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柔情

第一章 名叫孤獨的男人

在某年、某月、某日、地球上的某處,一對富有的夫婦獲得一個男孩。男孩的生活照說是早就被安排好了,在父母親的寵愛下,度過無憂無慮、揮霍富足的生活。直到突來的不幸奪走這一切……。

一場車禍讓這個幸福的家庭從此四分五裂……失去父母親的男孩和名叫瑪莉的妹妹分別被送到遠房親戚家寄養……男孩並沒有流淚,他只是牢牢記住自己對父母遺產的繼承權,就這麼開始由天堂墮入地獄般的生活。

男孩在親戚家裡被視為煩人的包袱,他開始為自己築起一道牆,躲在裡面看書、畫畫,自動放棄和其他人的接觸。他小小的心靈也因此感到這人世間的殘酷。

日子平靜地過了,男孩也長成英俊帥氣的小男人,但在他心中總有一道無法填平的傷口,像一種永遠無法滿足的渴望。

長大成人的男孩繼承父母的遺產後,就在偏僻的山林裡建了一座華麗的屋宅,他模糊地感到自己也許就要在這裡終老一輩子了。

那曾是男人的夢想,孤獨地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但是很快地他感受到更大的空虛,在這個連時間彷彿都凝結的空蕩蕩的巨宅中,他開始渴望異性溫暖的氣息、渴望愛情。

就在這時候,男人接到一封來自遠方的信,提醒他他還有一個寄養在這裡的妹妹,現在該是把她接回去的時候。男人滿心歡喜地等待失散多年的妹妹的來到。

實際的相遇和想像中的浪漫情景相差了很多,既沒有含淚的熱情擁抱、也沒有整夜的往事回憶。

「你真的是我哥哥嗎?」

「嗯、我想應該是吧!」

這是他們間唯一的對話。男人在妹妹的眼中看到和自己一樣的陰影。

不過這種時空造成的距離很快就被打破了,兩個孤獨的人終於找到彼此能夠相依靠的伴。男人毫不吝嗇地對妹妹投注滿腔的關愛,瑪莉也盡情地依偎在哥哥的身邊撒嬌。瑪莉為男人帶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這種天堂般的生活照說可以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有別的少女闖入這個封閉的、只屬於兩個人的伊甸園。

男人唯一的嗜好是畫畫,這曾經是他得以擺脫別人厭惡目光的方法,逐漸成為男人整個情感的舒發管道。透過畫畫,他也第一次遇到令他心動的女孩。他們相遇於畫室,那時恩雅還是個安靜、充滿靈氣之美的女孩。可是由於從小養成的孤僻性格,讓男孩並沒有勇氣做出進一步的表示。這段初戀就麼結束在寒冬飄落的雪花中。

一年一年過去,恩雅並未忘記男孩在白茫茫的大地間離去的身影。她從未放棄追尋那個身影……。終於有一天,她就這麼偶然但又非全偶然地出現在豪宅的階梯前。男人邀請她住進這個夢幻般美麗的世界,緊接著將會有更多美麗的少女在這個伊甸中綻放出她們絢麗的光采。

安娜--男主人在難得參加的一次舞會中遇到的女侍,她很快答應男人的請求,到這裡來服侍他。一個不得不以扒竊為生的窮家女蘇菲,在失手時由主人解困,也就這麼來到主人的身邊。抱著小貓在街上遊蕩、一臉無辜的小女孩,喚起男人深藏的童年回憶,男人把她帶回家,由於她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男人就叫她梅亞莉,她懷中灰白交雜的小貓則是蒂蒂。

男人收集各式鑽石般的女孩來裝飾自己的華宅,他已經逐漸遺忘最初遺世獨居的願望。事後回想起來,他才發現後來的不幸,都是由於當時自己所犯下的兩個錯誤。

 

第二章 羞恥行為

初春的風吹在通往山林的小道上。夕陽逐漸消失在遠處的山間,閃著方向燈的轎車迎面開來,車裡是一對戀人。愛情總是這樣開始的,先是出現一個男人、再出現一個女人,或是先女人後男人,順序並不重要,無論如何他們感到存在於彼此之間強烈的吸引,這才是促成一段戀情的重要因素。

愛麗絲和K相遇後,屬於他們的故事就展開了。愛麗絲充分享受週末與K一起度過的快樂時光,他們會在公園裡散步、一起喝喝咖啡、在街上亂逛,然後由K很君子地送她回家,只在道別的時候輕輕吻她一下,像許下再相會的承諾。

不過今天好像很不同,K把車子一直開往郊區偏僻的地方,一路上也很少開口說話。愛麗偏過頭、看看自己心愛的K,他正試著把車子停在濃密的大樹下。

K發現愛麗絲凝視的目光,對她笑了笑,充滿男性氣息的雙唇很快蓋了上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儘管曾經暗暗期待這一幕的來臨,愛麗絲還是害羞地用手遮住臉。

「怎麼了,想回家了嗎?」

「哦、我……」愛麗絲滿臉通紅、胡亂地回答著。她心裡其實是很想待在K的身旁。

「就聽我的安排囉!」K呼著熱氣的雙唇又貼了上來。

「愛麗絲,妳是我可愛的小天使,我要一直擁有妳……」

「K……」

「愛麗絲,讓我看看最真實的妳。」

「嗯?」愛麗絲不完全了解K的意思。

「愛麗絲,我想看到赤裸的妳,這些衣服只會遮去妳的美麗罷了。」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妳知道我已經等得快發狂了嗎?」

「可是在這裡……」

「這裡又怎麼了?」K的語氣中帶有明顯的不耐煩。

我在惹K不高興了….。愛麗絲心裡想著,而這又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事。她把手伸到腰後的裙頭上,輕輕解開釦環。

「愛麗絲……」K的眼眸閃出發現獵物般的耀眼光芒。

愛麗絲彎曲著身子,好不容易才把裙子脫下來。白皙如玉柱的雙腿露了出來,愛麗絲用手蓋住微微露出青苔般濃密短毛的交叉處,她的底褲是白色純棉的樸素式樣。

「解開襯衫的鈕釦。」

這要求對生長在保守家庭的愛麗絲而言,實在有些過份,她在父母親面前甚至於連短褲都沒穿過,現在卻……她深深吸了口氣,下定決心地把手放到最上面的釦子,慢慢地一顆顆解開。襯衫下是和底褲同一款式的純白胸衣,可以感受到那隆起處溫熱柔軟的觸感。

「愛麗絲,我們到外面走走。」

「外面很冷……」

其實今天的夜裡倒是出乎意外地暖和,彷彿經過一個寒冬的冰凍,大地也開始甦醒了。

「妳怕什麼?有我在。」

K緊緊摟著她,結實的臂膀壓在愛麗絲胸前的百合花上。兩個相重疊的身軀走向樹林的深處。

「愛麗絲,妳真的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美。」

K貪婪的眼神滑過愛麗絲流暢的曲線,儘管雙手抱在胸前遮去了不少春色,K還是一副很滿意的樣子。

他突然從口袋裡抽出小刀。

「那個,你、你要做什麼……」

「不要動,我不會傷害妳的。」

「啊呀!!」

銳利的刀鋒劃破胸衣,兩粒鑲著紅寶石的水晶球圓鼓鼓地滾動出來。

「我們快回去吧!」

「為什麼要回去?我覺得現在正好。」

K修長的手指撫摸水晶球光滑細緻的表面,然後一個不小心滑到閃著紅光、晶瑩剔透的碎鑽塔,一層層攀爬起來。

「啊!不要、不行啦!!」

「怎麼,妳不喜歡嗎?」

「不、不是、我……」

「愛麗絲……」

「K,我、我喜歡……我愛上你了,只要能跟你在一起……」

「那好,妳先戴上這個。」

K從大衣口袋裡拿出一個附有金屬鍊的黑色皮套環,就像是平常戴在狗脖子上的那種。

「為什麼要戴這種東西?」

「這妳不要問,乖乖聽話,戴上就是了。」

愛麗絲覺得萬分羞辱,她不敢相信K會對自己要求這麼不合理的事。大滴珠滑落下她姣好的臉龐。

「解下!K,快幫我解下!!」

「愛麗絲,聽我說,這個鎖是聯繫妳我的鎖,妳要是忍心就自己解開它吧!」

愛麗絲說不出話來,她真的不願意和K分開,只好暫時忍住被套上圈鍊的羞辱。

「也許妳無法馬上理解,但相信我,愛麗絲,我是真心愛妳的。」

既然愛我為什麼要羞辱我?愛麗絲在心裡問著。可是看到他那雙深邃清澈的眼眸,她又馬上相信了。

「我會試著了解的。」

「是嗎?那我們走吧!」

K拉緊鍊環,不知要把她牽到哪裡。

「愛麗絲,只在地上用爬的!」

「什麼!?」她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妳現在被掛上狗鍊,當然要在地上爬囉!」

事到如今,愛麗絲也只能照著K的話去做。她勉強趴在地上,膝蓋一碰到潮濕泥濘的地,就爬滿雞皮疙瘩。她想到隨時可能會有人經過而被發現的時候,全身一陣發冷。

「來把屁股翹高一點!早知道應該把尾巴也帶來。」

到底要去哪裡?K牽著自己漫無目標地走著,愛麗絲卻再也不能忍耐。原來早在車上她就很想尿尿了。

愛麗絲逼自己想些其他事情,她開始數著經過的大樹。一、二、三、四……。

一方面小心地放慢速度,不讓貼著緊緊、相摩擦的蜜蕊再造成任何刺激。已經忍受不住了!!愛麗絲感到只要再稍微移動一步,就會牽動到接近飽和的儲水口,洶湧的泉流眼看就要一發不可收拾了。

「K、我、我……」

「怎麼了?」

「可不可以把鎖鍊解開,只要一下子就好了。」

「解開鎖鍊?」

「對,我、我想上洗手間。」

「哈哈哈!!妳從剛才就一直忍到現在……」

「所以拜託快點啊!」

「愛麗絲,據我所知,這附近可沒有什麼洗手間。」

「那、那怎麼辦?」

「妳就就地解決吧!!」

不、不要!在自己所愛的人面前尿尿……。

「K,你在做什麼?」

K用他強壯的臂膀拉起愛麗絲的項圈,讓她靠在一棵樹上。

「求求妳,放開我!!」

K根本不理會愛麗絲的哭喊,自顧自地在她隱密的渠道摸索起來。

「愛麗絲,妳不需要忍耐,放出來啊!」

K盡情地撫弄鼓脹的豆莢,然後順著柔軟的裂縫來回滑動。那個連愛麗絲自己都沒有碰過的地方……

「快放開,我要不行了!」

「那就快點出來!!」

K非但沒有鬆手,反而更加快手指擺動的速度。愛麗絲感到逐漸加重的力量,正一點點刺激著緊繃的內徑,所有的神經都處在一種蓄勢待發的狀態。

被逼急的愛麗絲不得不拿手打他。不過,一個正在憋尿的女孩,又能有多大的力量?

「既然妳自己不肯出來,就讓我來幫妳一把吧!」

K把手放到她明顯比平常膨脹的下腹部,接著就使盡全力壓起來。

「啊、不要!不要!!」

「放輕鬆,愛麗絲,我這是在幫妳呢!」

儘管用盡一切方法抵抗,愛麗絲終於也忍不住放了出來。由狹長的水徑流出、沿著大眼、膝蓋、小腿、腳踝流下的金黃色液體,是一道非常溫暖的泉流,愛麗絲甚至覺得它會就這麼一直流下去。

「嗚嗚……」

臉上的泉水也自動地解放出來,愛麗絲真希望能立刻就消失。她的身體頹然地倒了下來。K扶住她的身子,讓她回復四肢著地的趴姿。接著就滿意地蹲在她身後,從大腿用手劃過那道被尿水沾濕的痕跡。

「愛麗絲,在別人面前尿尿是不是很丟臉呀?」

「嗚嗚……」

「清楚點回答!!」

「丟臉,我覺得好羞愧哦!」

「哈哈哈!小寶貝,這我就高興了!!」

說著就又抽出小刀,從後面把她的底褲切開。山谷中的懸崖峭壁、密林小溪很自然地露了出來。真是一片大好春光……。

「不要、K、不要看我那裡!」

「愛麗絲,很漂亮哦!都濕了……」

月光照進漆黑的樹林,在愛麗絲的百寶箱下灑上一層華美絢爛的光采。K把頭探進這一片光,舌頭貪婪地撫過泛著水光的黑絲絨。

「啊、啊啊!K……」

K不理會愛麗絲故作嬌矜的嚶嚀,舌尖逕自玩弄起那粒飽滿透明的珍珠。

「嗯、啊……」

愛麗絲原先低聲的抗拒越來越像是動情時的低喘。以往出現在午夜遐思的情景正在發生……這種現實與夢境相交錯的迷幻感,讓愛麗絲不禁心蕩神馳。

「K、啊啊!!」

「愛麗絲,我愛妳!我要妳的一切都屬於我的……」

K用手捧起愛麗絲的白桃,吹彈欲破的觸感令他手指一陣發麻。他的口中開始滲進香醇濃郁的蜜水。

「愛麗絲,開始有感覺了……」

「K、我……」

「現在什麼都不用說,好好享受吧!」

K帶有魔力的手指,正向在愛麗絲體內沉睡了十八年的淫樂精靈一點點輸入召喚的咒語。

「嗯嗯、K……」

「愛麗絲,讓我擁有全部的妳!」

意亂情迷的愛麗絲不再抵抗,她擺出淫蕩的姿勢,等待K在她的體內掀起最強烈的撞擊。

「愛麗絲,放輕鬆,要進去、我就要進去了!!」

「好痛、K、痛死我了!!」

愛麗絲死命抓住地上的雜草,她的雙手沾滿被攪碎的爛草墨綠色的黏稠汁液。

「再忍耐一下……」

K的硬物直挺挺地沉入未被開封的蜜井,直到最深處……

「啊啊!!」

K感到尖端像被灌入一種喝的香水般的激動,肉頭的每一個細胞都打開了,充分吸取這似有若無、如幻似真的美妙觸感。

「K、再來啊!!」

愛麗絲忘情地嘶喊,她已經忘記剛才撕裂般的痛楚,整個身體如深海中柔軟的海草,隨著歡樂的波浪擺盪起來。

「啊啊!愛、愛麗絲……」

K在愛麗絲蜷曲如水晶高腳杯的身軀裡,灑下他的瓊漿玉露。

冷冷的雨落了下來,打在愛麗絲因激情而燃燒的身上。她覺得很舒服,就這麼動也不動地躺著。腦中像充滿各種畫面、卻也像是一片空白……

小小雨珠子打在身上敲出的單純旋律,總算讓她能夠逐漸平靜下來。在一旁的K站了起來,愛麗絲害羞地低下頭、不敢看他。

「愛麗絲,妳終於是我的了,為了證明妳對我的愛,請妳順著這條路走下去,到一座豪華的屋宅,我的朋友將在那裡等妳。」

「什麼!?」

愛麗絲一點也不明白K在說什麼。

「妳得自己一個人去那裡,無論屋裡的男主人對妳要求什麼,妳都應該照做.」

K眼看就要轉身離去。

「愛麗絲,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我會在適當的時候出現,到時候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K走得很快,他像一個黑影子般一下子就看不見了。雨漸漸下大,像無數根針扎在愛麗絲細緻白皙的身上。愛麗絲別無選擇,她套上濕透的襯衫,拖著疲憊的腳步走向不知何處的華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