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妮吾妻

昨天一早,我被我的太太聲音吵醒了,小麗正準備去上班,我睡眼惺忪的聽到她說:「別忘了,老公,我今晚下班後要和小惠出去,你的媽媽會去學校接孩子。」

我稍微清醒了些,問道:「妳們要去哪裡?」

她回過頭來大聲說:「不一定,也許我們要去看電影或做什麼吧。」

我掙扎著起床,還好今天是星期五,我洗了個澡,穿上衣服,幫小孩準備早點,送小孩出門去上學後。我得去上班了,一杯咖啡是上班的第一件事,接著我打開我的信箱,除了一堆的廣告信外,我還收到一張結婚請帖,我的一個老朋友--小湯,他將在這個禮拜六結婚,他將在今天舉拜一個單身漢的派對。

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小湯了,所以我今天非得去一趟這個派對才行,而我的老婆小麗今晚又和小惠出去了,所以我得找個人看小孩才行。我打了個電話給我媽,她答應今晚幫我照顧小孩。當一切搞定後,我開始猜想今晚將會去一個什麼樣的聚會。小湯是一個又帥又放浪的單身漢,我希望今天晚上也會是一個和他一樣的派對。

時間過得很慢,六點一到,我立刻打卡下班,小湯的派對將在七點開始,路上的交通狀況很糟,還好派對的地點並不是很遠。最後,我到了派對的地點,那是一幢很大的房子,所以我懷疑這些日子過去之後,小湯會不會破產。

幫我開門的是個男人,他向我自我介紹他叫阿強,他是小湯的老闆,他帶我去裝潢像個娛樂間一樣的大廳。角落裡還有個木頭建築的酒吧,還有一台大螢幕的電視,牆的周圍則是許多柔軟的沙發,音響裡正播放著熱鬧的搖滾樂,而電視上正放著一部色情片。

我向在場的十個人互相介紹彼此,然後很快的忘了他們的名字,我也不忘祝賀小湯也和大伙兒打屁。我問小湯,為什麼這麼晚才計劃結婚,他膚衍我一個答案,那答案就像是兩個醉漢喝了一個小時的酒後,所說的醉話。

在八點的時候,一個叫小傑的人走了,他說他要去附近的上空酒吧帶兩個脫衣舞孃回來,我有一個感覺,她們可能不止是跳脫衣舞而已。

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我與其它人更熟稔了,我們看A片看得相當開心,沒有人離開,因為我認為每個人都希望能馬上開始現場的春宮秀。小傑在半個小時前就走了,我開始希望脫衣舞能馬上開始,啤酒快撐爆了我的膀胱,所以我暫時離席,穿過大廳走向廁所。

當我解決我的問題後,我聽到走廊上有女人格格笑的聲音,脫衣舞孃來了,所以我馬上離開廁所,要回到大廳,我有一個奇怪的感覺,好像剛才的笑聲非常耳熟,但是這個念頭一閃而過,等我走向大廳時,就忘記了。

我站在大廳門口,看著那兩個性感、美麗的女人,她們有著標準的165公分身高,一個是長的直髮,而另一個則是長的捲髮,兩個人都有明亮的大眼睛,還有令男人們斷魂的身材——37D.23.34,而且我非常確定這個數字,因為她們就是我的太太——小麗,和她的朋友小惠!

小麗和小惠並沒有看見我在這裡,她們忙著和周圍的男人打招呼,我不相信小麗會做這樣的打扮:一件超迷你的黑色緊身衣,她豐滿的胸部幾乎露了一半出來,只有兩條細如髮絲的細帶,繞過她的脖子,掛著兩個罩杯,撐著她豐滿的乳房,衣服背後的布料更是少得可以,裙子的大小就正好只能蓋住她的臀部,衣服的質料相當的薄,我打賭,這件衣服足以藏在她的小錢包裡。

小惠也穿了同樣的白色衣服,一個傢伙問小惠為什麼要做同樣的打扮,小惠說:「其實還是不一樣的,我穿白色的,而小麗穿黑色的,所以我是好女孩,而小麗是壞女孩。」小麗則回報了一個微笑。

小湯說:「她是壞女孩?」

小麗點點頭。

小湯繼續說道:「讓我們看看,妳如何證明妳是壞女孩。」

小麗用非常誘惑人的姿勢走向小湯,將手放在他的褲襠上,我不敢相信我眼中所看到的情景,小麗拉下了小湯的拉鍊,將小湯的肉棒掏了出來,小湯的傢伙大概有廿公分長,而且還在持續勃起中,小麗跪在小湯面前,將眼前的那根陽具整根塞入口中。

她用我從未見過的狂暴姿態吸吮著小湯的陰莖,真令人難以相信,小麗居然能將這麼長的一根肉棒插入喉嚨中。更諷刺的事,僅管我一再要求,可是小麗從未為我口交,以她這麼純熟的技巧來看,她絕不是第一次這麼做的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我目前所發生的一切,我原本打算出面阻止這一切,但是又被一些奇怪的想法所阻止,我發現我自己還看再看多一些。小麗看起來是如此的性感,在嫁給我之後這麼多年,她從未像此刻如此像個女人,我覺得我像是在看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在此同時,我發現我的下體也硬了起來,我要加入他們,看我其它的男人如何對待我的妻子。

在五分鐘之後,小湯似乎到了盡頭,他粗暴的抓住小麗的頭,猛烈地將那粗大的陽具一再衝向小麗的咽喉。沒多久,他就將粘糊糊的精液盡數射盡小麗的口中,流進小麗的肚子裡,小麗看起來一點也不覺得這樣很噁心。

小湯最後將他沾滿小麗口水而顯得發亮的陰莖,從小麗的口中拔了出來,小麗得口中沒了陰莖後才能開始微笑,她看著小湯的眼睛,告訴他:「真好吃。」接著又用手指撫弄著小湯的陽具,小湯的龜頭又滲出了一些白色的泡沫,小麗又伸出舌頭,舔著小湯的肉棒,將那最後一滴精液吸進嘴裡,然後再將小湯的陰莖舔了個乾淨。

當小麗的表演結束,在場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在一陣深呼吸後,小麗得到了熱烈的掌聲。

當掌聲結束後,兩個巨大的外國黑人朋友向小麗走去,我想他們是剛剛才到的。當他們走近時,我發現小麗的表情有點緊張,因為小麗的家教甚嚴,外國人是不受歡迎的,所以我打起精神,看著情勢的發展。

那兩個老外掏出了他們的大傢伙,站在小麗的面前,【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其中一個手上握著大肉棒,說道:「來吧,小美人,讓他們看妳把我這個大東西放進妳的小嘴裡!」

我希望小麗拒絕這個要求,但是令人驚訝的是,小麗卻緩緩的走近了那個黑人,將她淫亂的身體貼緊那個男人身上,一隻手向下伸,握住了黑人的陽具,為那個男人打手槍。同時以她渾圓的乳房,在那黑人身上不停的磨擦,另一隻手則圈住男人的脖子,將那黑人的頭往下按,靠近小麗自己的臉,小麗給了這個黑人一個激烈的吻,那黑人厚厚的嘴唇完全蓋住了小麗的嘴,黑人的另一隻大手則緊緊捏住小麗的一個乳房。小麗停止了吻,用舌尖輕輕的舔著那黑人的嘴唇。

小麗的熱情誘使那個黑人粗魯的將小麗的上衣扯掉,他再用大手捏住小麗的乳房,他又拉起小麗的乳頭,用力將兩個乳頭靠在一起,再張開大口,將兩個乳房都含在嘴裡。小麗的敏感的乳頭受到這樣的刺激,她不由自主的將整個身體向後仰。

那個黑人大概吸了一分鐘左右,那黑人停了下來,轉過頭去吸小麗的嘴。小麗此時好像只對她手中的東西有興趣,她跪了下來,將那巨大的黑色陰莖塞入口中,開始為那個黑人口交。我真不敢相信,我的妻子居然為一位黑人口交,這改變實在太大了!

當小麗將那卅公分的黑色水管塞入咽喉裡時,另一個黑人動手撩起小麗的裙子,開始隔著內褲,摸著小麗的小穴,小麗也配合著抬高她的屁股,當小麗的陰戶露了出來,後面的那個黑人立刻將那廿五公分的大陽具插了進去。一前一後的兩個男人,非常有節奏的幹著小麗,他們抽與插的動作一致,現在有兩個黑色的大肉棒在她白晰的體內。

我真的不能相信,我那純潔美麗的妻子,居然肯讓兩個男人同時這麼粗暴的玩她。

所有的人看著這兩個男人幹著小麗。最後,這兩個男人都射了精,小麗舔乾淨了他們兩人的陰莖,並邊幫他們收進褲子中,在他們退下前,小麗還給他們一個熱烈的吻。

當我冷靜下來,我聽到房間的另一個角落傳來呻吟聲,我轉過頭去,原來小惠趴在一個傢伙的身上,那傢伙用他不大不小的陰莖,由下方塞入小惠的穴內。小惠的身旁還有另兩個男人,一個用她的嘴,另一個則幹她的肛門,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個女人同時和三個男人作愛。

當那三個男人幹她時,小惠好像有一直持續不繼的高潮。

第一個射精的是那個將肉棒插入她的嘴巴的男人,小惠不放過他的任何一滴精液,將它們全吸進了嘴裡。

第二射精的是玩她屁眼的男人,那男人忽然將肉棒從小惠的屁眼拔出來,然後對著小惠的嘴射精,小惠毫不猶豫的將射精後的肉棒含入口中,用舌頭將口中的肉棒清理乾淨。

最後,小惠將一直猛烈插她小穴的肉棒拔出,用嘴緊緊的含住肉棒,在幾次抽插後,小惠的嘴角濺出一些白色的精液,那個男人射精了。當那個男人射完了精,小惠張開嘴,讓我們看剛剛才射在她嘴裡的精液,接著,她讓那些精液由她的嘴角流下,她再用雙手將流下的精液抹在她那大胸部上。

我轉過身來,再回頭注意小麗,她正坐在房子主人的腿上,屋主的粗屌正插進小麗的屁眼中,這對我而言是新景像。小麗始終拒絕與我肛交,但是現在這個男人的每一次抽插,看起來卻滿足了她強烈的慾望。另一個男人都握著他的肉棒靠近小麗,她一邊讓屋主搞她的屁眼,一邊熱情的吸吮另一個男人的陽具。

沒過幾分鐘,在她熟練的口交功夫下,那個男人射精了,小麗毫不猶豫的將精液全吞進口中,再用舌頭將那男人的肉棒舔乾淨。

那個幹小麗屁眼的男人開始發出呻吟,小麗立刻跳了起來,跪在他的粗屌之前,將那骯髒的粗屌含入口中,嚥下屋主所射出的精液,這看起來實在不像我那含蓄內向的妻子,無論如何,我決定面對我所看見的一切。為了某些原因,我無法在這個地方也和他們一起玩。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我一直看著小麗和小惠,在場的所有男人幹著她們身上所能找到的任何洞。小麗似乎堅持所有男人要射精,必須射在她的口中,而小惠就不是這樣了。

當大家的動作都慢了下來,我發現屋主在小麗的耳邊悄悄的說了些話,小麗聽到那些話後皺了皺眉頭,然後我聽到屋主說:「我會再多加兩萬五仟元。」小麗看著那個男人,然後說道:「多五萬吧!」

我現在了解了,原來我的妻子是個妓女,因為她們正在談交易。

那屋主盤算了一會,接著說:「好吧!妳值這個價錢!」

當小麗聽到這番話,露出了驚喜的表情,最後,她說:「沒問題!」然後屋主付了錢,帶著小麗和小惠出了門。

今晚的活動差點讓我昏倒,也打開了我的好奇心。我問小傑去哪裡找來這麼漂亮的兩個婊子?小傑說,她們兩個是在附近的單身PUB跳舞的舞者。我又問他,那些舞者是不是也接客?小傑說他不知道這麼多,但是這兩個女人說,她們願意為了錢做任何出賣肉體的事。

小傑給了我那個PUB的地址,我知道那間PUB,但是我不知道裡面還有脫衣舞。我和小麗的家庭生活非常單純,我和小麗在晚上沒有太多的相處時間,我常常工作到很晚,而小麗則常和小惠外出,我以為她們常去購物或看電影,但是我錯了。

派對結束了,我決定對小麗做一些研究,我前往那間PUB,我發現小麗的車正停在PUB門口,現在才十點半,我想知道小麗和小專是不是還在裡面。通常小麗和小惠出去,她都是半夜才回家。

我付了一千元的門票錢進入PUB,PUB裡充滿了煙和酒的味道,我四下尋找小麗,最後我發現她正坐在一個男人的腿上,她的頭靠在那個男人的肩上,她的一隻手圍著男人的頭,另一隻手則抓著男人的一隻手,往她的胸部摸去,男人的另一隻手,則摸著小麗的陰戶。

我看了看四周,發現許多其它的女人,也對他們的男客人做同樣的事。

當我再回頭看看小麗,她正給客人一個吻,同時收下小費,然後匆匆的走過大廳,走進一個標有「員工專用」的門內。我點了杯飲料,坐下來看脫衣舞秀,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小麗與小惠從那扇門走出來,換上了平時穿的衣服,她們和DJ說了些話,然後走出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