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P檔案

本故事由香港舊雜誌短篇掃描改寫:

我要講的是我年輕時的見聞。

雖然經過十幾年了,這件事依然很清楚地浮現在腦海中,而且經常去想他。

也許世上真是一樣米養百種人吧﹗表面上活得很好的人,私底卻下不知有多少煩惱也說不定呢﹗

當時,有朋友陳明來找“單身貴族”的我,談到他和朋友夫妻間有些困擾。

“如果你行的話,願意幫助我嗎?”他說道。

到底他們之間有何困擾呢?聽起來頗令人感到意外呢?

原來那個人是區議員,本來就是大財主,有沒有上班,根本無關緊要,但是,世上的事,並非都很完美的。

他們夫妻之間雖然沒有小孩,但仍能和睦相處,照如此推演下去,必定兩人的生活相當和諧才是,可是,這些年來,他先生的陰莖卻從未勃起過。

他吃了很多藥,看了很多醫生,但是就是治不好他的毛病。

除了藥物之外,他也用其他方法去刺激他,但是每次都失望。

於是他們夫婦想出一個非常的手段來。那就是讓他的妻子在別的男人懷抱中,讓他看到做愛的過程,是否能刺激他的勃起。

他們并不知道這個方法是否能行得通,祇是別無他法,很想試一試。

但是,問題是他們要拜託誰呢!而令他們耽心的是不知對方是否有病在身,他們當然害怕被傳染。

最令他們難以開口的是,這是他們夫婦之間的秘密,實在不足為外人道也。

而且,如果性技巧笨拙者也不好,不喜歡憐香惜玉者更不行。

因此他們不停的在困難中,試圖尋找出合意的對象來。

他們和他們的妤友陳明討教,並希望借重他的熱心來協助,但這件事對陳明來說,可以說是晴天霹靂,對他的確是一道難題。

於是,他想到來找當時尚是單身貴族的我來試試看。

陳明看起來身強力壯,技巧也很好,也許他覺得這種事很不名譽,也許他認為我這個單身男人諒必渴望得到女人的慰藉。

聽到他這麼說,我覺得這件事蠻有趣的,陳明說話的樣子又不像在愚弄我的樣子,的確有對夫婦有這方面的困擾。

他的話,固然有趣,但又不能如此就答應下來吧﹗畢竟尚有許多疑間。

第一:如果他們的計划得以實現,親眼看見自己的妻子與別的男人做愛,他的丈夫真的就能勃起嗎?

如果真的興奮了,而又是不愉快的興奮呢?我想:假如不愉快的話,那就不妙了。

不過,如果正當自己正達到性高潮時,而在氣喘如牛的抽送中替人慰藉老婆,難免諸多顧忌,一定不會去注意他的。

我又想:當我們玩得好過癮時,他也正好勃起時,是不是會很沒趣呢﹖雖然是經過他們夫婦的同意,但在她丈夫面前,她畢竟是別人的妻子啊﹗

第二:我實在不習慣在別的男人面前做愛,即使他丈夫徊避,也有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被人偷窺!但是,我還不知道,而拚命做愛哩﹗

而且一開始就知道有人當場觀看,在這種情形下,我是否還能性致勃勃呢?

當有人在當場觀看,再加上女人大張私處,準備讓男人進入時,而自己卻不舉,那豈不是太丟臉了。

而對方女性來說,她真的會達到高潮嗎﹖還是只有我自己覺得興奮,而插入我的陽具到她體內而已。

如果對方女性是一位水性陽花的女人就另當別論了,但是幾年來,都因丈夫無法勃起,而守寡的女人,她本身就是一位貞潔的女性。

如此貞潔的女性,只因為要治療自己丈夫的性無能,而接受陌生男人的陰莖插入自己的秘處,相信她心內一定很苦吧。

這種苦,即使未做時能忍受,但是到陰莖真的插入時,她能忍受嗎?

對於如此貞潔的女性,在被插入時,真會覺得爽快嗎?我心中頗懷疑。【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如果女人怎麼玩都無法獲得快感,那麼即使我在怎麼努力,也沒法引發他先生的興奮哦!如果這一切的結局不夠美滿,豈不是白搭嗎?

以前的春宮圖中,強盜常把男人梆在柱子上,而在他的面前,玩弄他妻子,而丈夫無能為力保護自己的老婆,那种悲哀,我幾乎都可以想像得出,當時我一直以為那是想像而已,沒有想到世上真有這种事。

但是,為了討自己的丈夫高興,而在丈夫面前和別的男人做愛,簡直是匪夷所思。

我思前想後,結果想打退堂鼓,陳明也沒有積極地勤我,所以我把這件事當成是玩笑而已,後來也沒有機會再問他,事情就不了了之。

不過,後來我知道在這世界上男人之中,因為自己的妻子紅杏出牆而偷窺者有之,還有利用外遇的妻子讓對方感到滿足,而相互交換性伴侶的例子。

好像一間書局的老板,是擁有美麗妻子的男人,不幸他發覺妻子有了外遇。

而對方竟是常出入他們家的醫生,他想像得出他們逢場作戲的場所。

而這個書局的主人,他雖對醫生感到憤怒,他又沒有辦法,所以他想:偷偷打電話給尚不知情的醫生太太,告訴他們幽會的地方,對方一定會半信半疑的去察看的。

那書局的老板打電話給對方的太太後,自己還準備提供協助。

當時,自然沒有像現在有如此豪華的旅館,只有一些用木板隔間,聽得到隔壁聲音的別墅,它是一間名稱叫“溫柔鄉”的“純粹租房”的別墅,書局的老板租下隔壁的房間,認為如此才能偷窺到一切。

偷情的二人不知這件事,所以掩人耳目,偷偷來到“溫柔鄉”偷情,兩人是慾火中燒,興致勃勃,那紅杏出牆的妻子,的確是一個大美人,她在自己喜愛的男人的懷抱中更加妖艷動人。

書局的主人看得又嫉妒又興奮,趁外遇之妻與醫生在外幽會時,自己則先回家,他想知道妻子這次是如何編織藉口。

他好整以暇地等待著,但想起剛才看到他的妻子的媚態的情景,不但不太憤怒,而且不自覺地興奮起來了…

當我聽到這件事時,覺得世間真是一樣米養百種人。

有男人希望看見自己的妻子被別的男人擁抱,還有像書局老板的那種男人…

除此之外,世上還有哪一類型的飲食男女呢?應該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例子吧。

但不管怎麼說,我已經碰到一個實例了,那是好友阿朱的口述。

包先生,洋行高級職員,年輕時是個大情聖,但是他雖濫情,卻不亂性。

或者由於過分紳士風度的約束自己,美滿婚姻後出現了嚴肅的問題:包夫婦互相擁抱時,竟不能勃起,他就是剛才提到的那種人,這種人可能視愛妻為女神,看到妻子和的別的男人作愛才會興奮。

雀屏中選者,正是我的好友朱先生。

朱先生年輕時花名“豬高”,非常好色,所以有非常豐滿的性經驗,他看起來是獵艷高手,所以應該不會發生其他狀況才對。

包先生聽聞朱先生的往事,於是特地跑到他上工處,看看他的長相與人品。

結果,他認為如果選他,一定可以放心,於是經人介紹,委託朱先生擔此大任。

朱先生和我如此小心翼翼的作法不同,他爽快地答應了。

他定好日子,特地去拜訪包夫婦。

這是某天早上發生的事。

他去了,發現女工人帶小孩去上學了,家中只剩下正在等他的包夫婦。

包先生親自出來迎接,他很高興地招呼客人到屋內,當然不會馬上談到正題。

“終於等到您了,請坐。”,他打開話匣子:“歡迎你到我家玩啊!”

“我去鋪個床。”包太太笑容可鞠,打過招呼,先離開了。

這種對話方式,好像是在和一個按摩先生說話一樣。

丈夫三十七、八歲,太太看起來三十四、五歲的樣子。

到了寢室,他的妻子好像要被人按摩似的,馬上躺到床頭上。

她的老公包先生,坐在旁邊,手放在膝蓋上,一副觀看醫生為妻子醫病的樣子。

朱先生雖是沙場老將,但也是第一次碰見這種事,所以無法隨心所欲,根本無法勃起,因此面子全無。

盡管是包夫婦特別拜託他的,而且在出手之前,就知道這家的男主人確實很可憐,但是當著他人的面,實在無法勃起,自己的面子也的確掛不住。

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然後靜靜地掀開包太太的睡衣,觀看著她的陰毛以及陰部的外形,讓自己的眼睛吃冰淇淋。

他再將她的雙腳分開,他輕輕地愛撫她的陰部,而且將手指插入其中,她似乎感到相當愉悅。

在這愛撫當中,朱先生的陰莖也膨脹起來了,他終於爬到包太太的肚子上。

朱先生和我不同,算是相當大膽,而且充滿自信,不像我考慮那麼多。

但是,當自己的陰莖要插入她的陰門時,突然有一股不安襲了上來。

雖是他們夫妻拜託他的,但是自己對這一對夫妻根本一無所知。

雖然這不可能有任何陷阱,但是看到別的男人和自己的妻子性交,有可能一時突然發脾氣,說不定自己的腦袋瓜反而不保呢!

事情演變至此,的確是騎虎難下,朱先生雖感到不安,但仍然得繼續進行下去。

他爬上包太太的身體上,內心雖有點不自在,但仍將自己的陰莖插入對方的陰道。

進行到這時,基本上沒有異樣,但朱先生似乎有些性急,平常的性技巧並沒有發揮出來,只是快速的摩擦之後,腰部就開始緩緩抽送著。

包先生的太太,長久以來,得不到丈夫的慰藉,所以認為這樣很好,但突然之間,她也變得慌亂。更何況,她丈夫在旁邊好像在看戲一樣,她真的會感到快感﹖

女人的心很難摸清楚,但是歐陽太太看起來倒是非常爽快的。

丈夫使用這種非常手段,無非是想得到刺激,沒想到他妻子在做愛時,會感到如此愉快。

他丈夫在旁邊觀看,到底有何感想,朱先生自然是不清楚,但他和包先生一談,包先生便叫他不用客氣,盡力而為,在那飢渴的性交下,她自然很快獲得快感。

因此,朱先生的耽心是多餘的,丈夫只是一心一意觀看他們性交。

朱先生使包先生的妻子得到相當滿足之後,自己也射精了,他從包先生的妻子身上下了來,他對一直在看的包先生說:“到此為止……”

他說完,就要從包先生妻子身上爬下來時,突然腰部被人挾緊。

在他身體另一方,包先生的妻子說道:“我可不可以舐你的……”

妻子為了自己的丈夫,用力挾著朱先生的腰,臉看著他,她想舐他的陽具。

朱先生沒辦法,只好露出已萎縮的陰莖,包先生的妻子則將它握在手中,像玩具般把玩著,然後放在口中開始舐了起來。

她舐著剛剛才射精的陰莖,朱先生雖覺得癢,但也無法可想,只有忍耐,隨她去玩了,如果是妻子對丈夫這麼做,表示他們玩得過癮,而且如此引誘,丈夫有可能再度勃起的。

果然,包夫婦接著也完成了一場好事。

“謝謝你的幫忙,謝謝﹗”作為丈夫的包先生事後連生道謝。

朱先生第一次受託與他人之妻當著她老公面前做愛,而且作丈夫的還道謝,真是難得的經驗,他總算完成這件大工程,最後,他們還約好下次見面的日期才回家。

後來才聽說,這對夫妻使用這種手段並非第一次,在朱先生之前,他們也曾經找過其他公司年輕的職員來過了,但不知道這位年輕人與他們有何關係,因為朱先生並沒有多嘴動問。

不過,我想那人一定也是和朱先生一樣,玩得很緊張吧。

朱先生還告訴我,那個包先生的太太騎在丈夫之外的男人的身上,而且舐著他的陰莖,臉上非但無不悅的顏色,還表示了她的心的喜悅。

包太太在與他人做愛之後,包先生受到充分刺激,就能勃起射精,但是,如果沒有這麼做的話,他先生根本無法盡到做丈夫的義務。

這種事很難令人想像得出,世界上竟有為了自己的丈夫,而將自己的身體交給其他男人的,若朱先生不是我的死黨,我根本無法相信這種事的。

朱先生是一位業餘的攝影師,他有拍下自己做愛的鏡頭自娛,自從與包先生夫婦有過這種不尋常的交際之後,為了消除不安,於是他在和包太太做愛時,拍下他們做愛的姿勢,以及包夫婦作愛的姿態等。

他將沖洗好的照片拿去給包先生看,包先生非常高興,以後只要看到照片,就可以和太太做愛了,但他們仍要求朱先生玩三P﹗

之後,他們特別喜歡研究那些照片。

朱先生有時會猶豫不決應採取何種姿勢時……

“怎樣呢?”他看著包夫婦。

“這個,很好啊!”包太太纖手玉指……

她說甚麼,包先生都同意,那個鏡頭是,包太太張開大腿,並把屁股抬高的構圖。

到別人的家裡,與別人的妻子,而且在他丈夫面前,將自己的私處完全裸露出來,有時覺得怪不安的。

所以有時他很想帶她到別處去,包先生倒是很爽快地答應了:“以後,你可以帶她出去,我只要聽我太太敘述就行了。”

但是,這個計划並未實行。

之後,朱先生雖然又到包先生家去過幾次,但因為太太的陰部又不是極品鮑魚,所以他感到厭倦,便不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