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情懷

《第一章》

這已經是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那時抗戰將告結束,我隨著家人逃到鄰近山區一座小城避禍。我正是十六歲的少年,身體剛剛發育。因為我父親和二哥給軍隊衝散,我和母親及弟妹依賴二姐生活。

二姐已經出嫁,二姐夫在一家大機關的運輸部門裡擔任著副主管的職位。可是那時候的公務員的待遇,菲薄得可憐,跟飛漲的物價比較起來,生活都是極其艱苦的。雖然我只是一個高中一年級學生,也不得不弄個小職員,來幫助家用。

靠著二姐夫的力量,我很容易就被安插在他的附屬機構裡,做了一個小小的「押運員」。

這雖然是一個起碼的差事,可是倒蠻有權力的呢!我押運的車輛共有六部之多,當時司機老爺,都是最吃香的人物。他們外快之多,收入之豐,比一個特任官還略勝一籌。

所謂「馬達一響,黃金萬兩。」最普通的額外收入如「釣黃魚」--意即私搭客人,「吊烏龜」--就是載私貨和「喝老酒」--揩油汽油。

那時後方的交通,全靠公路維持。而且車輛很少,逃難的客人又多,而且他們又都是腰纏 的殷商、財主,對於索價多少,是予求予給的。

因此這些由緬甸接車來的司機,都是口袋裡裝得滿滿的大鈔,他們除了窮吃爛賭之外,每個人都還從四川弄個太太來享受享受。雖然他們都是一些略識幾個字的老粗,但這些四川太太卻都是頂尖兒漂亮的女學生。她們不但年輕貌美,而且個個風流浪漫。

我是他們的上司,另外他們看我有很硬的後台,對我非常的客氣,爭著向我阿諛,獻足慇勤。我當時雖然只是十六歲的大孩子,發育得卻像個大人,壯碩,外表相當的帥。因此,他們帶來的那些年輕太太都和我攪得非常親熱。

我們常常奔馳在落後荒僻的山區,夜晚就住進簡陋的客棧。

這些司機都把我看成不懂事的小孩子,他們一夥兒到那些民家去聚賭狂飲,只讓我跟那些太太們留在客棧裡看守著貨物行李。

剛剛到差的時候,我還很老實的規規矩矩獨處一室,不苟言笑。不久,這些大膽的太太們,百般的勾引著我。她們藉著什麼借小說,或是邀我玩牌跑進房來和我死纏。我只有推說不會玩牌,避免陷入脂粉陣中。

老實說,我也並不是不想女人,血氣方剛的少年,性慾的衝動是夠的。只是怕給他們知道,尤其是怕傳到家裡,給人恥笑,只好假裝正經的樣子。

這些騷女人,膽量可真大,不管你怎樣保持嚴肅,她們還是包圍著你,胡天胡地盡量和你「磨姑」。有時在我臉上摸一把,說:

「你這張臉真像女孩子。」

也有的在大腿上給我狠擰一下說:

「看你這小書獃子,傻頭傻腦的。」

尤其是那位長得最漂亮的麗枝,乾脆就纏上身來,同我胡搭起來,亂摸亂掏的上下其手。實在使我吃不消,搞得我面紅耳赤,心撲斥斥的亂跳。

有一天晚上。我正看小說,正看到男女主角,熱戀瘋狂的當兒,忽然聽到扣門聲。我知道又是她們來胡鬧,不予理會,外面叫著:

「喂,小弟弟開開門。」

我一聽那嬌滴滴的聲音,就知道是麗枝。

「什麼貴事?」

「你快開門嘛,我有話跟你講。」

我只得把門打開。

啊唷!我嚇得幾乎跳了起來。她身上除了乳罩和三角褲外,全身曲線畢露。兩個乳峰挺得高高的,下面祗有那條縫給蓋住,陰毛都露出大部份來了。她的媚眼放射出淫蕩的慾火,向我猛撲而來。她把我緊緊摟著,並且用力的吻我。她的手伸進我的褲襠,握著雞巴,亂揉亂捏的翻弄著,這條小黃瓜給她弄了一下就堅硬起來,向她舉槍致敬。

「你這小鬼,還裝老實,看你這根大雞巴,一定玩過不少女人了。」說著就死拉著我向床上倒下。

這騷貨也真是淫極了,她索性解掉乳罩和三角褲,赤裸裸的仰躺在床沿,同時用腿勾緊著我,向她身上壓下去。

她身上是夠誘惑人的,羊脂白玉般的膚色軟滑細膩,乳峰突出像兩顆炸彈,小腹光滑,下面那個小穴,陰戶高聳,穴口被濃密的陰毛掩住,只見濕淋淋的直流淫水。

她粉臉紅如桃花,兩隻水汪汪的大眼,鼻子小巧玲瓏挺直,一張櫻桃小口,由燈下看,真像一朵醉人的海棠。她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媚眼如絲,我的慾火也一下子被點燃了起來。

正當我準備解脫衣褲伏上身去的時候,呼聽有人在叫:

「麗枝,麗枝,你先生回家找你。」

她聽見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趕緊穿好褻衣離去,臨走還輕輕的說:「小弟,有空我再來。」一面和我親吻。

這下子可把我整慘了,慾火燒得我心癢難耐,雞巴像鐵棒一的舉著,恨得我咬牙切齒,我推門出來,想到外面走走,藉以忘掉剛才的一切。

當我在田野間的小徑上漫步時,忽然聽到前面小樹林裡有一種異樣的呼吸聲傳來。好奇心所驅,我尋聲走去,走到一顆大樹邊,這時聲音已經清晰可聞。

「死鬼,你今天怎麼搞的,有氣無力的像個死豬。」是女人的聲音。

「我今天開了整天的車子,那有那麼大的精神。」

「唉唷!嘖……嘖……這幾下還算過癮……好人……」

「嗯……嗯……」男人說:「我使盡全力了。」

「親哥哥,你現在正夠勁了,再深點,就是那裡癢……再深進去……啊……對……親爹……」

藉著淡淡的月光,我看到在樹根的一角,一男一女正在熱烈的野合著。那個男的伏在女人身上,以兩手撐地,一起一伏的向肉穴抽插著,女的則用雙手勾著男的頸子,用屁股磨的方式迎合著,一面淫聲浪語的浪個不休:

「親哥哥……嗯哼……大雞巴哥哥……快活……你真是後勁大……越插越來勁……」

「小騷穴!你說我不行,我就偏要好好的插爛你這個騷穴。」

奇怪,這女人看來嬌小纖弱,那個司機我認識,是一個六 高、二百餘磅的肥佬,她不但不怕他的凶狠狂干,反而越插越快活,當時我看得有點莫名其妙。

看著他們兩個痛快得欲仙欲死,使我更加衝動起來,下面的雞巴也漲得越來越硬,挺著褲襠,欲破而出。

當我如醉如癡地偷瞧他們的媾合時,湊巧有一個女人經過,她低著頭直向前走,沒有注意到我。我仔細一看,原來是老劉的太太雅琴。

她來這裡幹什麼?我覺得非常奇怪。只見雅琴輕輕的穿過樹邊,走進黑暗的一處草堆,草堆長可及腰。

雅琴坐了下來,輕輕叫了一聲:

「小王、小王。」

一聲口哨傳來,接著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向她迎面走來,兩人一見面,一句話也沒說,就地幽合了起來。

這一對更是猛烈,那個叫小王的抱著她擁在懷裡,他們臉對臉的坐著,他把她的雙腿架在肩膀上,互相脫光後,就坐著幹了起來。那男人緊捏著她的乳峰,女的則扭動著屁股,用陰唇套弄著雞巴盡量的玩弄著。

她好像非常快活的樣子,「哼哼唧唧」的浪叫著,我一直偷偷的看著。

接著我又轉頭看,剛才的那對--各有各的姿勢,比看電影還精彩過癮,四周傳來嗯叫的交媾聲,像是在奏著奇妙的樂曲,只有我這個可憐的觀眾,覺得寂寞、孤單。

經過這一幕的刺激後,我開始捲進慾海。那些女人再來跟我胡纏,我再也裝不出模樣了。

首先,使我初 女人滋味的就是麗枝。

又是一個夜晚,她叩門喚我。我把門打開後,就將她摟過來接了一個長吻。足足有十分鐘之久,她軟滑溫香的舌頭,伸入我的口中,讓我吮吸著,真是甜如蜂蜜。

我用手握著大奶子,撫摸起來,真是全身舒暢,不知不覺粗野起來狠狠的揉搓、捏弄起來。我把她放在床沿,輕易的脫掉她的乳罩、三角褲,然後自己也解除衣褲,騰身上去,學著他們的樣子,將她的雙腿分開,放在肩上,然後舉起鐵硬的雞巴向她那個張得大開的小穴狠插進去,只見她極端痛快地哼叫起來。

我一面玩弄著她的奶子,摸著屁股,一面狠狠地抽動起來。她閉著媚眼,咧著小嘴,氣喘起來,臉上更顯出一副挨插的浪態,她浪著道:

「小鬼,看你這麼老練,平時還裝老實,真是人小鬼大!啊喲,你的雞巴太長太大,輕點!慢點!」

她用穴心夾住我的龜頭,一面磨著屁股,一面迎合著我的抽插。我覺得她的穴內又緊又熱,插起來真是痛快極了,由其是她的夾功,更是把我的大雞巴刺激得更脹大增長起來,我猛插著她的小穴說:

「你這小穴,長得真小,我要用力頂了,你怕不怕?」

「嘖嘖!嗯哼!插吧,你儘管用力干!你真會插……親弟弟……哎唷……快……活……死……了……」

「小祖宗,你簡直把這騷穴插得發狂了……」

我愈插愈起勁,真是太快活了,她那挺硬的乳峰、渾圓結實的屁股和那白嫩的皮膚,又軟又滑,撫摸起來每根神經都快活麻癢。

我插了她十多分鐘,因為沒有插穴的經驗,狂插亂抽的猛干,就在一陣舒服裡,忍受不住快感而 精了。

我覺得雞巴一陣抖動,像撒尿似的直射而出。她給我這又燙又濃的精水,射的狂樂起,流出大量的淫水。雖然 了精,我的雞巴還是鐵硬的挺著,我又猛插了她幾十下,才軟縮下來。

麗枝起身自熱水瓶倒了半盆水,先給我洗擦乾淨,再將她自己也洗擦起來。臉上呈露著嬌笑,說:

「小弟弟,我現在才知道你是一個好孩子,以前絕沒玩過的。」

「憑什麼你這麼說?」

「因為你的插法和有經驗的男人不同。」

「什麼地方不同?」我好奇的問道。

「他們在插穴的時候,知道怎麼樣使快樂的時間延長,也懂得女人死心踏地的滿足。」

「他們怎樣插法?」我追問的道。

「哈哈哈哈……」她笑得像一朵花似的,「他們不像你那樣狂風暴雨般的狠插。」

「哦?」

「他們會注意女人的表現,應疾就疾,應緩則緩!」

她像給我上『性交課程』地說:「按對方的反應,輕重快慢,交互運用。」

「那我還是不懂!」

「應該保持冷靜,像一位戰士般的沈著應戰!」她邊說邊向我靠近,她又逗弄著我的雞巴說:「還是讓我們從行動中來領會吧,這樣更容易體會的。」

雞巴經她一播弄,立刻又堅挺了起來。我就照著她的說法,實習起來。

這次我就不像上次那樣的猴急了,我先用龜頭在她敏感的陰唇上摩擦,使她的淫水因受刺激而大量流出,等她開始發浪時,才舉槍插入穴內。

在她的指導下,我由慢而快,由淺而深的抽送,按照她所說的『九淺一深』的原則,緩插急抽,將她弄得星眼微 ,嬌喘咻咻,浪極蕩極的到達高潮,我就一陣快攻猛插,插得她急速的轉動屁股,迎合我的抽送,浪著說:

「小親弟弟,嗯嗯,你真聰明,哎唷唷……舒服死了……」

我就愈加用力大抽大送,狠狠的直插著花心。

「小冤家,對了……嘖嘖……趕快向花心磨動……對了!哦……嗯……快活死了……」

我沉著應戰,絕不因她死去活來的叫聲而動情,冷酷地一下一下緩慢、但有力的抽送起來。

她真是一位卓越的性交老師,不但使我享受到了巔峰的快樂,並且將時間延長二倍之久,足足插了她一個鐘頭。

當我麻癢奇極而再次射精時,她已被我插得昏迷過去了。

經過了好幾分鐘,她才悠然醒來,抱著我的頸子吻個不停,甚至用牙齒在我頸子後面狠狠的深咬一口。

有了這次插穴的快活經驗,再加上這位妖艷的導師,我對性交發生了不可遏止的迷戀,一方面要享受性交的愉悅,一方面又要追求性交的技巧。

這六位司機太太就成了我研究的工具,也是發 的玩物。我一個一個地和她們交合,覺得每個女人都不同:有的喜歡溫柔體貼,溫和的抽插,有的則希望狠插猛干……而我都能滿足她們。

伴我睡覺、供我插穴的太太,有時人多,有時一人,但多數時間是左右兩人夾我在中間,左擁右抱,享受無窮的艷福。我給左邊的小穴 ,就用舌頭代替雞巴舐著右邊的穴洞,輪番的幹,變成她們的共同情人。

除了麗枝,就是桂英的床功最好。她除了有一副標準的身材之外,那個小穴長得絕妙。她的穴是像個「白饅頭」,陰毛濃密,柔軟烏亮。高聳的陰戶,穴長得很高,陰唇紅嫩,陰道深而窄,花心像一個有彈性的橡皮圈,每次頂著它磨弄時,它會像嬰兒吮奶般,咬緊著龜頭,一夾一鬆,使你混身麻癢,欲仙欲死。所以麗枝和桂英差不多每晚都和我交合。

可惜好景不常,歡樂易逝,抗戰很快就結束了,我又變回一個學生。那些太太們也因機關的復原,遷到省都而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