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外傳

一個早晨,流川楓照往常一樣在附近的公園裡打球。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騎著腳踏車也正往公園的方向去,到了公園看到了流川楓,心裡覺得萬分高興,對!他就是陵南高中的仙道彰,當流川看到仙道時心中亦有同感。

兩個人什麼都不說就馬上比起賽來了,首先,是流川的單手上籃,仙道立即跳起阻撓,但還是被他給闖過,再來是仙道三分球,互相你來我往,一直接近中午時分兩人才停歇下來。

“才多久不見就變得如此利害,真不愧是流川!”仙道氣喘喘的說,流川依舊不語。

“都已經中午啦!肚子又開始餓了!流川要不要到我家一起吃飯?”仙道好心地問。

“好吧!對了!你不是有一本全是MichaelJordan的卡的收集本,順便去你家看一下好了。”流川興致勃勃地說。

流川和仙道就起身要去仙道家。

“請進!”仙道有禮貌的說,流川也不知被什麼絆倒便往前倒在仙道的胸前,流川碰到仙道厚實的胸膛感覺心跳加快,不知何時將嘴唇貼到了仙道唇上。

仙道嚇了一跳,但仙道似乎沒有反抗的意思,流川一邊吻著他的脖子一邊拉起仙道的上衣,衣服下竟是結實的肌肉,流川更加興奮地狂吻著仙道結實的胸膛。仙道也不干勢弱將彼此的衣褲脫去,兩個令人痴心的美男子赤裸地面對著,平時隱藏在心裡的欲望此時再也無法隱藏了,兩人將彼此的肉棒含口中,肉棒漸漸地在口中膨脹起來。

“我也想要!”一名不算高的男子淫蕩地說著,他就是和仙道是室友的三井壽,見三井赤裸著,陰莖高舉著,上下左右長滿了濃密的陰毛,甚至還有.胸毛!?流川和仙道看了之後便答應了。

流川由仙道的背後攻擊,由於第一次,兩人似乎帶著痛苦的表情,三井吸吮著仙道忿怒已久的鋼棒,一直吸吮著,仙道再也忍不住了,將他又稠又濃腥且是一生中第一次射的精液射在貪婪的嘴裡。

之後流川也射了,但他們並不為此感到滿足,他們開始變換體位,三井騎在流川身上,仙道又騎在三井身上。

“啊!再多來一點!””再插進去一點!””我忍不住了!”的淫蕩聲此起彼落,令人聽了都會勃起。

一直到了三點才停止了下來,這時大家都不餓了,因為早已飽餐一頓〝精液大餐〞,流川和三井依偎在仙道的胸膛上安祥地睡著。

花道撫摸著晴子那豐滿的胸,並用舌尖舔著乳暈。

“嗯. . . . .嗯. . ..別逗我了!我的洞洞等不及了”晴子渴望地說著,並將自己和花道的內褲脫去。

晴子露出了雪白的肌膚,被撫摸的乳暈已經硬得不像話了。

花道繼續往下舔,很快地到了晴子的騷穴。四周長滿了陰毛,濃密的陰毛裡微微地露出花瓣”不易到手的晴子,我一定要好好享受”花道心中異常興奮地想。

為什麼花道會搭上晴子呢?【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今天是星期日花道和晴子約好要一起去遊樂園玩,當花道到時有幾個小混混纏著晴子。

“喂!你們想幹嘛!”花道忿怒不平地說。

“沒什麼!只是想和你的小妞打個砲而已!”小嘍囉色瞇瞇地說。

花道聽了心中很不高興,一拳便揍過去了,被打的小嘍囉們一踴而上,將花道打的不支倒地。

晴子只好將花道帶回自己租的房子裡,將花道安置在床上,並將花道的衣物脫去,只剩一條內褲,將衣服拿去洗衣機洗,回到房間時便開始換衣服。

等到將胸罩脫去時,後面突然有一雙結實的手抱住了晴子的腰,晴子嚇了一跳說”你要做什麼?”

“我一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我是多麼想和你做一次愛,每一次我想到這裡我就會在暗中哭泣,讓我們一起達到高潮,好嗎?”花道認真地說著。

“好….吧!”晴子羞澀地說。

花道用他的舌尖在晴子的花瓣間進進出出,晴子淫蕩地叫著,只見從花瓣間流出的愛液源源不斷,花道再也忍不住了,將晴子雪白的大腿張開,使陰部完全暴露出來,將忿怒的陰莖一舉進入晴子的秘密花園。

“噗嗤”愛液又再度湧出,花道不斷地在晴子體內抽插著,並一面吸吮著傲人的乳房,相交處極為誘人,即使是花道再忍耐也是忍不住將精液射在體內。

射精後的花道並沒有萎縮,反而更勇猛,兩人結束時花道竟已射了七次。兩人躺在床上,身體依舊結合著睡去。

星期一的下午,湘北籃球隊依舊戰戰兢兢地練習著。

“流川、三井、櫻木你們到底在做什麼!”隊長赤木大吼著。

三個人無時不想著昨日的激情,在陵南的仙道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