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無邊

夏日已接近尾聲,接下就是秋高氣爽。

北市白天人車擁擠,到了此時,有點冷寂,看看手錶已深夜一點。

突然一陣笑聲打破寂靜,原來是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姑娘。

照常理來說,一般婦女很少在這一帶敢這麼招搖而過,更何況才十五、六歲的女孩。看穿著不像是覓了生活口而需在午夜上班,更何況看起來像是在學的學生。

當她們在圓環處停足時,迎面來了一位穿著講究的年青人,有禮貌的問道︰「請問小姐,這裡是否有休息的地方?」明知轉角有,但還一本正經地問。

其中一個調皮的小姑娘反問︰「你到底問哪位?」

那位年輕人仍然客氣問︰「請小姐幫幫忙,指示一下,因我對這裡不熟,所以無法分辨出來哪條路。」

年青人又重複的問︰「請你們告訴我好嗎?因為我剛從國外同來的,如不趕快回到旅社,家人打電話來知道我還沒回到旅社,會著急的!」

聽說是華僑,她們都靜靜的打量他。經驗告訴她們,光一身時髦裝扮,有幾分像,尤其那束腰型式國內少見。

俏皮玉芬開始問︰「你回來多久了?國語說得很標準,那家旅社真的跟你有親戚關係?」

那年青人仍一臉笑容說︰「我從香港回來沒多久,那旅社是我姐姐才買不久的……」

接下來的話沒說完,她們幾位當中,美貞最高,但他過一四九公分,開玩笑的衝口說出︰「我們可以帶你去,不過這麼晚,你給我們什麼報酬?」

珍妮最後也說︰「是呀!你準備給我們什麼報酬?」算是綜合她們之間的共同意見。

聽說「報酬」二字,年青人哈哈大笑說︰「那不簡單,如果不嫌棄,我們先交個朋友,今晚在我姐姐的旅社裡住下,明天陪各位玩個痛快!」

他語音拉得很長,一面觀察她們的臉色。

她們都是好玩的女生,說中她們心眼裡去了,趁著家人管教松的機會出來游蕩,正巧身上錢用光了,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他這一說,當然順水人情,不要白不要,臉上油然欣喜笑容。

年青人真會察言觀色,善解人意,接著近一步的說︰「站在這多不方便,我們先吃點東西吧!」用手一擺,率先而行。

這幾位不知天高地厚,出來遊蕩,有吃有喝的,就跟隨別人走,似乎對於男女社會,毫無生疏之感,見有人作東,哪能落人後?個個身不由己的跟在後面。

此時夜深人靜,萬物俱寂,店早已打烊休息,她們只好在路邊小吃店上宵夜。在飲食中間,年青人自我介紹。

他叫陳正仁,在香港有一家餐飲業,最近勢局不穩,所以生意清淡,【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全家人想回台北定居,叫他先回來察看一下,順便辦手續。

「以後大家就叫我『小陳』好了。」他的語氣和緩,談吐又雅,頗討幾位姑娘的眼緣。

回到旅社後,小陳立刻開了個大房間讓小姑娘住,同時還代她們介紹幾位朋友認識。那幾位朋友只會說廣東話,交談都由小陳來翻譯,相處得滿愉快的。

等到回房後,小陳把具有領導作用的美貞叫到了外面︰「你們剛看到的那幾位都是在國外很有名望的華僑,而且也很慷慨,對你們都很愛慕。對了!說實在的,你們這麼晚了,在外面遊蕩,既然出來玩,就應該玩個痛快。」

美貞白了他一眼道︰「你怎麼說這樣!」

小陳笑著說︰「你們今晚在水果店不是全說了嗎?」

接著他又說︰「其實這也沒什麼!不過和他們男學生混在一起相當不值得,何況哪有這麼多金錢任你們揮霍?時間一久,說不定被他們出賣了!你們好好想一想吧!我那些朋友出手闊綽,不妨和他們玩上一夜,拿點代價,再也不要向家裡拿錢,實在比和小兒科玩強多了。」

停了一會,又說︰「這裡秘密安全,絕沒有第二者知道。事完之後,各自東西,誰也不認識誰……又有錢可拿!」

美貞轉動眼珠子道︰「這豈不是變相賣淫?!」

「啊!我的小姐!乖乖,什麼時代了,只不過是逢場作戲,偶而碰上的,怎能混為一談?去和她們說說看。」

小姑娘聽小陳這麼一說,心動了,而且物質享受慣了,正需要的時候,偶而來一次,也滿刺激的!美貞靈機一動,就回去和她們商量。

結果決定每人代價五千,天亮為止,現金交易。

由小陳陪著美貞到小李的房間,是一位混血種華僑,從小在新加坡長大,滿嘴的廣東話,對國語「一語即止」。一看到小陳進來,很有禮貌的站起來,點頭致意,經小陳耳語一番,張大了眼笑著送小陳出去。

他走回椅子旁,靠近美貞身邊,手按香肩摟著她一陣狂吻。

美貞是個渾身豐滿、具有強烈吸引力的小姑娘,只感又性感、又刺激。擁吻之後,小李的手已伸向胸前,解開乳罩子,伸出五指,按住豐湍的尖乳,一陣玩弄。

他雖然言語不通,但卻是風月場中老手,雙手在那雙峰間輕徐運動,弄得美貞芳心大動,有點忍不住。小李舌頭一挺,一陣吮吻舔貼,美貞漸漸呼吸急促,臉頰泛紅,發出「唔……唔……」的微聲。

小李得寸進尺,探手順腿而下,經過柔滑如玉的小腹,一直探及她的小穴洞口。在那光潔柔潤的陰戶上,小李忍不住的撫摸了一陣。

少女的禁地,光滑得如磨亮的水晶球,美貞性感極強,外陰唇特別肥厚,一手按上,確實豐滿,硬中帶柔,餘味無窮。

小李玩了一會兒,不單慾火難止,反猛漲上升,底下的雞巴突然脫穎而出,翹得高高的,頂住美貞陰戶邊緣。小李慾火高增,五指亂摸,撥開陰唇,直探小穴中。美貞心欲所動,心頭怦怦亂眺,不由得微張星目,同小李嬌羞一笑,她的手向床上一指。

小李樂得哈哈大笑,隨勢抱起美貞,輕放床上,自己一躍,急忙騰身而上。他把兩人的衣服脫得光溜溜的,陽具大發,然後往她的洞府直刺。美貞「啊」一聲,心裡暗叫︰『啊!好痛!好痛!我的天啦!那東西怎麼那麼大、那麼長?會痛死的!』

小李只顧自己的尋樂,也不管她吃不吃得消,反正他出了錢,只要有樂子就好。

可憐的美貞呀!

美貞大聲叫道︰「哎唷……喂呀……痛……好痛……痛死我了……啦……」

小李根本聽不懂她在叫什麼,只顧自己舒服就好!

美貞又叫︰「嗯……」心裡又想︰『好奇怪,不會痛了;反而感到好舒服,小穴奇癢無比!』

小李嘴裡自言自語不知說些什麼。兩人言語不通,各叫各的,各說各話,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再說小陳,這時他又忙著把玉芬和玉茹介紹給另二個。

小吳貌清目秀、談吐文雅,沒想到這位竟能講一口流利的台語,經玉茹的探詢之下,才知道他的父親是個台灣人,他是跟母姓。差點忘了自我介紹,他叫小吳,王茹也自我介紹一番。

二人互道款曲,真是相見恨晚,只恐錯過良宵,立即同赴巫山。

王茹嬌小可愛、善解人意,別人話未完就知其意,是個小女人。小吳溫柔爾雅、體貼有加,格外受玉茹的歡欣,把緊個郎,直叫「親愛的」。

玉芬俏皮的,卻遇上土生土長的新加坡華僑小金--呆頭呆腦的大塊頭。精力充沛、性慾極強,一開頭就猛個勁地狂抽狠插,連續不停。兩人語言不通,簡直毫無情趣,調皮的玉芬也皮不起來啦!只有默默忍受,心裡暗罵小陳沒好死!但回想自己是有代價而來,也就釋然。

最後一個是珍妮,大家都叫她小珍妮,算是真正遇上對手了。

她的第一個客人叫李博,是道地福建華僑,不論國、台語,都說得很流利。

小珍妮是北國佳麗,性情爽期,和李博談得非常投契,兩人傾訴愛慕之情,目光貼得緊緊的纏綿在一起,幾乎分不出哪條手臂是誰的。舌兒相吸,他們互相舔吮,津味無盡。

最妙的是珍妮,陰戶是田螺型,彎彎曲曲,硬雞巴一捅入,和陰壁磨得緊緊的,不抽就已經過癮了,何況珍妮是典型的少女,陰戶緊得密不通風呢!

加上李搏這個風流種、天生調情聖手,雞巴又壯又長,是婦女又怕又愛的貨色。起先插下去並無什麼感覺,但是盡根刺到底後,雙方都不約而同「唔」的一聲,展開會心一笑,因為他們嘗到了滋味啦!

李博生性風流,性慾經驗多,自有一手啦!當一刺盡根就知是好貨,下決心要玩個通宵。先鎮靜閉目凝神,一面按住突挺的尖乳,輕輕揉捏搓摸;待到心定神凝,精關已固,輕輕顫動,慢緩得幾乎沒感覺。一面低俯頭來一口咬住乳頭,猛一口的吸吮,再重重舔整個乳房,小珍妮披弄得心癢穴難忍,嬌笑連連。

接著運用九淺一深之法,盡量讓雞巴涼在陰戶外,作為延長準備。這樣使小珍妮芳心趐麻,自動翹起玉腿,勾掛在個郎腰背上。

時間已到三點,肉慾大戰進入高峰。

至於調皮的玉芬這邊,情形剛好相反。

首先射精的是猛抽狠插的小金。看他呆,雖洩了精仍不停一味繼續作愛;也夠勁,雞巴越抽插,唉!還越硬哪!絲毫不退縮,但卻苦了玉芬!

陰道不長是她的缺點,快速衝刺才對勁,但這小子夠強,耐力驚人,一洩之後,仍能連番衝刺,馬不停蹄,勁道不減當初。

玉芬的花心被熱熱的陽精,一而再、再而三的衝擊,趐癢得連連抖腰顫身,幾乎要失喊出聲,怕對方見笑,才強行忍住。滿以為可收場了,讓她休息一下,哪想這人勁力實在強,竟奮起餘威,勁道依然。

玉芬已連出三次,桃源洞裡汪洋一片,隨著雞巴抽插而發出「滋滋」之音,她全身無力,骨頭像散了似的,心裡一陣空虛。

美貞也是倒足了口味,小李的小二哥既粗又長,乍看還真怕人,但不到幾分鐘就洩氣了,真是中看不中吃。

美貞性慾頗強,高潮來得遲些,正當才有苗頭時,小李卻像洩了氣的皮球,躺在身邊直喘氣。

在性交中最掃興的,莫過於在女人尚未高潮時,男人便洩氣了。小李一洩而休,恨得美貞牙癢癢的,狠狠瞪住軟綿綿的小二哥一眼。在她以前和男生玩的習慣,一定死纏還要玩弄第二次,可是今晚不同,是陪的身份,不能主動,只好在陰戶裡扣了幾下。

小吳溫柔爾雅,遇上玉茹,真是如膠似漆,相得益彰。

一度春風後,小吳的大雞巴仍硬翹翹,勇氣十足、毫不退縮地挺著。

玉茹也是意猶未盡,雙腿緊緊勾住郎背,不忍放下一隻,眼盯住小吳,現出無限蕩意。

小吳晚上喝了一點酒,無邊春意,玉人在抱,格外動情,就不自主搖動著屁股,硬雞巴隨即在陰戶裡擺動。

玉茹樂在心頭,臉上笑容展開,雙目一含羞,「嘻!」笑出聲來。

小吳被她一逗,神氣搖蕩,沒命的吸吻嘴唇,狠狠的舔吮,他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玉茹被吻得嬌笑著,暗中吐出香舌,給個郎口中吸吮。

小吳遇上玉茹如此適應對手,樂得如赴雲間天上,底下小二哥也更不遺餘力了。他長抽深插,下下盡根,恨不得整個都塞進去。玉茹扭動肉體,輕搖屁股,配合抽插,真是得心應手,妙趣橫生。

抽插一百多下後,小吳因梅開二度,勁道特別持久;又兼年青力壯,酒氣催行,衝刺迅速,亳無難色。時間一久,兩人居然有點麻木不靈,力不從心,只好喘口氣停歇下來。

王茹溫柔體貼,嬌羞道︰「累了嗎?」

小吳搖頭示意,一面在桃花面上吻印一下,急應道︰「不是!不是!只是膝蓋骨有點酸,等會就好了!」

玉茹吃吃笑道︰「你真可愛!但也傻!」

小吳被她說得呆住了,迷惑地問道︰「我傻什麼呢?」

「嘻……我不說!」玉茹嬌笑不停。

小吳弄得更迷惑不已,心中一急,愈想問個明白。他按住突挺的乳峰,狠狠用力一捏。少女的乳尖堅實有如滿氣的皮球,怎經得起這一捏。

玉茹被捏得緊皺眉頭道︰「哎呀!痛死人啦!不要這樣嘛!」

小吳也調皮道︰「你不說,我就用力了!」說著又捏了一下,暗下還加了一點勁,弄得她連聲求饒道︰「我說,我說!但你要先放手!」

小吳勁力一鬆道︰「可人兒,快說呀!」

「換個姿式,不讓膝蓋用力,不就輕鬆了嗎?」

「要怎麼換才好?」小吳不解的說。

玉茹說︰「站著不是滿合適的嗎?」

小吳哈哈一笑道︰「可人兒,算你聰明機巧,真有你的!」站立床前,輕輕拉著粉腿擱在自已肩上。

這一下,玉茹的陰戶整個給小吳看去啦!

好迷人的三角地帶!他用雙手輕輕撥開,哇塞!那粉紅色嫩肉的陰核微微突出,正待那根雞巴的愛撫,好動人心弦,恨不得一口親咬下去。

玉茹身上壓力一鬆,急急揉了幾下玉乳,狠狠白了一眼道︰「你看嘛!都給你捏紅啦!好痛呢!」

「好說!讓我現在加倍報答你吧!」剛見到她的陰戶,現又聽她一說,話未了便早已握住堅硬的雞巴,塞向陰穴裡。

論色相,小吳玩過的女人不少,令他看到抽插的情形,還是頭一遭。只見兩片陰唇緊緊地含咬住粗硬的大雞巴,乘著抽插之際一吃一吐,真他娘的過癮!

始終是緊緊的含咬住,陰戶裡淫水一多,磨得玉柱發亮,非常雄壯好看。小吳暗暗嚥下一口口水,樂得全身是性慾。

玉茹壓力一除,鬆了一口氣,微閉雙目,暗看個郎抽送的淫姿。

二人恩愛異常,直大戰到天亮才收場。

小珍妮遇上李博。她是天生尤物,陰戶是田螺形,彎彎曲曲,男人的雞巴進了裡面,那直叫人鉤了魂似的,讓你爽歪歪!那滋味非筆墨能形容。加上本來李搏就是色中高手,不但疾徐有序,輕重有致,勁道特長,持久收發,自然配合彎曲得像膠質皮手套的田螺形陰戶,真是天生一對。

將近千次抽插,珍妮嬌笑柔美,時時顛動圓圓屁股,迎合抽插,還不停往上頂著,使大雞巴能下下都直抵花心底。

他一直把持精神,毫不有所衝動,以持長久勁道。直到金雞四鳴,李搏才始憶要天明了,急忙用大雞巴衝刺。

這方法對於急欲一洩的人,確有相當效果,果然十分鐘不到,他已是一洩而暢了。一股陽精,直射桃花心底。

珍妮不住失出聲來,拉著李博的手,不斷地搖臀晃頭,這表示她已達到了高潮!

勁道愈長,洩得也多,這是自然現象,李博深吸一口氣,疲乏的躺在床上。珍妮見個郎如此賣力,芳心覺得甜蜜,拉了一條被單,輕輕給他蓋上。

第二天,天剛亮,美貞、玉芬不約而同走出房間。珍妮和玉茹仍在床上,餘興未盡,分別與小吳和李博這兩個性慾老手再次重遊巫山,翻雲覆雨,肉戰激烈刺激,大有不羨仙之慨!

李博是持久戰專家,九淺一深的法則運用自如,用得法那滋味越長、越夠味了,弄得小珍妮含驚帶喜,自動的含住李博的舌頭,甜蜜蜜的一吻。

小吳也是此道能手,在精神一恢復飽滿之下,也全力以赴一展所長。玉茹樂在心頭,更是嬌媚淫笑,騷勁十足。

這卻可等苦了美貞和玉芬。

在等人心焦之下,本來就是件苦差事,何況咋晚倒盡味口!想起她們正在裡頭纏綿樂趣,妒與恨一併襲向心頭……

原來,她們是野慣的小姑娘,對性交早是平常事,哪有害羞之心。二人在心火難忍之下,居然分別到李博和小吳的房間,叫門催促著。

這一招倒很有效,李博和小吳也知不能再拖,只有加速快攻,完成好事。但珍妮和玉茹還捨不得就此離開呢!她們約好今天再繼續玩。

房門開了後,她們四人笑鬧一陣,接著商量今天遊玩節目。

珍妮、玉茹已有對象,美貞、玉芬決定找舊相好小男生混,晚上仍在這家旅社見。

她們分手後,珍妮和玉茹領著李博及小吳,直上北投,作更刺激的遊樂。

北投是色情場所,不但明娼暗妓,一呼百應,即其他的色情輔助品,如羊眼圈、巧克力等吃的、塗的、用的各色俱全,只要你暗示其意就有人來逗引,現場購用,方便之極,應有盡有。所以旅行導遊者,北投是第一個導遊的目的地。

李搏和小吳在入境之初,早已聞北投的風光,現有美人作伴,自然不放棄這大好機會。

小珍妮和玉茹在北市認識的阿飛太多了,滿街都是,很容易碰上,為避免他們的糾纏,北投正是理想的遊樂區。

她們雇了一部計程車直駛北投,在北投溫泉旅社開了兩個房間,先來個鴛鴦戲水。

昨晚只顧通宵肉戰,樂不可支,卻忘了一身汗味,這時正好乘機洗一番,輕松一下身體。

北投天然溫泉,熱度都達到頂點,不論大小浴室都有自動開關,隨客人之意自行調節。一經開放,溫泉直流出來,熱氣騰騰,愈來愈厚,好像下了一層帷幔阻止視線,更增加了情調。

玉茹經驗有數,也最會惡作劇,一進浴室便打開水龍頭,熱氣滾滾而出,濃煙瀰漫了整個房間,她卻藏在暗角。

小吳初次嘗試,哪知究裡,一進門被霧氣阻斷視線,找不到玉茹,熱氣愈來愈濃,眼睛都張不開了。他索性閉上雙目伸手摸索,一面在浴室團團轉,一面輕呼玉茹,樣子頗為好笑,弄得玉茹忍不住笑出聲來,但仍不挺身而出。

只聽見聲音不見人,小吳知被愚弄。暗中準備,算好方向,突然猛一轉身,向前抱去。這一遭,出乎玉茹預料之外。她以為借助熱氣,至少可以讓他摸索一段時間,哪知這一突抱,毫無防備下,給他抱個滿懷。

小吳不由哈哈大笑道︰「這下可跑不了了吧?應該好好罰你一下!」說著對准香唇,狠狠吻住不放。

玉茹被吸得喘不過氣來,嬌聲求饒道︰「好哥哥!你饒了小妹吧!」

「饒可以,但該怎麼罰你,你自己說!」因剛才抱住她用力過猛,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

「算了吧!好哥哥,是你自己眼睜張不開,怪得誰!」她嬌羞的說。

「你還好意思說,不是你先放出熱氣,怎麼我會張不關眼?你惡作劇,沒話說,罰你給我擦個背如何?」

「給你擦沒關係,但你也要互惠才算公平呀!」

美人賣弄風騷,小吳樂得魂魄都要飛了,他張著大眼睛,連聲地說︰「是是是……」

正當兩人打情罵俏之際,忽聽隔壁「卜通」一聲,接著便是珍妮銀鈴的笑。

聞聲知人,玉茹禁不住大聲問道︰「小珍妮,你們在弄什麼名堂?」

小珍妮道︰「什麼名堂都沒有,誰叫他自己作孽呢!」笑聲仍不停。

「怎麼作孽?那是不是他跌落水池裡了嗎?」王茹問著。

「還是……」話說到此,頓然收住。

李博也乘機插嘴道︰「不要說了,怎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