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娼的旋律

請允許我告訴你一個不久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午餐的時候,我告訴我的老闆我有事要去辦,會晚點回來,我開著車出去,我要去的地方是一間成人書店,我喜歡看成人小說和 A 片是我的秘密,我知道我的老婆不讚成,但是我一直改不了這個習慣,不論如何,我每個星期總會來這裡幾次,這間名叫「成人世界」的書店一樓是販賣成人雜誌和小說,二樓是錄影帶和現場艷舞。

我到了這裡,在一樓翻閱當期的成人雜誌,這一期雜誌的內容真是火辣極了,看得我的老二硬得不得了,我得發洩才行,於是我上樓去。

樓上相當暗,不過我的眼睛立刻習慣了這種環境。

長長的走道上左右儘是「小型放映室」的房間,房間上的燈號顯示該房間是「使用中」或是「空房」,走道的盡頭是個小型的大廳,那裡會有現場脫衣舞表演,於是我走了過去,有一個穿著紅衣的女孩站在走道的牆邊,我走過去時她對我眨了眨眼,我向她回笑,感覺心中那一份偷情的愉快。

走到大廳,那裡有很多的門,門上寫著「脫衣舞秀」,門旁註明「一面鏡子」或「兩面鏡子」,我看到許多房間裡已經有人了,我走進「一面鏡子」的房間。

走進房間後,我把銅板投進一旁的投幣口中,牆板接著打開,我看到一名舞孃背對著我正在跳舞,舞孃面對著另一排窗子,窗子的玻璃是鏡子做成的,從外面看不到窗子那方的人,但是房間裡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見外面的景像,窗子的下方有一個小縫,那是為了給小費用的,我拿了兩百元塞進我房間的那道小縫,等那個舞孃向我舞過來。

那名舞孃背對著我,只穿了一件小小的內褲,幾乎遮不住她渾圓的臀部,隨著音樂的擺動,我從她的背後,可以看見她乳房的側面,在她轉圈的時候,我把我的陰莖掏了出來,可是我不相信我的眼睛,那名舞者居然是我的老婆小儀,看她一個窗戶一個窗戶地展示她的乳房,我差點昏了過去,當她隨著音樂拿走我給的小費,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原本我熟悉的那對乳房,現在看起來有點不一樣,我感到更興奮,於是我開始打手槍 。

她的乳房真的很吸引人,粉紅色的乳頭,適中的乳暈,完美的形狀,現在所有在看她的男人都在打手槍,她一定很喜歡這樣。

現在,她脫下她的內褲,緩慢又性感地蹲下身,小心地不露出她的神密地帶,接著又慢慢地伸直她的腿,把她的臀部展示在一個個的窗子前,讓大家看見她的陰戶,所有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見她的陰唇。

接著她站直身子,走向那個給她最多小費的窗子前。

她彎下身,用手支著她的膝蓋,把她的臀部貼在我面前的玻璃上,她的陰戶離我的臉只有幾公分,她伸出手指,劃著她的陰戶,動作悠美地撥開陰唇,然後把手指插進她已經濕透了的陰道中。

看到這個景像,我的陰莖已經硬得像花岡石一樣。

她做了一會兒,又移到下一個窗口做著同樣的事,只在我面前的玻璃上,留下她臀部的香汗。

當小儀把臀部對著陌子男人自慰時,我看到她雙目緊閉,舌頭舔著上唇。

當音樂結束時,我射精了,而小儀也快步走出了這個表演的房間。

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性慾讓我的腦中一片空白,我走出小房間,仔細地想了一會兒,我決定要去員工的休息室門旁,偷偷看看她在這裡還幹些什麼事。

她在一個房間裡,房中只有一張躺椅,她穿著一綿絲質的袍子,袍子微微敞開,露出了她的乳房和她粉紅色的乳頭。

她透過牆上玻璃的一個小洞,和一名客人交談,然後性感地走過去開門,讓那名客人進來,然後牽著他走進另一扇門。

那扇門上寫著「一對一表演」,我不但嫉妒而且興奮,更想知道她們會幹些什麼,我決定來個小小的冒險,於是我敲了敲玻璃,房內另一名很可愛的女孩執了過來,她問我是不是需要個人服務,我點點頭,於是她打開門讓我進去,領著我走進剛才小儀走進的那扇門。

門後又是一道走廊,走廊的兩邊也是房間。

有一扇門的傳來重節奏的音樂,我想小儀正在那扇門後為一個陌生男人做近距離的表演,這也讓我的陰莖用力地頂著我的褲子。

我跟著那個女孩走進小儀隔壁的房間,我把錢交給她,一句話也沒說。

灰暗的房間中,只有一張躺椅和一把可摺疊的椅子。

那名女孩告訴我她的名字是莎莎,她要我把衣服脫了躺在躺椅上,於是我向她解釋,我發現我的老婆在這裡跳脫衣舞,我想找出原因。

但是她把中指放在我的唇上,示意我別再說下去,她要我別再去想,而且如果我裸體看著她的表演,我會更舒服的。

我立刻把衣服脫下,扔在角落,然後躺在躺椅上。

她告訴我只能看不能摸,她會跳一段舞,如果我喜歡我所看到的,我可以多付一點錢,她會脫得更徹底。

看她的樣子,似乎認定我一定會多付一點錢。

當我想到我的老婆正在隔壁對陌生男子做著同樣的事情,【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明顯地感覺到我下腹部的那根紅色的骨頭開始聳立。

我的熱血開始沸騰,莎莎抬起一條腿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的龜頭輕輕地劃過她有蕾絲邊的內褲,她的身上散發出如嬰兒爽身粉的味道。

我實在不想停止這樣舒服的享受,但是我一定得問問我老婆的情形。

當我告訴她我的遭遇,她嚇了一跳。

小儀大約是兩個月前開始來這裡跳舞,而且她很受這裡客人的『歡迎』。

莎莎一邊告訴我小儀的事情,一邊玩弄著我的陰莖,她似乎覺得這樣相當有趣。

我告訴她,我承認我看著我的老婆在別的男人面前跳脫衣舞,讓我相當地興奮。

莎莎對我笑了一笑,拉我到牆角,那裡有道縫,可以看到隔壁房間。

我把頭湊了過去,透過那道縫,我看到小儀站在一個男人面前,那個男人坐著慢慢地打著手槍,那個男人有一根大陽具。

小儀在那個男人臉前隨著音樂扭屁股,還隔著內褲摸自己的陰戶。

那個男人的陽具起碼有廿公分長,多條血管在他陰莖的皮膚下跳動。

當音樂暫停時,那男人脫下他的褲子,揉成一團扔到牆角,從上衣口袋拿出錢交給小儀,和小儀說了一些話,我聽不到話的內容,小儀的反應是把錢還給他,但是那男人堅持不收,最後小儀聳聳肩,把錢放進一旁袍子的口袋中。

當音樂再度開始,小儀又開始跳舞,此時的她看起來更熱情,我知道她已經開始興奮,她的乳頭挺立起來了,透過她薄薄的胸罩都看得見!

她十分投入舞蹈,在那個小房間中奮力起舞,不停地搖晃著她的胸部和臀部,最後她接近那個男人,最後,她頭一低,整個臉埋藏在那男人的雙腿之間,她的長髮如瀑布般往下一瀉,遮住了她的動作,但是可以看到她的頭正慢慢地動著,偶爾,透過她的髮絲,我看到小儀正用她豐潤的雙唇,吻著那個男人的陽具。

那個男人的陽具比我大得多,我想知道小儀是不是想讓這麼大的男根插進她體內,此時我發現小儀的胸前和雙頰都已泛紅,她秀目半閉的臉上充滿了慾望。

小儀一邊這麼做著,一邊愛撫自已,即使在這個男人面前,她還是把手伸進自己的內褲裡,讓手指在陰戶中抽送,而且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

現在她拉下她的內褲,露出她的陰毛,但是隨即停止這個動作,讓她的陰戶還是藏在內褲中,然後有點羞怯地脫掉她的胸罩,讓那個男人清楚地看著她的乳頭….

她的乳頭輕輕地劃過那個男人微微發抖的唇,然後稍微把內褲弄歪,輕輕地往下坐,讓陰戶磨過那男人的龜頭,有時她又把內褲拉高,使得隔著內褲,也能清楚看見她的陰唇,然後讓那個男人湊過頭去,聞她陰戶的氣息。

此時她又蹲在那男人的兩腿之間,讓那男人紫紅色的龜頭,頂著她的乳頭,那男人的龜頭滲出些潤滑液,小儀沾了沾那些透明的液體放到唇邊,狡滑地笑了笑。

小儀用雙乳夾著男人的陰莖,讓那個男人在胸前搓弄,不停地頂著她的乳房。

莎莎在我耳邊性感地低語道:「你喜歡這樣嗎?看別的男人搞你老婆的奶子?」

我嚇了一跳,我忘了莎莎還在這裡,她的話提醒我,隔壁的那個男人,他的陰莖正在我老婆的乳房間快速滑動。

我點點頭,眼光還是移不開,接著,我感覺到莎莎的手握住了我的陽具,開始慢慢地上下搓弄,我還是一直看著,但是我喜歡她這麼做。

同時,隔壁房間的溫度也提高了,乳交的速度越來越快,我想那個男人就快射精在她的乳房上了,而小儀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因為她迅速地站了起來,拉開她的內褲,露出她的陰戶,她的陰唇明顯地突出,不但紅,而且有些漲大,她開始用陰戶磨著那男人的肉棒,前後搖動她的臀部,使得男人的陽具上塗滿了她的愛液,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因為她的動作忽然靜止,雙眼緊閉,她的銀牙咬著下嘴唇。

在一陣抽搐後,她開始更快速地滑動。

此時音樂已經停了,房間內只有沉重的呼吸聲,小儀打破了沉默。

「我要你插進來。」她用迫不及待的聲音說道。

我嚇了一跳,她竟然願意和別人性交!原先她只是給人家看而已,現在她居然已經興奮到這種程度!

小儀低下頭看著那個男人笨拙又草率地調整自己的姿勢,把他的陰莖頂著她的陰戶,然後咬著牙慢慢地坐了下去,讓那平滑又肥大的龜頭插進陰戶裡,她的陰唇聽話的張開,以容納那巨大的龜頭,接著是一陣高潮,讓她混身戰慄。

高潮一直持續到那男人插到底為止,小儀什麼也不想地立刻上下起伏地動著她的臀部。

小儀把臉靠近那男人,第一次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