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叔母

楔子

「一彥哥,我可以進來嗎?」

「不行,我正在換衣服。」一彥因為去拜訪顧客而感到疲累,一面解開領帶一面用很不耐煩的口吻回答。

(老爸把我看成下人,拚命地用……)一彥是藉春假的機會回到家裡,早晨想睡懶叫時被叫醒,整天陪著父親到各地的客戶收款。

一彥的父親在家鄉是著名的「白井屋」酒,因為有二百年的歷史,尤其制造的米酒特別出名,銷到東京和大阪。一彥有必須要繼承家業的命運,明年畢業後一定要回到「白井屋」工作。

正在換T恤和牛仔褲時房門開了,「嘿嘿嘿,我看到哥哥的屁股了。」由香推開房門走進來,聽他說話的口氣好像很興奮。穿高領洋裝,今年十七歲,長長的睫毛和大眼睛,會讓人聯想到最出名的偶像歌星,平時一副神聖不可侵犯的表情,可是在一彥的面前就變成開朗的俏皮女孩。

「真拿你沒有辦法,有甚麼事就快說吧!」

「可是要先答應,我說甚麼你都不能生氣。」

「答應這還不簡單嗎?」

由香是從小就喜歡說一些悄悄話,不過今天好像特別認真的樣子。(她雙手放在背後,好像在隱藏甚麼東西。)

一彥發現她身上的洋裝布料非常薄,她的身材已經完全是成熟的女人,過去都沒有注意到的乳房已經變得這麼豐滿。(只是短時間不見,已經變得這麼性感了……)有使人感到訝異的新鮮感,他的事現自然落在大腿根上。

由香好像看出一彥的心意,故意把坐在椅子上的雙腳前後搖動︰「你答應絕對不生氣了嗎?」由香把藏在背後的東西突然送到一彥的面前︰「這是在哥哥的床上找到的。」

「你……那個……」

「原來哥哥偷偷地看這種壞書。」

「還不快還給我?」

「不要。」由香把拿在手裡的色情雜誌翻開看。

「可惡!」一彥從由香手裡把色情雜誌搶過去,捲成圓筒在由香腦袋上敲一下。

「好痛喔,說好你不生氣的。哥哥是虐待狂,我看哪,不能告訴你了。」

「還是快說出來吧。」

「嗯……」由香好像要討好一彥,抬頭說出驚人的話語︰「前天晚上,我看到媽媽手淫了。」

「甚麼?」

「其實,爸爸已經去世八年了,沒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吧?」由香輕輕地笑︰「媽媽還全身捆綁繩子,把自己弄成毛毛蟲的樣子,還有茄子或黃瓜……」

一彥如同頭頂被敲了一鐵錘般,自己都感覺出臉色灰白,那個充滿高雅氣質的夫人,竟然有這樣的性癖。一彥在腦海裡做種種妄想,露出狂人般的眼神。

「哦……是這樣嗎?」一彥突然清醒過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為掩飾難為情露出苦笑。

「哥哥,你是不是把媽媽過份美化了呢?」由香的話好像錐子刺進一彥的心裡。

「再怎麼說也是你自己的媽媽……你今天好像有問題。」一彥掩飾自己心裡的動搖,好像煩躁地吸一口煙。

由香的母親就是一彥的嬸嬸敦子,在八年前丈夫去世後,由她管理白井家的財產,現在把這一切交給表兄和表嫂,和女兒由香住在廂房寂寞地生活。另一方面,一彥一直仰慕年輕就成為寡婦的嬸嬸,長久以來對一彥而言,嬸嬸有如聖母的肖像是絕對不可淫蔑的高貴存在,因此由香說的為性慾煩惱的嬸嬸的姿態,以強大的衝擊力破壞他心裡的形象。

「哥!」一彥突然從沉思中醒來,煙蒂幾乎燒到了手指,「一定是在想媽媽吧?」由香離開書桌靠在一彥的背上,用撒嬌的口吻說︰「哥哥……就去把媽媽干了吧!」

「由香……你……」一彥剎那間用緊張的表情看緊貼在自己背後的由香。

「你不說我也知道,哥哥看媽媽的眼神不是普通的。」由香嘴裡發出笑聲︰「實際上是很高興的吧?知道嫻熟的未亡人,揭開一層皮原來只是普通的人,而且還是最理想的被虐待狂,是最適合哥哥的對象吧?」

由香在無言以對的一彥身邊走一圈,還像情人一樣地把自己投入在一彥的懷裡。(果然是喜歡媽媽,可是我……也喜歡哥哥。)由香輕輕閉上眼睛,向一彥伸出朱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