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媽媽

內容簡介:

畏首畏尾又個性老實的美少年和己,因為父親再婚的新媽媽而苦惱著。因為父親再婚之後,很快的便自己出差去了,留下她們兩人生活。媽媽一直對和己都很溫柔很好,但如果光只是這樣的話是不會有問題的…

某天晚上受到媽媽的誘惑和己糊塗的被奪去童貞。但是在那之後,媽媽的態 度毫無改變,使得和己對於這樣的關係正煩惱著。但是,他不知道,在學校裡面他竟然成為了女孩子們崇拜的偶像…

登場人物:

桶川和己:畏首畏尾的男孩子。大家都很喜歡他。
桶川美智子:和己父親再婚的對象。年輕又溫柔的媽媽。
正木遙:雖然老實但是對於性方面卻很積極。
新城美奈子:有著關西腔性急的同學和己對她沒輒。
沖田小百合:三年級的宏明的朋友。邀和己到精液廁所去。
林留美子:保健室的老師。給予和己非常有效的藥。
春島彌生:體育老師。對鍛煉軟弱的和己不遺余力。
名村宏明:和己的學長。很喜歡和己因此很疼愛他。
名村惠子:宏明的乾媽。和宏明有著肉體上的關係。

第一章 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和己,起床了。"

讓父親的聲音叫醒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嗯,啊,爸、爸爸…"

“哈哈哈,還是老樣子這麼愛睡覺。"

“才不是這樣子的。"

我帶著一點睡意從床上起來並且將衣服穿好。

“哎呀,好可憐唷。和己昨天很晚才睡的說…"

媽媽一邊苦笑一邊說著。

媽媽…雖然是這樣叫的,但是並不是我真正的媽媽。

爸爸再婚是兩個月前的事情,那正是我聯考如火如荼的時候。

對,就在我正拼了命在用功時,爸爸忽然帶著現在這個媽媽走進了我的房間說:"喂,從今天起她就是你的新媽媽。"

雖然有一位新的媽媽是令人高興的事情,但是再怎麼說也太突然了。

說起來,爸爸似乎都是這樣,總是沒有前兆的把我嚇一跳。

和媽媽(真正的)離婚時也是這樣。

關於我升學的事情也是,不知何時就和老師商量好了,工作不做時,甚至之後到了另一家現在那家公司的時候,都是事後才說的。

“對了,和己。"

“嗯?"

“爸爸從今天開始會離開家裡。"

“呃?"

“我要到國外出差,大概三個禮拜之後會回來。"

“呃…?"

看吧!每次都是這樣。

“但是,我明天開始要到學校了。"

“爸爸也是每天到公司呀!"

“…我不是那個意思…那媽媽怎麼辦?"

“媽媽要留在家裡呀,不能沒有人留下來照顧你。"【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但是…"

我感到不安。說實在的,我和媽媽的關係其實是父親在的時候才算成立的。

就像今天在爸爸回來之前,我實在不知道要和媽媽說些什麼話,因此便一直待在房間裡面。

如果要我和媽媽真的成為一對正常的母子的話,我想再多一點時間父親的存在是必要的。

但是這時的父親卻帶著一點嚴肅的口氣對我說著。

“和己,你也已經是高中生了。你要記住,你必須要保護媽媽知道嗎?"

“呃…!?"

“媽媽她也是忽然來到這個家,有著許許多多的困惑和煩惱。爸爸不在的時候,你要代替爸爸和媽媽聊天解憂,並且保護著她唷!"

“…嗯。"

我覺得好像是第一次看到父親這麼認真的表情。

“你呀,如果還像中學的時候像女孩子一樣哭著跑回家裡來,爸爸可是不理你唷!"

好可怕…

“親愛的,不要那樣欺負他。"

如果媽媽沒有幫我的話,我真的會哭出來。

“媽媽…"

“沒問題的啦!和己。"

“嗯!"

“是嗎?"

爸爸一邊笑著一邊拍著我的頭。

“喂,要好好的做唷!"

“咦?"

“哼哼!"

那個時候,媽媽所露出的奇怪的笑容…現在想起來,這是整件事情的開端。

“那麼就這樣了,你上學是不是快要遲到了?"

“啊,對呀。媽媽,書包書包。"

“好好,那麼請你們兩人出門都要小心。"

***

我現在所要去上的高中,是位在大約坐地鐵兩站的距離。

因為我一直很憧憬坐電車通學的生活,所以我非常興奮的跳上了電車,但不巧的是剛好是尖峰時間電車內擠滿了人。

那裡面有擦滿發油的上班族,還有噴了全身香水的女人,另外再加上早上吃了納豆卻沒有刷牙的學生,簡直就有如置身於嗅覺的地獄之中。

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又加上自己的身體虛弱碰上偏頭痛來襲,感覺很不舒服。

而在這個時候…

“呃?"

我的腰間忽然有奇妙的感覺傳出。

是不是有人的背包剛好頂住了我的那話兒那邊呢?不、不對,這是很柔軟的東西,好像是誰的手掌。難道是…色狼!?

把我當成了女孩子?

但是那只手卻像是要確認般的在我那越來越大的那話兒上移動。

啊,手移到我的拉煉那裡了。

是誰呢?

我環顧電車裡的人。

在我的周圍有著高中的女生,也有看起來好像是很正經的上班族。

大家都很可疑…

咦?這個人…

站在我的身後的女人,一直向我逼近。

原本以為是因為太擠的關係,但是她卻是相當不自然的將胸部硬往我身上擠…

“不可以…不能回頭…"

從我的身後傳出的聲音。

不由得使我的身體僵了起來。

忽然我聞到柔美的香味,讓我瞬間像是失去了思考能力。

那女人的手指慢慢的拉下了我的拉煉之後,穿越過內褲,在我的那話兒上開始撫摸了起來。

啊啊,總覺得我那裡越來越熱了起來…不、不好了…喔!

他發現我快要發射出來了嗎?那女人很迅速的將我的根部緊緊的抓住。

這個時候,電車到達車站了。

“呼呼,再見了。"

她輕聲的說著,手掌也從我的褲檔離開。

我慌忙的將拉煉拉起並將褲子整理好,但那觸感卻像是殘留在心裡。

那一天的上課幾乎都是在發呆中度過。

剛開始的高中生活雖然對很多事情都感到疑惑,但是因為同學和老師都很親切,所以我還是覺得很愉快。

我想在入學典禮時因為緊張而引起貧血昏倒的我是很幸運的吧?

因為那樣保健室的林留美子老師才會記得我的名字…而且因為這樣才知道名村學長也在,他會幫我許多忙。

學長已經是三年級了,在國中的時候對於常被欺負的我幫了許多忙。

聽說學長是個不良學生,會抽煙,還有許多他的流言。

但是對於我而言,他卻是一次也沒欺負過我,反而對我很好。

“桶川君,怎麼了?沒事吧?"

坐在我旁邊的女同學正在和我說話。

“呃,啊啊。小遙,沒事啦!"

正木遙是在入學典禮時,和我一樣貧血的女孩子。

因為我們兩個的臉都長得像小孩子,而且身體也都不是很好,甚至連長相都有一點一樣,因此現在同班同學的田島君都開玩笑的叫我們"小不點"。

但是,小遙的功課很好,而且雖然看起來像小孩子但是卻很會照顧人。

和老實的我比較,實在是很像大人。

“是嗎?那就好…"

小遙露出擔心的表情看著我。

真是令人有點緊張。

“桶川君…"

“呃,啊,是?"

“桶川君和三年級的名村學長是朋友嗎?"

小遙稍微斜著臉問我。

“啊,是,應該說是認識吧…"

“是嗎?"

小遙稍微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

“因為…"

“什麼?"

對於吞吞吐吐的小遙,我感到有一點疑惑。

“嗯…昨天,我從圖書委員會的學長們那邊聽到許多事情…"

“啊啊,說他是有許多流言的人,而且原來是不良少年對吧?"

“嗯,這些也有…"

“雖然說是不良少年,學長卻有一點不一樣唷。對別人…特別是女人或是學弟他絕對不會找她們麻煩的,而且頭腦也非常的好…"

“…不是說這些,名村學長…嗯嗯…算了,對不起!"

小遙這樣說著並強裝出笑容將這段對話終止。嗯,像小遙這樣比較像大人的人看來,名村學長這類型的人還是比較危險吧。

不過,名村學長在高中還真是滿有名氣的。

***

“你是新生?"

中午休息時,我在樓上發呆。

忽然傳來女人的聲音。

“是、是的。"

這位學姊看著被她嚇一跳的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問著。

那是一位個頭雖小,但是胸部卻很大,雙眼給人一種咕嚕咕嚕轉動的印象的女孩子。

“你是桶川君吧?"

“咦,是的,為什麼…"

“名村很疼愛你嘛?我已經聽說了。"

“啊?從名村學長那?"

“是呀。我是三年級的沖田小百合,名村的同學,今後就多多指教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伸了出來。

“啊。啊!"

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呆呆的站在那裡。小百合有一點生氣的將手揮了一下,發出了憤怒的聲音。

“喂,你喜歡讓女孩子丟臉嗎?"

“啊,對不起!"

我慌忙的將手伸出去和她握手。

“呼呼,你在緊張什麼,那如果我這樣做的話呢?"

她話還沒說完,就將我的手拉到她的胸部前面。

“呀!"

“喂,正常的情況應該是相反的吧!"

我被她嚇呆了。

因為這種情況不管是誰都會嚇一跳吧…

“你自己被摸的時候都還沒有發出那樣的聲音呢…"

“呃?"

看著我的同時…

小百合露出了一瞬間說溜嘴的表情,但是立刻又回復到正常。

“今天早上在電車裡面,你被色狼摸了吧…"

“呃?啊,難、難道說…"

“不是啦,才不是我摸的呢。只是看到你那暗爽的表情,真是讓我覺得有趣極了。"

“怎、怎麼這樣,那時候幫我一下不是很好嗎?"

“我是這樣想的呀,但是這種光景可是不常見的唷,所以現在我讓你摸我的胸部,算是扯平了。"

“好、好過分…"

“不要哭啦,這樣就不可愛了。啊,快要上課了,那麼,再、見、了!"

小百合一說完也不理我就自己走掉了。

因為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因此下午我累得幾乎是上了什麼課程都記不得了。

總覺得老師的聲音就好像是振動的音波般從我的頭上經過。

雖然如此,但是時間還是照樣的在走著,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學。

我正想要回家的時候,忽然有一陣吼聲傳至。

“喂!桶川!"

“啊,是。"

當我一回頭時,發現體育老師春島正站在那裡。

“你呀,今天下午上課的時候打瞌睡對不對?"

“呃,不,那是…"

春島老師是那種如果不說話的話,有著巨大的胸部,身材也很好,正確的說應該是可以算在美女的範圍內的人。

但是她的個性卻是像體育系的人,也就是我最不會應付的那種人。

但是偏偏她卻對因為身體虛弱,而在入學典禮時貧血昏倒的我注意了起來。

總是找機會要找我麻煩。

“反正你一定是說因為太累或什麼的才會發呆對吧!"

“啊…"

“不要說啊,說是!"

“是、是!"

“真是的,這樣子根本就不像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孩子。"

“對不起!"

“不要道歉!"

“咦?"

“不用回答!"

“啊!"

“我不是說不要說啊了嗎?"

要怎麼辦才好呀!

我都已經快要哭出來了…

“不准哭!"

我還沒哭呀…!

“算了,回去多吃一點飯吧,如果還像這樣無所事事的閒晃,我就把你留下來特訓。"

“我知道了。"

春島老師將她自己想說的話說完之後,便很快的往職員室走去。

真是的,還是趕快回家吧。

***

在車站的月台上,除了我之外還有許多我們學校的學生正在等車,但是認識的人卻一個都沒有。

托春島老師說教的福,因為已經不是正值下課的顛峰時間,所以回去的電車比起來時的電車要空的許多。

雖然如此,卻也不是很簡單就會有位子坐。雖然說只有兩站,但是對於已經非常疲倦的我而言,還是想要找到空的位子。

當我看到好像是在下一站要下車的上班族站起身來,正打算朝那空位坐下去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