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操漂亮女網友

坦白的說,她是我約會過的網友中最漂亮的,素質也是最高的︰美術學院在讀油畫系學生。所以當我第一次和她見面的時候我變得很拘謹。盡管之前的網路聊天中她已經答應和我開房,當我見到身高1米65,體重95,苗條高挑,有著一頭漂亮的長發和俏麗的瓜子臉以及冰潤的雙唇的她不免還是有些自卑,再加上都不知道最近的賓館在哪里,我只好提出到附近的水吧坐坐再說。正當我一邊和她聊一些很正經的話題,一邊絞盡腦汁搜尋印象中附近的賓館,她的電話響了,學校通知她回去開會,馬上回去。看來開房的可能是沒有的了,盡管內心失望,我還是很有風度的打車把她送回了學校,臨別時不忘問一句︰“下次我再約你,你會出來嗎?”她的回答很簡潔又很費解︰“可能‘可能’吧。”這句話讓我在回去的計程車上重新復習了高中語文的斷句和判斷主謂賓。

回去後我和一位同道中人用短訊息聊起這個事。他說他見天見了一位魔鬼身材但同時也是魔鬼臉蛋的少婦。由于實在受不了那張惡心的臉,他讓他的同事打來電話,撒謊撤退了(PS︰這位同好對女性的要求比較高,如果是我,當然是上了再說——反正關了燈都一樣^_^)說到這里,我不禁心里一驚︰我這位天使般的臉蛋的網友會不會也耍的相同的把戲呢?不過事已至此,我自我安慰道反正就當做了一回正人君子,見了一次正常的面吧。

過了幾天,開車路過她的學校,回來後忍不住給她發了條短訊息。沒想到她的回答是︰“你還記得我?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看來她一定認為我生活在花團叢集擁之中,尋她不著自然有別人補上。這樣說來她多半不是當時借故脫身,而是確有其事,而且從她迅速的回訊息給我來看她似乎對我沒有什麼厭惡。哈哈,有戲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更加加速了故事的進展。

一天上午我收到一條關于“非典”的笑話,隨手就轉發給了她,很快她就回了訊息︰“你在干什麼?”我貧了幾句嘴回去,無非就是什麼“我正在想你啊”之類的肉麻話,她反問我︰“你老婆不在啊,那麼囂張”我立刻一五一十的把我打算老婆在的時候怎麼約她,老婆不在時又怎麼約她的計劃合盤托出。反正是發短訊息,咱不怕臉紅,嘿嘿。她“呵呵”一聲,回訊息問︰“你平時喜歡和老婆怎麼做?”正中下懷!她自己把話題扯到了性愛上,下來就看我的拇指工夫了……

結果那天上午我和她用短訊息聊了一上午性,從她喜歡的姿勢到她男朋友的“草草了事”;從我初次約會網友到去年五一的輝煌,我們的話題深入而且廣泛,我們的問答直接而且敏感。盡管當時我恨不得馬上過去和她見面,但理智告訴我機會還未成熟。不過當她在最後一條訊息中說“我要畫畫了,乖,自己玩吧。”,我知道這個油畫系女孩肯定屬于我了。

(抱歉啊各位看官,拉扯了那麼久還沒有進入正題,浪費各位的時間了,不過既然都看了那麼多了,再繼續耐點心,好戲馬上開始。)

時間在我對和她見面的幻想中又過去了幾天。在我意外的在下午兩點以前從午覺中醒來之後,手機上收到了她的短訊息︰“下午出來吧。”經過一番思想斗爭(斗爭是和她見面呢還是先應付了工作的事),我決定還是去和她見面,畢竟,女孩子主動開口約你這種機會不是隨時都遇得到的。這次見面是經過了長時間的準備的,因此我直奔事先了解好的一家三星級賓館,開了房間,買了安全套等她過來。

經過一段焦急的等待,她戴著口罩(正在流行“非典”)的身影終于在我穿過房門貓眼的視野里出現了。在她舉起手要敲門的瞬間,我拉開了門。她沖我笑笑,很自然的走進房間。她今天的打扮和那天我們初次見面時變換了一種風格。那天是一身黑色的針織衫和黑色的牛仔褲,今天則是波西米亞風格的上衣以及套著短裙在外面的牛仔褲,看起來頗有些另類。看到我在上上下下的打量她,她把小包包往床上一扔,問了一個讓我摸不著頭腦的問題︰“現在怎麼辦?”那又能怎麼辦?我走過去,拍拍身邊的床,說︰“你說呢?”她大方的坐在我身邊,扭頭去看電視,我便伸手過去摟她的腰,嘴唇就往她的脖子上湊。沒想到她咯咯一笑掙開了,站起來一個勁的換台,嘴里自言自語的說︰“怎麼沒什麼好看的節目呢?”我問︰“怎麼,不好意思麼?”她點點頭,眼楮卻仍然緊盯著電視螢幕。我說︰“別不好意思,來,坐下。”說著就伸手拉她。她半背對著我坐下來,正好坐在我的兩腿間。我環住她的腰,一邊在她耳背後輕聲的說︰“你閉上眼楮,就把我當成你男朋友就不會不好意思了。”一邊把手抬起來,隔著衣服托住她的乳房。手心傳來豐盈的充實感令我幾乎不敢相信,因為光從外面看她的乳房很小,以我以前和別的女孩的經驗,這種幾乎是靠乳罩撐出來的小乳房是絕對不會產生這種圓勻充實的手感的,頂多只是稍微的漲住手而已,完全無法托住。意想不到的感覺頓時使我立刻勃起,我正欲進一步撫摸,沒想到她再次起身,逃到了對面的床上。

我不喜歡對女孩強來,所以我沒有追過去繼續。我坐在這邊的床上說︰“現在你這樣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她盯著電視思考了一會兒,說︰“這樣吧,你把你的眼楮蒙上。”哦,原來她是不好意思讓我脫她的衣服。我嘗試著問︰“我轉過身去不看你不行嗎?”“不行!必須把眼楮蒙上。”她毫無商量余地的說。我繼續為能親手脫掉美女的衣服而努力︰“你就那麼不好意思嗎?反正呆會兒都要全部看到的。”“這不一樣啦。”看來不妥協是不行的了。我無可奈何的把外套罩到了頭上,嘴里仍然不甘心的嘟噥︰“你怎麼不到衛生間里去,非讓我這樣活受罪?”她快人快語的反問︰“那你怎麼不到衛生間去??”哦,原來可以這樣,“你早說嘛!”我扯掉外套,也不抬頭看看估計已經脫了一半的她就徑直的進了衛生間——我才不想急著看這一眼而壞了呆會兒的大事呢!片刻,她就在外面叫︰“好了!”我應聲而出,卻見她的衣服裙子內衣內褲攤了一床,她自己已經躲到了另外一張床的被單下,手攏住被單口,似乎還有一點不好意思。這個時候我就不要也一樣不好意思了。我很自然的站在她面前脫掉身上的衣服,連內褲也不留,赤條條的躺到她的身邊。見我躺下來,她有些不自然的把臉別過去,我笑她︰“現在還不好意思?”說著就扳過她的臉,打算接吻。沒想到她卻把臉扭向另一邊,說︰“不接吻。”“為什麼?我又沒有口臭。”我不甘心的繼續扳她的臉,可是她仍然堅定的躲避著我的嘴唇,回答道︰“連我男朋友也不能和我接吻,不信你可以去問他。”既然她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再繼續,便轉而求其次,去吻她的耳垂。這次她沒有再拒絕,而是閉上了眼楮,靜靜的任我的嘴唇和舌頭在她的耳垂和側臉上滑動。

一邊吻,我的手一邊不失時機的順著她裸露的肩膀摸下去,伸進被單里,撫摸她的雙乳。她的乳房果然貨真價實,雖然小,可是飽滿圓勻,柔軟的撐起我的手心,讓我忍不住就撥開被單,仔細的欣賞這物件她的皮膚一樣潔白細膩的尤物。在手指捏揉一顆粉紅色的小乳頭的同時我的嘴唇覆蓋在了另一顆上。

她的呼吸聲開始漸漸變得急促,手也開始抓我的肩膀。我吮吸著,手滑過她平坦光滑的小腹,徑直伸進她的兩腿之間,找到害羞的隱藏在陰毛和陰唇之間的陰蒂,仔細的揉捏起來。這下她的呼吸迅速的加快,手更加用力的抱住我。揉捏一陣,我借著親吻她的小腹的動作,整個的掀掉了蓋在她下身的床單。因為全身都暴露在我面前,她害羞的夾緊了雙腿,似乎不想讓我看到她黑漆漆的隱私,但這和剛才堅決的拒絕不一樣,這只是本能的反應而已,被我兩手一扳,她的雙腿就半推半就的分開了,窄窄的陰唇就出現在我面前。我俯下臉,伸出舌頭開始舔,她頓時啊的叫起來,身子扭動著,手象是在推我的頭又象是在按,反應甚是激烈。我才不管那麼多,兩手抓緊她的雙腿,深深的埋著頭一個勁的又舔又吸,耳邊不停的傳來她無法忍受的歡暢的叫聲。略帶咸味的淫水不一會兒就流進了我嘴里,我用手指一摸,陰蒂和陰唇全滑溜溜的了,這下我可以更加肆意的玩弄了。于是我慢慢的把中指插進去,先在她陰道壁的嫩肉上四下勾了一陣,惹得她全身繃緊之後再把食指也並進去,然後開始有節奏的抽插。她啊啊的呻吟著,手一會兒抓緊我的胳膊一會兒又抓緊床單,下身隨著我的節奏不停的壓下來,拼命的搖擺著,發出噗噗的抽插聲,淫水也不住的往外流。我看著她一副欲死欲仙的模樣,禁不住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片刻我忽然感覺她的陰道猛然擴大,似乎努力的在吸著什麼,接著又恢復,如此重復了幾次,她啊啊的叫著,手拼命的把我的身體往她身上抱,我知道現在是時候來真的了。

我抽出手指,不慌不忙的取出安全套戴好,轉身過來看到她正象所有急于接納的女人一樣慢慢的扭動著自己一絲不掛的胴體,呼吸急促的等待男人的征服。我跪下去,分開她的雙腿,找到陰道口的位置,扶著勃起的陰睫,一點一點的塞入她饑渴的騷穴里面去。隨著陰睫的慢慢進入,她臉上的表情也在逐漸的變化,先是忍耐似的緊閉雙眼,然後是舒展開眉頭,接著嘴巴也開啟來,從喉嚨深處傳出一聲極度舒暢的“啊~~~~~~~”。

我感到陰睫終于被溫熱的肉體徹底的包裹之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就開始緩慢而有力的活塞運動。說實話,她的陰道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緊,不過她的反應遠比我想象的大,我才抽插幾下,她的手指就幾乎要抓穿我的背,弄得我不得不一邊抽插一邊氣喘吁吁的告戒她別抓傷了我,回去不好跟老婆交代,她這才收斂一點,不過叫床聲還是一如既往的放肆。

跪著插了一陣,我把她翻過身來,開始了我最喜歡的背後式。她高高的翹著白白嫩嫩的大屁股,手撐著頭,啊啊的叫著被我雄壯的陰睫沖擊得全身一下一下的抖動。如此美麗的一個少女如此淫蕩的趴在我面前,讓我感受到了無比的刺激,一激動,下體一麻,大股股的陽精就噴涌而出。我緊緊的頂住她的屁股,直到最後一滴都射盡才松開手。松開手之後她的屁股仍然意猶未盡的貼著我的身體拼命的搖了好一陣,直到我抽出疲軟的陰睫,她才戀戀不舍的倒在床上。

激情一過,她立刻又恢復了剛才的矜持,迅速的扯過被單蓋住身體。我俯下身,問她︰“覺得怎麼樣?”她臉沖著牆,笑了笑,沒有出聲,看來是比較滿意了。我靠在她身邊,一邊輕輕撫摸她的胳膊,一邊說︰“你等著,待會兒還有你好看的。”這下她把臉轉了過來,表情里似乎有些不置可否的笑著看了看我,又把臉轉了回去。我也不管她,自己調整呼吸,放松心情,把注意力轉移到電視上。這是我的經驗︰做了一次之後你太急著勃起做下一次,反而會影響情緒;相反,高潮過後舒服的休息一會兒,閑扯幾句,看看電視,很快就能進入狀態。

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一陣,大約過去了20來分鐘吧,我看看時間似乎不多了,便準備開始下一次。我說︰“我來給你按摩一下吧。”她順從的趴過身子,裸露出整個後背。我跨坐在她的身上,開始順著她的頸子往下揉捏,一路的捏下去,直到我的手又一次壓在她的陰部上。我輕柔的摩擦著她依舊濕潤的陰部,手插進她的身前,擠在她的乳房和床墊之間,配合著一起愛撫。不一會兒她的身子就開始扭動起來,我順勢把她翻過來,一手繼續揉弄她的陰部,一手扶起半勃起的陰睫,湊到她嘴邊。不肯跟我接吻的她卻一點都不拒絕我殘留著精液的陰睫,一張嘴就含了進去,深深淺淺的前後吮吸起來。實際上口交的精神快感遠大于肉體快感,看著自己粗陋的東西含在美女紅潤的小嘴里,那種強烈的征服感使我立刻完全勃起,甚至于擔心要馬上射出來。于是我差不多馬上就拔出了陰睫——我要征服她的陰道,而不是口腔——讓龜頭貼著她的皮膚一路摩擦著滑下去,滑向戰斗位置。她顯然很享受這種特殊的愛撫,身子強烈的彎曲,呻吟加上用力的抓握,讓我充分的感受到她肉體的極度快樂。

又一次的,我的陰睫深深的插進了她的小穴里。她拼命的繃緊身子抱緊我,大腿開啟來夾住我的屁股,好像要我更加用力的插她。我以手撐起身子,以俯臥撐的姿勢有力快速的作活塞運動,這是我最有力的姿勢,身子除了下體完全不接觸女方的身體,這樣可以給下體更加充分的運動空間,從而也使運動的幅度和力度能放到最大。果然,在這種姿勢的沖擊下,她完全迷失了自我,只是叫,只是扭,只是抓緊我,全然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忘記了她甚至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心里此刻只剩下充斥全身的快感。

雖然俯臥撐式能給雙方極大的快感,可是也非常消耗體力,我插了大約幾分鐘,就覺得胳膊撐不住了,便坐起來,她也跟著坐起來,順勢騎坐在我身上,變成了男下女上式,只不過我還未來得及完全躺下,性急的她就緊緊摟著我的脖子瘋狂的開始前後搖動屁股,弄得我只好繼續坐著,扶著她瘋狂扭動的腰身以保持兩人的平衡。她的臉後仰著,非常投入的搖動屁股,不過這給我的快感並不強烈,也許她換成上下套動可能還會強烈些,不過看她那激動的又叫又喚的樣子,我沒有變換姿勢,只是不時上挺一下,慰勞一下重壓之下的陰睫。

這種姿勢持續了一段時間,我的陰睫根部都被壓得有些隱隱做疼了。我覺得該我發威了。于是我把她推倒下去,她的頭正好擠在床邊的牆上,這下好了,每沖撞一次,她就被迫歪一下頭,頭發胡亂的散在臉上,紅潤的嘴唇半張著,眼楮緊閉,那樣子真是性感之至,如此美麗的女孩如此瘋狂的與自己做愛,讓正在努力奮斗的我甚至懷疑自己在夢中。隨著動作的加劇,她的腦袋也不停的滑下去,直到幾乎要滑到床腳下,由于床腳處靠著房間的入口,我害怕她肆無忌憚的叫床要引來賓館的人,便拔出陰睫,轉而用嘴和手愛撫她,讓她狂放的肉體得以松弛片刻。果然,陰睫一拔出她便癱軟下來,不再象剛才那般激烈的亂扭,只是當我親吻她的敏感部位時,不時的用手抓抓我的頭發。我的嘴順著她的脖子一直往下吻,當吻到她性感的肚臍時,她的反應忽然加劇,特別是當我把舌頭伸進肚臍里,使勁的舔里面時,她抓我頭發的手似乎想要把我抓成禿子般的用力,疼得我只舔了一會兒就不得不停了下來︰“別那麼使勁嘛,抓掉了我的頭發回去跟老婆可不好交代喔。”她不好意思的扭臉而笑,手輕輕的摸了一下我的臉,說︰“誰叫你舔得我那麼舒服……”看著她的媚態,我欲火又起。我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起身,說︰“你不是說喜歡站著作嗎?”說著就站起來,抱起她的一條腿,一手扶著陰睫努力的尋找著她陰道的位置。也許是我倆身高相差得還是大了點,我摸索了半天都無法把陰睫插進去,她急了,一摟我脖子,索性把另外一條腿也抬了起來,她整個人頓時就吊在了我的身上,我雙手抱住她的雙腿,把她的身體往上用力一舉,再往下一坐,陰睫終于順利的插了進去。她啊的叫了一聲,雙手緊緊的箍著我的脖子,然後我就手上使勁,開始把她上上下下的拋動,讓陰睫也跟著在她的陰道里進進出出的使勁摩擦。雖然這個姿勢我的陰睫在她的陰道里活動的範圍不大,可是每一次都相當于用她全身的重量來插入,幾乎深入到子宮內,所以她簡直被爽翻了,幾下下來,她竟然不顧一切的大叫起來︰“舒服……我好舒服!”說實話,我雖然在各種情色作品中看到過許多女的被干爽時會發出各種淫聲浪語,可是在和她做愛之前我一次也沒遇到過,今天我算是領教了。看來她喜歡站著做愛也不時浪得虛名的。

雖然刺激,可這名為“義大利吊燈”的姿勢實在太消耗體力,要知道她可是95斤重啊。我大約站了5分鐘就有些吃不消了,便慢慢的把她放到床上。也許是剛才太刺激,也許是放她下來時壓到了陰睫,我才把她安放到床上就突突的射了,實在是不夠盡興啊。

因為時間的關系,我得走了,臨走時我問她︰“這次夠厲害了吧?”她還是笑而不語。我又問︰“是不是下次我約你,你就不出來了?”她立刻糾正︰“我可沒這麼說啊!”哈哈,看來她是被我收拾夠了。我決心另外找時間約她出來再狠狠的干幾次,各位就等著看好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