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的秘密

最近的襄陽城似乎有點風聲鶴唳,盛傳蒙古大軍又企圖捲土重來,他們的先頭部隊似先抵達襄陽不遠之處紮營,並且派遣探子混入城裡刺探軍情。城裡的?言很多,民眾皆道聽途說,拚命搶購糧食,油鹽等日用必需品。襄陽守城大將軍急忙向郭靖和黃蓉求救,請求解決燃眉之危的良方。此時,黃蓉懷胎五個月,平時平坦的小腹已微微鼓起,不過無損她的天姿國色,反而多了一份成熟,嬌媚誘人,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奪命風韻。「蓉兒,妳身懷六甲,大將軍那邊且讓我及丐幫兄弟等人去就行了,妳在家好好休養吧,免得動了胎氣,反而不美。」郭靖?柔地安撫愛妻,這傻小子人到中年也漸漸學會了如何哄哄妻子啦。「你們一切都要小心行事,同時,別忘了給我報個信。」黃蓉覺得夫婿的關心與體貼比甚麼都珍貴。自郭靖與丐幫眾兄弟離開郭府後,黃蓉百無聊賴地在書房翻閱一些典籍來消磨時間。此時,忽聞院子裡傳來一陣嘈雜聲,好像大武小武也參予其中。黃蓉拖著懶洋洋的嬌軀前往查看個究竟,豈料,還未踏出書房門口,突然有陣冷風襲至,黃蓉隨即退回書房,只見一個身形高大作書生打扮的青年闖了進來,還順手把房門上鎖,原來是蒙古王子霍都。「黃幫主,別來無恙吧?小王非常想念妳啊!」一臉邪笑的霍都色迷迷的瞪著千嬌百媚的黃蓉。體態撩人身穿薄紗的黃蓉強作鎮定,若在平時黃蓉的武功肯定比霍都高,但如今懷孕五個月,行動是大打折扣,而霍都又陰險詭詐、鬼計多端,今回非要打足十二分精神好好應付不可了。「你可知亂闖他人住宅是很不禮貌嗎?難道那就是蒙古人的禮節?」黃蓉從容不迫地嚴厲質問他。「黃幫主,想不到不見多月你比前更艷麗成熟,尤如熟透的葡萄一般誘人垂涎不已!」霍都完全不理會黃蓉的斥責,反而越看黃蓉越是心癢難搔,真不愧是當今武林第一美女,即使懷了孕和發怒當中,還是如此美艷撩人,仍然讓所有男人忍不住慾火沸騰,甘心為她舉槍致敬!

聰明絕頂、心思慎密的黃蓉、見到霍都一雙淫邪的眼睛一直在自己身上各處打轉,尤其那雙飽滿堅挺不墜的雪白玉乳、和突出的乳頭、雖隔著身上的薄紗仍隱然若現、相當誘人。她兩條修長、渾圓、彈力十足、線條優美悅目的美腿在薄紗覆蓋下顯得十分性感、熱力四射。還有她成熟美艷的俏臉、全身細膩光滑如羊脂般的冰肌玉膚、胴體裡散發開來的陣陣成熟女人體香、她嬌艷欲滴的紅唇吐出來的每個字、似乎都充滿著性挑逗…黃蓉雖然已婚,郭芙亦十來歲了,被霍都這般直接而又赤裸裸的眼光看到渾身發燙,呼吸有些急速,胸前那對誘人的玉乳更上下起伏跌宕不己,她不禁雙頰緋紅,向霍都嬌叱:「無恥野人、敢向本幫主如此無禮輕薄,簡直不識抬舉。接招吧!」話聲方落,立即使出黃藥師的落英掌向霍都身上攻去。霍都那敢怠慢,立即展開身形出招還擊,而且每招皆攻向黃蓉身上各敏感部位,如:乳房、臀部、陰戶、柳腰…等。同時,嘴巴更是毫不放過猛地大聲挑逗、淫褻色情說話講過不停:「啊,黃幫主,妳的玉乳可真彈力十足啊…唔,多誘人的美臀、又翹又渾圓…嗯,好修長的美腿…喔,黃幫主,妳性感的檀口噴出來的氣息…唔,好香唷!…」黃蓉滿臉紅潮但又不斷告誡著自己,千萬別中計動了胎氣,一面使出落英掌絕招來過速戰速決。只見她杏眼圓睜,嬌叱一聲:「著!」玉掌已伸到霍都胸前、正要吐氣發勁之際,突然見到霍都身上的長褲掉了下來,那根殺氣騰騰的大肉棒硬綁綁地翹起向著自己,黃蓉簡直被這景象嚇呆了,動作就因此停頓了幾秒鐘。正所謂高手過招、往往就因為這麼丁點時間的耽誤而改寫結果,今次也不例外。霍都似乎皆預估到有此結果,他一面迅速把自己的上衣脫去,一面用他赤裸強壯、胸毛滿佈的身體紮實地緊摟著黃蓉、並火速將她抱起緊靠壓向牆上。事情的發生如電光火石般快,當黃蓉稍為定過神來時,她性感誘人、嬌艷欲滴的紅唇正被霍都饑渴輾轉吸吮過不停,那種有異於郭靖的男人味濃濃地罩著她,還有他柔軟的胸毛隔著薄紗亦能刺激到她敏感的乳頭。雖然奮力掙扎,她全身簡直動彈不得,還來不及緊咬貝齒之際、霍都又濕又粗糙的舌頭已突圍伸進她口裡、全力追捕她香滑的丁香舌頭,而且很快與她的香舌糾纏一起。黃蓉口腔裡的香津玉露霍都饑渴地吸吮不休,如此般窒息式的擁吻、黃蓉有生以來尚屬首次遇到,她很快就氣息咻咻、嬌喘浪啼,乏力掙扎,小嘴不住發出盡是惹人性慾沸騰:「唔…..唔…..唔….唔……!」之嬌吟聲。

霍都緊摟著黃蓉那香噴噴柔若無骨的胴體,以雷迅不及耳之手法強吻她性感的紅唇,又成功突襲她口腔內,與她香舌糾纏不休,同時更嚐盡她口腔裡的玉津甘露…他知道黃蓉已逐漸失去抵抗能力,從她一雙雪白藕臂由輕輕搥打他,至停止、軟軟垂下、到輕輕攬著他腰間…他知道今次會成功地享受到這位武林第一美女的胴體,甚至可以用精液灌滿她百年難逢的美穴。想到這裡、霍都顯得異常興奮高亢,他的濕吻讓嬌艷誘人的黃蓉領會到甚麼叫狂熱的滋味。霍都遂趁她陷於迷惘時將她嬌嫩肉體抱到寬大的書桌上,當然他貪婪的嘴唇亦寸步未離開過黃蓉吐氣如蘭的小嘴。黃蓉實在喘不過氣來、拚命?擺皓首以擺脫他窒息式的濕吻,「唔唔……..唔唔……..」。當霍都鬆開她紅唇之後,隨即吻向她耳垂、細緻的粉頸,他更用舌頭舔她耳裡的洞洞,登時令黃蓉全身發軟,嬌喘連連。霍都嘴裡不住稱讚著:「唔唔….好香的粉頸…唔唔…..好滑的肌膚……」他的手隨即拉掉黃蓉身上的薄紗,高聳飽圓的雙峰把她絲緞般的小背兜撐得飽滿,霍都用牙齒鬆開了它。啊,兩顆圓潤、雪白、細膩、香噴噴、又堅挺的玉峰應聲彈出,霍都一時間呆住了,真是世上難得的極品!他的手有點兒抖顫的抓住其中之一,再用發熱的嘴唇吻住另外的淺紅色乳頭,他仔細品嚐,又用手輕揉、細捏、使之變形…用不同方式和力度去把玩黃蓉的一雙驕人玉乳,他甚至用舌頭在乳暈上打圈,用牙齒輕咬、慢磨她那突出變硬的乳頭、他甚至狂妄的吸吮著黃蓉那對飽脹和突出變硬的乳頭,陣陣乳香和乳液…

從來未嘗試過這樣子調情的黃蓉、一下子陷入情慾與道德上的煎熬當中,一方面她被吻被舔被輕咬得十分舒服,以致胯下蜜穴早已濕漉漉了;另一方面她深感對不起郭靖,除了自己丈夫外竟然讓第二個男人享受著自己的胴體,而且還蜜汁淫液流過不停呢。時間隨著彼此的喘息聲中分秒溜走,霍都並不滿足單單黃蓉雪白香滑的酥胸而已,當這對飽滿圓潤的乳房被吸吮到又挺脹又突出時(一對酥胸全沾滿了霍都的口水),他的手開始在黃蓉的胴體上四處遊走揉捏撫摸,它越過微鼓起的腹部,來到了那聖潔脹鼓鼓、被烏柔細長的毛髮覆蓋的陰戶上,黃蓉那兩片肥美嬌嫩又濕漉漉的花瓣一開一闔地顫動,和噴著熱氣;中間那條粉紅色的裂縫正滲出乳白色透明的蜜汁。他仔細地用中指伸入那水汪汪而粉紅色的裂縫,一陣子的輕刮攪弄,立即水花四濺沾滿了手指,他細心放入嘴裡品嚐,撲鼻的女人肉香竟帶著淡淡的甜味,原來黃藥師自少即讓黃蓉服用不少珍貴藥物,以致她擁有異於常人的體質和天姿國色的花容月貌。霍都目睹俏黃蓉的蜜穴如此美絕誘人,忍不住埋首在她兩腿之間伸出他粗大的舌頭輕刮帶舔去攪弄那兩片肥美的花瓣和充血變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洶湧而出的花蜜,黃蓉那乳白色透明的淫液弄得他滿臉滿嘴都是和也沾濕他臉上的毛髮。他同時又把手指伸進陰道裡去進進出出,有時則輕捏那突出的小肉芽…「啊…..你…….不能……碰…..那裡…..唔唔……..」黃蓉那裡經得起這般高超的性挑逗,已完全陷入情慾的深淵裡,甚麼丈夫、女兒、家庭、道德完全拋緒腦後,她粉嫩的肌膚呈淡紅色,曲線優美、柔若無骨的胴體正散發著如同春藥般誘人的體香。霍都見到黃蓉如此般嬌媚淫浪的美態,她身上誘人的肉香繞鼻而至,早讓他慾火焚身,胯下之大肉棒早已脹硬如鐵,於是,他二話不說,把黃蓉一雙粉雕玉琢的美腿分開,用紫紅色的大龜頭先輕刮與撞擊她粉紅色裂縫裂及那小肉芽若干下,蜜汁淫液如缺隄潮水般浸濕了他整根肉棒,俏臉酡紅的黃蓉輕輕低吟著:「不要….不要…..碰我那裡………啊…………」她話聲未完,霍都的大龜頭猛然破穴而進、一時水花四濺、肉棒突入層層嫩肉的包圍而直達花芯,頓時,他大部份肉棒即被圈圈嫩肉包圍吸啜和緊箍,還有一小截露在外面。他喘著氣,不敢稍作移動,因為從他肉棒傳遍全身的那種酥麻快感令他幾乎要射了精,好不容易逮到良機享受這位名聞武林的美女的嬌貴胴體,若就此棄甲曳兵可笑死全世界啦!

霍都連忙運氣丹田守穩精關,一面用嘴蓋上黃蓉那吐氣如蘭的檀口吸吮她口腔內的津液,也再度與她的丁香美舌糾纏著,兩人的呼吸聲也急速粗重起來。黃蓉嬌嫩的蜜穴被霍都的大肉棒塞得飽脹,本來黃蓉可以運功把蜜穴裂縫鎖窄,將他的肉棒拒於門外,但霍都的調情手法太過高明,也讓初嚐甜頭的黃蓉措手不及,以致大肉棒能順利插入一大截。此時,大龜頭不斷地輕刮擠壓著花芯,令美得夠艷麗的黃蓉酥酥麻麻至極點,美味可口的蜜汁淫水洶湧過不停,終於,這百年難得的美穴亦吞噬了霍都整根大肉棒。「啊…啊……….好長……….唔唔……..太深………了………..喔唔…….太重啦……….不要………啊啊………………」黃蓉忘形的浪叫聲太過銷魂蝕骨了,無形中也鼓勵霍都更賣力更拚命去幹。他聳動著臀部如狂風暴雨般挺進抽出,每次都掀動那兩片肥美的花瓣,也?出陣陣香噴噴的蜜汁,沾濕了兩個抖動而又吻合得天衣無?的性器官與毛髮。赤裸的黃蓉雪白誘人的胴體正蒙上層薄汗,如春藥般的體香似越來越濃郁,霍都幹得性起,正想把黃蓉翻轉過來趴在書桌上換過姿勢試試,突然有人在敲書房的門。「師母,妳?甚麼吧?我們方便進來嗎?」原來是大武小武在外面聽到似乎有男女交歡之呻吟聲傳出,故敲門問個明白。

即時,黃蓉從性慾的深淵中初醒過來,但她卻無可奈何、作不得主,又不想讓徒弟見到自己被姦淫的狼狽樣,只好清一清喉嚨嬌聲答道:「我很好,你們不用進來,我正在休息喇。唔唔………」原來霍都吃定黃蓉不敢講出真相,趁他們交談之際已將黃蓉翻了身趴在寬大的書桌上,分開她的玉腿,讓她雪白誘人、又渾圓?起的美臀抬起,再策動大肉棒沉重卻?緩的抽插著那粉紅色的美穴,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卜滋,卜滋,卜滋…」的兩性器官的撞擊聲、再次令黃蓉用手掩著檀口免得銷魂的叫床聲驚動了門外的大武小武。哈,霍都這回可樂透了,他不但用他的大肉棒繼續挑逗著黃蓉的情慾,還舉起她一條曲線優美的玉腿,用舌頭在黃蓉潔白細長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一路沿著直吻和舔舐上去。「嗚嗚…..唔唔………你…….放過………我吧……..啊啊…………癢死啦…………」美絕艷麗的黃蓉是最怕癢的,她忘形的扭著那冰肌玉膚般的胴體嬌呻浪吟不己。她這麼狂亂地抖動,更刺激霍都無窮無盡的性慾,他緊抓住黃蓉的雪臀,大肉棒抽插得更為落力「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之聲清脆俐落地響起。

這時,門外的敲門聲再次響起:「師母,妳真的?甚麼嗎?」黃蓉有氣無力地答道:「我真的?事,如果你們師傅回來叫他進來一下。」「好的,師母。」跟著,?步聲漸漸遠去了。霍都聽見了以為郭靖快要回來,趕忙將黃蓉仰?著,再把她那雙誘人的美腿圍在腰間,一面瘋狂不停抽插那百操不厭的美穴,一面吻住她誘人的香唇饑渴吸吮。「唔唔……我要昇天了……..啊啊……….嗚嗚……..」如哭泣又似歡樂的浪叫真的太銷魂了,霍都加快的撞擊著,瘋狂忘形的抽動著沾滿了淫液的大肉棒,大概有兩百多下吧,突然傳來黃蓉的一陣浪叫:「啊……要?了…………唔唔………..要昇天啦……….啊……………」好一聲長長的嬌啼,銷魂蝕骨的俏黃蓉一雙玉腿伸向天上,纖細粉白的玉趾蠕曲僵直,蜜穴裡的圈圈嫩肉不斷緊箍吸啜著大龜頭,一股熾熱滾燙的陰精狂噴而出,將大龜頭燙得異常舒服。霍都亦深知精關難守、低哼了幾聲,龜頭上的馬眼狂射出一波波熾熱精液,約三十秒長,即時灌滿了武林第一美嬌女黃蓉的子宮深處,黃蓉被這一波波熾熱精液燙得嬌軀亂?、惋囀嬌啼,似哭?泣、神情嬌艷媚淫。他隨即鼓起餘勇,再閃電猛地抽插百來下才停下來。此時的黃蓉正沉迷在性高潮的餘韻當中,胴體輕輕地抖著,俏臉上的神情嬌艷淫媚、盪氣迴旋,十分誘人。霍都不想立即抽出肉棒,因為他感覺到黃蓉的子宮正與他的肉棒一吸一吐的相輔相成,因此,雖然激烈地大戰過仍不覺疲累,他深深地迷戀上黃蓉了,他知道他會再回來享受這位武林第一美女那天使般的樣貌、和魔鬼般的胴體,即使精盡人亡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