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琪和我的兄弟們

一個月之前,我收到大學同學會的信,信是由史坦寄出來的,畢業到現在三年,我一直沒有和他們見過面,同學會將在我們唸書的那個城市召開,同學會將在看完一場球賽後,到學校的社團繼續,最後再到史坦的家裡。我要去參加,見見這些以前的死黨,而且我也想讓他們看看我的新婚妻子小琪。

其實我長得並不好看,在大學時代,我沒有什麼和女孩約會的經驗,每次約會也一定告吹,我那些死黨一直嘲笑我對女人沒有辦法。

大學畢業後,我遇上了小琪,我一直搞不清楚她為什麼會喜歡我,當然,我非常愛她,而且她的內在美和外在美兼備,憑她的姿色,可以得到任何她想要的男人,她是我所見過的最美的女人,而且還有任何女人都自嘆不如的可愛個性,這可不是因為她是我老婆,我才這麼說的。

小琪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五十公斤,一頭烏黑亮麗的直髮,她如天使般美麗的臉孔,讓所有打扮都是多餘的,她的雙眼明亮又性感,而她的皮膚就像嬰兒般光滑,找不出任何的瑕疵,還長時間以有氧舞蹈保持體態,這還不完美嗎?

我曾經要小琪告訴我她的三圍,但是她只是傻傻地說她自己也不知道,我想她可能是不好意思吧!如果以我的推測來看的話,她應該是38D-23-36,也許我不能肯定她腰和臀部的尺吋,但是胸部是不會錯的,因為我看過她胸罩上的尺碼,也許你會覺得奇怪,為什麼像她這麼完美的女人,會嫁給我這種癩蛤蟆?其實在兩年以前,小琪是個肥胖又戴著厚厚近視眼鏡的女孩,高中畢業後,找了份秘書的工作,她的同事幫她節食和安排運動課程,又動了手術治好近視,才會有現在的成果。

當她改造自己成功後不久,我就遇到了她,在交往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彼此有許多相同的地方,直到我們決定結婚,結婚之前,我們兩人都是處子之身,到現在為止,她沒有避孕,因為我們渴望有個孩子。

新婚的這兩個月當然是非常開心,我們兩個人都沉醉在性的世界裡,我們的經驗都不多,所以除了固定的姿勢之外,都沒嚐試過,我曾經想玩玩花招,但是小琪總是說她還沒準備好,即便如此,她還是興奮地非常快,也許是當了太久的醜小鴉,只要給她一個熱情的吻,再隨處摸摸她的身體,她就會變得非常飢渴,尤其她更喜歡我摸她的乳房。

就像我之前說的,我要帶我美麗的妻子現給我的朋友們看,我想,如果帶小琪去的話,一定非常有趣,我要小琪穿一件性感點的衣服,好讓我朋友們嫉妒得要死。

剛開始時,小琪有點不高興,在我求了她一個晚上,又熱烈作愛一個晚上後,她終於改變心意了,在我們出發的前一天,小琪和她的朋友去買了要穿的衣服,我要她把買來的衣服給我看,但是她說一定要到同學會的時候,才會讓我看到。

一路上都沒有什麼事情,我們到了晚上才到住的旅館,她一直沒有把那件衣服拿給我看,她只說:「你要我穿得性感一點,我想可能會讓你和你的朋友們失望了。」

第二天中午,我們要去參加同學會,同學會是兩點開始,我先洗澡穿衣服,打電話給兩個我確定也住這間旅館,而且也要參加同學會的朋友,要他們和我在大廳見面,並且告訴小琪,準備好了之後,到樓下找我。

我下樓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換小琪洗澡,我在大廳碰到了大偉和吉姆,我們坐在大廳交換近況,我們聊著生意政治和以前的回憶,我知道吉姆已經結婚了,而大偉還是單身。

吉姆說他的老婆不能來,他還說我們這些人裡,大概只有他和湯姆結婚了,在我還來不及告訴他們小琪的事情時,他們的注意力忽然轉變了。

吉姆說道:「你們看到那個美女沒有。」

大偉附和道:「那個馬子的價錢一定很高,我可玩不起。」

當我還來不及轉頭看看他們在看什麼之前,吉姆說道:「她走過來了!」

當我轉過頭去,我看到小琪走過來了,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吉姆和大偉張大了嘴,她性感地走過來,我們全部都站了起來。

小琪抱住我,親親我的臉頰:「老公…」

我們無法不看小琪,大偉說得不錯,小琪現在看起來像個高級妓女,她的上衣就像是一件束腹,配上閃閃發光的短裙和五吋高的藍色高跟鞋,低胸的衣服更顯得她胸部的偉大和皮膚的白皙,看起來衣服像是小了一點,所以小琪幾乎露出了半個乳房,衣服邊緣的蕾絲好像只遮住了她的乳頭,現在所有的男人都看到她的胸部,她也發現了這一點,但是她似手很喜歡這種感覺。

小琪的短裙讓她露出了半截大腿,我看到吉姆和大偉目不轉睛地看著我的妻子,我不禁得意地微笑。

小琪在我耳旁低聲道:「比爾,他們喜歡我嗎?」

我在她耳邊也輕聲對她說:「看他們那幅德性,我想他們愛死妳了。」

小琪臉紅了。

我又補充:「我敢打賭,如果能把手伸進你的內褲裡,他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小琪低聲回答:「不可能的,我沒有穿內褲。」

我驚訝地看著她,而她則以淺笑回報。

她又耳語:「是你要我性感點的,我的女朋友們告訴我,沒有比不穿內衣褲更性感的了。」

我又耳語回她:「妳最好小心一點,否則妳會被他們佔了便宜,妳這樣穿,他們會一直圍著妳的。」

小琪給了我一個困惑的眼光,她實在是太天真了。

我將小琪介紹給他們兩人認識,他們不相信她會是我的老婆,直到小琪讓他們看手上戴的刻有我名字的結婚戒子,他們才知道自己無法一親芳澤,而我則是得意極了。

我們上了車去參加同學會安排的球賽,那裡已經有十個老朋友了,沒有一個人帶著老婆和女朋友,小琪是唯一的女性,也是所有的焦點所在,當然,也沒有人相信她是我的妻子。

小琪雖然羞怯,但是到了球賽的中場時刻,也漸漸對自己有了信心,不再對自己的胸部遮遮掩掩,開始落落大方起來,我相信,有幾個坐在我們對面的傢伙,虎視耽耽地找機會想偷看她的內褲,我相信小琪也知道,她有時還會看似不經意地拉起一點點裙子,我認為她是故意挑逗那些曾經以為她是醜小鴉的男人們。

下半場開始,當我們所支持的隊伍得分時,小琪跳起來歡呼,一些坐在我們下方的人,包括我的朋友們,當他們看到小琪因為跳起裙子拉高而足以露出陰毛時,驚訝不已,我也是,因為小琪將她的陰毛全剃掉了,等會我得問她為什麼這麼做。

當她坐下來時,我注意到由於剛才的動作,使她的衣服下滑了點,所以露出了一個乳頭,我偷偷地告訴她,她往胸部看了看,慢斯條理地拉起衣服,遮住乳頭,而且整個動作慢得足以讓球場上得每一個人都看到她的乳頭,其實她可以很快拉起衣服的!如果不是我了解她,我會以為她是個暴露狂!

最後,我們支持的球隊輸了,但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回到學校的社團,一些學弟們請了一個樂團,正在開心地玩著。

我們到了之後,搶著已經準備好的啤酒狂飲,我喝了點酒,拉著小琪到中間的空位跳舞,她格格的笑著並且隨音樂的節奏搖擺,她的乳房也跟著顫動,她跳舞時的動作相當小心,因為她知道所有的人都看著她,等她穿幫。

第二首歌是首慢歌,我抓住機會緊緊抱著小琪,她的乳房靠在我的胸前,讓我不由自主地勃起,她顯然也發現了,一邊微笑看著我,一邊輕輕用右腿磨著我的下體。

小琪將頭靠在我的肩上,對我耳語:「老公,這一天讓我好興奮、好想要,今天我從裡到外都好性感,晚上你得小心一點,我要好好的和你幹一場。」

這句話嚇了我一跳,我從來沒聽過小琪說出這麼粗的話。

小琪熱情地吻著我的脖子,我的弟弟硬得要命,這應該可以滿足小琪了。

跳完這支舞,我們退下去喝點啤酒,吉姆走了過來,問我他是不是能和小琪跳支舞。

我看著小琪:「這要看女士的意見了。」

小琪說道:「我很榮幸,吉姆。」

他挽著小琪走進舞池,我則站在酒吧前喝著酒,等小琪回來。

我看非小琪和吉姆跳舞,吉姆貼得小琪的身體很緊,而且他看小琪胸部的時間,比看她臉的次數還多,第二首曲子是首慢歌,吉姆將兩支手放在小琪的腰上,將她抱得更緊,小琪想要和他保持一點距離,但是吉姆一直用力地抱著,最後,小琪放棄抵抗,讓吉姆貼在自己的胸部上。

這首曲子結束,吉姆不情願地讓小琪離開。

小琪回到我的身旁,她的臉明顯地有點紅,我問她怎麼了,她告訴我在剛才跳舞時,她感覺到吉姆已經勃起了,舞跳到一半時,吉姆還用下體磨著她的小腹。

我說要去問吉姆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小琪立刻反對,我想她認為這是因為她的打扮太性感,才會讓吉姆這麼做。

話才剛說完,小琪正想喝口啤酒,但是大偉又走過來請她跳舞,小琪表示她想喝點啤酒後再去跳舞,但是大偉一幅不耐的樣子,所以小琪很快地喝了一口啤酒,又和大偉去跳舞了。

這一次的情況和剛才差不多,她回來的時候再一次的臉紅,她又喝了一點啤酒,她以前從來不喝酒,但是現在的她看起來顯然很開心。

小琪沒有太多的時間待在我身旁,因為我的朋友們一直輪流來請她跳舞,我注意到小琪開始越來越興奮了,這時,有一個學弟來和我談天,所以我暫時沒去注意小琪。

大約十分鐘後,我看到她正和一個我從來也沒看過的男人在跳舞,他應該是我的學弟,他的兩雙手放在小琪的臀部上,而且我還看到他用手捏著她的屁股,當然,小琪一定知道這個男的在幹什麼,不過我也注意到小琪也用她的下腹磨著那男人的大腿,這知道這是該適可而止的時候了。

我走過去輕拍那個男的肩膀,他回過頭來,但是手還是放在小琪的臀部。

「可以了吧!」我說

他的回答是:「走開!」

小琪低聲在那個男人的耳邊說了些話,那個男人聽完後,立刻放開小琪,退了下去。

我投入我美麗妻子的懷中,她緊緊地抱住我。

我說:「妳們兩個玩過有點過份哦。」

小琪笑著說:「這些人我讓好興奮,今晚我要榨乾你。」

我回答:「聽起來不錯。」

小琪繼續耳語道:「用你硬起來的弟弟磨我的身體。」

她這麼大膽的話嚇了我一跳,不過我的弟弟倒是聽話地站了起來,當我們的身體熱情地磨擦時,她的口中輕輕地呻吟,小琪已經興奮得要命,而我也是。

她說:「我們走吧,回旅館去。」

我回答:「我很想走,但是我們還得再去史坦家裡去。」

小琪又耳語道:「我不能再等了,今天一整天,每個男人的陰莖都對著我勃起,現在我需要一根插到我的身體裡,我還想要人親我的胸部。」

她這麼下流的話嚇了我一大跳,她從來沒說過這種話。

「我從來沒看過妳這麼饑渴。」我說

小琪回答:「妳還沒聽到他們對我說什麼呢。」

我看著她的臉,她的臉上一幅迷茫的表情。

我問道:「他們說了什麼?」

小琪有點沙啞地回答:「你知道的,他們想和我性交。」

我又問了一次,想再一次確定答案。

她說:「有一個人想舔我的陰戶,另一個人告訴我,她的肉棒有廿五公分。」

當她說了那個大肉棒時,她的身體有一點微微的顫抖。

她繼續說道:「剛才那個人要我去他的房間,如果你沒有過來的話,也許我就會跟他走了,我真的好想要。」

在我還沒回答之前,史坦過來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告訴我們,大家都要去他家了,小琪和我跟著他走了出去,上了車,往史坦的家出發,車上我們和吉姆、大偉聊著天氣、生活等一點瑣事。小琪現在看起來平靜多了。

我們是最後一組到達的人馬,已經到達的人,看來都期待小琪的出現,小琪現在再也不會不好意思了,她用她美麗的身體,走在我們前面。

當我們進了門坐下,史坦將我拉到一旁,說他的啤酒不夠了,問我是不是能出去買一點回來,我不經思索地答應了。

我走入夜色之中,上了車,開往一個半小時路程外的商店,忽然,我想起我不能讓小琪一個人留在那裡,我可不能讓我的朋友佔我老婆的便宜,於是我將車子掉了個頭,開回史坦家,我停好車,走進廚房的側門,聽到大廳中傳來的音樂,透過廚房的門縫看到大廳,小琪正在史坦的懷中跳著慢舞,我擔心的事發生了,所有的音樂都是史坦控制的,所有的音樂都是慢歌。

忽然,有人要進入廚房,我躲進旁邊的儲藏室中,這時我發現裡面放滿了啤酒,我這才了解,他們是有意讓我離開小琪的,而且我無意間聽到湯姆和吉姆在廚房的對話。

湯姆說:「你相信嗎?像小琪這麼美的女人居然會嫁給他。」

吉姆回答:「我也不相信,我不信他可以搞定這麼騷的女人。」

湯姆繼續說道:「史坦把他弄走了,我想那個女人在十分鐘之內就會想要搞了。」

吉姆說道:「我們現在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那個女人會忘了她老公的。」

湯姆問道:「剛才跳舞的時候,小琪有沒有用身體磨你?」

吉姆回答:「有!她先用她的胸部磨著我的胸,然後又偷偷捏我的弟弟,我差點當場就開始幹她了。」

我不敢相信我新婚的妻子居然騙了我,當我聽到吉姆說小琪偷摸他的下體時,我相信了,我現在擔心我的妻子會被他們輪姦。

他們走後,我走近門縫看著大廳。

小琪正用她的乳房磨著史坦的胸,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知道如果不阻止他們,湯姆和吉姆所說的事情將會發生。

這一切該到此為止了,但是我為什麼沒出去阻止?因為我又仔細地看了看小琪,她雖然還是和史坦跳著舞,但是已經不一樣了。

史坦將手伸進小琪的裙子下,而兩人正熱情地接吻,其它的九個人,正非常有興趣地看著他們兩個。

我發現此時我也已經硬了,難道我也喜歡小琪這麼做嗎?

我知道我再不阻止就太遲了。

不!已經太遲了,史坦已經開始用手摸著小琪的陰戶,而小琪似乎沒有反抗的跡象。

事實上,小琪還略略抬起一條腿,好讓史坦更方便地摸她的陰戶。

他們持續熱吻著,可以清楚地看見他們的舌頭在彼此口中熱烈地探索。

我看見小琪伸出手,輕輕摸著史坦褲襠凸起的部份。

這決定繼續待在這裡,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當音樂結束後,史坦把小琪炎到長沙發上,讓她坐下,他坐在小琪的身旁,他們兩人繼續接吻。

我知道接吻會讓小琪興奮起來。

吉姆坐在小琪的另一邊,他開始摸著小琪的乳房,這會讓小琪更興奮。

史坦的手摸著小琪修長的腿,而且愈來愈靠近小琪的陰戶,最後,史坦的手伸進了小琪的裙子中,摸著小琪的陰戶,而小琪開始顫抖。

他們兩人讓小琪混身熱得不得了,史坦停止了親吻,專心地摸著小琪的陰戶。

小琪看到有四支手摸著她的身體,她呻吟地問道:「比…比爾…什麼時候會回來~?」

吉姆回道:「放輕鬆,他才剛走而已。」

小琪繼續說道:「我需要他…」

吉姆問道:「為什麼?」

她回答:「我要他幹我…」

我為小琪的回答感到得意,她還是對我忠實的,雖然她讓這兩個男人摸她,但是還是只願讓我來幹,我本來認為該出來阻止一切了,但是我這時居然想看我的老婆被輪姦。

吉姆說道:「小美人,比爾才剛走,也許我可以幫妳。」

因為兩個男人的刺激,小琪持續抽搐著,臉上卻有我從未看過的熱情,她呼吸急迫地說:「你不可以幫我,我要我老公。」

史坦:「小寶貝,我們可以幫妳,為什麼我們不停止前戲,好好的來享受一些真正的性呢?」

小琪看著史坦說道:「我是個有夫之婦,我不可以對不起我的先生。」

她試著保持她的忠貞,但是在她身上遊移的手,慢慢地減少了她的決心。

史坦繼續道:「有什麼對不起的,比爾是我們的兄弟,兄弟們總是分享彼此的東西。」

我揉了揉眼睛。

小琪喘息著問:「真的嗎?」

吉姆回答:「沒錯!」

小琪將右手伸向正在摸著她陰核的史坦的手指,導引手指插進自己的陰道中,小琪立刻全身顫抖,有了第一次的高潮,看來,他們可以輪姦小琪了。

當小琪回復神志,她說:「我好想有個男人插進來,我不知道誰想要來,你們人太多了。」

吉姆說道:「記住,小寶貝,我們是和每個人一起分享的。」

小琪問道:「你是說,每個人都要來幹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身體不自主地顫抖著。

史坦回答:「我想現在的妳一定想要我們全部上。」

小琪呻吟著回答:「我想你說的對,那麼誰先來呢?」

史坦說道:「我想我們應該圍成一個圈子,把我們的陰莖都拿出來,妳在中間跳舞,最後,誰的傢伙最大,誰就可以先來幹妳。」

小琪喘息著回答:「好吧!」然後補充問道:「比爾怎麼辦呢?」

吉姆說道:「當他回來後,會和我們一起玩的。」

每個人都知道史坦的傢伙最大。

所有的人走向前,吉姆和史坦拿開他們的手,不同的是,史坦的手上沾滿了小琪的愛液。

小琪準備好了,她站了起來,走到大廳的中間,史坦則播放著重節奏的音樂。

小琪開始誘人地搖擺身體,看起來像是很有經驗的樣子。她的動作十分優美。

史坦站到她的後面,將手放在她的腰上,隨著小琪的搖動,慢慢地將手往上移,直到雙手握住了小琪的乳房,在所有人的面前,揉著小琪的乳房。

小琪輕輕地呻吟,將她的頭往後靠,靠在史坦的肩上,並且伸出舌頭,舔著史坦的舌。

她從來沒有這樣對我。

一分鐘後,史坦退到一旁坐下,並且很快地將他的陰莖從褲子中拉了出來,其它的人也跟著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