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共樂

維忠和東明是小學時就很要好的同學,現在又是同在一間貿易公司任職。倆人相處甚久,可以說是很知契的好朋友。他們所在的公司主要是做內地生意,維忠是部門的主管。公司裡除了男職員東明之外,另外還有幾個女職員。

有一天,放工的時候,東明向他道賀,「我們學外國人搞個換妻游戲啦﹗」並對欣珠的美貌贊嘆不絕。維忠坦白地說道﹕「老實說,我對你太太惠芳也很有興趣,不過我恐怕說服不了我的太太呀﹗」「這個你放心好了,祇要你答應就行了。」東明胸有成竹地說。「你想怎樣進行呢﹖會不會出事呢﹖」維忠對東明的自信表示疑惑。「我太太會主動聯絡你,你聽她的就是了,我也會勾引你太太,你可別吃醋呀﹗」那倒不會的,反正大家是平等交換嘛﹗」不久後的一個星期六晚上,惠芳打電話到維忠家,當時是欣珠接電話。維忠從她手裡接過來聽了幾句,便匆匆穿衣外出,也沒有向欣珠說去那裡。欣珠一向很信任維忠。從來不怎麼過問維忠的行為,這次她雖然覺得有點兒奇怪,也沒有將什麼擺在心頭。可是大約不到一個鐘頭的時間,欣珠接到東明的電話。

維忠應惠芳的約會,到達上次和繯英歡好的公寓。這間公寓現在已經是東明和惠芳頂來自己做的了。當維忠到達時,卻見到坐在櫃台上的小姐不是惠芳,而是闊別幾年的繯英。她笑眯眯地對維忠說道﹕「惠芳在最後一間房等你哩﹗」維忠嘴張張,還想說什麼,繯英卻擺擺手說﹕「快點兒去喲﹗有話慢慢再說吧﹗」維忠走到房間門口,略一猶豫,終於還是推門進去了。惠芳穿著一襲半透明的睡衣斜依在床上,閉著眼睛,一副海棠春睡的模樣。維忠仔細欣賞她迷人的身段,惠芳還沒有生過孩子,她的樣子和三年前差不多。她沒有穿乳罩和底褲。一層輕紗裡面若隱若現地透出兩粒殷紅的乳頭和一片烏黑恥毛。輕紗的外面是一雙細白的小手兒,一對小巧玲瓏的嫩腳。黑油油的長頭汾襯出一張嬌嫩甜美的俏臉。維忠正呆呆地注視惠芳的胴體。她忽然慢慢地睜開眼睛,望著維忠說道﹕「既然來了,為什麼還站在那兒不敢動我呢﹖」維忠趕快上前去,坐在她身邊說道﹕「我去沖洗一下再來陪你好嗎﹖」「一起去吧﹗我幫你脫衣服。」惠芳說著,就從床上坐起來,伸出纖纖玉手,為維忠寬衣解帶。維忠被脫得精赤溜光,他也順手把惠芳的睡衣脫去。把她一絲不掛地抱進浴室裡。惠芳在維忠的身上涂滿了肥皂液,然後把嬌軀依入他的懷中,用一對尖挺的奶兒摩擦他的胸部。一會兒,維忠躺下來,惠芳騎在他大腿上,黑毛擁簇的陰戶像一個鮑魚刷一樣,輪流刷掃著他的雙腿以及粗硬的大陽具。卻沒有讓他的肉棍兒進入洞穴。她把身體前傾,讓維忠玩摸酥胸上一對溫軟而富有彈性的大乳房。維忠被她挑逗得肉棍兒堅硬如鐵,心思思地想把粗硬的大陽具伸進惠芳的陰道裡。可是惠芳祇把她的纖細的腰際左搖右晃,總是不讓他入洞。維忠正在心急,惠芳卻挺起屁股,把白嫩的手兒握住維忠的陽具,將龜頭抵在她的屁眼,然後慢慢坐下來,讓粗硬的大陽具緩緩地進入她的臀縫裡。維忠自從進入繯英的臀縫一次,就沒有再插過女人的屁眼。有一次她企圖玩太太欣珠的臀縫。但是還每進一個龜頭,欣珠已經痛得淚水橫流,昏了過去。嚇得他從此不敢再打玩太太屁眼的主意了。現在,他的大陽具又再一次插入另一個女人的臀縫,使他空前的興奮,惠芳上下活動著身體,讓他的陽具在她狹窄的臀縫吞吐了幾十下,維忠便忍不住把一股濃熱精液噴進去了。

倆人清潔完了,就回到房裡的大床上。惠芳軟綿綿的手兒把維忠軟小的陽具摸摸捏捏,三兩下手就把他摸硬了。於是她仰躺在床上,粉腿高高抬起,讓維忠面隊面地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毛茸茸的小肉洞裡。就在維忠和惠芳倆人如魚得水的之時,床後的大玻璃鏡後面已經來了兩位觀眾。這兩個人正是東明和欣珠。原來維忠走出家門口之後。東明打給欣珠的電話就是向她告密的。他說他發現自己的太太和維忠偷情,想找她一起去證實一下。欣珠雖然對維忠這次的行蹤感到奇怪,卻不相信維忠會背著她去和另外的女人偷情。可是東明既然這樣說,她認為跟他去證實一下也好,可以不便擺一件事在心裡。

她把孩子交托鄰居,匆匆地趕到公寓。東明已經在附近等了。他帶她從公寓的後門進去,悄悄地摸到維忠和惠芳幽會的房間隔壁。靜靜地從單向玻璃鏡望過去。這一望,正好看見維忠和惠芳翻雲復雨的艷境。祇見惠芳一絲不掛地伏在床上,讓全身赤裸的維忠從她後面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到她的陰戶裡。欣珠親眼看見曾經祇屬於她擁有的肉棍兒此刻竟插在另一個女人的肉體裡,不禁又恨又妒。她渾身發熱,呆呆地望著她丈夫一邊把粗硬的大陽具往惠芳的肉洞裡抽送,一邊捉住她嫩白豐滿的大乳房又搓又捏。竟連東明的雙手從她後面摸到她乳房上也沒有察覺了。直至東明的手指頭輕捏著她敏感的乳尖時,一種異樣的刺激才使她清醒。但是,那種刺激又使她全身酥麻。她甚至不願意耪避這種使她舒服的侵犯。這時東明手摸在欣珠軟綿綿的乳房,眼看到自己的太太赤條條地和維忠姦淫,也已經慾火焚身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迅速把欣珠的裙子掀開,一下子就把她的內褲扯下,閃電般的掏出粗硬的大陽具,照著欣珠雪白的粉臀中間粉紅色的裂縫插過去。欣珠的肉縫裡早已淫汁津津,所以東明的肉棍兒很順利地整條送入了。

欣珠的肉體被東明突然的闖入,才使她從迷ˉ中驚醒,她回頭一望,背後的東明雙手緊緊地箍實她的腰際,使他的陽具牢固地插在她的陰道裡。她覺得陣地已經盡失,況且自己的老公也正在和人家的太太大玩特玩。於是,她采取毫不抵抗。東明見欣珠一點兒也不撐拒,便放心地把粗硬的大陽具在她的肉洞裡沖撞起來。欣珠的陰戶已經被東明的肉棍兒所充實了,她不再怨妒自己的老公和東明的太太在玻璃的另一邊玩得火熱了。她看見這時維忠和惠芳已經更換了花式。惠芳仰躺在床沿,維忠扶著她的雙腿,舞動著腰部,把粗硬的大陽具往惠芳淫液浪汁橫溢的小肉洞裡狂抽猛插。欣珠看著人家在玩。自己也正在讓男人玩,那種感受特別興奮。她的陰道裡充滿了水份,使得東明抽送的時候發出『卜滋』『卜滋』的聲響。東明陽具著欣珠的陰戶裡,眼睛卻望著她的男人著自己的太太,那種滋味也是無法形容的復雜和緊張。玻璃另一邊的維忠還在慢條斯理地和惠芳擺出各種花式交合著。東明已經控制不住地在欣珠的陰道裡噴射了精液。

東明帶著歉意對欣珠說道﹕「我初次和你親熱,實在太興奮了,可能使你失望了,不如一起到另一個房間的浴室裡沖洗一下,再繼續玩好嗎﹖」欣珠雖然意猶未盡,可是心裡的羞澀使她不能出聲答應。東明見她沒有反對,便拉著她走到一間套房。他先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然後把欣珠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脫下來。欣珠雖然生過一個小孩子,但是她的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她的皮膚要比惠芳白晰細嫩。白嫩的乳房上點綴著殷紅的奶頭。茸茸細毛的大陰唇仍然飽含著東明剛才射入的精液。欣珠見東明目不轉睛地打量著她,不禁羞澀地低下頭來。一副嬌羞的模樣卻使得東明特別對她深感興趣。因為平時他的太太惠芳和他相處的時候一慣都是爽朗而放浪。譬如性愛的方面,她想玩就要玩。就算她的陽具未抬起頭來,她也即時用嘴巴舔吮得粗硬起來才與其交歡。而他現在面對的卻是一位含羞答答的女性,使他充滿了新鮮感。

東明抱起她的嬌軀,慢慢地坐在浴缸裡。水溫肉軟,東明對懷裡活色生香的小婦人愛不釋手。欣珠也小鳥依人地讓東明撫摸她的羊脂白玉般的乳房.蓮藕似的手臂.細毛茸茸陰戶.白嫩細膩的大腿。

洗完之後,東明把欣珠光脫脫.香噴噴的身體抱到床上。他背向欣珠跨在她身上,捉住她一對小巧玲瓏的腳兒,捧在手裡玩摸了一會兒,便將她的雙腿分開。把頭鑽到她的腿縫,伸出舌頭去舐她的陰蒂。欣珠和她丈夫結婚以來雖然也玩過許多性愛的花式,卻從來沒有試過讓他用唇舌舔吮過陰戶。她被一陣強烈的刺激所襲,一口淫水從陰道裡沖出來,幾乎暈過去。正在如痴如醉的時候,她看見東明的陽具就在她面前晃動,便投桃報李,也把她的龜頭銜入嘴裡。欣珠的老公平時也有把陽具塞到她的嘴裡,甚至把精液射入她的口中。如果叫她說實話,她可是不太願意做,祇是覺得應該順從他。現在她確實是心甘情願地吮吸著東明的陽具。因為這時她的陰戶的確被他舔吮非常舒服。

倆人互相口交了一會兒,東明下床站在地上,他把欣珠的嬌軀移到床沿。扶著她的腳兒,把粗硬的大陽具向她的陰戶湊過去,讓龜頭在她的陰唇上踫觸。欣珠伸出手兒,把肉棍兒對準了濕潤了的肉洞口。『漬』的一聲,又粗又長的肉棒子整條塞進了欣珠的陰道裡。東明讓欣珠的雙腿交纏著他的身體。騰出雙手玩摸捏弄著她酥胸上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他覺得她這對乳房要比他太太的飽滿而且白嫩。可以說他這次提出和維忠換妻的原因,主要還是貪婪欣珠這一對美麗的乳房。他現在可以盡情地享用了。

欣珠與丈夫之外的男人性交,也是特別刺激。她的高潮一浪接一浪。她完全陶醉在性接觸的快感。並不知她的此刻的浪態正完全暴露在她老公的眼簾。原來維忠已經又一次射精了。這一次,他在惠芳的陰道裡噴射。完事之後,惠芳便帶他去欣珠和她老公做愛之房間的後牆。倆人赤身裸體躲地在單向玻璃後面,靜靜地觀看房間裡一對赤身裸體的男女,正在肉緊地尋歡作樂。東明要欣珠擺出各種姿勢讓他插入,欣珠都一一照辦。而且還主動舞動腰肢,來配合東明那條粗硬的大陽具在她陰道裡的抽送。維忠雖然早先已經和東明的太太惠芳梅開二度,但是現在看見自己的老婆淫態百出地和他肆意行樂,心裡既有點兒酸味,又不期然地被撩起熊熊的慾火。他的陽具本來就讓惠芳握住,此刻更在她細嫩的小手兒裡勃然壯大起來。他一手摸捏著惠芳的乳房,一手掏弄她的陰戶。惠芳被逗得春心蕩漾。她為了討好維忠,便不顧手裡的肉棍兒剛剛才從自己的陰道裡拔出來,龜頭上還沾滿維忠的精液和自己的分泌,就低頭含入嘴裡用力地吮吸。

維忠平時雖然也有把陽具放入太太欣珠的嘴裡,但是欣珠吮陽具的技巧比較惠芳起來就差得多了。欣珠祇有像小孩吃奶似的一個單調的動作。惠芳卻是橫吹直吮.唇舌舐啜無所不至。弄得他的龜頭癢絲絲的,渾身都酥麻了。再加上他目賭東明粗硬的大陽具在他太太欣珠的陰道裡深入淺出,激起他渾身血脈沸騰。他終於把精液噴入惠芳的小嘴裡。惠芳緊緊地銜著維忠的龜頭,並把他的精液大口大口地吞嚥下肚。另一邊,東明把欣珠得如痴如醉,自己也痛快地在她陰道裡噴出精液,倆人仍然親熱地摟著回味剛才銷魂的一刻。突然『伊呀』一響,床邊的一塊壁板應聲而動。出現著一扇小門。惠芳和維忠先後從小門鑽進來。欣珠大吃一驚,不知所措。東明卻不慌不忙,慢慢地從欣珠的陰道裡退出軟軟的陽具,維忠對說道﹕「維忠兄,你太太雖然養過孩子,那洞兒還仍然是緊緊的,箍得我好舒服喲﹗」

維忠望著欣珠兩條赤裸的大腿盡處,那飽含著乳白色精液肉洞,沒有出聲。惠芳笑著對東明說﹕「你們男人呀﹗總是放著自己的老婆不玩,卻要弄人家的太太才舒服﹗」東明道﹕「老夫老妻的,當然缺乏新鮮感嘛﹗維忠,你說是不是呢﹖」維忠笑道﹕「是呀﹗其實你太太多熱情,她頭一道和我相好,就把她肉體上三個洞壓一齊向我奉獻,我真是受寵若驚呀﹗」欣珠氣憤地說道﹕「原來你們一早夾計陷我,你們男人真不是人,老婆都可以拿來交換﹗早知道我就不來啦﹗」東明摸著欣珠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笑道﹕「千萬不可呀﹗你要是不來,我可就賠了夫人又折兵哩﹗我可是望著嫂夫人這一對美麗的乳房垂涎好久了呀﹗」欣珠道﹕「現在你得手順心了,你就盡管摸個夠吧﹗反正維忠都不稀罕我﹗」維忠分辨道﹕「我那裡不稀罕你呢﹖祇不過當年我娶到你的時候,東明很羨慕。我戲言等我們有了孩子再進行交換游戲。現在我們已經有了孩子,所以我不能推脫嘛﹗」惠芳笑道﹕「欣珠,你就生維忠的氣了,其實是我老公不該打你的歪主意才對。不過話說回來,他們把我們拿來交換。我們也有新鮮感呀﹗我見你剛才讓我老公玩得多陶醉﹗你老公剛才也把我得好舒服哩﹗不然我怎麼肯吃他的精液呢﹖」欣珠道﹕「不生氣也行,但是我可不能讓你老公玩屁眼。維忠搞過我一次,痛得我第二天都不能走路。我可不願意再試第二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