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的處女(1)

第一章 神秘的情信(上)

『又塞進了一封……』

由貴子早晨來到學校,打開自己擺放拖鞋的箱子,發現了一封信。

『時之間,她見到男人給她的情信,但並不稀罕、珍貴。她從那茶色的信封,從信封上寫的『松宮由貴子小姐收』的筆跡,就知道這封信是她所討厭的男人寫的。雖然時令是盛暑七月,但由貴子的背脊仍覺得一陣陣發冷。

但是又不能不看它一遍,便將信扔掉。

不知道他寫了些甚麼,萬一將這個男人寫的情信扔掉,他就會將一些羞恥的事,見不得光的事,在校園內公開,千萬扔不得的情信呀!

當然,由貴子並沒有做過虧心事,也沒有甚麼把柄被人家抓住。

但是,她總覺得那個男人,好像正躲在甚麼地方,瞪大著眼睛,正在監視著自己似的。她心情沉重地很快將厚厚的信封塞進了自己的書包。

這是位於湘南的一所私立學校。自明治時代建校以來,一直是讓學歷優秀的上流階級的子弟入讀。這也是這間學校的傳統。

松宮由貴子是高中部三年級學生,她只有十八歲。

她是日本政界有頭有面的松宮財閥的一位千金小姐。

不僅年青貌美,高子高挑,而且像天使一樣酷愛清潔,學習成績以及體育活動也都沒話可說,無可挑剔,名列前茅。

以前就有男子提出要同她結交,而現在她家的門第是壓倒性的豪門大戶,誰都憧憬著與她高攀,都在打長遠的算盤,朝遠處看,都跟她保持著一種互相牽制著的狀態,且都怕高攀不上。

只有這個男人才會繼續不斷地寫來下流的、卑鄙的情信,而且竟敢公然地署名。

由貴子在去教室之前,先進入了女廁。在女廁內她就放心了,那個男人決不敢闖進女廁來吧!

由貴子從書包內取出了情信,撕開了信封掏出了信紙。

信上文字寫得很流暢、很整齊,只是內容則令人討厭,令人害怕。

『這幾天,我偷了你的體操衣服,很失敬。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想得到它。以前我就曾這樣空想過:你的汗是多麼的香呀!且一面單思、一面手淫。今次偷而得手,還是覺得很香,我也感到滿足。

因是上完體育課我便立即下手去偷,所以你的體操服,還有多少濕濕的汗氣,特別是腋下以及胸前乳房的部位,更是充滿著你的濃烈的汗香。

我站著連續手淫了三次,然後將精液射到了你的體操服上,昨天我用掛號信的方式寄回府上了,你也可嘗試聞一下我的精液,一面手淫吧!』

由貴子看著看著,心情壞透了。不過還得看完它,否則,又會像前次那樣他會將由貴子的照片同另一個女子的裸體拼合在一起,張貼在教室 ,她自己還被蒙在鼓 哩!

這種惡作劇雖然不受歡迎,但對羞恥心強烈的由貴子而言,還是覺得可怕,例如被人拼合一張見不得人的照片,讓全班同學都見到她實在忍受不了。

而且,信內也許還有其他甚麼內容吧,不全部讀完,就不知他還將玩弄那一招.【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離早上進入自修室還有一段時間,由貴子便繼續開始讀信了。

『昨天我又失敬,偷了你的室內用的拖鞋,鞋內混合著你的汗香、油昧,以及污臭,我覺得還是千金小姐的體香最為高級.』

『咦?!……』,由貴子萬分驚訝了。這雙拖鞋現在不是正穿在自己的腳上嗎?

『我舐過你的拖鞋之後,照樣在拖鞋內射精,然後將它擺回原位,我想知道你身上散發的一切氣昧,何時我務必要嘗試抓住你身上的真正的東西,我一定要將你弄到手。我不會採用強迫的手段,我正等待著你對我說一聲:你抱抱我吧!這是對我愛情的表示。

最後,為了證明你讀完了我的信,請你在教室黑板的一角,劃一個『○』作為記號。

蒲生圭介』

由貴子讀完了信,惱羞成怒,將信揉作一團了。接著,立即箔JU已經穿在腳上的拖鞋,自己當初穿拖鞋還是沒有發覺,現在仔細一看,原來拖鞋內有一些乾涸了的污垢。真令她一時想要嘔吐了。

昨晚,圭介愛撫著由貴子的拖鞋,然後在 面射精,搞得污糟迫遢,今天一早又將拖鞋擺回固了原處。

令人討厭的毒液,這不是滲透到襪子 了嗎?但是,她又不便將鞋襪都丟棄,總不能赤著雙腳從女廁回到課室去。

由貴子氣惱得咬牙切齒,忍耐著步出女廁,將信紙、信封扔進了女廁垃圾箱。在回到教室前,先行到學校的小賣部買了新的鞋襪。再拐到舊校舍的沖涼房將舊的襪子脫下,重新洗腳,換上新的鞋襪,將舊的丟掉,再回到新校舍的四樓,進入教室準備上課。

但是,由貴子丟棄的鞋襪,很快就被誰撿走了,由貴子意識到身後有人在跟蹤她。

由貴子進入課室,環顧課室四周,不見圭介的身影,她立即呆住了。

『早晨好,由貴子小姐!』班上同學同她打招呼。

由貴子向同學們報以一笑,接著在黑板的旁邊劃了個『○』的記號。

蒲生圭介大概是緊跟在由貴子的身後進入教室的吧,不知不覺間他出現在課桌的座位上,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色瞇瞇的眼神,緊盯著由貴子。

蒲生圭介,矮身材,駝背,三角眼,大大的嘴巴老是合不攏,塌鼻子,鼻孔向左右兩邊張開,左上臉頰有一條長長的傷疤,一直拉向半邊臉孔。

他還在讀初中的時候,經常被人玩弄、欺負,因他個子小,毫無反抗能力,連班上的女同學也不把他看在眼內。他的臉孔長得那麼醜怪,好像是出現在校園 的怪物。

即使現在升上了高中部,誰也無視他的存在。

而且他的尊姓按日文讀法與『懶蛤蟆』的讀音相似,再加那麼醜怪的長相,班上的同學便給他起了個『懶蛤蟆』的渾名。

當然,由貴子並沒有捉弄過他,也不敢公然對他報以輕蔑的眼神……

現在到了高中部三年級,全班同學都忙於應付明年的升學考試,誰也不與圭介為伴,免得消耗時間,而圭介自己總是躲在教室的一角長噓短歎,同學們有時會對他皺一下眉頭,表示對他的反感,然而很快便掉轉頭去,不再理睬他了。

圭介能進入這間專供富家子弟上學的校園,全仗他出身於資本家的家庭,論學習成績則是麻麻的。

但是現在的圭介,全憑前年因事故而死去的父親的遺產以及保險金而生活。

他的父親經營金融業,所留下的遺產足以供圭介揮霍一生了。

他幼年的時候母親便病故了,既無兄弟,亦無親戚,在那古老的大宅大院內,據說跟他的老乳母一同生活著。

可以說他是天涯孤客一名,再無任何牽掛,是個有強悍性格的男人。

而且他現在已經十八歲,似乎對人生也很看得開,伴隨著性慾焚身,不會考慮到任何的後果,養成了為人輕薄,胡來的惡習。

終於開始上課了。

由貴子感到圭介坐在她的斜後方,正在向她斜視,有如芒刺在背。

『為甚麼要這樣胡思亂想呢……』難道自己平時對圭介寄以某些同情與好意,反而令到自己倒霉了嗎?總不能以此為理由提出從這間名校轉到其他學校去吧?!』

而且已經讀高中三年級了,再過半年就要畢業了,現在正忙於準備考試,也是最為重要的時期。

由貴子的這些煩惱,當然沒有對家人以及老師提及,連對親密的朋友也沒有談及這些事。

不久,下午有一堂體育課。

已經是七月半了,期末考試也完了,再過一星期就要放暑假了。

雖然是在暑假期間,高中畢業生仍要準備應付升學考試,不過這是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個暑假,大家都感到很開心。所以上體育課時,感到輕鬆愉快。

由貴子的學習成績名列前茅,體育運動也是樣樣皆精。下午二時她忘記了早上的一切煩惱,以美好的姿勢在泳池內暢泳。

但是,這時的圭介並沒有進入游泳池,而是偷偷地躲進了女子更衣室。

無論在教室、在泳池,圭介不在場,大家也不會懷疑他,也決不會去四處找他,他不在場大家反而覺得開心些。

女子更衣室較為暗淡, 面放有二十三位女生的內衣褲,混合了二十三位女生的體香。

圭介立即找到了由貴子的衣服。他打開由貴子的衣服。

這間學校的女學生全部要穿著校服。夏天的校服是白色的短袖上衣,衣襟與袖囗用白線縫上藍邊,再配以紅色的校裙。

圭介將自己的臉貼向由貴子校服的胸前部位呼吸著由貴子滲入校服內的溫柔的體香。然後再嗅到校服的腋下,他聞到了一股類似牛奶味的汗臭。

無論一位女子多麼講究清潔衛生,在這炎夏酷暑,只要稍微活動一下,肌膚一定會出汗。

不久,圭介從自己的褲中,掏出了已經勃起的陰莖。然後拿著由貴子的校服、裙子、內衣來摩擦自己的陰莖,且一面拿起由貴子的乳罩,襪子嗅了又嗅……

然後再從疊在最下層的,也是圭介最想要的東西拖了出來。那是由貴子的內褲。

圭介將由貴子的內褲最 層翻轉過內,緊貼在自己的臉頰上,但他看不到內褲 層有些甚麼異樣的污點。大概她們都知道下午要上游泳課,所以都不想穿上有污點的內褲吧,圭介倆頓時感到有點失望了。不過,他還是仔細地檢查,小心地觀察,看看有否恥毛脫落,看看能否找到深入女子那個『夾縫』的折痕之類。

不久,圭介使用右手握著自己的陰莖,開始有韻律地活動,一面將鼻子緊貼著由貴子內褲的中心部位……

圭介從由貴子的內褲,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汗臭和異味,是一股充滿酸氣的異味。

圭介縮著鼻子哼啥了兩聲,似乎氣味很難頂,而又將內褲仔細地觀察著、體驗著。

處女特有的體臭以及尿臊的氣味,圭介覺得特別芳香,他出神入化地陶醉著。內褲的正前方緊貼女人私處的部位,有點潮濕,他再將頂住肛門的部位擦向自己的鼻端,意圖探索另一種神密的氣味。

圭介聞著、嗅著,他的性興奮非常強烈了。但是,在不知不覺間,不知是那位女學生、也不知她為著何事,進入女子更衣室來了。

圭介加快了手指動作的速度,將自己的龜頭在由貴子內褲的中心部位擦來擦去。

『哼,由貴子……是我的人了……』他小聲地自言自語著,精液也咕嘟咕嘟地射了出來。

白濁似的精液將一條雪白的內褲搞得污濁邋遢,且滲入到內褲的纖維之內了。

『陣快感過後,圭介鬆了一囗氣。他將白色內褲放回原處,再將校服、裙子依原有順序疊放好,盡量做到與原先的擺法一模一樣,讓人看不出有觸摸過的痕跡。

圭介然後溜出了女子更衣室,躺在泳池旁邊休息。

不久,下午兩小時體育課上完了。同學們有說有笑、吵吵鬧鬧準備去沖涼、洗眼,男女同學各自走向自己的更衣室去。

圭介躺在女子更衣室旁邊的草地上,豎起兩耳,靜聽著女子更衣室內的動靜。

由貴子擦乾了身體,用一條浴巾包裸著身體,脫下深藍色的泳衣,從疊得好好的校服下面,抽出內褲準備更換。

但是,這時她發現內褲上有污濁的粘液。

『唉呀……』由貴子驚叫一聲。難怪泳池內不見圭介的身影,也許他躲進女子更衣來了。

『你怎麼啦?由貴子!』正在隔鄰赤裸著身體的川囗惠芳,邊擦拭著身體,邊問。 『不……不,沒有任何事……』由貴子連忙回答,但是要不要穿上這污濁的內褲呢?她面有難色了。

當然不可以就這樣穿上,可是洗了再穿的話又有那麼多同班的女同學在注視著自己,加上平時應急用的運動短褲還放在教室的蓄物櫃 。

她只好暫時不穿內褲了,先戴上乳罩,然後穿上校服與裙子。

為了不讓周圍的女同學發現她不穿內褲,她便快手快腳地將泳衣、內褲揉成一團,手急眼快地塞進自己帶備的膠袋內,沒有穿內褲就那樣準備回教室了。

為何要搞出這種令人厭惡的事情呢?由貴子對圭介既憎且恨,她悲憤得似乎要哭起來了。

她急步登上往教室的樓梯,又擔心裙腳被風翻捲,被人看到裙底春光,她曾數次回頭朝樓梯下面看去,看有否其他同學跟在她的後面。

她第一個搶先回到教室,打開自己的蓄物箱,取出了運動時才穿的短褲,那是一條深藍色的短褲。

由貴子急急忙忙捲起了校裙,涼風吹到大腿褪上,終於將短褲穿上,包住了自己的下半身。

『就那樣不穿內褲也行嘛……』

『啊……』由貴子驚叫一聲,回頭一看,圭介神神秘秘地站在教室門口,笑迷迷地,但卻是不懷好意地嘻笑著。

『你不要靠近我……我要大聲喊啦!』由貴子謊張地整理一下校裙,且後退了幾步。

『你發現內褲有精液吧!很遺憾,搞得你那個部位粘粘糊糊了吧?!哼哼,你的內褲有一種特殊的氣味了吧!』

『你,你住嘴啦……』由貴子很厭煩了,她眼 含著淚花,雙手啪地一聲摀住了自己的耳朵。

『你更換運動短褲時,你的臀部一下子被我看到了,又白、又結實、又豐滿。我幾時都想舐一下你的屁股呀!』

『你為甚麼老想欺負我呀!我沒有做得罪你的事呀!』

『不是得罪不得罪的事呀,是因為我喜歡你,我的戀人就是你,現在我也是很想念你呀!』圭介這樣解釋道。

由貴子絕望地低頭不語了。

這時全班男女同學蜂擁著回到了教室。

『由貴子,你先回來了嗎?』川囗惠芳問道。且掃了一眼圭介,她看見圭介正與由貴子對峙著。

『喂,你說了由貴子的甚麼壞話呀?!』惠芳板著臉,責問著圭介。

『跟班上的同學說話也不行嗎?』圭介翻了一下白眼,也回望了惠芳一眼。

『不行呀!懶蛤蟆不知自慚形穢嗎?』站在惠芳身旁的江原夏美小姐代為反駁道。惠芳的個子比較矮小。而夏美小姐則長得高頭大馬,她們倆都是由貴子的好友,她倆雖然沒有由貴子那麼漂亮,但她倆也算得上是美麗的校花一名,是名符其實的美少女。

她們倆都是與由貴子形影不離的密友,遇事都是相信由貴子,內心向著由貴子。

而且她們倆以往都經常捉弄圭介,敢於明目張膽輕蔑圭介,現在依然輕視圭介,視他為班上的一條可憐蟲!

『好啦!另外再找時間同你談談吧!』由貴子靜靜地說著,在全班同學眾目睽睽之下,感到萬分羞怯的神色,回到自己的座位了。

『你以為由貴子善良,好欺負吧!』芳惠氣結敗壞地責罵圭介。

『是呀!你說對啦!下下等賤貨他都眼巴巴的,而由貴子則有女神那般溫柔呀!』江原夏美幫腔說道。

終於大家都無視圭介的存在,各人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了。

不久班主任磯部美奈子老師進入教闒。開始進行放學之前的自修了。

美奈子二十三歲,由貴子升上高中部二年級時,美奈子老師就來赴任了,她是一位年青的美麗的英語教師。

不論男女學生都喜歡美奈子來擔任班主任,她是能統領好班級工作的一位老師。

但是,唯獨圭介一人,不管上課與否,他依舊看他的色情小說,雖然不敢明目張瞻地在教室 掏出那根東西手淫,但經常隔著褲子去摩擦自己的褲襠。連美奈子老師也拿他沒有辦法,依順序輪流朗誦英語時,一輪到圭介頭上時,經常都是越過他,由圭介的下一位學生接著朗讀。

美奈子老師也很討厭圭介,才不過十八歲的毛頭小子,其色迷迷的眼神,其內心境界,就像一條油頭滑腦的中年色狼。

不過,班上還是沒有發生重大的問題。雖然全班欠缺一種協調性,但圭介還不致於公然地掏出他那根猥褻的東西來示眾。班上也尚未發生有暴力毆打事件。當然,班上偶然有些暴力似的『小地震』,多數情形都是由圭介引發的。

而且,圭介那亡故的父親,對這間學校有過巨額的捐款,學校校長的立場也是不能令圭介退學了事。

結果是美奈子也覺得自己不像個老師,反正都快要畢業了,只好視圭介之不存在,拖到畢業算了。

不久就放學了,圭介站在正要回家的由貴子的前面。

『你不能陪伴我一下嗎?』圭介壓低了聲音問由貴子。

『你說甚麼呀……有甚麼事嗎?』代由貴子回答圭介的是川囗芳惠。

『我又不是跟你說話,我是跟由貴子說呀!』

『怪不得人家都罵你懶蛤蟆啦!你不想大家放棄對你的這一稱呼嗎?』芳惠說。江原夏美這時也挺身而出,像是要保護由貴子。

一陣騷擾,吸引住男同學的目光,都以為由貴子這邊發生甚麼事情了。

『你有甚麼事呀?』由貴子趁大騷亂尚未發生之前問圭介,她雖殊不希望人家纏住她,但因自己是名門千金,平時總是被人吹捧、奉承,而且往往自己成為被騷擾的中心人物,令她感到羞怯、畏縮。

『我撿頰上的傷疤很痛,你不陪我去保健室嗎?』

『……』聽圭介這麼說,由貴子一時無言以對了。

『不要去呀,由貴子,那是意外事故,而且你不是對他作了充份的賠償了嗎?』川囗芳惠制止由貴子道。

『好吧,要我去就去!』由貴子對芳惠說,接著跟著圭介離開了教室。

『那末,我們也陪你去,只你兩個人去危險呀!』川囗芳惠與江原夏美也想跟去。

『不要緊,你倆先回家吧,你們不是要複習功課嗎?而且,保健室還有醫生在場哩!』由貴子阻止她倆相陪,臉上帶著一分淒苦的笑容,終於跟隨圭介去了。

『哼,簡直是瘋狗,就是因為我沒有用暴力對付她們……』圭介以威脅的囗吻自言自語著。

如果要說弱點的話,圭介撿頰上的傷疤是由貴子被圭介纏住的唯一弱點。

因為這個傷疤是由貴子造成的。

這是兩個月前的事了。由貴子放學後,去射箭俱樂部練習射箭,這是她日常的課外活動。當她將一枝箭射了出去時,偏離了目標,那枝箭射到校園後面的樹林 面去了。

『哈哈,哈哈,你太用力啦!』顧問老師笑著對由貴子說。她羞得滿臉通紅,她沒有想到自己射得那麼遠……

但是,一眨眼間,聽到從樹林 面,聽到『哇』的一聲慘叫。

由貴子一時臉都嚇青了。

接著由貴子跟著顧問老師、同學一起,急急忙忙地跑進了樹林 。

樹林 平時是個禁區,為了便於生物部採集昆蟲標本,以及美術部進去素描寫生,便將樹林與校園用鐵絲網圍起了一部份。

不用說,每逢有射箭活動時,誰也不許進入,學校當局有提醒大家要充份地注意。

由貴子的雙腿,嚇得發抖了。

接著她發現圭介摀住自己的臉頰,倒在樹林 打滾,由貴子一時嚇得魂飛魄散了。

圭介捂著臉的手指間,流下幾股紅紅的鮮血,在圭介的身傍,的確插著染有鮮血的由貴子所射出的那枝箭……

原來箭頭沒有射中箭靶,反而射中了圭介的左臉頰,而且挖掉了一塊肉,傷口相當之深。

據圭介自己說,他是進入樹林中散步的。

雖殊樹林內被列為禁區,不准進入,但學生們都曾擅自進去過,由貴子覺得還是自己疏忽大意,應當負有責任。

結果是學校當局將整個樹林都用鐵絲網圍了起來,絕對禁止學生進入。由貴子也因這次事故,退出了射箭俱樂部。

圭介的全部醫療費用都是松宮由貴子家 支付,不過圭介臉上的傷疤劫是永遠消失不了。

在箭傷事故發生以前,圭分就色迷迷地盯住由貴子不放,事故發生之後,圭介也就堂而皇之地給由貴子寄去淫穢的情信了。

『本來他就夠醜陋的啦,現在撿上再添一塊傷疤,真是沒有任何辦法啦!』芳惠與夏美都這樣說,她倆反覆地告訴由貴子,今後別再理會圭介了。由貴子還是感到有責任,每當接觸到圭介時,心情也就特別沉重了。

事發很偶然,被害者是圭介,若是這塊傷疤是發生在自己的臉頰上,豈不也是很糟糕的事嗎?由貴子始終不能從這一想法中擺脫出來,責任與同情之心,同時在攬擾著由貴子。

不久,由貴子陪同圭介,雙雙來到學校的保健室。

因學校放學之後,保健醫生不在保健室。

『誰都不在呀,我去叫醫生吧!』由貴子說。

『你別去叫啦,反正治療方法都知道了。』圭介說,鬼鬼崇崇的眼神望著由貴子,自己坐上了診斷病情的小床。

『你到我這邊來吧!』

『你如何痛法呀?不去醫院行嗎?由貴子提心吊膽地走近圭介的身旁。

『已經受傷兩個月了,不必去醫院啦,我不會傷害你,你坐到我身旁來吧!圭介說。由貴子稍微離開一點,坐在診斷床上。

『你的傷勢現在怎麼樣啦……』由貴子坐在圭介的左側說,她不想看見圭介臉頰的傷疤。

『痛得像火燒一樣啦,我想讓傷疤冷卻一下。』

『那該怎麼弄呀……』

『首先,你替我愛撫一下,要用你的溫柔的掌心……』

『要快呀;你就按住我的傷疤吧……』圭介說著,便將臉頰挨近由貴子。他決不強行拉住由貴子的手,去接觸自己的傷疤。他耐心地等待著由貴子替他愛撫。他想,若是自己焦急地拉她的手的話,由貴子會向老師去告發他。所以他自己決定不主動觸及由貴子的身體。他看到由貴子被迫到左右為難、表倩很困惑,他一面抓住由貴子的這一心理,一面自己覺得很興奮。

由貴子感到惡夢似的恐怖和討厭,終於伸出了震慄著的手指。

由貴子本來是可以拒絕、逃離去報告老師,不過圭介的傷疤是她所造成的,令她對此而內疚,心 很矛盾。她頭也感到發熱,身體也發熱,好像被圭介這支懶蛤蟆的妖氣所操縱了。

由貴子抬眼見到圭介的右臉頰,從鼻孔房邊一直拉到耳朵邊的一道醜陋的傷疤,這道傷疤還在微微地牽動著,震動著。

傷痕的兩端繃得很緊,中間的黑色的肌肉鼓了起來,好像一條百足蜈蜙爬他的臉上。

由貴子的心情很不好,他盡力張大自己的手掌,摀住那道傷疤。

『啊,你的手很溫柔,我感到很舒服,你再溫柔一點,替我愛撫吧!』圭介想入非非地說

但是決非一支手摀住傷疤那麼簡單,圭介那大汗淋漓的肌肉,以及這個討厭的傷疤,令到由貴子六神無主了。

『你光用手撫摸還不夠,你替我往傷疤吹一吹吧,這樣的涼爽點,或者索注替我舐一下,就更舒服啦!』圭介邊說,邊拉著由貴子的手掌,在自己的腿間像劃圓圈一樣擦來擦去,且呼吸也開始緊張了。

由貴子終於忍耐不住,她抽離了自己的手站了起來說:

『不要這樣呀,我要回家啦!』

『是嗎?我這樣一搞,就會射精,你不看一下嗎?』圭介看著由貴子、公然將自己腿間挺起的『帳蓬』要讓由貴子看。

『你們做甚麼?!』這時,保健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了,班主任磯部美奈子老師進來了。

一定是川囗芳惠和江原夏美將情告訴了班主任老師吧!

『沒有甚麼呀!只是給我治療傷疤呀!』圭介不慌不驚地回答,美奈子也盯著圭介的臉。

『保健醫生都回家了呀?!』

『那末,就請美奈子老師替我治療好嗎?』圭介說。美奈子老師頓時收歛起那美麗的眉眼,她決不能對跟前的圭介坐視不理了。她問:

『由貴子,他沒有對你不規矩吧?!』

『啊,不要緊……』由貴子答。

面對她倆的談話,圭介很下流地笑著說:『不管是誰,都把我當作罪犯、老師,到目前為止,我沒有侵犯過一次女同學吧!』

『沒有呀……』

『可是,你們不是很不相信我嗎?』

『也許互相之間的確有所誤會,我想好好地同你談一次。……由貴子你回家吧!』

『是』由貴子邊說邊向老師行禮,終於離開了保健室。

美奈子拉過一張可以旋轉的椅子,面向著坐在診症的圭介而坐。

『我先問你,你治療得怎麼啦,痛吧!』

『夠了,由貴子不在,就不能治療了。』

『圭介君,你為何要專門纏住由貴子呀?』

『老師,你也很漂亮,不過只能排第二名,由貴子對我來說,是今生碰到的第一個漂亮的女子。』

『你說的是甚麼意思……』

『你不明白嗎?我很喜歡追女子。難道因為我長得醜怪,就沒有資格喜歡一個資本家的美人嗎?』

『話不能這麼說。不過由貴子對你沒有意思……』

『她有意呀,所以我沒有強迫她,現在也是主動跟我來保健室的!』

『既然她對你有意思,你們都是高年級學生,可以公開地談呀……』

『哼,人家會笑話我呀!我個子又矮、又醜,怎麼敢公開談呀,或者,我突然採取這樣的行動,老師你不會見怪嗎?』

『啊……你要幹甚麼呀?』圭介抱住了美奈子,美奈子掙扎著,被他拉到掛著窗簾的睡房了。

美奈子覺得自己個子又小,又沒有力氣,又沒有估計到與圭介兩人在一起,會發生任何危險,碰到這個渾身是力的怪物,她不能作出反抗了。

『晤……唔唔……』美奈子被圭介強行推倒在床強行同她接吻,美奈子拚命地掙扎。

圭介將二十三歲的女教師按倒在床,接吻時柔軟的口唇的感觸,混合口紅的香昧,以及美奈子的喘息,令他感到心曠神怡了。

圭介有的是揮霍不完的財產,他經常到橫濱、川崎的架步去混,有個幾次性經驗了,不過動手去搞一個處女,他還是第一次。

美奈子拚命地要推開圭介,她狠抓圭介的頭髮,猛抓他的臉頰。

身為一個女教師,在這種危機關頭,作出了激烈的反抗。

圭介壓住美奈子,『吧吧吧』地一吻再吻,也許他臉上的傷疤令美奈子感到很恐怖吧,她立即精疲力盡了。

『若是這個班級沒有我,也許真是個很好的班級吧,上課時你說我是頭野獸。』

『喂,你不要這麼愚蠢呀……住手……』

『你溫順一點,我就不打你,你讓我抱一下吧,我的精液本是留給由貴子的,今天我好好地為你服務呀!』圭介說。

『啊……住……住手啦!美奈子已經不像一個女教師,而只是一個弱質女子了。她想大聲呼喊,可是教職員辦公室聽不到她的喊聲。而且保健室外面的走廊,也沒有任何學生來往。即使有學生來往,美奈子也不想讓生看到這幕醜事,她沒有自信大聲呼喊了。

圭介再次將他的醜臉,貼近怕得發抖的美麗而又清秀的美奈子那歪向一邊的臉孔。一面嗅著她身上發出的香味,一面同她接吻,還粗暴地揉摸她那豐滿的乳房。

美奈子咬緊了門牙,眼淚潤濕了長長的睫毛,她仍舊掙扎著。

圭介巧妙地解開了美奈子上衣的鈕扣。將她的乳罩移向一邊,還伸手向她的腿間,脫去她的內褲。還用手指挖她的私處。

『噢……』美奈子痛得張開了嘴巴。

圭介的手挖著美余子的恥毛。

『喂……停手啦!』美奈子大聲怒喝著。

圭介的手掌撫摸著那柔軟的恥毛,手指仍然挖進她的私處。私處濕濕的了,不過那不是愛液,而是炎夏掙扎著的汗水。

美奈子咬牙切齒地搖頭,她像被人痛打了一頓,全身都在發抖。

圭介這時吸住美奈子的乳頭,用手抓住另一支乳房。他還用牙齒去咬她的乳頭。

『喂,啊,不要咬傷啦……』美奈子有心要拚命地反抗,怎奈她沒有激烈反抗的力量了。

美奈子終於被圭介玷污了,她感到恐怖和羞恥,她有氣無力地喘息著。

美奈子像作了一場惡夢,她感到頭昏眼花。

『你很美麗呀,你沒有男朋友嗎?』圭介問。

『你……不要說啦!』美奈子含著眼淚說,她聞到了一股不潔的異味,大概圭介這頭畜牲是射出去了,美奈子愁眉苦臉了。她這時只想要嘔吐……

『哼哼,美麗的老師,你已經失去貞操啦!你敢到外面去申訴嗎?要說你儘管去說吧!』圭介若無其事地說著,整理著自己的褲子。

美奈子帶著滿懷的屈辱與厭惡,步出了保健室……

美奈子被圭介施暴一事,她對誰都沒有說過。她並非被不良少年強姦,而是被一個誰也瞧不起的、像螻蟻般的微不足道的小男人搞了一場惡作劇罷了。美奈子這樣想,總得保住自尊心吧!

第一,她不想為了這個小男人,來糟蹋自己的教師生活。即使將事件講了出來,學生也未必同情自己,甚至可能失笑於人:怎麼那麼笨呀、被那樣一個小子……

美奈子含屈忍辱,想努力將這事忘記,從第二天開始,她更加無視圭介的存在了。

圭介也是偶而為了解決性慾,他的眼睛是經常看著由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