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的妻子

我覺得親屬在同一個單位做事並不是很妥當,尤其其中一位又是公司老闆的老婆——莉。

她雖然沒有仗著丈夫的權勢做事,卻也沒有人願意得罪她。說實在的,她的長相、身材雖不是頂尖,卻是皮膚白細,唯一美中不足之處便是身高矮了些,不過,這一點絲毫不影響她在床上的表現。

其實我並不是一開始就存有非份之想,除了已有知心的女友之外,更不想因桃色事件而丟了這份得來不易的工作。最重要的是,莉在我初識之時已是有夫之婦,萬一搞出問題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她的婚姻生活過得並不愉快,由於年齡相近,所以常常找我訴苦,並且一再表示想要離婚(不過與我無關)。此後,我萬萬沒料到,原來我早已成了她獵取的對象……

在一次他的丈夫出差中,她提議我們一起開車去看咖啡店會比較方便;車子是她的,我則充當司機。當時為了避嫌,我還刻意邀另一位男同事跟我們同車,不過,那顯然於事無補!

活動結束返程途中,另一位同事先下車後,她突然告訴我說,她的丈夫出差中,不在公司又覺得人很累,想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我開玩笑的說:「那去旅館休息好了。」沒想到她竟一口答應,還提議到馬士他路一帶的旅館,那個地方比較安靜。

話已出口,她又接得那麼順,說實在的,我心中升起一陣異樣的感覺……

以前常跟女友上賓館,想來汽車旅館應該也差不多;事實也如此,可是壞在浴室的隔間竟然是半透明。進了房間她就表示想先洗個澡,望著那片玻璃格間,我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她卻很大方,只丟了一句:「不要偷看喔!」就閃進浴室裡了。

要不偷看可以,想不偷瞄就很難了!我一邊開著電視試圖掩飾心中的緊張,一邊又忍不住把眼光遊移到那片半透明的玻璃窗上。透過那片若有似無的遮掩,她的體曲線加上我的想像,我的眼睛彷彿成了她的雙手,在她身上搓揉著肥皂;我可以感覺到下體正急速地充血、膨漲……

「你待會兒要不要也洗個澡?我順便先睡個覺。」莉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喔……好!」

其實我也不確定自己想洗,只是當時似乎找不到其它台詞。在腦袋亂七八糟的狀態下洗完澡走出浴室(她剛剛是不是也像我一樣在偷瞄那片玻璃窗?),才發現莉根本沒睡,甚至於比先前更有精神,至此我已完全明白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了!

「奇怪,明明覺得很累卻睡不著,脖子好酸……」莉企圖解釋她為何沒睡的原因,我卻覺得有點兒好笑。

「幫我按摩一下好嗎?」她出招了!我沒有拒絕的道理。

認識她一年了,沒碰過她的身體,第一次的接觸竟然是這種情況?有點兒詭異。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似乎享受夠了,便提議換她幫我按摩,說是慰勞我做她兩天司機的辛勞。我還沒回話,她就示意我趴著,並且跨坐在我身上。

與其說那是按摩,倒不如說是挑逗,莉跪坐在我大腿上,當她彎腰按摩背部時,那對要命的乳房便不經意地摩擦到我的身體;而她那雙充滿慾念的手,則不斷傳遞著強烈的性暗示!

「翻過來吧!」她說。

「怎麼翻呢?」我在猶豫。雖然早知道將會發生的事,那根提早洩露意念的陽具還是令人覺得難為情。

「哈哈!你在想什麼呀?好壞喔!」她看著我勃起的陽具,撒嬌似的輕輕碰了一下。至此我再也忍不住體內燃燒的慾火,翻身將她壓到身下。莉臉紅了,不過不是嬌羞的紅,而是和我一樣充滿慾望!

隔著衣服,我握住莉那對乳房,恣意搓揉,並用雙腿纏住她的腿,將陽具緊緊地抵住她的身體,緩緩摩擦;她則以呻吟回應,並且一把握住我的下體。或許是雙方的性慾都已衝至頂點,我們很快地互相脫掉身上的衣服,並盡情地探索彼此的身體。

老實說,莉的雙乳吸引了我絕大部份的注意力,不是因為尺寸可觀,是那兩顆略帶粉紅色的葡萄,實在不像是已婚女人應該有的色澤。我貪婪地吸吮其中的一顆果實,像個嬰兒一樣,不同的是我的腦中充滿邪念!

我的手移到她另一邊的乳房,輕輕地沿著她的乳房線條挑逗,然後再把它們兜攏、擠壓,莉的乳頭很快就翹起來了!我往她的下身探去,發現莉的陰戶已經濕濡,我把舌尖離開莉的乳頭,往她的下身滑去……她沒反抗;當我的舌尖碰觸到莉大腿內側時,我發現她似乎在輕微的顫抖。

『嗯,我就是先不舔你的要害,讓你哈死!』我在心中想著。所以我盡管將舌間輕掃過她的陰唇,可就是特意避開她的陰蒂。

沒想到莉真是個急色的女人,比我還急!她一把推開我,將我壓到她身下,就將我的小弟弟坐進她身體去了!我還沒回過神,莉已經開始騎了起來。

坦白說,我喜歡女人在上位,除了可以把玩女方的乳房外,也可以觀察女人做愛的神態(因為採取主動,所以比較真實),更可以偷瞄雙方身體接觸的那一點。莉是我所遇過愛液最多的女人,她的性器比我想像中緊得多,可是卻因非常濕潤,使得她在套弄時相當順利。

或許她最敏感的部位是陰蒂吧!莉在套弄了一陣子之後便將我的陽具盡根沒入,接著緊貼住我的身體摩擦了起來,而且頻率越來越快,並開始大聲地浪叫。我有些受不了這種攻勢,深怕提早敗下陣來,於是我開始胡思亂想一些雜事,藉此分散注意力。

這招果然奏效!慢慢地我衝動的情緒安定了下來,並配合著莉的節奏。不過此刻我突然有個怪異的感覺:『她這麼個磨法,待會兒不知要掉多少體毛?』而且磨久了也會發熱,這讓我覺得有些不舒服。

幸好就在擔心的同時,我突然感覺到她的速度又再加快了,並且臉上佈滿潮紅,我知道她高潮要來了,所以開始採取攻勢,將陽根用力抵入莉的陰道深處。她大叫一聲,彷彿喊出了所有久曠的慾念,然後漸漸放慢了節奏……我知道她到了!

贏了第一回合,【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再沒有心理負擔,換個姿勢,好整以暇地重新把她壓到我下面,並緩緩地將我的小弟弟再次插入莉的陰戶。我不要像莉那麼急,我想細細地感受我的陽具在莉的陰戶內緩緩磨擦的曼妙感覺。

那種滋味兒很美妙:一面享受肌膚接觸的快感,一面感覺在抽插過程中那種混合著愛液卻又略帶阻力的黏膩感,並發出淫穢的聲音,對我來說,那才是真正的色情!莉也頗能享受這種慢吞吞的方式,一面呻吟,也一面休息。

我不讓她有太多喘息的機會,一把拉起她,讓她扶著床頭跪著,從後面再次挺進,並用力地插入!這次我不再留情,把她完全當做是我洩慾的玩物,我狠狠地頂入她濕潤的花蕊,並自後方攫住莉的雙乳,莉豐滿的肥臀因規律的抽送激起一陣臀浪,她飽滿白皙的乳房則因用力地擠壓而自我的指縫間流洩出來……

我瘋狂地蹂躪她的肉體,而她也恣意地承受。這次我沒再克制慾望,在一陣狂抽猛送之後,我似乎將體內所有的精液全數激射入莉的體內!之後鬆弛的倦意便猛然襲來……

突然我心頭一緊:「糟了!沒避孕!」

莉彷彿看穿了我的心事,笑著說:「我有吃避孕藥。」

然後我才發現,原來她是有預謀的!而我則幾乎是朝著她佈下的局一步步地走下去。

從那次之後,我們便常常發生關係,有時甚至還在上班時間偷溜出去幽會,然後再若無其事地回公司辦公,真是蠻刺激的!

莉在數度發生關係之後曾告訴過我,我是讓她在床上最滿意的男人。她丈夫從來沒有給她過這樣愉快的充份的享受。聽起來是像是稱讚的話,卻使我深深覺得憂慮。

我必須承認,莉確實是個絕佳的床上伴侶,原因是她在做愛時相當放得開,說得難聽一點就是淫蕩!問題是,你能有多少機會碰見個真正淫蕩的女人?

淫蕩與狂野之間其實不能劃上等號,所謂的「淫蕩」事實上包含了所有的肢體動作及潛意識的顯現,而眼神則是傳遞淫蕩訊息的媒介。

在之後我與莉的許多次性愛中,我逐漸發現她實在是個十足的性愛能手,除了真槍實彈的性愛之外,莉的口上功夫也是一流!平日的性愛,我們免不了以口交來為彼此助興,她認為她的口功應該算是蠻熟練的(我比較好奇的還是她的口功到底有多厲害?),因此,從我口中所提出的問題就只剩下:「那妳的口功到底有多熟練?我想試試看!」

莉也是乾脆,二話不說就把頭埋入我的胯下,把那根才休息不到半小時、還軟綿綿的陽具一口含入。口交的滋味我不是沒嚐過,可是從沒有女人能單用口交就讓我得到滿足。我略帶玩笑的惡意想要看看她有什麼本領能夠讓我投降,尤其是在已經盡情發洩之後。

剛開始並沒有什麼不同,她只是溫柔地用舌尖輕輕舔舐著我的龜頭,然後慢慢地繞著圓周;此時我的陽具略有反應,不過我相信那是反射式的反應。莉沒有停止她那機械式的律動,我心想:『不過如此爾爾。』

可她接下來的動作讓我嚇一跳:莉突然間用她的手指往我的肛門施壓,此舉使我原先不怎麼堅挺的陽具很快地急速充血!就在這時候她抬頭看了我一眼,當我們四目交疊時,我看到了她那淫蕩至極的表情。

她只望了我一眼,又將頭埋下去,繼續舔舐我的敏感部位。這次她舔的可不是陰莖,而是把我的兩顆睾丸全數含入,這讓我有點兒害怕,怕她不小心咬傷了我,然後她開口說了唯一的一句話:「你放心享受,我會讓你爽死!」

趁這說話的當中,她把身體倒轉,成了69的姿勢。我心有點兒怪,因為上一次交歡過後彼此都還沒沐浴,雖然是自己的體液,總還有些不自然,可是看她都不介意了,我也只好豁出去,開始輕舔她的陰蒂,並且用手指在她的陰戶中淺淺的抽插……

漸漸地,也不知何時開始,她把雙手全部移開我的陽具,完全用頭部的動作套弄著我的陰莖,我心想:『完了!這樣一來就破功啦!』從沒女人能不靠雙手輔助而讓我藉著口交射精。

不過我的顧慮似乎是多餘的,她的頭部動作絲毫沒有減慢,彷彿是雙手仍在我的陽具上套弄,不同的是她的舌頭仍不停地在亂轉。

最要命的是她的手指又壓到我的肛門上!這下子換我興奮了,也忘了我正在舔舐的是個剛做完愛卻還沒清洗的陰戶,狂亂到只拚命地伸長舌頭往莉的陰戶中鑽去!

她也是有反應的,不過我該感謝她沒有放慢她的速度,而且一直在加快吞吐頻率。這時候我該擔心的不是我會不會到達高潮,反而是怕她會不會因為頭部不停地急速擺動而腦充血!

我不忍她如此辛苦,所以也放任自己的思緒,往最色情的方向去幻想。漸漸地,我發現我快爆發了,莉當然不會沒發現。忽然,她原本緊壓在我肛門上的手指倏的往我肛門內插入!我似乎覺得有點兒屈辱,可是接下來的快感卻使這種感覺立刻煙消雲散!

我又洩了一次!洩在莉的口中,而且還舒服得叫了出來!她沒有立刻吐出我的性器,反而溫柔地繼續含在她口中溫存,直到我的小弟弟慢慢地軟化,她才鬆開。

莉抬起頭來,充滿笑意地問我:「舒不舒服呀?」好像打了一場勝仗那樣得意,並且用她的舌頭潤了一下雙唇。我瞟到她的嘴角還有一點點殘存的精液,就在她舔了一下嘴唇的同時,我發覺那一小滴精液也收到她口中去了!

問我舒不舒服?我誠心誠意地給她滿分!不僅僅肉體舒服,她過程中淫蕩的眼神及那一下舔嘴唇的動作就已經要叫我魂飛魄散了,何況還加上那些「絕招密技」!

莉的「特殊密技」還不止於此,一般做完愛前我都習慣性會將衛生紙放於床邊備用,因為若沒用保險套而只用避孕藥片的話,在女方體內射精抽出陰莖後,精液一會兒就會倒流出來,不用衛生紙先處理一下的話會滴得到處都是。莉卻不必如此,因為她能將精液「暫時」鎖在體內而不流出。

起初我不明白為何如此,有一次做愛當我將陽具插入時,她要我暫時別動,然後我感覺到她的陰道內有一股力量,雖然不是像「吸」的那麼強烈,不過,要鎖住幾㏄的精液絕對是綽綽有餘了!

我問她怎會這樣?她只說她練過瑜珈,怎麼練的她倒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