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樂教

江南,霧隱山中,鮮為人知的“聖慈庵”中,有三位絕色美人在禮佛,禮佛後她們便在靜室中用齋菜。

其中一位衣著華麗,容貌青秀的少女,對身邊的中年美婦說:“秦亞姨,多謝你和小倩姐給我到此拜佛。”

美婦說:“湘蓮,本來令尊乃當今御史,身邊高手眾多,本不須咱們婆媳多事,是“聖慈庵”中嚴禁男子步入,為了以防萬一,總要有人保護你才行。”

另一素裝少女亦道:“而且我和婆婆亦可順便禮佛一番,若真有人想對湘蓮妹不利或有不軌企圖,哼!倒要他嘗嘗婆婆手中的長劍和我手中的一雙分水刺。”

御史千金姚湘蓮望著玉女素心劍秦玉琴嘆了一口氣:“秦亞姨,你保養得真好,外表頂多像廿五、六歲,若我在你這年紀還能保養得這樣就好了。”

秦玉琴心中一樂:“湘蓮,待會我傳你一些養生法門,這也是養顏妙法之一。”

姚湘蓮神秘地一笑:“秦亞姨,小倩姐,你們可曾聽說男人的陽精能養顏?”

秦玉琴婆媳不禁一呆,耳根赤紅,低聲說:“湘蓮不要亂說,這些東西豈能…豈能入口!”

突然背後傳來一把男人聲:“誰說不能,男人陽精乃男之精華,對女人來說乃大補之物。”

秦玉琴、胡小倩大驚,立時想轉身抽出兵器,可惜她們突發現全身軟綿綿,連手指也動不了,卻聽姚湘蓮說:“參見右護法,左護法,無念護法。”

這時,三個男人走了進來,剛才出聲的那人道:“晚生乃天樂教護法古勝今…”

又指著身邊一名道士和一名和尚:“他們乃護法左道和無念大師。因敝教教主仰慕秦、胡兩位美人婆媳,故由敝教女使姚湘蓮請兩位來。”

秦、胡二人怒目望向姚湘蓮,卻見她笑吟吟:“秦阿姨,小倩姐,小妹乃想告訴你們天賜於人之樂,才帶你們來天樂教見識人生真諦。”

秦、胡二女光怒也沒有用,唯有任由他們帶至寺里的地下宮殿。

走到一間秘室的門外,書生模樣的古勝分出聲:“教主,玉女素心劍秦玉琴,天山飛燕胡小倩帶到。”

門來傳來一把笑聲:“兩位夫人幸會,幸會,有請!”

二人被帶入內殿,立即被眼前事物嚇呆了。

見一赤裸少女,披著薄紗,丰乳,丰臀甚致恥毛皆影入眼底。

見她跪在地上,用口吮著一坐在寶座上的人的巨大陽具,那陽具足有成尺長,粗若甘蔗,那少女正陶醉在品嘗那肉棒的滋味,竟不知有人來。

胡小倩驚叫:“你不是百花谷的蘭花姐姐嗎?”

這少女正是百花谷的蘭花仙子。

她驚見有熟人,想退後,卻被教主按著頭:“你不想要命了嗎?”

仍花仙子忙再低頭吸吮,一會教主說:“好了,上來吧!”

蘭花仙子起身爬到教主身上,把教主的陽具對准了自己的玉洞口坐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一陣銷魂之聲響起,教主不斷用手摸玩捏弄著她的雙乳,一面說:“蘭花,上次叫你回百花谷傳播本教教義,成績如何?”

蘭花一面喘息,一面說:“稟教…主,小使者已把…師姐丁香,師妹茉莉和百合…教會了…和合之…法,後來…後來丁香師姐又教…教了桃花師姐,她們…她們都開始明白…白天樂之…之道,只差教主…給她們男女…極樂。”

教主道:“好,她們也知女子之間也能交合。聽說你們師父百花子年過三十,仍是處子,是不是?”

蘭花說:“是…我們有…有時仍見師父臂上…上的“守宮沙”。”

教主說:“好,下個月,想辦法帶你師逢來,我親自為她開竅。”

蘭花說:“遵命!”

教主說:“好!待我好好賞你!”

說著下身向上猛挺,蘭花被教主干得欲仙欲死,死命抱著教主。

身子隨著上下升降,長發飄逸,玉乳輕搖。

這樣淫亂的光景把秦、胡二女看呆了,她們想偏個頭或閉上眼,可惜卻做不到,唯有眼睜睜看著這幅活春宮圖。

她們一個正處於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之年,另一個則初解風情們都給這情景弄得心猿意馬,神不守舍。

足足過了個多時辰,蘭花仙子也洩了多次,教主奮力將整支肉棒貫入蘭花仙子的肉洞內,一聲低吟,將陽精盡數射入蘭花仙子體內。

蘭花躺在教主懷里喘息,教主柔聲說:“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蘭花有氣無力說:

“謝教主!”然後退下,教主則走到秦、胡二女面前:“久仰兩位夫人國色天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口中說著,眼中不住望著秦玉琴的胸脯和下體。

秦玉琴感到他的目光好像有魔力一樣,像給別人用手撫摸一般,乳房發漲,乳頭突起,肉洞中已有淫水流出,她掙扎著說:“淫賊,你休想沾污我倆婆媳,我們最多自盡以保貞潔。”

教主笑道:“我豈會用強,請兩位先到客房休息,待會自有人向兩位講解教義。”

 

客房中,秦玉琴和胡小倩腦中還盤漩著剛才的活春宮,全身發燙,心跳加速,乳房發漲,苦於無法動彈,想自我撫摸一番也不能。

正在她們全身如虫行蟻咬時,門外傳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秦亞姨,小倩姐,我們來打擾了。”

見蘭花仙子與姚湘蓮穿著薄加蟬翼的輕紗,棒了兩豌藥入來。

秦、胡二人竟被她們若隱若現的身段吸引。

秦玉琴強自收拾心神,罵道:“姚湘蓮,枉費我二人一心護你,你到底給我們吃了甚麼迷藥?”

姚湘蓮輕輕一笑:“秦亞姨勿怒,湘蓮如今親來侍候你服用解藥。蘭花姐姐,請你侍侯小倩姐。”

蘭花笑答:“好!”

姚湘蓮走到秦玉琴身邊,在她耳邊說:“來,我喂你飲。”

說完,吮了一口藥,在秦玉琴嘴中送了進去。

秦玉琴這輩子第一次和女子接吻,竟呆呆的任由姚湘蓮哺了藥後,又灌口水,更把舌頭任她吸吮。

姚湘蓮一面吮她的香舌,一面把手在她衣外輕撫,秦玉琴本已漲的將破的乳房,如觸電一般。

姚湘蓮又輕咬她耳朵道:“你美極了,我愛死你了。”

她一路吻落她的粉頸,一面解開秦玉琴的外衣,當秦玉琴驚覺時,她的手已伸入她衣內直接搓她的乳房。

這正是她此時心想要的,她想不到女子搓乳房的技朮也會那麼好。

秦玉琴已管不了那麼多,她在呻吟了,她的理智已失去,她感到體內的欲火正在燃燒著她每寸肌膚,姚湘蓮的撫摸更如火上加油,她不自覺的已恢復了氣力,但她卻忘了反抗,她也死命的抱緊姚湘蓮。

姚湘蓮捉著她的手去搓自己的乳房,她一觸之下,只覺著心輕柔,愛不釋手,她竟不自禁的吻向姚湘蓮的櫻唇。

兩個女人終於互相吮著對方的口水,舐著對方的舌頭,只是秦玉琴還是感到有些缺陷,她感到下體很空虛,她須要充實,不其然又想起教主那枝巨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