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仇

發信人: 野馬

甘肅城外,七月,黃沙萬里。

離城半里的袁家堡,被夕陽烤得像團黃土,平日聚集在堡旁的客商、駱駝、馬匹都不見了。

四周靜悄悄的。

堡頂的崗樓,這時站著兩個綠衣美婦,焦灼的望著遠方。

「這次派出去的袁福,應該可以突圍吧?」穿深綠色裙的美婦望望淺綠色裙的少婦說,「雅芳,你怎麼看?」

淺綠裙的少婦亦很美,還帶有兩分妖與姣:「美珊姐,只要找得剛哥回來,包圍堡壘的人一定會走的…」

她說到這裏,聲音已有點嗚咽:「不然,堡裏只能靠二叔和我們四個女人…怎抵敵堡外的神秘人!」

就在這時,遠處出現一點小黑點。

那是一匹馬,馬上伏若一個人,一個光著屁股的死人。

馬懂得舊路,跑回堡來!

「是袁福!」叫雅芳的少婦失聲。

「開堡門!」美珊亦有點傾抖。

馬跑入堡內,美珊從崗樓躍下,在半空雙足一蹬牆,打了個跟斛,平穩的落到了地下。

幾個穿灰衣的堡中家丁已拉住馬,馬上的死屍是縛在鞍上的,是袁福,他是中了弩箭而亡,死後,給人脫了褲子,在屁股上寫上『逃走者死』四個黑字。

美珊別過臉,免得看見男性的陽物:「幫袁福穿回褲子,準備棺木!」

堡內一角,已停有十副棺材,那表示已經死了十個人!

雅芳這時亦從崗樓下來,她帶著一個卅歲的漢子。

「鐵二叔!」美珊叫了一聲:「堡中四十八口,有十個已犧牲,叫三姑娘和你妻子小心!」

「美珊大嫂,這些神秘人究竟為什麼而來?我們連他們的臉孔也見不著,就死了這麼多人,不成,我袁鐵今晚就帶人出堡,搜搜這伙兇徒!」

「不,二叔,堡內沒有男的不成,假如對方趁黑摸入來怎辦?」美珊咬咬小嘴,「老爺和剛哥剛押鏢銀到北京,這伙人就摸上袁家堡,這…一定有陰謀!」

「困守待斃不是辦法啊!」遠處有個少女嚷起來,她是袁剛的妹妹袁靈,陪著她的是袁鐵的妻子林可兒。

袁剛有一妻一妾,妻是金刀門掌門的大女兒錢美珊,妾是九宮派俠女粱雅芳。

不過,兩女都未有生養。

袁家堡在河北一帶的黑白道都吃得開,所以索性替人保鏢,每趟賺幾百兩銀子,又替過路商旅安排咀水食宿,結果是身家越來越厚。

天色開始暗下來,堡壘四邊都掛上燈籠。

「提防敵人夜襲,堡內所有人分成兩班,一班白天防守,一班夜間巡邏!」美珊吩咐:「今夜,就由我和三姑娘及二叔先行輪值!」

十個人巡方圓近萬尺的堡壘,自是人手不足,幸而四周有十尺的高牆,勉強可以應付。

很快,已經是二更。

堡外,有個黑衣人掠近,他的輕功很高,面上又蒙上黑巾,只露出兩隻眼球。

「袁福這廝假如沒有說大話,這裏入去就是…」黑衣人爬到堡壘的牆下,望了望上邊,這是袁家堡後面,似乎防守最薄弱。

黑衣人雙掌平推,【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黃土牆就凹有成寸深的掌印,他雙足踩在這凹位上,片刻就登上牆頭。

十丈外有兩個堡丁在打瞌睡,黑衣人悄悄蹬下,他左右望了望,向著一間黃土屋掠近,那是梁雅芳的房!

黑衣人輕輕推開木窗,一躍而入!

「誰?」雅芳雖然疲倦,但習武之人、反應特別敏捷,她從枕底一拉,長劍就抽出來,跟著一招『六合八方』,劍光就將她睡的土坑罩著。

假加黑衣人一入房就撲向土炕〔北方有些地方是不睡木床的,睡土造成的床〕,這招可以將他刺穿七、八個洞!

但黑衣人彈入房後,卻是一躍,貼牆而站,並且屏住呼吸。

雅芳一直揮舞長劍,跟著就想用左手去拿火摺點亮蠟燭。

黑衣人見她劍招放緩,自己的眼睛又習慣黑暗的環境後,身子一沉,就撲向土坑。

他左掌一拍,一招『西施浣紗』,就擊中雅芳握劍的手腕!

雅芳一抬手,胸前大開,黑衣人右手一挺,一握,正好捏著雅芳一個充滿彈性的乳房!

「你…」她只穿著薄薄內衣,他粗糙的大手雖不能滿握她的奶子,但一扭,仍將她的奶奶扭得變了形!

「你…噢…」雅芳反手一劍,就想削黑衣大漢的右手,她雖懂床上的事,但被非丈夫的人扭著奶子還是頭一次,這招『玉女穿針』是九宮派最毒的劍招,看來雅芳是想拚命了!

但九宮派這招卻有一個『破綻』,即是腋下露出空位,假加敵用手反點中腋下的穴道,就會反制於人!

雅芳以為這招可以殺敵,但想不到黑衣人卻知道這劍招的弱處!

他左手雙指一點,就按落她的腋下,雅芳右手一麻,『噹』的一聲,長劍脫手而跌落,黑衣人左手疾點,將她的啞穴和麻穴都點中!

雅芳想不到三招之間就受制於人,她身子一軟,黑衣人攔腰一抱就抱起她!

雅芳又羞又憤,熱淚奪眶而出。

「袁剛把你當妾待,簡直是浪費,現在,人家就要來屠殺全堡,我怎捨得你這小美人!」黑衣人將她往坑上一放,跟著就剝光了她的衣服!

雅芳像隻白白的羔羊,她呻不出聲,力又使不出來,只有熱淚直流!

黑衣人一抹,蒙面的黑巾脫下,露出滿嘴虯髯,他看上去不足卅歲,但樣貌憔悴、蒼老!

雅芳雖然淚眼模糊,但月光照入屋,她臉上露出不相信的神情來!

虯髯大漢出手摸落她的身體上,先是平坦的小腹,然後是陰毛稀疏的牝戶上。

「這麼美的洞,就給袁剛開了封!」他的中指一伸,就插入那肉洞內!

雅芳露出痛楚的神情來,她牝戶內是乾乾的,雖是根手指,但粗暴的撩,卻令她感到痛楚!

「你對袁剛就有淫汁流,對我就不會?」虯髯大漢粗暴的扒開她的大腿:「我用鬍鬚刺擊你!」

他一低頭,嘴巴就碰落那粉紅、鮮嫩的牝戶上,他連連搖嘴,鬍子揩過那嫩肉,雅芳的身子彈了彈。

她已經止住了淚,此刻是惶恐的面對著痛!

黑衣人拉開褲子,露出一根紫紅的肉棒來,那東西是半硬半軟的,但有五寸多長!

「這棍子可以令你死去活來!」

他故意跪到坑上,將那東西在她粉臉上揩來揩去!

雅芳蹙著眉,閉上眼睛,她臉上的肌肉抽搐著!

黑衣人揩得兩揩,棍頭兒碰過她的口、鼻、眼、額…

他突然壓落雅芳身上!

她預備忍受『撕心裂肺』的痛楚!但黑衣人只是張開嘴,咬落她細細粒又微凸的奶頭上!他的咬,不是真的用力,只是用嘴皮和牙去輕嘗,又用舌去舐、去啜…

被黑衣人這麼一攪,奶頭很快就凸起發硬,雅芳額上都是冷汗,似乎忍得很辛苦。

他的肉棒兒揩在她的肚皮上,已經變得發硬。

但,他還未有直搗桃源之意。

他愛不釋手地玩著她兩團乳房!

雅芳的奶不算大,這可能是她自小束胸的原故,但彈力卻十足。

她一心以為他只是搓奶時,黑衣人下身卻一挺,肉棒兒全插入進賁起的牝戶內!

她叫不出,黑衣人已經急速的抽動起來…

雅芳只有淚!

就在這時,房的窗戶又躍進一個黑衣人!

虯髯漢想回身爬起,但已經遲了一步,黑衣人的武功很高,一手就執起他,將虯髯漢從雅芳身上插出,『拍、拍』的打了虯髯漢幾個耳光!

「大哥…」虯髯摸摸若面頰。

「你這呆漢,讓人看清了你的底啦!」黑衣人右掌一揚,就要拍落雅芳頭顱上!

「大哥,你想誤我計劃?」虯髯漢穿回褲子。

「用被單捲起她,快走!」黑衣人扯了張被,罩在雅芳的裸體上。

虯髯漢快手的將雅芳用被包住,跟著一抱,推窗而出。

「是誰?」遠處傳來美珊的叱喝聲,跟在她身後,有七、八個堡丁。

「對方摸進堡內啦!」美珊眼利,她嬌喝:「鳴鑼!」

『噹、噹。』鑼響,堡內僅有的人都醒過來。

袁鐵、袁靈兄妹手提刀劍很快就到:「是雅芳嫂子有事?」

美珊追上牆頭,但黑衣人聯同虯髯漢抱著雅芳,腳下一點也不慢,幾個起落已躍出堡外。

有堡丁想放箭「不要!雅芳給人擄走!」美珊大喝。

在袁家,除了袁剛及老爺袁天正外,就到金刀門掌門人的女兒錢美珊武功最高!

她運起輕功,亦翻出堡外!

但,黑衣人和虯髯漠的功夫顯然更在美珊之上,百步之後,已將美珊拋離,沒入黑暗中。

美珊見自己離開本堡已有半里遠,亦不敢再追。

這時,袁鐵、袁靈等已趕到:「大嫂!」

「不要追啦!」美珊哭了出來:「這樣的犧牲,嗚…雅芳…不是我不想救牧你,而是…」

袁鐵、袁靈等亦垂淚。

曙光在四更後現出。

袁家叔嫂都坐在雅芳房內,看到她散在坑上的衣服!

「這伙人似乎要凌辱我們,袁福光著屁股、雅芳嫂又給脫去衣服…」

袁靈雖只得十七歲,但已懂人事,她打了個冷傾:「我…就算死…也不要給他們剝光…」

「堡中幾隻信鴿,都給剛哥放去,希望…他快點來信,有信鴿起碼可以找到他!」

美珊喃喃自語。

堡丁中,有幾個顯然害怕,都躲在暗處哭了起來。

袁靈累了半夜,這時支撐不住了,竟伏在抬上睡了起來。

「牆上還有多少人?」美珊望望袁鐵。

「卅個左右,餘下十多人去睡了!」袁鐵的妻子林可兒這時送上早飯:「大嫂,造餅的小麥只夠十天用,假如不突圍,就要斷炊了!」

早飯是小麥粥、饅頭和醬果。

美珊吃了一點,就趕到堡頂崗樓太陽光開始猛烈,黃沙盡處,敵人連影也沒有。

美珊今年廿四歲,她雖是大家閨秀,但自少隨父,對武學閱歷豐富,但這種詭異的尋仇,卻是第一次面對。

「究竟包圍袁家堡的,有多少人?」

「他們用什麼方法,趕走所有客商?」

這時,有點風吹過,美珊倚在牆上,不知不覺睡著了…

「有人!有人!」也不知過了多久,美珊給牆壯上的堡丁吵醒。

極遠處有個黑影爬著,爬向袁家堡。

那黑點爬得極慢,離堡約里半!

「給我備馬!」美珊驚醒:「我要去看!」

「大嫂,我陪你!」袁鐵大叫。

兩匹馬衝出袁家堡。

片刻間,馬已跑一里!

「那是女的!」袁鐵拉住馬:「是不是雅芳嫂?」

「雅芳!」美珊滾下馬。

雅芳上身赤裸,雪白的身體又紫又紅一大片,下身摟著一塊破布,兩隻奶子盪來盪去。

她秀髮打亂,遮住半邊面孔。

美珊扶起她,替她撥好頭髮。

雅芳雙目空洞,也不會答話,眼角有淚光。

袁鐵別過臉去不敢看。

美珊脫去外衣,替雅芳穿上:「妹子,你辛苦了,你答我呀!」

雅芳只是流淚。

「大嫂,小嫂嚇呆了,先回堡吧!」袁鐵扭轉身不敢看。

兩騎馬,三個人回到堡內!

雅芳仍不肯開口,只是一個人躲在房內。

「小嫂受辱,壞了腦,不肯說話!」袁靈將消息告訴二嫂林可兒:「煮些好的東西給她吃吧!」

堡中上下心情都很沉重。

傍晚。

雅芳仍是關在房內。

美珊召了袁鐵、袁靈和林可兒會商。

「呆在堡裏,不是辦法!」美珊冷靜的說:「敵人在暗,我們在明,他們有堡做目標,要消耗我們很容易!」

「我認為…不如放棄堡壘,分開三路,向北京方面走,希望可以追上剛哥。」

「堡是死物,就算給敵人破壞了,我們也可以重建,但人給消耗、陰乾,就補充不了!」

袁鐵失聲:「數十年的基業就這樣放棄?還有瘋了的小嫂呢?」

「我想過了,我們還有近五十人,分成三股,一股全由堡中家丁組成,一股由你和三姑娘等,剩下我帶雅芳!」

美珊很堅決:「我不理什麼基業,萬一敵人今晚又摸進來,再姦三姑娘怎辦?」

袁鐵吶吶的:「好吧,大嫂!」

「今晚我們不守外堡,將所有人聚到大屋,天明就走!」美珊似乎胸有成竹!

在袁鐵安排車馬時,美珊來到雅芳的房。

雅芳仍躺在坑上,面向內牆。

「妹子,明日下午,我們決定突圍,我帶你往南走,回四川九宮派。」

美珊溫柔的:「敵人以為我們往北京走,我就偏偏不向東,向南走!」

「妹子,你睡睡吧,天明我來叫你!」美珊說完,雙手就摸向她的肩膊,揩過她的乳房…

美珊一走,雅芳就從床上彈起,她找了紙筆,寫了些字,跟著推開窗往外看。

堡內的人忙於收拾,沒有人理她,雅芳身子很敏捷,她找到弓和箭,閃到堡後,她將紙綁在箭上,再從陰戶內挖出一粒啡色的豆狀物體,亦綁在箭桿上。

那豆狀物体發出『嗚嗚』的蟲叫聲,有別沙漠上其他的蟲叫,她躡足躍登牆頭,四周沒有人!

她望著遠處,向天拉弓搭箭,箭就射進黑黑的遠方。

雅芳笑了笑,扔下弓箭,就想回屋。

「你精神沒有問題啦?」一把冷森森的聲音響起,跟著,十幾把槍、刀逼近。

「放網!」美珊嬌叱:「生擒這婆娘!」

雅芳想逃,但一個大繩網罩下,「噢!」她全耳被罩著,初次叫了出聲!

「你究竟是誰?」美珊長劍一抖,指住網內的她!

「我不會說,反正,你們必死,外會有人替我報仇的!」雅芳開腔了,但口音不像以前的雅芳,她突然咬牙齦!

「不好,她口內含毒藥!」美珊急忙伸出兩指,想挖她喉嚨封穴的,但已慢了!

『雅芳』口角流出紫黑的血,即時身亡!

「大嫂,她…」袁鐵和袁靈都嚇呆了!

「她不是你們的雅芳小嫂!」美珊撥開網:「我救她時,見她乳頭比雅芳的大,顏色是深啡色的,就已有疑心,她是堡外敵人混進來打探消息的!」

美珊在死屍面上摸索,跟著一拉,一張人皮面具被她扯下,赫然是另一副面孔!

那是一個廿四、五歲的少婦,樣子頗清秀。

「誰認得她?」美珊用燈籠照了照死屍!

沒有人回答。

「她的身材雖然和雅芳相近,又戴了可以亂真的人皮面具,不過…雅芳她…沒生養過,乳頭是鮮紅色的,但她…」美珊用劍挑開女屍胸衣:「看,已變了色,是個生育過的婦人!」

「我就是從這點破綻,知道她是奸細!」

「這個女人很口硬,但傳送出去的消息…卻是假的,這有利我們突圍!」

「大嫂,我們把這婆娘的屍體燒了,替堡內死去的兄弟出氣好不好?」袁鐵大吼。

「不!」美珊把玩著面具:「製這種東西,先在真人面上做一個石膏模,再將人皮貼到石膏模上…這女人畢竟是個人,我們挖得深洞,將她埋葬,令堡外的人,永遠找不到她!」

她又望著抽搐的死屍面孔:「這是在牙內用蠟裹著砒霜,出事時咬破蠟丸,吞下毗霜即死…」

「她視死如歸…就憑這點…顯然和袁家堡有極深的仇怨…但…為什麼剛哥從來沒有和我提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