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情女教師

第二學期已開始星期六學校下課後,校園裡還是熱烘烘的,因為太陽還高高褂在那裡照射著。

歷史悠久,創校於明治期間的K高校,校園裡有一個道場,它的歷史和學校的歷史差不多,從那時候創立到現在還保存著。K高校三年級的學生南藤達也正在道場內練著劍道。一陣一陣的嘶殺聲使的場內有很多人正在注視著。蓮見翔子現在也正在看看他們在練習劍道。蓮見翔子是K高校的英文教師,今年二十六,還是獨自一人。長得很漂亮而且身材也很好,是男人眼中的美女。此時蓮見翔子正在回想她與南藤達也是如何認識,如何如何,一直在她的腦海中浮現著。蓮見翔子和南藤達也是在一次道場表演時,彼此注意到的,那時後,達也打敗另一位對手,獲得翔子的鼓勵,因而注意到她,後來就時常地利用下課時間,翔子教達也英文,幫他加強英文,於是發生了言一段令人不可思議的事。

達也這時候又在道場裡練習著,他看見翔子慢慢地走過來,心中又暗自喜悅起來,他暫停現在的動作,準備要休息了。在道場的後面有很多已經廢棄不用的倉庫等,學生絕少到這裡來。可以說是校內的死角,因此也長出很多雜草,到處還看到很多狗大便。太保學生們有時候來這裡吸煙,偷偷吸煙是很適合的地方。達也靠在體育用品倉庫的牆上地點燃香煙,看看手錶,距離下午上課時間還有四十五分鐘。

當翔子從體育館的旁邊出現時,達也的煙還沒有吸完。站在陰涼處的達也,看到陽光下淺藍色的洋裝,顯得特別耀眼,翔子在雜草堆好像很難走路的樣子,達也用腳媳滅煙蒂。『真是的,在學校裡冠冕堂皇地吸香煙。』翔子瞪大眼睛。『被其他老師發現怎模辦,不會輕易放過你的。』翔子來這所學校還不久,因此不知道達也是吸煙的前科犯。達也不理會她的忠告,伸手說。『倉庫的鑰匙。』『帶來了。有什麼用?』翔子很懷疑地問的達也。『怕有人到我們兩個在這裡,我是沒關係,老師是不方便吧,快給我鑰匙。像搶似的把在小木版上的鑰匙拿過來,打開門兩個人進去,再從裡面鎖上,這樣就不會有人進來了。

裡面有刺鼻的灰塵味,牆上貼著『保持清潔』的標語,各種帳蓬,運動會使用過的器材,舊的跳箱堆積在牆邊。達也坐在有破洞的墊子上,拍一拍自己的旁邊,要翔子也坐在那裡,揚起一陣灰塵。『做什麼,我沒有太多的時間。』翔子站在那裡說,表情有一點緊張。『不要說了,來這裡吧。』達也對著翔子說著,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手帕鋪上。翔子做出無可奈何的樣子坐在旁邊。達也摟她,靠近嘴時,翔子把臉轉過去。說『我不要在這種地方。』『為什麼?』達也用著質疑的眼光看著翔子說。『沒有那種心情,這一點要分清楚,在學校的時候我們是普通的教師和學生的關係,不可以把個人的關係帶進來。這一點一定要做到。』『大致是不行的。我在上班時間是學校的一名教員,有各種責任。下班後回到家裡,才能恢復做一個叫翔子的女人,我和你的關係是個人的,和教師無關,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關係。所以我們在學校的時候,更要把這一點分清楚,你要明白啊。』『那麼,就以教師的責任和義務沒收我的香煙,向主任報告南藤達也吸煙怎麼樣?』『照我個人的想法,只要注意到煙蒂或火,不要在教室裡吸煙,就沒有什麼太大關係。在法律上禁止未成年人喝酒或吸煙,所以校規也跟著嚴格,但我覺得十八歲以後就讓他們作自己得判斷,而且在校內管得再嚴,到學校外吸煙是沒有辦法知道的,我看到會警告,但不會把事情鬧大。』

『那是因為,吸煙的人是我的關係吧。』達也的手抓住裙擺,翔子壓住他的手。『有沒有換了,是什麼式樣的。』達也對著翔子說著。『我是那樣沒有信用的女人嗎?我內褲當然沒有換。』小聲地說,連耳根都紅了。『我要親眼看到,我覺得我要親眼看到,才能夠相信妳。』『不相信我!』『先給你看我的,我也會照約定把褲子還妳,你看。』達也解開腰褲,準備把穿在外面的長褲脫下來。『不要這樣,在這裡不可以。』翔子很快地對著達也說。雖然急忙阻止,但達也不理她的話,脫下學生長褲在翔子面前採立站姿。

勉強包住下腹部的女用三角褲,好像很勉強地支持著,達也的那根肉棒看得很清楚。【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翔子看到那裡顯出很緊張的樣子,達也對她說是因為剛才並肩靠在一起坐的關係。翔子紅著臉轉開視線,可是就這樣來到翔子的身邊。『有人看到怎麼辦,快穿上褲子吧。』翔子立即要達也把褲子穿好,以免別人看見。』『你真擔心。門已經鎖上了,現在輪到老師了。』要撩起裙子時,翔子拒絕,身體向後退,但是達也卻把翔子抓住。『你要我還穿褲襪的,所以不行。』『你騙我,沒有穿。對不對,你沒有照約定的穿,是不是。』『我穿了,我已經穿了,你一定要相信我。』『那麼,給我看,妳這樣逃避我更懷疑,一定是說謊的。』達也的口氣是一定要親眼看見。『你真過份,好吧,我讓你確定,拿手來。』翔子拉達也的手進入裙子裡,從腰部讓他的手進入褲襪裡,不讓他直接摸到身體向下滑去,裙子撩起後露出豐滿的大腿,達也的東西澎脹的幾乎痛的程度。

『這裡,不是有前面的開口嗎?』確定是男人的肉褲,這位女教師竟然遵守那樣愚笨的約定,達也非常感動,用空著的一隻手抱住翔子的身體,迅速把嘴壓在紅唇上,翔子張大眼睛好像受驚似的搖頭逃避,但並不是真正反抗,立即閉上眼睛,放鬆身體上的力量,自從看到達也的字條,內心裡早已想到,至少會接吻。

停留在褲子裡的手,從內褲的開口向裡侵入,這下使翔子感到慌張,拉住達也的手表示絕對不可以,但對方絕不是輕易接受的人,達也強迫進入,摸到的是丘嶺地帶的草原,是目標的上方。『求求你,不要這樣。』翔子用著輕柔的聲音對著達也說著。『停止不了啦。』達也用著很鎮定的口吻回答著翔子。『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我剛才說的話,你一句也沒聽進去,我拜託你要把公私分清楚的,不要這樣!』然後把手指插進去。『太好了,剛才太好了。』『啊!』翔子發出驚慌的聲音,這也難怪,手指只是進去一點就沾滿蜜汁,翔子的身體是已經那樣興奮了,產生性慾的不只是達也而已,翔子所以會拒絕他的手指進入,碰到時會發出狼狽的聲音,理由就是怕又道自己的身體已經濕潤,感到難為情的關係。伸進去的手指沒有能到達溪谷底,翔子是坐在墊子下,秘處的大部份是和墊子密接,再加上雙腿是并在一起,達也只好摸弄上面小小的突出部份。等到晚上!』聲音在顫抖,膝頭也輕輕抖縮,可是翔子並沒有逃避的樣子,只是採取保守勢而已。嘴裡還不斷地說這裡是學校,不可以在中午休息時做這種事呼吸急迫地說幾次同樣的話,禁忌的念頭離不開翔子的腦海,上班中的教員在神聖的校內和學生沉迷在淫蕩的行為裡,這樣的罪過遠超過學生在校內吸煙,翔子受到道德感的折磨。

但同時,這種禁忌的念頭愈強,犯禁忌的快感也愈強,像毒藥一樣使翔子的理智麻庳。嘴裡不斷地說著不行,可是敏感的肉丘被摸弄時不久就陷入陶醉狀態。翔子的臉靠在達也的肩上,紅潤的臉頰顯得非常豔麗,達也拉開披在脖子上的頭髮,在那裡親吻。從出口處的窗戶射進來的陽光,使雪白的脖子更增加性感看看錶,中午休息時間只剩下二十分鐘,達也開始脫她的內褲,翔子不是很合作,但是沒有特別抵抗,總算脫下一條褲襪,露出雪白的大腿,達也忍不住用力抓。啊!』翔子抬起頭輕輕叫了一聲。看達也的眼睛是濕潤的,那是有慾火的眼光。墊子的大小像單人床,有足夠的空間讓兩個人躺下來,可是有很多灰塵,翔子表示不願意,達也不能太強迫她,要她到腿上來,翔子也表示不願意,可是在脫下內褲後的現在,只能算是表面上的拒絕,禁忌的念頭早已經輸給肉慾的誘惑『快一點吧!』達也急得聲音也粗了,垂下頭的翔子總算抬起屁股。

『不要緊吧?』好像不安地回頭看。達也面對面地抱住她的腰。慢慢地騎上大腿坐下,達也拉起洋裝的衣擺,重新抱好細腰,翔子的手抱住達也的脖子,出汗的臉和臉靠在一起,從下面對正位置後催她,翔子皺起眉頭,先抬起屁股然後戰戰兢兢地下,裡面的蜜汁沒有滴下來已經讓人感到奇怪,這個濕潤的花瓣,在達也挺直的東西上,包住的範圍愈來愈大,快感從後背向上衝。

用自己的體重坐下去後抱緊達也的脖子,達也的臉是緊靠在洋裝的胸部兩個隆起物的中間,聞到女人特有的芳香。『啊!』達也聽到嘆氣的聲意後,感到翔子的身體在動,那不是真正的動作,而是調整結合部的內部狀。剛開始時很緊的秘洞裡,現在已經成為很適合的情形。翔子責備自己是壞女人,不夠資格的教師,對翔子的自言自語達也沒有辦法回答,而且也沒有時間陪女老師這樣感傷,達也開始活動。翔子還是坐在那裡任達也活動,所有的體重都壓在那裡。『老師。』催促她做騎馬姿的動作。在也的催促下,不得不抬起身體,達也在下面鼓勵和引導,不習慣自己主動的翔子無法持續做下去,不能保持節奏就坐在達也的腿上,坐在那裡活動,而且這樣的動作也愈來愈小,到最後只剩下搖動的程度,不過她本人呼吸仍舊是那麼急促,偶爾還忍不住發出哼聲。

就好像在鬆弛的彈箕上上發條,指一下她的屁股時,立即開始做上下的運動,可是功力又很快消失,一直重覆這樣的情形。這是因為翔子的身體還沒有到會享受最高境界快感,只要和達也結合,好像就得到相當大的滿足,露出感謝的眼光,難為情地說。肉棒已經到達極限。拉開兩個肉丘就露出濕淋淋的花瓣,達也好像迫不及待地一下就插到底。『我不行了,不行了。』肩膀被拍了兩下,翔子才深深嘆口氣。『要我做什麼樣的表情回教員室呢?我根本沒辦法上課。』翔子對著達也說著。『可是,遲到了還是不好,先離開這裡再說。』達也說著。『不要。你不要管我,你一個人先走吧。』翔子現在反而改了自己的態度。

簡直像小孩一樣地撒嬌。當達也要開始整理衣服時,翔子又抱緊達也。『你不要走!』翔子把達也緊緊地抱住。『怎麼回事,不像你過去那樣。』達也很懷疑的口氣對著翔子說著。『不錯,我是已經沒有資格做老師的女人,是誰使我變成這樣的女人。』

沾滿淚珠的臉緊貼在達也的臉上,又瘋狂般吻達也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