著王君走到冰箱前,打開冰箱,只見一個用塑膠袋包著的套子,裡面還殘留著黃褐色的液體。

「這可是小璇小姐交給我的,只要落在警方手中,嘿嘿!」許總編奸笑道。

「我知道了,三百萬夠不夠?」

「這樣我還忘不了呀!」

「五百萬,不能再加了!」

「你們瓜瓜這幾年只賺了這些嗎?」

「好,八百萬,買你的套子跟報導,支票在這,要不要隨你!」

「君哥,瓜瓜怎麼可能強姦,一定是那賤人污陷他。」

說罷兩人相視大笑。

「包法官,有人要見你。」

「叫他進來。」法官答覆著。

「包法官你好,我是瓜瓜的經紀人王君,這是我的名片,請多指教!」

「唷,你是瓜瓜的……我不認識什麼瓜瓜呀!」

「就是胡狗雄啦,法官大人!」

「你說那個強姦犯呀,我已經準備主持正義了。您有何貴幹呀?」

「最近天氣熱,受瓜瓜之託,帶兩籃胡瓜來為法官大人消消火,好讓大人能明察秋毫,為百姓伸張正義!」說罷拿起一個胡瓜,籃子下馬上併出了一道道金光。

「哇!這胡瓜真實在,有幾公斤重呀?」

「少說二十公斤。還有這包裝紙也印得精美,請您看看!」

法官拿起了紙,順口唸道:「臺灣銀行,憑票支付一千萬元!」

「這包裝紙確印得精美,值得收藏。法官是不能收受禮物的,不過你這麼誠意,我就收下籃子跟包裝紙,其他你就帶回去吧。」

「那瓜瓜的案子……」

「那種煙花女子的話能信嗎?我自有定奪!」

「那一切拜託了。」

************************

「君哥,事情辦得如何?」瓜瓜急著問。

「放心去開庭吧,一切都搞定了。」王君道。

(第四章)小璇的下場

「被告胡狗雄被控強暴案,查無實據,本庭宣判胡狗雄無罪。退庭!」

「不公平!酒家女也有人權呀!瓜瓜仗著有錢,買通了一切,你這個狗官,一定收了狗雄的錢,狗官!」小璇歇斯底里的叫道。

「放肆!擾亂法庭秩序,我判妳拘留二十四小時。」

法警聽了命令馬上抓住小璇,關進了拘留所。

經過一天的疲勞,小璇終於出了拘留所,正想叫車回家時,忽然兩個彪形大漢,一前一後把小璇丟上了一輛車。

「救命呀!」小璇拼命叫著。

「婊子,封她的嘴。」一名大漢馬上用手帕塞住小璇的嘴巴,小璇現在只能嗚嗚的悶叫了。

很快的,他們把小璇帶到了一間大宅,小璇馬上就被脫光並五花大綁吊了起來,這時一個男人走了出來。

「胡狗雄,是你!」小璇想叫,可是嘴已被換上一顆高爾夫球塞住。

「驚訝吧!敢告我,我就毀了妳。」瓜瓜狠狠的道。

「兄弟們,上,操爆她!」瓜瓜令道。

這時幾個男人早已等不及似的撲了上去,小璇前後罩門再度被粗大的陽具插開,這時小璇感到乳頭一陣冰涼,兩支針筒同時刺入了小璇的雙峰,瓜瓜說道:「今天不僅操爆妳,還要讓妳上毒癮,成了藥人後,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這時小璇痛苦的感覺慢慢消失,隨著兩個男人前後插抽,小璇謝陷入前所未有的快感之中,陰部開始一伸一縮,肛門也跟著插抽的節拍縮放,兩男驚呼道:「這女人真是淫蕩,伸縮得好爽,還流汁呢!」

就這樣,小璇日夜被姦淫和注射毒品,完全受了控制。

這一天錄完影,瓜瓜翻開報紙,『李璇璇吸毒被逮』,瓜瓜心想:「幹,供出我就糟了。」馬上打了通電話。

「是,是!瓜哥吩附到,還有什麼問題。」蔡組長放下電話,就跟左右說了一下。

「是,組長,犯人馬上帶來。」

「小璇,妳是吸毒才進來吧?不過想死還是進勒戒所都在一念之差呀。」

「組長,你的意思是……」

「如果妳敢供出瓜瓜,妳就是畏罪自殺;反之,就可入勒戒所。」說完拿出配槍插入了小璇的陰部。

小璇嚇得上下皆濕,只有答道:「我不想死,我不會說的。組長,我的癮又來了,可不可以……」

「只要妳配合,有什麼不可以的?呵呵呵!」組長淫笑著,就當場把小璇壓下去插抽了起來。

************************

後記:小璇最後因為吸毒入獄,瓜瓜還在主持界耍賤。到目前為止,好像還是天網恢恢,疏而會漏,希望讀者自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