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魔大都市

第一章 赤月夜之天使

「呀啊啊!!」

少女的慘叫聲響徹新東京的暗夜,使我不由得停下腳踏車,回頭一望。

「達夫!去為我買東西!」當母親叫我出去,就在騎腳踏車到藥房的途中。

那天晚上...

我見到了超乎想像的可怕景象。

從少女的聲音判斷,她目前的遭遇可能很糟,可是我也極為恐慌,無法前去幫助她。

雙腳就像被地面吸住一樣,動都不能動。

五個兇惡的男人,正在追趕著一位可愛的少女。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少女被露著奸虐目光的男人圍住的樣子,映入我的眼簾。

「哈啊!哈啊!哈啊….」

害怕到極點的少女,上氣不接下氣的想逃入小巷,但四周卻被幾個大男人毫不留情地阻擋著。

「救我….救命啊!!」

少女像是十七歲左右的高中生,身上穿著迷你裙及水手服。

晃動的迷你裙下,是一雙穿著白色襪子的細瘦大腿。

一個男人拾起少女掉落的書包,翻出她的學生證看了一般後,高興的叫道:「哎呀!是應蘭學園的千金小姐耶!好久沒玩到這麼高級的了!叫做美里小姐是吧?」

應蘭學園,不就是我的學校嗎?

相對於我這種吊車尾考上的苯男生,學校的女孩子們,每個都長得又聰明又可愛,千金小姐更是特別多。

她好像是二年B班的光山美里...

她是去年校慶時,獲選為MISS應蘭第二名的女孩。

我拼命睜大眼睛確認。

沒錯,是光山美里!

「得去救她!」我熱血沸騰,緊握的拳頭不禁更加用力。

「至少要為她做些什麼!」可是我卻畏懼得不敢走向前。

我放眼四周,想尋找能充當武器的東西,但是什麼也沒有。

新東京近年來變得越來越科技化,而且籠罩在一層世紀末的空氣中。

貧富差距明顯擴大,殺人事件層出不窮,政府及警察都無法進入的無法治地帶日益增多。

這裡,就是禁止進入的無法治地帶之一。

她一定是因為天色太暗,急著趕回家,才抄近路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這些男人,似乎是專門負責驅逐惡魔惡靈,懲治幻化成人類之野獸的魔導師們其中的下級人員。

女孩已恐懼得發不出任何聲音。

「如是逃不掉的啦!老老實實的讓我們擺佈吧!」

男人們果然是最近到處可見的魔導師。

他們的胸前,鑲著一個魔導師象徵的菱形徽章。

「嘿嘿嘿!我要讓妳知道,這種地方不是小女生可以來的!」

「不要!不要過來!!」美里眼中含著淚,鼓起勇氣試著抵抗。

但是,五個魔導師卻聯手一齊撕裂美里的制服。

「噫哈哈哈哈….」

「不、不要!住手!!」

美里拼命的抵抗,但男人們似乎是當成遊戲在享樂。

美里的水手服粗暴地被撕裂。

「唔畦!真是太棒了!」

破爛的制服中露出的身體,是超乎她年齡的成熟。

乳房沉甸甸地被男人握住。

膚色白皙透明得令人驚奇。

如同捏擠軟糖般,男人用力搓揉乳房,使美里不為發出哀嚎。

「嗚嗚!叫,叫啊….」

她的臉頰因心中的羞恥而漲紅,在一旁偷窺的我,股間卻不禁火熱的勃起。

美里的裸體,真是太眩目了。

她搖動的潔白乳房,被男人們爭先恐後的用舌頭來回舔舐。

「受不了了!這胸部真棒!」

「啊,嘖噴嘖….」

粉紅色的小乳頭,被男人吸吮得全是唾液。

「啊啊啊….不行….」

男人們的舌頭來回一撩一撩地舐,使美里的乳頭產生震顫的反應。

「啊啊!不要!拜託你,不要。」

男人的舌頭,翻攪著美里粉紅色的小乳頭。

「不行!啊啊!哈啊、哈啊….」

男人似乎不能滿足於光粗暴地吸吮美里胸部,隨即,他用力的扯下精緻蕾絲邊的白色內褲。

美里被壓住不能動彈,只得眼睜睜地任由恥毛稀疏的裂縫暴露在男人面前。

「這小洞看起來真美味哪!受不了了!!」

一個男人由後方架住美里的肩膀,另外兩人同時吸吮她兩邊的乳頭。

「啊,不行….啊啊….」

然後,另一個男人用手指翻開美里的秘貝,舌頭伸進去撩撥。

「呀!啊,啊嗯….」

嗶啾嗶啾的淫猥水聲迴響在小巷內,不知何時,我的手也已握住了高聳勃起的鋼棒。

「啊,啊啊..不要….」

從美里被大張成M字型的雙腿間裂縫中,滴下了甜美的蜜汁。

流出的汁液,已無法分辨是男人的唾液,還是美里的黏液了。

「拜託..請、請你,不要這樣!唔唔唔….」

「這次的還是處女耶!可是看看,才第一次被舐,就爽得發抖了!」

舔著美運秘貝的男人一說完,另一個男人馬上拉下長褲的拉鍊,掏出赤黑跳動的鋼棒。

「用嘴巴含進去!」

「不、不要! 」

美里拼命閉緊嘴搖頭抵抗,但是男人抓住她長長的頭髮,硬把頭壓至股間,一口氣將聳立的鋼棒,伸進可要的玫瑰色雙唇內。

「啊咕!嗚咕!嗚嗯….」

「叫啊,真舒服!好久沒玩過這麼正點的女人了!」

男人推動著腰部,肉棒在美里的雙唇內抽插,美里的唾液,似乎喜悅地由含著肉棒的唇內流下,我的股間也堅硬得快要漲破了。

「哈啊!哈啊!哈啊!」所謂的理性,早已煙消雲散。

腦中甘美麻痺,即將與肉棒共同爆發。

「嗯咕!嗯嗯….嗚嗚嗚….」

美里的眼淚,從赤紅的臉頰上滾落。

粗大的肉棒在嘴中穿刺,連呼吸都很困難。

「馬上就讓妳更舒服!腳給我張開一點!」

剛才還如癡如醉地舔著美里秘貝中蜜汁的男人說道。

美里再次拼命用力抵抗,想把腳合起來。

「啊,不要….唔咕,那裡….不能進去!」

美里吐出口中的肉棒並且大叫,但男人毫不理會。

「我要讓妳永遠忘不了我們….」

男人把高翹的肉棒,對準美里小小的粉紅色秘貝,一口氣插進去。

「噫呀~痛痛、好痛啊….不要呀!!」美里痛苦得大聲喘息。

「啊啊,嗚噫….」額頭冒出熱汗。

男人看到美里的樣子,更加興奮地激烈推動腰幹,發出咕啾咕啾的聲音。

「哈哈哈哈哈!怎麼樣?舒服吧!」

「好、好痛….嗚嗚….」

美里的痛苦呻吟,似乎使男人更加興奮,男人緊緊的抱住美里纖細的腰部。

「啊啊啊啊….請,住手….」

每當男人激烈突刺,美里豐滿而微翹的乳房,就噗嚕噗嚕地用力搖動。

「啊啊啊….不要!!」

美里的下半身被抱住,身體向後弓起,頭部抓住地面。

「濕成這樣,就算是第一次也能順利插進去哪!呼呼呼….緊得真舒服!」

雖然隔得很遠,也能清楚看見男人的肉棒發著淫猥的聲音,在美里的秘壺內進進出出。

男人快速搖動腰部,撞擊美里的秘貝。

「啊,唔唔….嗯嗯嗯….」

每一抽插,美里的處女鮮血,就跟著男人的肉棒流出來。

「啊啊,嗚咕….嗯咕….」

美里不但嘴裡含著肉棒,秘貝被插入鋼棒,身體也被男人們的體液及唾液弄得全身濕黏黏的。

「嗯咕,嗯咕….哈啊,哈啊….」

即使被強姦,美里的身體仍產生了女性本能的反應,秘貝中嗶啾嗶啾地溢出黏液。

「啊啊….嗯咕,唔咕….」

「竟然濕成這樣,有快感了對吧!」

「不、才沒….啊!」

男人更深入的插進美里的秘壺內。

「我要瘋狂的插到射精為止,妳覺悟吧!」

男人一說完,立刻將美里拉到他的上方。

「呀啊!啊,啊啊….」

手腳趴在地面上,小小的秘貝從下方被男人的肉棒插至根部。

男人強烈的向上突刺美里纖瘦的身體。

「啊啊….請你,不要….」

美里彈力美妙的潔白乳房也一直晃動不停。

「唔噫….饒,饒了我….」

英里初經人事的小小裂縫,是不是會被搞壞。

這時,我突然產生這種怪異的想法,大概是因為美里的秘貝太窄小,而男人的肉棒太過赤黑堅挺了吧。

「呀啊!嗯咕,嗚嗚….」

美里發出痛苦又無奈的喘息聲,一旁的男人好像受不了,由後方抱住美里可愛的臀部。

男人的手,滑進美里豐腴的股溝內。

「哇塞! 凍未條了!我來通通這裡!」

男人將屹立的鋼棒,扺在美里高翹的臀部裂縫上,瞄準了淡茶色的花蕊。

「不、不要!那裡是….啊!啊啊!!」

男人把堅挺膨脹的肉棒,一口氣突刺進淡褐色的肛門內,美里猛烈弓起白皙的背部。

「呀啊啊啊!啊嗚….」

兩個洞口同時遭到侵入,美里已接近昏厥,可是,別的男人仍然繼續將鋼棒塞進美里的嘴中。

「這裡還空著嘛!」咕一聲,赤黑的剛棒就要進美里的唇內。

「嗯咕,嗯咕,嗯咕….」

美里難過的含著男人的肉棒,沒多久,男人的背部猛然僵直。

看得出來,男人的赤黑肉棒上冒出租大的血管。

美里仍然痛苦的被迫吞進肉棒。

「唔唔….受不了了!給我全部喝進去!嗚嗚….」

男人在美里嘴裡,咕啣咕啣的射精出來。

「嗚咕咕咕!唔嗯….」

無法承載的多量精液,從美里小小的唇中溢出。

「嗚咕….咕嘟….」

「哦,我也….嗯哼,受不了了!全都都給妳吧!嗚嗚」

躺在下方,被美里跨坐著的男人,也難受的呻吟著。

「不、不要!不要在那裡….不行!啊啊!!」

美里搖著腰抵抗,可是反而替男人扣下高潮的板機,男人全身痙攣,滾燙的精液全注入美里的秘壺之內。

「呀啊….噫呀!」

大量的白濁精液,由美里的秘貝中垂流出來,沿著大腿流下。

同時,抽插肛門的男人,也舒服得達到高潮。

「嗚唔….哦哦哦哦….」

幾乎被美里後仰的潔白背部覆蓋住的男人,也將大量精液噴進美里體內。

多量的白濁精液,緩緩地由淡褐色的花蕾中溢出。

美里的全身,滿佈著男人們的精液。

「拜、拜託,饒了我….我已經….」

「妳別做夢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美里的抗拒毫無作用,男人們一個接一個的玷污著美里。

「叫啊,叫啊….」

男人抽離,但美里仍然無法動彈,只能趴在地上,上半身已支持不住,只有臀部向外突出。

沾滿男人精液及自己黏液的秘唇,也完全向外露出。

「嘻嘻嘻….讓妳再痛快一點!嘻嘻嘻….我們也還沒爽夠呢!」

男人們齜牙咧嘴地大聲狂笑。

突然間,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定住。

原本我以為不過是下級魔導師的男人們,舌頭忽然暴長,眼睛向外突出。

片刻間,男人們化為妖怪。

「那、那些人,原來是怪物….」

新東京最近連續發生了多起怪異事件。

由於發生了許多被不尋常方式所殺害的事件,於是,街頭巷尾流傳著「妖怪出現」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傳聞。

我感到雙膝正不停地打顫。

腳就像被釘住般,不管是逃離現場或前去救助美里都沒辦法。

原先脹痛勃起的股間,現在也已開始萎縮。

「呀啊啊!怪物!!」

美里運動著僵硬的身體,拼命想逃離,但一下子就被醜陋的怪物們抓住了。

「會讓妳更爽的!」美里的臉上,比剛才更蒼白。

「噫呀呀!救我!!」

美里身上全祼,只穿著襪子,死命地在地上爬動,想要逃開。

我全身發抖,呆立在原地。

「他是逃不掉的!讓我吸取妳美味的內生性蛋白吧!嘻嘻嘻嘻嘻嘻…」

妖怪們抓著美里的腳,以像蛇一樣的肉棒,突刺入剛剛才失去處女的秘壺,再次強姦美里。

「啊咕!啊,嗚嗚….」

「嘻嘻嘻….怎麼樣?很爽吧!爽的話就給我分泌很多的內生性蛋白出來」

痛苦的美里,全身能稱為洞的地方,全被怪物陸續以噁心的肉棒塞滿。

怪物們蜿蜒扭曲的大肉棒,每在美里的秘壺內出入,美里的秘壺就流出白色的發泡黏液。

「噫呀呀呀!嗚嗚嗚….」

和我的肉棒不斷縮小正好相反,美里產生了與剛才截然不同的反應。

「啊、啊啊….哈啊、哈啊….」

美里的眼睛裡雖然流露出抵抗的神色,卻也明顯的漸漸地產生快感。

連小小的花瓣,都發出了咕啾咕啾的淫猥水聲。

「噫….噫呀,啊啊….」

這是一幅少女遭到怪獸凌虐的可怕景象。

可是….

美里竟在怪物的淫威下得到快感….」

美里的秘貝中,演出了嗶啾嗶啾的黏液….

我的腦海運浮現出這種無聊的想法,但轉瞬間就被打斷。

「嗯,差不多可以了,給我妳的蛋白質吧!」

一個怪物這麼說的同時,從其他怪物的口中,也爬出了彷彿陰莖般的黏膜怪蟲。

怪物們想要得到人類在達到快感時,腦裡滲出的內生性蛋白價,因此不斷侵犯美里。

「呀啊啊啊叫、救命。」美里看得呆若木雞,無力逃跑。

「拜託!誰來救我!!」

「唔呼呼呼….我要享用了!」

就在怪物們喜悅地把怪蟲伸進美里嘴裡時—

「等一下!」大樓的上方,突然傳來聲音。

抬頭一看,上面站著一個長髮搖曳,身穿大衣的美少女。

「你這小鬼想幹什麼….唔哼哼哼….」

怪物們望著美少女,日中發出奸笑。

她的頭上戴著個子,似乎使怪物們誤以為她是少年。

「也乖乖地獻出你的蛋白質吧!嗚噫噫噫….」

美少女從大樓跳下,怪物們離開美里的身體,紛紛轉向她。

她拿掉帽子,脫掉大衣的身上,穿著性感的黑色皮製內衣褲。

為挺的乳房及全身的肌膚,顏色晶瑩透明。

可是,為什麼這裡會出現如此美麗的少女呢?」

冷酷的眼神,加上窈窕的胴體。

完美的曲線,修長得令人心跳。

「我可不會輕易的讓你們這些混蛋玩弄哦!」

「哦,原來是女人啊!那更好!」

醜陋的妖怪們一齊撲向那不可思議的美少女。

「好像很可口嘛!嗚嘰嘰嘰….」

他們的嘴角垂著涎,像蜘蛛一樣在地上亂竄,口中吐出陰莖狀的長蟲,準備襲向美少女。

但是,那美少女卻冷酷地笑著對他們說:「既然是妖怪,就用妖怪的方式來處置好了!」

「什麼!!非好好舐舔妳的身體不可。」

「有本事就來吧!不聽話的孩子是要狠狠地處罰的。」

美少女輕巧地閃過撲來的怪物,抓住怪物的手腕,輕鬆的砍下他們的手腳。

「哇啊啊!!」

「嗚嘎嘎嘎!!」怪物們失去手腳,流出綠色的血液。

「嘎啊啊啊!!」很快地,怪物們已被擊潰。

「咕嘰嘰嘰嘰!!」淫魔們的眼珠也散落一地,不斷滾動著。

「唉,真是的….不堪一擊嘛!」

「可、可惡!妳覺悟吧!!」

撲過來的最後一隻,被美少女抬腿抓住身體,無法動彈。

「知道我是誰嗎?」

說著說著,指甲開始變得長而銳利,冷笑的嘴角中,利牙閃閃發光。

「妳、妳難道是….」

手腳被制住的怪物臉上,唰一聲變得鐵青。

美少女的牙齒更加尖銳地發光。

「沒錯!我就是你們的剋星–吸血鬼!」

一說完,美少女眼睛燦燃一閃,手掌中聚滿青光的能量。

周圍也全為黃色火焰所包圍。

「想舔我,還早個十億萬年呢!」

「咕呀呀呀!!」

青光的能量瞬間炸開,捲起一陣巨大爆風,妖魔的身體被爆風吞噬,只留下四分五裂的殘肢。

激動且興奮得顫抖的我,只能盯著她的側面看。

可是,現代還會有吸血鬼嗎?

「你一直躲在那邊嗎?」她毫無表情的轉頭對我說道。

我回答不出話來。

「算了!對方是淫魔,躲起來也是難免的。」

說完後,她很快地消失在新東京的暗夜之中。

我有如大要初醒,茫茫然不知所措的呆在當地。

只有一輪皎潔的明月,斜斜掛在天空。

第二章 三人的咕啾

工作告一段落的美那,回家後就先走進浴室中。

與淫魔戰鬥的美那,細緻的肌膚上冒著涔涔的汗水。

脫下站在祼體上的黑色皮製內衣褲後,彈性特佳的豐滿乳房躍然蹦出。

身體每一搖動,吊鐘型的高挺胸部就隨之噗嚕彈跳。

轉開蓮蓬頭的開關,熱水即在苗條的潔白祼體上反彈流下。

舒服的感覺,不禁使美那的身體搖晃起來。

上升的熱氣,也讓淡玫瑰色的雙唇泛紅。

「唔,工作後沖個澡,真是舒服….」

美那一邊讓水由頭上淋下,一邊回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事。

「剛才那些妖魔,到底躲藏在哪裡?」美那伸了個懶腰。

粉紅色的小乳頭也挺了起來。

「算了,別想了!現在只想舒服的流流汗….」

這時,浴室中突然響起一個可愛的聲音。

「美那姐姐,妳在舒服什麼呢?」

同樣為吸血鬼一族,美那的乾妹妹.愛音,身上全祼,手裡拿著海綿,突然走進浴室。

愛音非常傾慕美那,是個溫柔樂天的可愛小女生。

「他要幹嘛?」美那被愛音做了一眺,不由得後退了兩步。

因為愛音還算是個小孩子。

「愛音想幫疲倦的美那姐姐擦擦背嘛!」

美那連忙搖搖手。「不、不用了啦!啊….」

愛音不理美那,逕自由業那的背後,以沾滿肥皂泡沫的手,溫柔地搓揉著美那的胸部並捏弄乳頭。

「啊,愛音,不要….那裡,又不是背後….」

美那的小乳頭漸漸堅硬起來。

「哎呀,有什麼關係嘛!」

在愛音的愛撫下,美那開始顫抖,連推開她都沒力氣。

「啊,啊啊….」

充滿蒸氣的浴室中,美那彈性美妙的乳房噗嚕噗嚕地跳動。

「啊啊,啊啊啊….」修長的白皙背部,也自然的往後仰。

「美那姐姐的奶奶,果然比背部還疲勞呢!那麼,就讓我來使奶奶更舒服吧!」

愛音說完後,雙手更加用力的搓揉著美那的乳房,並把粉紅色的乳頭含在嘴裡,用舌頭輕輕的轉動。

愛音邊吸美那的乳頭,邊用牙齒輕輕地咬。

「嗯,牙齒堅硬的觸感真好!」

「愛音….不、不行!啊!!」

愛音開始用力吸著美那的乳頭,發出啾啾的聲音。

美那的小乳頭已沾滿愛音的唾液。

「妳要….做什麼….」滿是唾液的乳頭,快速地高挺起來。

「美那姐姐真是的!已經這麼溼了,還在說這種話!」

要音彷彿很興奮,她輕輕用手指掬取美那花瓣中流出的蜜汁。

「啊,啊啊….」

「感度真棒!!」

她用手指撥開美那的秘貝,滑進中指,秘貝中流出黏液,響起嗶啾嗶啾的聲音。

黏液沿著大腿流下來。

「啊啊!那裡不行!啊、啊啊….」

美那的秘貝更突出,背部更加向後弓起。

「接下來,是小洞裡的馬殺雞!」

愛音的手指深入秘貝的最深處,花瓣隨之完全張開。

「嗯啊….啊啊!!」美那難受得直喘氣。

潔白的祼體羞澀泛紅。

愛音的手指,將美那的秘貝分得更開。

「哈啊….嗯啊,嗯啊,啊….」

「嗯嗯,好像很好吃哪!」

愛音將手指從美那的秘貝中抽出,上面掛著黏液的絲線。

「愛音….哈啊、哈啊….」愛音品嚐美味似的吸吮著手指。

「愛音也受不了了!好想舐美那姐姐的肉洞哦!」

美那仰躺在地上,秘貝被愛音以手指分得更開,並伸入舌頭,嗶啾嗶啾地吸吮著。

「啊啊….愛音!」

「美那姐姐的這裡真是好吃!」

愛音的舌頭撩開美那的花瓣,仔細的來回撥動。

捲起的舌頭,侵入秘壼最深處。

「啊啊!哈啊、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