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師

登場人物︰

飯田春介︰大學四年級。被分發到以美女眾多而聞名的「園山女學園」進行教育實習。

筱原裡美︰網球社的社長,也是班長。非常的負責,是小唯的好友。

三村由紀江︰生物社的社長。有個很帥的哥哥,並還有謠言說她們兩個已經上過床了。

北澤唯︰雜志封面偶像。因為比較重視自己的工作,所以校方常為她的事而傷腦筋。

河合裡穗︰所屬於美術社。外表文靜且並不太顯眼的她,卻因某種理由而進行著援助交際。

水谷亞矢︰是目前當紅的偶像,不過她非常地煩惱著自己看起來不太成熟的外表。

內容簡介︰

以教育實習生的身分,被分發到由祖母擔任理事長的女校見習的飯田春介。他從不壓抑自己下半身的欲望,是個為了做愛可以不擇手段的禽獸。

春介負責擔任整班都是可愛女孩的導師,而在他到任的第一天就選定了下手的目標。身兼班長以及網球社社長、個性倔強的裡美。上過雜志封面的偶像、問題頻傳的美女──唯。

外表英俊瀟灑,但其實是個好色之徒的春介,玩弄著毫無警戒心、純樸的女學生的感情。他能夠享受多久這種淫蕩的校園生活。

序章

這裡是新宿歌舞優町盡頭的某家旅館的某個房間。

我正在和一個從街上撿到的(應該說是被撿到的),全身曬得焦黑的、並聲稱高中女生的妓女,在床上已經到了最激烈的地步了。

已經五次了,這家伙看起來快要不行了。

我可是一次都沒有出來。

一直都是硬梆梆,勃起的狀態,不斷的從前面、從後面,將這家伙給貫穿不過也已經差不多到了玩膩了的時候,因此可以準備來做個漂亮的招數做個結尾了。

「不、不,啊啊!哈啊哈死會死掉」

「對呀,會死掉好啦。那,你就真的給我去死吧!」

我的內心正暗自的笑著,一邊用力壓著這個皮膚看起來是那顯眼,但摸不起來卻感觸不佳的女孩她兩邊的屁股,然後便將我的東西像連珠炮一般的朝她裡面發射子彈。

「咦!?」

這家伙在那一瞬間纔了解到她嘗到了什。

沒錯、沒錯,這可是本大爺最得意的技巧之一。

如果是對付那些在澀谷一帶,隻會在那裡鑽來鑽去,而且又輕浮的阻街女郎的話就太浪費,要像這種會瀋醉於其中,懂得體驗的家伙纔適合。

「哈!啊啊已經不要!!拜拜托你啊啊拜托你,真的會死掉!!」

「那就快點死掉吧。喂確實有人是這樣死掉的。喂,這樣你可以安心的到那個世界去了。喂!!」

像是要挖空秘穴一般深深的進入之後,一口氣又快速地撥了出來那話兒前端就剛好是在G點的地方輕輕的摩擦著。

在一次深深的突進之後,接著而來的是六次輕輕的摩擦。

這就是傳說中「一探六淺」的終極技巧。

再加上從那蜜穴之處不間斷的流出鮮美的果汁,滋潤著那在我面前不停被我的東西所擴充再擴充的洞穴,已經可以到達無所忌憚的直達,中指的第二個關節直接攻擊直腸。

當我這樣做的時候,大概對方那個女的,可能已經陶醉在那種令人急躁卻又舒服的感覺之中,腰際也失去了力量,就算叫她,她也已經到達了忘我的境界,而放聲高叫著。

我在從前曾經使用過這種方法,在沒有人的倉庫裡面,【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讓一個與我一起打工的三十幾歲的人妻,在站立著的狀態之下完全失神。

找他曾經用同樣的方法令一位專門以欺騙男人為生存價值的俱樂部女郎,在廁所裡大呼小叫,在站立的狀態之下,因為太過興奮而導致尿失禁。

就算是說的再狂妄,也不過隻是了解到何謂SEX的程度罷了。就算你有做過了很多次好了,也不可能是像我這樣有如動力火車一般的來疼愛你。要讓你墜入真正極樂的地獄之中,對我來說,是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及手段的。

「啊啊不、不、不行好、好痛苦真的不行了!!啊啊!」

看著那個已經頭發散亂手抓著床單的苦悶少女,我是完全當作沒看到,絕對不手下留情的繼續攻擊著。

(隻能說想要在我這裡敲竹杠的人,根本就是一個傻瓜。)

這時我不禁的哈哈的笑了出來。當然那個(接近臨界點)高校女生是聽不見這個聲音的

***

大概在兩個小時以前,我上完了大學的課程之後,稍微到吉野家喫了一下牛肉飯,又到高田馬場附近的好幾家的電動玩具店玩樂過後,在街上悠閑的走著。

當我走在街道旁,忽然發現了在我的背後有一個女孩子,在我的身後一直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這位大哥,給點零用錢來花吧?」

當我聽到了我的背後發出了這樣的聲音,我不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我一回頭,看見的是一個穿著女子高校制服的矮個子女生,頭發洩色並且一邊嚼著口95糖,一邊用著對長輩的表情看著我。帶著淺淺的紫羅藍色花紋的水手服,說明了這是一個某家有名的私立女子學校的學生。

不管怎說,就算這是一個現在有名的千金學校,或者是過時的不良學校,現在的這種向陌生人要錢的行為都是不知廉恥的。對於這種看起來走在路上、好像想要消磨時間而老實的大人,都認為是自己的凱子爺的錯覺,令我感到不是很愉快。

「零用錢給我多少呢?」

隨便的認為我已經答應了,一步又一步的露著白色的牙齒不懷好意的向我靠近。

(哼,這個笨蛋,很不巧的剛好找上本大爺。)

我心裡想著反正也無聊,就稍微和你玩一玩吧。

一直到那家伙來到身邊之前,我都是一直假裝獃獃的等著。

事實上,在她來到我的眼前說著「那個」的時候,我已經在絕妙的時機時,再度提起我的腳跟準備走出去。

她的腳步聲停止了。

(好啦,你要怎辦呢?要放棄再找別的獃子嗎?還是今天晚上就以我為目標了呢?)

嘿,到底是如何呢,這還挺有趣的,不久之後便看到她小跑步的趕了上來

「喂喂等一下嘛,喂」

她一邊抓著我的手,一邊用像貓一樣的聲音詢問著我。

「有什事嗎?」

這時我也停了下來,再度的和她照了面。

我想她是想將皮膚曬成現在所流行的黝黑的顏色,但是這個家伙的情況看起來倒像是肝髒不好,病態的黑。

「就是那個,零用錢」

「零用錢要干嘛?」我心懷不軌的反問著。

「不想做嗎?」

「做什?」

「就是」她接不下去了。

我很了解她的焦慮,雖然想笑卻不能出聲。

「你是真的那需要錢的人嗎?」

「那倒也不是」

不知是否太悶了,聲音忽然尖了起來。

「不是的話,那是干嘛?」

「反正反正就是要嘛!」

「到底要多少?」

雖然這樣的對話讓我感到相當有趣,但是因為我的腦海裡一點都沒有期待的感覺,所以非常直接了當的問了出來。

「沒有接吻和口交,五萬」

「哇,那樣是不可能的!」

「咦,為什?五萬是我們一般的價格耶,我可是還在S女校讀書的唷,是個學生唷。哪,學生證在這裡借你看一下。」

她非常熱心的告訴了我她的學校名稱,並且大費周章的從她的皮包中拿出綠色封面的小冊子,讓我見識到她尚未變黑的照片。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這種東西要早點拿出來嘛!」

「那OK了?五萬可以了?」

「」

我瀋默的一語不發,將這個一直重復喊著五萬五萬卻又毫無太大反應的守財奴(那少女),從頭到她的皮靴非常仔細的觀察著。

「好討厭,如果再像這樣用這種色瞇瞇的眼神看我的話,我就要再加一萬唷!」

「喔,你真是什都要算錢?」

「那是當然了,如果沒有錢拿的話,為什要在這種地方找你們這種陌生人來做那種事呢?」

「這倒也是」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她看見我在笑,誤以為是因為自己的要求已經達成,便一起和我笑了起來。

在心裡面,我可是被這家伙氣得半死。

(這個家伙到底從老師和父母那裡學到了些什在現在這不景氣的時候,在哪裡可以找到這種這好賺的生意?)

本大爺的確是對女性相當的喜歡,不過說起來我在大學時代的成績也很優秀,甚至我也認真的選修了教職的學分。

為了日本光明的將來,對於這些根本還不了解社會上的架構及奧秘的毛頭小子而言,我實在有義務要教教他們人生的路途要如何去行走。

其實我也沒有想得那的多,對於這種有點小聰明的高中女生來說,我隻想要讓她知道這個世界上的可怕的一面。

因此就先假裝接受了她的條件,立刻叫了計程車直奔歌舞優町。

很快的這個高中女生不管是嘴巴或是蜜穴都已經有著既濃又稠的透明的黏液,陷入了無法自撥的狀態之中。

這家伙的花唇和她焦黑的皮膚剛好呈現了鮮明的對比,有著新鮮的粉紅色。在我的那話兒不斷的來回穿梭,又搔又癢,又摩又擦的情況下,她內壁的收縮力已經消失,隨著那抽送的摩擦而引起內壁的充血,她的臉已經因為扭曲而無法回復到原來的模樣。

在我那看起來好像會有一點痛的黏膜表面,已經有著白色泡沫似的最正點的汁液,立刻就混合在一起不斷的制造出最美味的特級海鮮沙拉。

我不給她有喘息的空間,繼續兩次、三次的用那話兒直頂她的深處、最深處甚至發出了聲音出來。

「不、不咦啊啊!!去去要去了」

在這個太過讓她舒服的家伙身上,我盡情地將我的液汁揮灑在她的眼晴、鼻子、臉頰、嘴巴下、嘴巴上。

好了該排洩的東西既已經排出體外,這種看了令人討厭的死小孩對我來說已經沒有用處了。

我很快的將我自己的衣物整理好,在那還在意識模糊的高中女生的耳邊,我輕經的對她說了一句「那再見了」。

「呃,那那個、錢說好的」

在她那雙混濁的雙眼之中,似乎有著必死的想要錢的意志,但是不管怎說,她本來就已經是低智商的家伙,現在更是神智不清,完全不知道她說的是什。

「錢?你到底是在說什呀?搞清楚!做這種事情是在賣春耶,這可是個犯罪的行為唷!」我帶點恐嚇的口氣大聲說著。

「怎怎這樣」

「我們不是非常的相愛嗎?你不也是被我的技巧搞得腰都軟了的那愉快嗎?這樣我們就算是打平了。」

「」

在愉悅和困惑之中忽然受到打擊的她,一邊張大著嘴卻說不出話來。

「啊,對了、對了我們也算是有緣,稍微借我一點95菸錢吧。」

我非常順手的、私自從她的袋子裡拿出錢包,並且俐落的抽出兩張萬元大鈔。就當做是這次令人激奮的性技巧講座,這還算是便宜了點。

「等一下,啊」

雖然好不容易說出了那些話,但是遺憾的是已經無法恢復意識了。

「不用擔心,這個旅館的錢我會幫你付的。」

將這名莫名其妙的少女一個人安置在床上,我就像是什事都沒發生似的,一邊哼著歌便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