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女

「你喜歡看色情小電影嗎?」正在被我大力吸吮著陽具的男人問我。真是一個奇怪的問題!我當然不看色情小電影!像我這樣年紀的女孩,是沒有機會看到的,除非是…幸運吧!但是現在我真的希望這傢夥沒有問我這個問題,在這裏,跟未成年少女鬼混是要坐牢的。雖然看來我已成功的令他以?我已經超過18歲,而不是還差點點才到14歲的那種看起來是誘惑十足,玩起來是危險十足的小浪貨。

我一時之間想不起應該怎樣回答他,所以我暫時停止了吸吮他的陽具,只是跪在他面前,?起頭來,臉上現出一種不知所措的,迷茫的表情。假如我告訴他真實的情況,他還會駕車送我回家嗎?我思前想後的考慮了好一會。這「性感小貓」俱樂部的後門開在一條又冷又肮髒的後巷,我知道現在已經是太晚了,想要再找一個肯以玩弄一下我作?交換條件,然後送我回家的傢夥也不容易。而且,如果現在再到「性感小貓」俱樂部前門找人幫忙,那他們更會懷疑我是未成年,那我以後也別想再來這裏玩了,所以我是不會這樣做的。

我和家在這城鎮的邊遠地方,這裏所有出來「玩」的女孩都知道,從俱樂部出來,要找人免費送你一程到家門口,?他作一番口舌服務是最低限度的了。最糟糕的是我家離這裏實在是太遠,要不然我可能可以東拼西湊的湊夠TAXI的車費。不過就算是湊到錢吧,也是只夠一程的車費,我可是每個星期五和星期六都來這裏玩。所以我的解決辦法通常都是在汽車後座讓人匆忙的插弄一下,草草完成一次性交,或者是口交再加上一些甜言蜜語。因?我老是忘記帶紙巾,所以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我都是匆匆的用內褲揩擦一下自己臉上,身上沾上的精液,然後在離家門不遠的下車,再偷偷摸摸的,不讓家裏人發現的回到家裏自己的房間。

我不再介意和多少男人性交過,很久以前我已經停止計算陽具的數目了。這可得從我12歲那年說起,正確的說,是還有兩個星期才到12歲生日的一個奇異的星期六。我的兩個表哥把我按著和輪流的姦淫我那剛被他倆破掉的處女之身。當他們完全滿足了,走掉之後,我只是感覺到非常的疼痛,兩腿間都是污穢的精液和我的血?,但是我沒有告訴其他人,我只是保持靜默。第二天我醒過來,我又有了性衝動的感覺,因此我告訴一個臉上滿是雀斑的15歲的鄰居小男孩,如果他能叫他的小弟幫忙望風的話,我願意在地窖讓他玩一下。雖然當初我不是這樣計劃的,最後我還是讓他們兩兄弟輪流的射精到我的陰戶裏。從此以後,在我住的附近我是騷名四揚了。

我知道大部份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在別人的推波助瀾下,都會或多或少的玩些性遊戲。但是學校的男孩都知道我是這塊極容易吃到口的嫩肉,而我呢,我喜歡他們這樣想!無論如何,我發現要方便,爽快,容易的享受性愛,就要讓男孩子對你有這樣子的印象,隨時隨地都願意張開腿,所以我對我的形象一點都不操心。但是有一點,令我真正操心的是我的家人,如果我讓我的父母發現我在過去的六個月,每星期都去兩晚「性感小貓」俱樂部,那在以後一年的每天晚上,我都可能要呆在家裏!「對,我喜歡看。」我撒了一個謊,還故意用一種性感沙啞的嗓子:「我喜愛看只是幹來幹去的小電影!」

然後我重新把臉埋在他的恥毛中,一直的吸吮他的肥陽具,直到他射精,我並且把他的精液一口一口的都吞 掉。他的精液是稠濃的,有強烈的氣味。比我以前吸的幾次味道都要來得鹹。但這可難不到我!我一再的吞,並且保持著貪婪的吸吮,直到把他的精液吸得一滴不剩,然後我輕輕的咳了一下,清了清喉嚨,吞下最後的一口,才?起頭來望著他的臉。「喜歡嗎?」我知道我是個這方面的好手。

我不像鎮上的一些蠢女孩,扭扭捏捏的,把男孩的欲火逗起來,又不給他們一個滿足。我一定會徹底的滿足他們,而我知道,他們都喜歡我這個樣子。 「喜歡。」那不知名的傢夥慢吞吞的說:「像你這種年紀,算是不簡單了。我還是送你一程吧。」「該死!」我無聲的咒?了一聲。看來他是懷疑我不夠十八歲了。假如我剛才把我的乳房拼命的再挺得高一點,他就或許猜不著我的真正的年歲了。我站了起來,拍了拍剛才跪著的時候弄髒了的膝蓋,然後再次咒?了一聲,因?我發現我的那條廉價的長襪開了一個洞。我被他半摟半抱的帶著穿過停車場,一邊走,我那沒有乳罩的乳房一直緊迫著他的右臂,他把我帶到他的汽車裏。

一路上他都沒有說太多的話,只是凝視著前方的路面,好像在沈思的樣子。而我呢?正在做我份內的事情,就是逗弄他的陽具。把我的乳房暴露出來讓他隨意的看,把他的一隻手放在我張開的兩腿間,讓他摸一下,等等,反正就是那些平常男孩和女孩在汽車裏最流行的玩藝。當他終於說話時,他中間的手指正在一進一出的插弄我的陰戶,而我當時正在努力想著他究竟有沒有告訴我他的名字!「明天,我約了幾個男孩在我住的地方看一些新到的色情小電影」,他用眼角掃了我一下。「要來一起湊湊熱鬧嗎?」

他一邊說,他的手指來回在我的陰戶插弄,我不由自主的在座位上扭動著屁股。 「該死!」我又咒?了一聲。明天晚上我有什?辦法可以偷走出來呢?我想了幾秒鍾後,聳了聳肩。有什?大不了呢?不過是必須想出一些好藉口,如此而已!當我正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在一個紅燈前停了下來。附近的車上一些傢夥站了起來,透過車的窗戶望著我。我看了看自己,不禁笑了起來。我那小小的裙子被扯高到腰部,我的天藍色內褲的前面,正插著男人的一隻大手,我大半個屁股,還有一半的毛茸茸的陰戶,都露了出來。我可是一點都不在乎,我不但不遮掩我露出來的陰戶,還笑著向他們招手,我高興的發覺有兩個傢夥正激動的揉摸著自己的胯下。總共有5個傢夥在貪饞的望著我,我開始幻想著被這5個傢夥輪奸的情形。「我會和多少人一起幹呢?」

當我聽到自己的聲音,我不禁跳了起來,因?我正在幻想,卻不由自主的說出聲來。「哈」,正在摸弄著我的陰戶的男人說:「明天晚上,你喜歡和誰幹,和多少人幹,都沒問題,因?我是絕對不會吃醋的。」「我只不過是覺得,你可能會喜歡看一些色情小電影,所以就問一下你。」燈一轉,他就踏下油門,車像箭一樣的往前沖去。「你想讓多少人插弄,你想吞多少人的精液,都由得你去決定!」我微笑起來,開始認真的考慮明天的事情來。他的提議聽起來是完全的適合我。

我9歲時就聽過有這些小電影,卻一直沒有機會看到,而且,如果我看到興奮的時候,起碼有身邊這支陽具讓我嘗嘗,我不禁伸出手,大力的捏了一下身邊他的陽具。我感覺到他的陽具開始再次得到變硬了。「我想我明天會來看小電影的,你住在那裏?」他在自己的口袋找到一張卡片,上面有他的名字和他的地址。我接了過來。「明天在那裏,大約8點鍾好嗎」「一言?定!」我回答。

然後我再次把他的陽具握住,把頭湊了過去。我的時間是有點緊迫,在我仍然不斷的吞 他的第二次射精,我家就到了。我跳了下來,向他揮了揮手,看著他駕車離開。我向家門走去,一邊走,一邊把腰帶鬆開,把故意扯高到成?超級短裙的裙子重新拉下來,然後我從手袋裏拿出乳罩,把我的衣服拉高到頸部,準備系上乳罩,再把衣服拉下來。不過這時我有一種想暴露一下的念頭。於是我走到路邊,向著來往的車子展示著我裸露出來的兩隻乳房。並且好像跳脫衣舞一樣的扭動著身體。好一會,我才笑著走進家門。一個青春期中的少女,人見人愛,感覺是太美妙了!

第二天,我打電話給我的表姐珍妮,我撒謊說我想幫助一個同學做功課,但是我的父母不會讓我連續3晚都出外。我請求珍妮:「請幫幫忙好嗎?打電話給我媽,說你今晚要我幫你做點什?。」「我知道你又要到哪里胡混了吧!好吧,就只這一次,而且下次我求你的時候,你也要答應我。」珍妮遲疑了一下,才說。「那當然!」「我大約7點鍾打電話給你母親。」珍妮挂上了電話。我一整天都忙著討好媽媽和父親,幫忙收拾東西,出去買這買那的。6時半的時候,我告訴媽媽我去淋浴,首先我偷偷的走進她的臥室,借用了一條小得不能再小的內褲,然後我從我自己房間的一個秘密地方找出一件超短的緊身,彈力布做的小短裙。我把這些都塞入我的手袋裏,順便塞了一小瓶香水噴霧。我的計劃進行得滿順利的!

我然後痛快的洗了一個澡,我再三地把淋浴的蓬蓬頭對著我的小陰戶,讓我那沒有什?時間空閒下來的陰戶,來一次徹底的清潔。我正在擦乾自己的身體的時候,就聽到電話響起。好得很!正如我期待的,媽媽把我叫了下來,她好像有點歉意的告訴我,珍妮想要我去幫忙。我向媽媽誇張的做了一個「我是助人?樂的好市民」的表情,然後說:「沒問題,媽媽,我不介意幫一下珍妮的。」我回到我的房間,系上一只有絲帶花邊的乳罩,找一條棉質的內褲穿上,然後拉上我的Levis牛仔褲,一件毛衣和我最好的鞋子。媽媽看著我踏著單車離開家,我家離公車站只有兩三個路口。在那裏我鎖上單車到欄杆上,走進站旁邊的小賣部,我買了一個廉價的小布袋,然後走進洗手間。五分鐘後,一個性感的噴了香水的小浪女出現了,穿了一條超小的裙子,那個小浪女就是我!

我將我的毛衣,牛仔褲和棉質內褲放進買來的口袋,再放到小賣部附設的儲物櫃裏,然後跳上一部公車。我的裙子短到自己也不相信,無論什?時候,只要一坐下,我大半個屁股,當然還有那小小的性感小內褲,就淫蕩的露了出來。很快就有兩個小夥子走了過來,給了我有他們的姓名地址的卡片,看到他們隨時會流鼻血的樣子,我不禁得意洋洋的笑了起來。我說過我是最搶手的嫩肉!這車程需時大約有半小時,到最後我終於找到那房子,按門鈴時,已經是八點半了。來開門的還是昨天那傢夥,現在我知道他的名字叫卡爾。卡爾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我,臉上露出滿意的神情。

「你好,小女孩!」卡爾還是那?慢吞吞的說話。裏面卻傳來了熱烈的歡迎聲:「卡爾!快把那引死人的可愛騷屁股帶進來!」我誘惑的微笑著,經過卡爾的時候,他捏了我結實的屁股一下。在客廳裏,坐著6個卡爾的朋友們,全部都是男的,他們很快的遞給我一杯飲料,然後是逐個的跟我介紹。其中有兩個的年齡可以做我父親了!不過其餘的也就是十來二十歲的樣子。這時候門鈴再次的響起,再進來了兩個傢夥。他們的眼睛一下子都緊緊的盯著我的大腿分叉處。我低下頭一看,原來我的裙子已經縮了上去,被小小的內褲包著的陰戶正不知羞恥的露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