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宜蘭行

今年暑假,我姐和我都順利完成學業了,只不過我是從大學畢業,準備要念研究所;而我姐則是趕忙在七月底交出論文,總算搭上畢業的尾班車,拿到碩士學位。我家是開店做小生意的,平常我爸媽雖然忙進忙出,對我們姐弟倆的關心倒也不少。我姐前陣子為了趕論文把自己關在房間足不出戶,整天過著無天無地的生活,爸媽也都看在眼底。所以當八月初我們全家在飯店吃頓大餐,算是慶祝姐姐和我順利畢業時,爸媽便提議要我們自己去好好玩一玩,好抓住暑假的尾巴,尤其姐就要踏入職場,往後要放個長假除了被資遣,恐怕都難有機會了。

平常爸媽對我們管教還蠻嚴格的,除了班上團體行動外,和同學朋友出外旅行,他們總是會叨念再三,害的我和姐姐總不太敢跑得太遠,也少了許多和朋友一起出遊的機會。所以當我和姐姐聽到爸媽主動提議讓我們去玩,都高興得不得了。只不過依爸媽的個性,事情絕對沒那麼好康,果不其然,我爸馬上提出條件,說什麼因為他們要顧店走不開,不能跟我們去,所以我們不能跑太遠,只能當天來回……..我的天,聽到這我都快昏倒了,當天來回?乾脆叫我們去陽明山健行流個汗,再去淡水吹吹海風算了………咦?對了,天氣那麼熱,不如去海邊消暑吧!

「不行!農曆七月快到了,海邊太危險啦,而且你們兩個都是旱鴨子,不能讓你們去海邊……」老爸一聽我說要去海邊,馬上一口回絕,還囉哩八嗦一大堆!拜託!我和姐會成為旱鴨子,還不是你老是不放心讓我們去玩水呀………正想跟老爸頂回去時,一旁的老姐突然興奮的說:「不然去宜蘭童玩節玩吧!那裡可以玩水比較涼快,而且離台北也近,坐火車就能當天來回啦。更重要的是……那裡是設計給親子同樂的,應該夠安全了吧!?」老姐說完,還不忘對老爸嘟嘴瞪眼的。果然是我的好姐姐,知道我想去可以涼快的地方,還幫我回敬了老爸一句。

老爸這下無話可說了,我和姐也眨了眨眼,彼此臉上都帶著會心的一笑。我和姐從小感情就不錯,小時候爸媽忙著生意,常常都是姐姐扮小大人照顧我,舉凡吃飯、洗澡、上幼稚園、寫作業、玩遊戲,都是她帶著我,雖然她只大我兩歲。到了彼此進入青春期之後,我們開始意識到男女有別,雖然依舊吵吵鬧鬧的,但也不再像小時候那樣做出許多親密的舉動。直到剛才,聽到姐幫我解圍順便出口氣,小時候的那種感覺突然又回來了,好像……好像我們還是那時的親密戰友!接下來在餐桌上的那段時間,姐不時停下筷子不知在想什麼,可是看她不時又露出小時候那種天真的笑容,我想……我們應該都在回憶同一件事情吧!

得到爸媽的允許後,我和姐一回去就立刻上網找些童玩節的資訊,像是交通路線啦、門票啦,另外也找到一個討論自助旅行的論壇,裡頭還有網友推薦可租台機車到處跑,上哪玩都方便。當然,租車絕對是老爸所不許的,我和姐看到這不約而同相識一笑,彼此都心照不宣地把這個行程安排列入最高機密。接下來,我們興高采烈的討論出發時間、該帶的東西、要吃哪些小吃、除了冬山河還可以去哪些景點玩……真的就像回到了小時候,那段無憂無慮,充滿秘密、探險、刺激、驚喜的兩人世界…………………

由於非假日人應該會少一些,我們決定星期四一早就搭火車去羅東,玩到中午後把下午的時間空出來,再決定去哪玩。出了羅東火車站已是十點多了,走沒多遠果然找到網友推薦的利祥租車行,租好車跟老闆問了路,再照著車行給的地圖,沒多久我們就到了冬山河—宜蘭童玩節的場地。其實冬山河我和老姐以前就已分別跟各自的班級來玩過了,雖然這次是舊地重遊,可是我們倆還是挺興奮的。除了因為我們都沒來過童玩節外,這次是我和姐姐第一次「一起共遊」冬山河,應該也是主因之一吧!

雖然是非假日,但人潮之多還是有些超乎我們的想像(那些帶著小孩的家長難道都不用上班嗎?^_^),等了一會姐才排到更衣間。姐姐為了來玩,特別翻箱倒櫃把大學時代為了上游泳課買的連身泳衣給找了出來,而我則是嫌麻煩,再說我的泳褲因為都沒用早就不知塞哪去了,反正短褲T恤也沒多重,乾脆多帶一套衣服來換就行啦。姐換好後我們把衣物拿去寄物櫃放,短短的一段路我發現有許多目光都往姐身上飄來,這也難怪,姐大概是怕羞,在泳衣外又穿上米白色短熱褲,為了怕曬上身也套件白色的薄襯衫,只不過胸前沒扣扣子,還把長長的下擺在腰前綁了個結,看來既俏麗又多了些若隱若現的性感。而且姐的身材比例蠻標準的,雖然身高只有163公分,但長長的腿無形間也使她顯得更為高挑。

老姐似乎也發覺到眾人的目光,放好東西後她緊緊挽著我的手,興奮地把我拉向水池邊,我則因這突然的接觸而稍微愣住了。雖然我們姊弟感情不錯,不過自從青春期後,我和姐也不知是有意無意,都會盡量避免去碰觸對方的身體,尤其是敏感的部位,像胸、腰、臀部這些地方,免得彼此尷尬。而現在我的右手臂緊緊貼著姐的左胸,承受著柔軟的擠壓、垂下的手掌則正好貼著姐的腰部、彼此的臀部相互碰撞、大腿反覆摩擦……這些刺激一再挑逗著我的性神經,讓我一時反應不過來,既想慢下來好好體會這種滋味,又被姐拖著不得不快步前進,還得控制逐漸甦醒的小弟。姐也發現我怪怪的,轉頭問:「怎麼啦?走這麼慢。」

還不是被妳挑逗的……「沒有啦,反正時間多的是,我們一樣一樣慢慢玩也來得及呀。」

「呵呵,不好意思,我太興奮了。」姐回頭對我眨眼笑了笑。嗯?怎麼突然覺得這表情好可愛?……「弟,你看,前面那些男生都在用羨慕的眼神看你耶!有沒有覺得很驕傲啊?老姐我可是犧牲色相扮成你的女朋友,讓你有點面子呢!」

拜託!那些男人可是在覬覦妳的身體吧?而且,「我要這種面子幹嘛?真奇怪……」雖然心裡的確在暗爽,不過嘴巴上仍忍不住要裝酷一下。

「喔?老姐給你臉你還不屑啊?那算了算了,我們還是像姊弟一樣分開點好了。」說完姐把我的手放開,還往旁邊移開一步。「我說你啊,也該改改這副酷樣了,不然怎麼交得到女友呢?」

「我哪有酷啊?只不過是我愛的人不愛我,愛我的人我不愛罷了。」姐突然跟我保持距離,還真有點悵然所失的感覺……

「連女友都沒交過的人,少把愛掛在嘴邊嚷嚷好嗎?很噁心耶!」姐說完還像小時候我們鬥嘴一樣,轉頭對我吐個舌頭扮鬼臉,便往前跑走了。

「好啊!我就知道妳突然變這麼好一定沒安好心,擺明就是要挖苦我嘛!別跑!」我一邊喊一邊追上她。

接下來的時間,我和姐真的就像回到小時候的時光。我們先彼此扶持走在搖搖晃晃的「超高網路」—-用繩索編織成的高空吊橋上,從繩網中還可俯視底下忙著打水仗的大小朋友。其實那吊橋就像是張大網子橫跨在親水公園的水池上,一開始踩在上頭很難抓到重心,還有許多小朋友起乩似地翻來滾去,我和姐都差點跌倒。等到我們逐漸適應後,也開始學起那些小孩子惡作劇地搖動吊橋好害對方跌倒,可是這樣做,卻只讓我們的手牽的更緊。

由於走吊橋必須赤腳,所以我們把涼鞋留在上橋處。這下好了,下橋就沒鞋穿啦。

「哇!好燙!」姐一踏上地面的石子路,馬上把白嫩的腳ㄚ縮回來。

「沒關係啦,才一小段路,我們跑過去水池那就好了,還是妳要再走回去?」

「跑就跑,誰怕誰呀?」說完姐就衝出去了。呵,我看她其實是怕高吧。

我們兩個便一前一後、一邊喊燙一邊用滑稽的步伐跑去玩水的地方。一到了水池邊,我們馬上跳下去好消消暑。在我們面前的是「水迷宮」,高台上棋盤格排列的水柱隨著舞曲高高低低地跳著,裡頭已擠滿許多人。趁著水柱稍歇時我拉著姐爬上高台,此時水柱突然強力沖起,直接沖上姐的胸部,反彈的水花讓我眼睛一時睜不開,只能半瞇著眼看姐一面尖叫一面用手擋著水柱,說實話,那畫面還挺性感的。

姐被胸前的水柱嚇得往後退,兩腿股間又被後面的水柱直接命中,只見她兩手掩面不停尖叫著團團轉,只不過轉到哪都被水柱強力襲擊。這時我已看清水柱的排列位置,站在不會被水柱沖到的間格中,便把姐拉過來靠在我身上,推著她在水柱間穿來穿去。

好不容易從水柱中走出來,姐一邊抱怨吃了不少水,一邊歪著頭把頭髮上的水弄乾,身上的白襯衫早已透明,合身地貼在姐身上。泳衣外露出的乳房沾滿水珠,臉蛋則不知是否因為剛才身體的敏感帶被水柱前後夾擊,泛起些許迷人的桃紅色彩。姐的性感模樣讓我不禁看呆了,她看我楞在那便說:「怎麼?沒見過出水芙蓉啊?」說完還調皮的笑一下。

「妳少臭美了,我是看妳身後的美女。」我趕忙把目光從姐身上移開。其實當姐看著我的那一瞬間,我的心頭還真有股被電到的感覺。

姐這回沒再回嘴,只是休息一下後又拉著我爬上高台,尖笑著在水柱間鑽進鑽出。看來,她果然是體會到一些樂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