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米

微寒的冷風颯颯的颳起,捲過破落殘舊的大廈天台,也捲過她的腳,一雙危站於窄窄的牆上的腳……

懷著極度破碎、傷透得無可再傷的心靈,這一刻,身上還穿著校服、十六歲的雯雯已決意尋死,永別這個不值得她留戀的世界,永別那個極之可恨,剛將自己無情地甩掉的男友“亞政”……。

但她卻不知道,冥冥中早已註定了她命不該絕,今天她是絕對死不掉的,但……她卻要遭受一次比死更難受的懲罰﹗這是上天對她糟塌生命的懲罰吧﹗

荒涼的天台上,其實並非空無一人,在幽黑的暗角中,兩名無聊而頹廢的不良少年阿華與阿杰,正躲在那裡以狂飲咳藥水來逃避不平的現實。

當藥力將腦袋沖得虛虛浮浮之際,竟讓他倆發現那在低聲哭泣著的雯雯,瞧見那條被風吹起的校裙下,純白而細小的內褲﹗

啊……這一眼著實不得了,非但勾起兩人本已紅紅欲發的性慾,更為雯雯帶來一場比死還痛苦的惡夢……。

“小妹妹,怎麼哭得一對眼睛都紅了呀﹗”像喝醉酒、腳步浮浮走近的阿華語帶輕佻地說。

“嗚……關你甚麼事呀!你們這些男人,沒有一個是好人的!”

“喂,阿華,看她這個樣子好像是想跳樓哦!”阿杰說。

“是呀!我是要跳樓呀!你們可不能阻擋住我!”雯雯激動地向前踏了一步。

“小妹妹,妳冷靜一下!妳要死的話,我們倒是阻擋不了妳,不過……”

阿華突然衝向雯雯身前,雙手一抱,已強行把她拉回地上。

他涎著臉說道:“不過,妳這麼酷的女娃兒,在臨死之前好應該讓我們玩一玩,否則豈不是太浪費了,嘿嘿……”

“哇!你們想幹甚麼呀!”本來連死也不怕的雯雯,此刻她的面上反而流露出恐懼的神色了。

“想幹甚麼﹖橫豎妳等一會跳下去之後,都變成肉醬了,還不如在妳那隻美味鮑魚未變漿糊之前,先讓我們嘗嘗滋味,大家享受一下啦!”

阿華二話不說,就扯下一條別人平時用來晾衣服的“尼龍繩”,將雯雯雙手捆綁起來,接著開始在她身體上下其手,扯下內褲大肆淫辱……

“阿杰,先別顧著摸她下面啦﹗這個美媚的胸圍扣得好緊呀﹗我解不開呀,過來幫幫手啦!”

“幹!你有你玩,我有我玩……她下面才過癮啦﹗你看﹗她的毛生得多整齊,就像個‘T’字一樣,嘩﹗爽呀!”

“救命呀!救命呀!”雯雯拼命求救。

“妳沒有發神經吧!哪有人既然來自殺,還要叫救命的﹖”

阿杰一邊挖弄她乾澀的陰道,一邊責罵她。

“你們才神經啦﹗快放開我呀!救命呀!”

“不准叫!”阿華唯恐雯雯的叫聲驚動附近的人,便用剛才脫下的白色純綿內褲塞進她的小嘴裡,然後繼續凌辱她的身體。

兩人各有各忙的,阿華從後抱著雯雯,伸手由校服裡摸上她乳房,猛力地抓著她兩個肉球,還不時的用手指揉捏著兩粒乳頭,痛得雯雯眼淚直淌。

而阿杰則更狂放,像個車房技工似的蹲在雯雯胯下,抬高頭拼命狂舐她那隻幼嫩的鮮鮑,舔得“雪雪”有聲。

當阿華認為自己已經玩夠了雯雯的肉球,覺得是時候和阿杰掉換位置之時,阿杰卻完全陶醉地埋首舐著這隻美味的鮑魚,對阿華的要求置若罔聞。

“喂,阿杰,這樣下去并不是辦法,一會兒我們終究要幹她的,這地板太硬了,不如另找個地方,大家幹起來舒服,不如抬她到那個地方去玩吧!”說時還使了個眼色。

阿杰似被一言提醒,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瓜說道:“對﹗怎麼我就沒想到呢﹗那裡還有好多“設備”,用來對付這個美媚就最適合啦﹗”

於是兩人再次同心合力,把雯雯蒙頭蒙面挾著到阿杰的家中……

雯雯被兩頭禽獸推入客廳,轉眼間身上遮蓋肉體的布料已被脫過清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心知今天是劫數難逃,反抗也是沒有用的了,祇好放軟身軀,像一條死魚般任其魚肉了……

這次,阿華堅持要攻雯雯下體,并且一始就用腳趾撩她的陰毛,雯雯對於他這奇特的行為,著實非常嘔心,可惜能夠做的,祇有閉著眼、咬著牙,默默地強忍。

她連呼叫的聲音也沒有了,這與姦屍無異的感覺,阿華頓時氣上心頭,發狂地使勁緊握著雯雯白裡透紅的肉球,抓得她的乳房深深印上一條條赤紅的指痕,繼而又以牙齒出力咬她那細小堅挺的乳蒂,猶如吃口香糖一般……

如此的粗暴行為,實在是使雯雯相當難受,但為避免自己的痛苦反應會給對方帶來官能上的快感,唯有繼續強忍痛楚,任憑淚水如泉般從眼角涌出。

見到雯雯仍然毫無反應,阿華便出動了他必殺技,竟然在廚房取出衫夾,強硬拉出雯雯的陰唇,狠狠地一夾而下……

縱使雯雯如何堅忍,但此刻雯雯也實在抵受不住阿華這變態的必殺技,自然痛得她掩著下體,慘叫地翻滾著。

看見雯雯死去活來的樣子,阿華仰天大笑,繼而抬起她的屁股向著自己,以手指挑弄她的陰唇,輕挖陰道。

但即使阿華如何賣力,怎樣滿足手指之慾,雯雯的鮑魚仍然如往昔的乾旱,活像沒澆水的泥土一樣。

幹了這麼多把戲,卻仍挑不起雯雯半絲性慾,連所謂的必殺技也使出之後,他唯有認命地採取最基本的愛撫技術,伸出尖尖的、長長的、像毒蛇般的舌頭,在距離她桃源洞約兩寸的位置,呈螺旋形狀的對洞口鑽了進去。

即時逗得雯雯全身一顫,看來這一招大有成功的機會了,于是阿華不停的舔、鑽、吮後,祇見有淫水開始緩緩地從本來乾枯的肉洞中滲出,一番努力漸見成果,阿華當場如獲至寶,大口大口地狂吞猛飲這道珍貴的玉露甘泉,喝得津津有味﹗

阿華這要命舉動更加劇了雯雯的反應,令她那不爭氣的身體,在未經雯雯本人同意之下,如颱風後的暴雨般,傾瀉出更多更多的淫水來,一時間,阿華竟承接不下,淫水灌注口內,滿瀉了便連口水從口角慢慢溢了出來。

這份無法自控的生理反應,著實令雯雯既羞且怒。

突然間,一股不知從何而生的勇氣忽然湧現,重新給她灌注力量,手腳猛地狂伸亂撐,欲將身上這頭人狼推開。

可是她愈反抗,愈脫離不到兩頭淫獸的魔掌,反而激怒正慾火澎湃的阿華,祇見他衝進廚房取出菜刀,二話不說就往雯雯的胸膛刺下﹗

刀尖刺入雯雯左邊的肉球大約兩分深及時停住,血沿著刀尖流過雪白的肌膚,相映成一抹嬌艷而詭異的情景。

望著雯雯乳房赤紅的血,阿華神色猙獰地說:“乖乖的聽我話,要不,我就一刀對這裡插下去,橫豎妳現在這個死樣子,和姦屍沒有甚麼分別。”

當親身感受到死亡帶來的恐懼慼覺時,雯雯終於領略到生命的可貴,在另無更好的選擇下,她祇好苦苦哀求道:“不、不要呀﹗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啦!我……我聽你們的話了!”

一直坐在旁邊欣賞整個過程而等得發悶的阿杰,聽後雀躍地說:“好!是妳自己說的!現在我們叫妳含,妳含不含呢﹖”

雯雯哭著點了點頭。

“呵呵!好了,你先含他的吧﹗現在我這支‘無敵大碌棒’終于可以出場啦!”

說完,阿杰就得意忘形地在紙皮箱內找出一支藍色的電動自慰器,不由分說,就往雯雯的陰部插去……

“啊……”一聲凄厲無助的慘叫響起,那條自慰器已插進雯雯的陰道之內,雖然祇沒入一半,但已痛得雯雯按著下體不住哭著打滾。

阿杰恐怕弄出人命,情非不意的把自慰棒抽出,怎料一抽出來,自慰器竟黏著點點的血絲,嚇得阿杰即時翻看她的陰道是否被弄傷。

“怎樣呀﹖”阿華緊張的問道。

“哦﹗她就沒有事,不過我就打死自己好了,原來這個美媚還是個處女﹗”

晴天霹靂,阿杰後悔己太遲,而就算阿華用手上的刀殺死阿杰也於事無補。既已成事實,阿華惟有接受,祇好叫雯雯替自己口交。

雯雯既然尚是處女,自然從未和任何男人做過這回事,心中萬分抗拒,但仍無可奈何地張開小口,勉強的張開小嘴,含著阿華的“大肉腸”。

除了技巧較為笨拙之外,雯雯在口交方面幾乎亳無破綻。嫩薄的嘴唇含在包皮上,像兩片軟綿綿的麵包夾著香腸一般,整齊潔白的牙齒,給予人乾淨的感覺,卻又不至於在吸吮中刮傷龜頭。

充滿了唾液的濕潤口腔,似是把陽具塞進沾濕滿了暖水的年糕中,好不舒服﹗

加上雯雯用口來回不停的吸啜,這種在一剎那的時間,就由黑暗地獄飄升至極樂天堂的快感,祇維持了十多分鐘,阿華便隨著雯雯的不停吸吮而覺得要射精了,所以他飛快地拔出在她口內的煬具,可惜為時已晚。

阿華第一注洩出的精液已激射進雯雯的口中,接著射出的卻正正濺在雯雯的面龐之上,有些甚至滲入她眼睛內……

接力時間到了!一直苦候得差點想自慰洩慾的阿杰,終於可以品嘗眼前這個雖被自慰器破了處,但仍然未被任何大腸侵佔過的陰道……。

阿杰比阿華來得溫柔,先慢慢的舐勻她全身,再細心地撫摸她的肉球,輕輕的搓捏著,像撫弄著剛出生的小貓,阿杰是這樣的溫柔!比起阿華的粗暴,以及他剛才用自慰器強硬插入雯雯陰道的行為,簡直判若兩人。

可是,不論阿杰如何溫柔,雯雯依然如一些沒有職業道德的妓女那樣,祇懂脫光衣服、分開兩腿,任由客人隨便玩弄而已。

雯雯的不愿意,阿杰哪會不知,祇是現在又不是與自己女朋友做愛,自己開心便可以了,所以也不太介懷。

一個翻身,阿杰把頭鑽進雯雯胯下之間,再次品嘗她的鮮鮑,舌頭鬼馬地撩動她的陰毛,接著阿杰沿著雯雯的陰核舐至尿道口,又再由尿道口舐回桃源洞,之後在她肛門停下來,再由肛門反復地舐吮陰核,不斷地來來回回,終於弄得雯雯的陰道再次濕潤起來了。

差不多可以進入了,阿杰把安全套戴在自己的性器上,但卻未有即時插入,祇是在桃源洞邊撩撥“探路”……

看過“警訊”,知道精液可以作DNA“科學鑒証”,阿杰戴著避孕袋的陽具終於插入雯雯的陰道內。

那緊窄迫狹的桃源洞,夾得阿杰的陽具幾乎透不過氣來,兩者之間完全沒有空隙存在,即使阿杰稍為移動一下,陽具也被她擠得像在繁忙時間身處載滿乘客的地鐵車廂中一樣。

別以為這種情況會有快感,被壓得這樣辛苦,加上避孕袋套著的壓力,阿杰祇感到每一次抽插,都要費盡九牛二虎之力。

至於雯雯方面當然亦絕對不好受,分泌不足與安全套的膠質表面,每一下的磨擦,就像受著火燒酷刑,燙炙著陰道中的每條神經。

終於,阿杰強把雯雯的腿分成接近“一字馬”,方才減輕那特別厲害的逼迫感,直至雯雯陰道習慣了他的抽插,自然地分泌得愈來愈旺盛之後,阿杰才可真正領略到享受處女的快感,他突然又忍不住把安全套扯掉,把堅硬的陰莖赤裸裸的插進去。

逼迫感消失了!阿杰祇聽到自己抽插她陰道的“滋滋”聲,他愈是抽插得快,聲音就愈加頻密,有時候,阿杰抽插得過快,包皮也會被她陰道內的嫩肉擠至吐露龜頭。這情況,好比阿杰自己用手捉緊陽具上下套弄有趣百多倍。

將近要洩出精液的時候,阿杰更如著了魔似的瘋狂抽插,大腿連環拍擊著雯雯臀部的聲音,亦相應急促響亮。

進入忘我境界的阿杰,很快地感到龜頭一陣酸麻,接著渾身一顫,赤紅的大龜頭終於宣佈抵受不了磨擦,噴射出滿藏著千億精蟲的白色黏液。

被阿杰幹得滿身乏力、手腳酥軟的雯雯,活像死屍般軟躺地上,而那滲出殷殷血絲的陰道,亦失去了阿杰的陽具。

但是,在旁觀戰的阿華又慾焰高熾了,他并不嫌雯雯的陰道裡洋溢著阿杰的精液,祇把它當成潤滑劑……

雯雯終于失去知覺,當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又置身在天台上。

惡夢終於完了!原本想著尋死的雯雯,最後帶著疲倦傷痛的身軀,一拐一拐的步回家去,至於她那塊被強奪去的處女膜,就祇好當成是領略生命的意義而支付的學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