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同穴

第一章 傳宗接代

自從三十歲的志達接管「龍興企業」,使得公司業務蒸蒸日上,看著同行在經濟不景氣中一一倒下,更使得「龍興企業」這個名號更響了。

可是,此時的志達,坐在十四層高樓上的辦公桌旁,遙望著台北銅山鐵牆般起伏的高樓,和來往稀疏的車潮。此時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應該是回家抱老婆、或是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時候了,但是,他沒有心情去那花花綠綠的世界,更不想回家面對老婆。

志達緩緩的歎了口氣,坐在椅上,將身體轉了過來,眼神中竟帶著無奈及厭煩。是業務的繁雜嗎?還是……

原來,十七年前,志達入贅到人丁單薄的湯家,湯家老爺一直都希望能在志達這一代為他們帶出更多的人丁,沒想到志達十七年來只讓老婆淑貞生了一個兒子,湯家固然高興,卻仍嫌不夠,一直緊逼他們夫妻兩再生,越多越好。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十七年來,不管什麼「正方」、「偏方」都用盡了,始終沒辦法再令淑貞產下一子半女,湯家老太太更是放下狠話,若是再不行的話,將要實施「借種生子」。

志達是一個堂堂的企業董事,怎麼可能會答應,日後讓人留下話柄。想想自己家裡的兄弟姊妹高達十一個,沒道理自己沒有遺傳到呀,難道真的是自己有問題?又想到岳母指著他的鼻子,聲言具厲的說︰「再給你一年的時間,若還是不行,一切由我做主。」

一想到這裡,志達的心中產生了自暴自棄的念頭,心中喃喃的說︰「你做主就你做主。」但一想到妻子那美麗清秀的臉龐,又想到日後的做人處事,心中又不甘願,拿起椅背上的西裝外套,帶著決一死戰的心情回家。

回到家中,看到十六歲的寶貝兒子系德正在客廳看電視,對兒子說︰「看電視怎麼不開燈呢?」說著將電燈打開。

系德叫了聲︰「爸爸。」眼神有一點慌亂。

志達並未察覺,在系德旁邊坐了下來,輕拍著兒子的頭說︰「暑假到了,有什麼計劃?」

系德裝著若無其事的說︰「還沒決定。」

志達又說︰「趕快計劃,不要讓暑假虛渡了喔。」說著,起身往自己房間走去。走了幾步,回頭對系德問︰「你媽呢?」

系德一副作賊心虛的樣子,說道︰「啊……媽……剛剛好像在洗澡。」慌忙的將電視關掉,又說︰「我回房了。」快步往樓上房間走去。

志達一心都在想著傳宗接代的事,根本沒發覺兒子的異常,心想︰「你早早上去也好,爸媽才能努力替你生個弟弟或妹妹。」邊想邊走進房中。

正好淑貞從房中的浴室出來,頭上毛巾纏住頭髮,將粉頸完全暴露在志達的眼中,身上只裹著一條白色浴巾,哪裡裹得住淑貞那玲瓏有致的曲線,雪白也似的肌膚令志達看了口水直流。

淑貞見志達貪婪的眼神,微笑說︰「你回來啦。」志達從後面環抱著淑貞,鼻子一直在淑貞頸後嗅著︰「嘖,嘖,真香呀!」

淑貞輕輕的掙脫,轉身推著志達笑著說︰「先去洗澡。」

志達卻撒嬌著想要來抱淑貞,嘻笑著說︰「我等不及羅!」

淑貞快步逃到床的另一邊,也嘻笑著說︰「急色鬼,先洗澡啦!」志達也就依了淑貞進了浴室。

志達快速的洗了澡,心想︰『今晚無論如何要有了。』

志達洗好了澡,一絲不掛的步出浴室,看到淑貞已經穿上一套性感內衣側臥在床上,志達依稀記得那是今年情人節所送的禮物。一系列的紅,紅色透明絲質的長袖襯衫,裡面內衣內褲也是絲質透明的,胸罩的肩帶只是兩條細繩,兩顆乳頭突起,將紅色透明的布料撐起美麗的皺折。而內褲也只前面一片,黑色的陰毛清楚可見,其他也都是細繩。

志達見到妻子這樣的性感,心想︰『她雖然已經三十七歲了,身材還是像當初我娶她一般,令我……如此……這個……』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已經漲到極限的肉棒,龜頭處發著油亮亮的光澤,心中又想︰『好兄弟呀,你今晚可要好好爭氣呀!』想著,躍上了床,抱著妻子狂吻。

淑貞卻一直掙脫,口中說道︰「別……別那麼急嘛!」但是志達的攻勢絲毫不減,反而更增,狂吻之際,左手已握住淑貞右邊的乳房,隔著絲質胸罩開始揉搓起來;右手脫去淑真的內褲,將她兩腿撐開,握著肉棒就準備進去。

淑貞卻一直掙脫,口中嬌喘著說︰「嗯……等一下嘛!我……有東西要給你看。」說著用力將志達推開,起身下床。

志達滿柱熱血被淑貞衝散了一半,以手支額側躺在床上,埋怨的說道︰「做就做嘛,看什麼?做完再看呀!」

只見淑貞打開衣櫥,從下層的抽屜拿出一卷錄影帶,說著︰「陳太太知道我們的狀況,說我們可能是欠缺情調,所以借了這卷帶子給我,又說……」

志達點了一根煙,說︰「又說什麼?」

淑貞將帶子放入房中的錄影機中,按下「撥放鍵」,又將電視打開,說道︰「又說……做的時候兩方面的情緒也很重要。」隨即走到床邊坐下,看到志達在抽煙,伸手將他手中的煙搶過去,在煙灰缸中按熄了,說道︰「她說這個也有關系,所以不能抽。」

淑貞看見志達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將身體靠向志達,頭埋在志達的胸膛裡溫柔的說︰「我們已經什麼方法都試了,只要有一線希望,我總要試試,我可不想有別人的東西在我肚子裡。」

志達聽見妻子這麼說,也就抱著她的頭︰「嗯,就聽你的。」

電視的聲音打斷了她們的談話,兩人一起轉頭看著電視。

只見電視中一雙男女光著身子擁在一起,男的吻遍了女人的全身,尤其是那雙乳房、乳頭。更令她們驚奇的是,男人竟然俯身在女人下體「用功」。

沒看過A片的她們,【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好奇的想要看看那男的的動作,不約而同的坐起來。只見那女的身體如水蛇般的扭動,原本的嬌喘也變成呻吟,只是聽不懂日語,不知道在叫些什麼,看樣子是很陶醉。

等到鏡頭移近的時候,才知道,原來那男的用兩手將女人的陰戶扒開,舌尖一直在陰蒂上來回滑動,女人的雙手緊按著男人的頭,陰道中汨汨的流出淫水。

志達看的是性慾高漲,肉棒跳動不已,漲到感到些許疼痛。淑貞卻是全身發燙,靠得志達更緊了,雙腿緊夾交互摩擦,只感到穴中麻癢,似有萬蟲鑽動,更像是有液體要流出般,緊夾著雙腿想要克制它流出,卻又像是制不住,雙腿交互摩擦忍耐。

淑貞漸漸覺得情慾將要無法克制,肉縫中的那粒小豆兒也已漲大到極限,雙腿緊夾著摩擦已不是在禁那股液體了,因為液體早已將大腿內側洩的濕滑,而是在利用緊夾的蠕動牽動陰唇的摩擦,使陰蒂能感受到一陣陣的刺激,讓水流出更多。淑貞此時只覺得,那股液體流得越多,身體的快意就越來越多。

淑真沉浸在自己的歡愉之中,鼻息漸漸沉重,口中不自覺的低聲發出呻吟︰「嗯……嗯……」

沒有看過A片的志達,雖然發現妻子奇怪,卻直盯著電視中的男女。只見那男人仰躺著,任由女人的紅唇及雙手套弄他的肉棒。志達心想︰「這就是所謂的口交了。」不由自主的左手握住了肉棒,緩緩的撫摸。

淑貞沉醉在自己的淫慾世界,閉著眼享受摩擦帶來的快感,本來抱著老公的右手,緩緩的在自己身上向下摸索,直到中指觸碰到紅腫的陰蒂時,全身如電擊般的顫抖了一下,淫水出來的更多了。

正當這兩人再忘我的境界時,卻不知道,窗外正有一雙淫邪的眼睛將這一切全都看在眼裡。

第二章 風雨欲來

系德已經不是第一次偷看父母的隱私了,從他上國中開始,知道有「性」以來,早就將媽媽當作是性幻想的對象,因為時常可以看到父母「做人」,而自己的母親又是如此的美貌。

他站在自己房間的陽台,往下觀望,幼小的肉棒早就跳動不已,隨手掏出肉棒掏弄了起來,看著媽媽右手在自己私處蠕動,左手將絲質內衣撩起,握住右邊白晰柔軟的乳房揉搓,心中吶喊著︰『媽媽,你……可知道你兒子正看著你自慰而自慰嗎?』

看著父母倆的動作越來越大,各自刺激著自己的性器官,其實他們並不知道自慰,只是覺得這樣子會很舒服。

志達見到電視上的男女開始以正常體位交媾,才想到妻子,轉頭見妻子時,只見淑貞雙腳彎曲,將身體肩部以下撐起,雙腿大開,將右手快速的在陰蒂上揉搓,左手五指深陷在柔軟的左乳上,口中的淫叫聲,與電視中的女主角叫聲此起彼落。

志達從沒見過淑貞如此的淫態,看的是慾火焚身,對著淑貞右手將肉棒抽動得更速了,兩人都已快達高潮,渾然忘了「正事」未辦。

只聽淑貞浪叫道︰「啊!啊!啊!啊!……喔……啊!啊!啊!……受不了了,啊……」

志達在A片和淑真的雙重刺激下,很快的達到出精時刻,精門一鬆,陣陣的快意遍及全身,腳底一麻,鼠蹊部一陣快速跳動,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向淑真的胸膛。

淑真正到緊要關頭,一股尿像要飆出似的,只是她是個貴婦,怎能讓尿如此在人前尿出?即使這人是她的丈夫,那也是羞恥骯髒的,所以她將尿意忍著。這忍尿又是另一番滋味了,將尿未尿的那種感覺,還有體內膨漲的欲裂感,此時對她來說都是甘之若貽,但也就是這樣,所以高潮遲遲未到。

這時的淑貞,全身變得很敏感。忽然感到胸部有股熱滑的東西沾身,全身一震,那股尿液再也鎖不住了,從右手食中兩指間激射而出,原本已濕了的床單,被這一股夾雜著淫水的尿液弄得更濕了。

志達只見淑真的小腹急劇抽搐,搖著頭緊閉著雙眼,臉上顯得又痛苦又歡愉的表情,左手更陷入左乳中,不知道淑貞已到達高潮,茫茫然的望著淑貞。

陽台上的系德看見母親這淫穢的一幕,加速了右手的動作,突然一陣快意湧上,全身一陣抽搐,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向庭院的榕樹,每抽搐一下便噴出一些,直到再沒精液射出,系德才停止手的套弄,眼睛卻還是望向父母房中。

在短短的幾分鐘內,這湯家三口先後達到高潮,全都拜陳太太所賜呀!

系德第一次見到母親那麼的淫蕩,心中還迴盪在剛剛的情景中,以前見父母「做人」總是草草了事,這一次卻是如此震攝人心,他可不知道父母是看著A片來的激情。

淑貞這一尿尿了十幾秒,尿完後氣喘吁吁的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享受著高潮後的餘味。可是志達並不瞭解,看了淑貞這樣的情景,以為淑貞虛脫了,搖著她的身體問道︰「淑貞,淑貞……」見到淑貞並沒有理他,跟著又搖︰「淑貞,你怎麼了?……」

淑真被志達亂搖一陣,高潮後的餘味也被搖散了,心中有些感到厭煩,緩緩張開眼睛,這一張開眼睛,卻透過窗戶見到了二樓陽台的兒子。淑貞一陣羞慚,想要爬起,卻感四肢無力,又摔倒在床上。

系德一見到母親睜著眼看住自己,趕緊縮進房中,心中暗道︰『媽看見我了嗎?……』、『慘了,慘了……』、『……不要看見才好。』

淑貞看兒子躲進房中,心想︰『這一切都被兒子瞧見了嗎?』又自己安慰自己︰『沒有吧,那是樹枝看錯了吧。』又想︰『可是明明就是系德。』

志達不知道淑真的心事,見她看著窗外,順著她眼光望去,只見榕樹影和滿空星光,隨即轉頭對妻子說︰「你……剛剛真是嚇死我了。」說著輕撫妻子的頭發。

淑貞並沒有將兒子偷看的事跟志達說,認為她不知道該不該說,而且她覺得剛剛自己羞恥的樣子被兒子看見,心底深處竟有一點點高興。

這或許是人性的本質再作祟吧?人都有潛在的被虐待心理和暴露心理,只是被道德倫理鎖禁固住了。

第二天早晨,三人還是過著往常的生活,淑貞再服侍先生上班兒子上學後,來到兒子的房間。

像一般男孩的房間一樣,系德的房間很凌亂,淑貞埋怨的說︰「平時教的都丟到哪裡去了,回來非得好好教訓。」說著,著手將系德散落在四周的衣物收拾到籃子裡。

突然落地窗外吹進一陣風,淑貞走過去要將窗戶拉起,走到落地窗邊,忽然想到兒子昨晚在陽台偷看,心想︰『不知道他看了多少?』想到昨晚自己那羞恥的行為,心底深處的那份興喜又悸動了一下。

打開落地窗,走到陽台,站在兒子昨晚站的位子,俯身往自己房中看去,才發現,原來這裡將大半個房間光景都一覽無遺,右邊看不到衣櫥,左邊看不到梳妝台,深度卻可以到床下緣還要多,等於……淑貞驚道︰「那不是將整個床上的行為都看光了嗎?」一想到這裡,不覺得又是羞愧又後悔,當然那份被窺視的欣喜感又悄悄地拍打著自己心頭。

淑貞突然驚覺︰『我為什麼會有一點點歡喜呢?』一陣暖風拂過,將淑貞的秀髮吹到面前,舉起右手將頭髮往後一撥,頭一偏,不經意的喵見榕樹葉上的白濁液體,仔細一看,卻不是男人的精液是什麼?

淑貞看到後,知道兒子昨晚一定瞧見很多了,而且還一邊窺視一邊……淑貞不敢多想,匆匆的將兒子的房間收拾整齊,提著籃子裡的衣服去洗。

走到洗衣間,將兒子的衣服倒入洗衣機中,又將浴室中換洗的衣服倒入,看見兒子的內褲上有黃色的痕跡,「咦」的一聲,將內褲拿起來,翻出黃色痕跡的那面,拿近鼻子一聞,一股很濃的男人精液味,心中若有所思,隨即一笑,將褲子丟入洗衣機中,心想︰『他都將精液射出了,內褲上當然也會有殘留的,這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將洗衣機的水放好,倒入洗衣精,定時撥好走到客廳,鼻中隱約還有兒子精液的味道,那種勾人最原始的味道,身為母親的淑貞也不免心中一蕩。畢竟在之前的行房,都只是丈夫看見自己就硬上,古語有云︰「一股作氣,再而竭,三而衰。」完全沒有事前的調情,所以昨天兩人才會對錄影帶中的男女之歡那麼的性奮,只是她們從未嘗過,雖有耳聞,卻羞於行動。

淑貞想到昨天看過的那卷錄影帶,不禁面紅耳赤,心想︰『不知道還有什麼花式?』起身往房中走去。

淑貞坐在床沿,看著電視中的男女交歡,心跳加速,下體汨汨的流出水來,身體漸感熾熱。眼見那男的做命令狀,叫那個女的自己撫弄自己,淑貞想到了昨晚自己的醜態,跟眼前這個女的極為相似,真是羞愧到了極點。

只見那個女的用左手將自己的肉穴分開,右手中指一直壓揉著陰蒂,搓沒幾下,穴中已是氾濫成災了。淑貞眼見此景,自己的肉穴中也已經濕透了,索性將屁股移向床中心,兩腳彎曲八字大分踩在床沿,左手先將內褲往左邊拉扯,再學那女主角用食中兩指分開自己的肉縫,右手中指輕撫陰蒂慢慢揉搓。

也是沒搓幾下,原本已濕的肉穴這下又被湧出的淫水浸得更濕了,多出來的淫水無處宣洩,只是順著臀溝流下,沒多久淑貞屁股下方的床單已濕了一大片。

又見A片女主角將右手中指插入肉穴中,緩緩的抽動,每一次進去,必然超過第二指節,每一次出來卻帶著更多的淫水,那女主角屁股下的被褥也已濕了一大片,口中的浪叫聲也隨著手指越快速而越高亢。

淑貞也很想學那女主角的模樣,因為他昨晚也是因為她而達到從未嘗過的高潮,心想學著她就能再快樂一次,但幾次中指伸到了洞口,卻遲遲不敢插入,正在猶豫的時候,聽到窗外「咯啦」一聲,嚇得心就像要飛似的。

第三章 家庭革命

連忙放下裙擺,將電視關掉,偷偷的到窗邊向外看,卻沒見到什麼人,低頭一看,指見窗前一枝榕樹枝被人從中踩斷,心想︰『那剛剛不是聽錯,確實有人在偷看。』又想︰『會是誰呢?』

只聽客廳傳來開門的聲音,隨即聽見系德說︰「媽,我回來了。」

淑貞一聽是系德,心想︰『該不會就是他?怕我知道,才裝做是剛回來。』

淑貞被兒子偷窺到兩次自己的隱私,心中很感到羞愧,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兒子。

只聽系德又說︰「媽,我回來了,你在嗎?」聲音已經靠近房門了。

淑貞只得裝作若無其事般,說道︰「我在呀,怎麼那麼早回來?」說著將門打開,眼前的景象,卻是淑貞不敢想像的。

只見系德全身赤裸,右手握著那原本該是稚嫩,而如今粗大紅腫的陽具對著自己,眼中帶著一種淫邪的神色,淑貞驚道︰「你……你……」

只聽系德說道︰「媽,我知道你的需要,爸不能滿足你……」

淑貞打斷他的話頭︰「快把衣服穿回去,小孩子別胡說!」

系德又說︰「媽,你剛剛自慰我都看見了。不要再騙自己了。」說著走近一步。

淑貞看見自己兒子的肉棒,加上剛才意猶未盡的情慾,兩相衝擊下,就快要不能自己了,心中那股興喜感又從內心深處竄起。

突然,一個當頭棒喝︰『不行,我們是母子,我不可胡思亂想。』口中厲聲道︰「叫你穿上衣服,聽見沒有!」

系德眼中的神色換成恐懼,突然又換成擔心。淑貞對系德罵道︰「趕快回房去,看你爸回來我不跟他說才怪!」

系德突然轉身將衣服抱起,往樓上跑去,邊跑邊大聲說道︰「我想要幫你們的忙,爸爸不行,或許我行呀!」又說︰「我又不是別人。」

淑貞對兒子這次的行為非常訝異,沒想到他會來真的,都怪自己沒注意到,跟丈夫行房時沒將窗簾拉上,造成今天這個局面也不能全怪兒子。

志達晚上回家後,淑貞將白天兒子的事情對他說了,志達氣得胸膛像是要炸了,大聲怒吼,對著兒子罵道︰「你對你媽說什麼?說你想幫媽媽生兒子是嗎?啊!」

系德一言不發,低著頭任父親責罵,對於下午的事情,只怪自己被淫慾沖昏了頭,做了大逆不道的事。

志達罵著說︰「你這個小畜生,連你媽你……真是氣死我了!」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點起一根煙,指著系德說道︰「跟你媽道歉去。」

淑貞這時出來圓場,對志達說道︰「小孩子還小嘛,別罵成這樣。系德以後不行這樣喔!」最後一句是對著兒子說的,深怕唯一的兒子羞愧離家出走。

志達也想到這點,把系德喊過去,好言相勸了一番,說到最後,父子相擁而泣。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當然還沒,各位看倌莫急,聽我緩緩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