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荒淫日記

1

「唉呀..去啦!短髮的給你啦,我要長髮的喲。」

一個泡沫紅茶店里的一個位子上,有兩個年輕人,約略17-8歲,帶眼鏡的一位暗地里指著一桌女生,像做賊的一樣跟同伴說話。

「高木,去啦,你從不接觸女生ㄝ,虧你家里還有姐妹,干嘛!你同性戀呀?」眼鏡仔嘻皮笑臉的說著。

這名叫高木的男孩,容貌清秀,但似乎很怕女生。

「死藤田,我….你又不是不認識我,你..同班5年是假的呀….要去你自己去….我…我…我不要。」

藤田嘆口氣說:「唉…真不知道你是什麼病,從小就有女生向你示愛,但你好像見鬼似的,躲的遠遠的,算了,時候不早了,走吧。」

兩人走出紅茶店。

「高木,聽說你姐……」

「不對,是乾姐!」高木糾正道。

「唉呀..有什麼差別嘛,你媽當年去世後,你爸不是取了後母呀,她不帶了兩姐妹來,你還不當她們是親姐妹呀。」

「….要你管。」

藤田說:「好啦!ㄟ,聽說你乾姐妹都長得不錯喔,有空帶來我看看,呵…..」

高木說:「看你的頭啦,不理你了,我到家了,快滾吧你。」

藤田說:「呵~好吧..再見喔~暑假好好過呀。」

「知道啦,滾啦!掰掰。」

遠看著藤田離去,高木面對著自己的家,喃喃自語的說:「我真的不想回來呀。」

進門後。

「我回來啦。」

「喔..高木,回來啦,你休息一下,等會兒就可以吃飯啦。」

從廚房跑出一名女子,年齡31,但從她的表面看來,似乎更加年輕。高木頓時露出厭惡的表情,但一閃急逝,含糊的回一句:「喔。」

女子叫宮子,是高木的後母,她有兩個女兒,一個19歲,一個13歲,因為高木的爸爸是做航空的,所以在喪妻後遇到離婚的宮子,兩人進入熱戀,不久就結婚了, 她雖帶了兩個女兒,但高木爸爸依然當是親生的照顧。

宮子說:「高木,你們開始放暑假啦。」

高木道:「嗯。」

宮子道:「可惜你爸這几個月要飛來飛去,本來他想要帶全家去玩的,真可惜。」

高木冷默的沒回應,獨自走回房內,宮子似也習慣他這樣的冷漠,回到廚房繼續做完工作。【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夜里,餐桌只坐了兩個人,宮子及高木。

宮子說:「高木,玲子說要去露營,所以一兩個禮拜才會回來,而睛之說要去外婆家,所以只剩我們啦。」

高木依就是一聲:「嗯」

飯畢,高木看著電視,宮子洗澡完出來,只圍一條圍巾,31 歲的她,一點都沒有老的樣子,三圍 35,24,34。她走過高木,坐在高木的斜對角,看著電視吹頭髮,高木似乎看到沒穿內褲的下 ,高木心中不愿在看,轉身跑去睡了。

不知睡多久,高木忽感口渴,便走出房門,因高木的房間在最里面,往外走時會經過全家的房間,在接近父母房間時,聽到了細微的聲音,他好奇的傾聽,原來是宮子的聲音。

他湊到門縫看,此時宮子全身赤裸的站在鏡子前,身上唯一的遮避物是一條條綁著的繩子,兩個乳房被擠得成37,只見宮子一手撐到鏡子,另一手正撫慰著突出的陰核。

「ㄚ..ㄚ….申之「高木之父」…沒有你…我好…..寂寞… 喔…… 阿……..喔..申之….我一定會….做好 …….高木….的….ㄚㄚ…….母親的….喔…」

宮子的呼吸越來越急迫,她咬著她的乳頭,盡可能的不發出聲音。

「ㄨ…… 嗯…..」

不知什麼時候,宮子陰部已經塞進一根茄子,晶瑩剔透的淫水已隨著茄子滑落到地面。

「嗯….ㄛ…..不行….嗯……ㄚ….」

一陣酸麻,陰道一收縮,茄子順勢滑了出來,而淫水也不斷涌出,不少噴到鏡子上,宮子顫抖著跪下,將地板及鏡子的淫水,一一舔得乾乾淨淨。

高木看在眼里,回到房間,從枕頭下拿出一張跟媽媽拍的照片,說:「媽,那個淫蕩的女人不配當我媽,我會羞辱她的,媽,她的兩個賤女兒我也會教訓的,媽….」

說完後,露出淺淺的微笑,抱著照片入眠了。

2

一早,高木不想呆在家里,因此跑回學校打球,中午去看電影,但他心不在焉,那部片因為很爛,所以院內小貓兩三只。後三座有一對情侶,大概是賓館太貴,因而來戲院玩。

男的道:「呵……讓我看看你的小洞洞….喔…好….用舌頭吸….對…ㄚ….要…出…..來啦….」

一會兒,只聽見微弱的呻吟聲:「ㄚ….ㄚ….好….喔….好丟臉…..好..羞恥…呀…..嗯….ㄛ…….」

高木聽到後,腦袋頓時亮起來。

「對喔,我要讓她羞恥,我要這賤女人在我面前做不了人。」

未等散場,高木先跑了出去。

宮子在家整理房子。

「哼..哼唧唧..啦..啦..」

輕快的哼著音調,打掃到自己房間時,忽見鏡子上竟還留著昨夜的淫水,宮子一笑,用手指將乾掉的淫水搓下來。

她關掉吸塵器,躺在床上休息,也回想起當年的痛苦,和遇見申之後的快樂日子,當年因不小心懷孕,只好早早結婚,放棄了學業,但前夫結婚後天天打她,用各種方式凌虐她,但因顧慮到大女兒玲子,所以把這段不健全的婚姻持續下去,等到二女兒也誕生後,認為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於是便離婚。

想到此處,雖然感覺是解脫了,但生理上卻無法改變,她打開抽屜,拿出一個盒子,呼吸變得急促,緩緩打開盒子,里頭裝的是鞭子..繩子..括陰器和一些不認識的東西。

看到這些東西,宮子心又蕩了起來:「ㄚ…我怎麼又想要了,我要做申之的好老婆,孩子的好媽媽,我不能再沉淪了。」

手不自覺的摸到下體。

「ㄚ……已經濕淋淋了….我真是的..」

下定決心要改。

「先沖個水冷卻吧….算了…玩玩最後一次吧。」

思考著時,看到吸塵器。

「嗯…..沒用過……試試看…..」

開始脫光衣服,宮子拿出潤滑油涂抹全身,將假陽具塞入肛門。

「 ㄚ……ㄚ……好… 久沒….用了…喔….好嗯…嗯…好…..」

打開機器。

「滋……」

宮子緩緩將吸塵器的管子對著陰道口。

「ㄡ….喔…….好像要吸….光….我卵子….喔….嗯 ….喔……….」

管子越伸越進去,宮子的高潮也不斷升高。

「喔……從沒…..ㄚㄚ……的感覺……喔…….好……爽……喔喔喔……」

雙手也不閑著,搓揉著 35D 的大胸部,淫液不斷從體內流到管內,宮子生殖器不停的收縮。

「ㄚㄚ…….快不…….行…..喔…….太…..多….喔….吸太……多….ㄚㄚㄚ…..快 光…啦…..ㄚㄚㄚ……」

宮子掙扎的想要關掉,但全身麻麻的,無法起來。

「ㄚ….怎麼…ㄚ….辦……快虛….ㄛㄛㄛ….脫….我…..ㄚ…..ㄚ!!!!!!!!!!!」

忽然,宮子的發浪聲,變成驚訝、害怕、羞恥的聲音,此時吸塵器也被關掉,宮子花容失色的站起來,雙手不知要擋住哪里,管子隨著站起而滑落,但肛門的收縮,使得假陽具完全深入里面。只吊著一條電線到外面的控制器,羞恥心使得宮子完全不敢把頭抬起來。

「高….木….你是….什麼時候….來的…..」

高木冷笑:「宮子阿姨..不…我應該叫你媽媽吧..哈…….我媽媽好淫蕩呀…哈……」

宮子苦苦哀求:「高….木….我…..會改的….我…….我…….」

高木冷笑:「改?呵呵呵….不用啦,我只要跟我爸說….」

宮子尖叫:「不…不要….我求你不要…..嗚….」

高木呵呵一笑:「嗯…可以呀….但是….」

宮子急忙說:「我什麼都愿意做,只要你別說出去…..」

高木脫下褲子,露出青筋暴滿的陰莖:「好…過來。」

宮子臉紅:「我是….你媽….ㄝ……我不能….」

高木眉頭一皺,凶猛的抓住宮子胸部,一把拖到自己面前,并重重的摔在地上。

「ㄚ…..ㄚ!!!!痛呀……!」

宮子倒在地上哭泣著。

高木狠狠的說:「你!吸不吸。」

不管愿不愿意,高木抓住宮子的頭,將陰莖硬生生的塞進宮子嘴里,宮子不斷掙扎,但宮子好久沒碰過男人,這時有東西塞入嘴里,頓時間忘掉身份地位,細心的舔著四周的每一條青筋和血管,宮子也近瘋狂狀態,吸吻著兒子的陽根。

高木:「嗯….好…..對對….深深一點…」

說完跟著慢慢向後移動,宮子像條狗的咬住肉棒,一點也不想失去它。

高木笑道:「對…..呵…….跟我來吧。」

宮子睜眼一看,「哇!」的一聲,向後跌了几步。

原來高木將她帶到大門口,大門開著,正對著大馬路,宮子想起自己一絲不挂,肛門內還有在震動的玩具,馬路上人來人往,彷佛沒看到似的。

高木收起陽具,淫笑著說:「出來吧。」

宮子慌了說:「我…..還沒…穿衣服ㄝ」

高木不答話,一把拉她出來,此時路上人煙稀少,宮子擋著隱私部位,哀求道:「高木…..放了媽吧,……我們近去呀…..我….好羞恥…好….」

高木像是勝利般狂笑,引起不少人往這看:「哈…. 好…..但你都要聽我的喔。」

宮子被看得臉色發燙,但淫水卻流得更多:「好…我答應……快讓我…….進去….」

3

高木一放手,宮子如獲大赦般的跑往室內,碰的一聲趕緊把門關上,全身因羞愧而直冒汗。

宮子急忙把還在肛門內震動的玩具取出,發現涂在身上的潤滑油還在,連忙跑到浴室沖洗。

「ㄚ….怎麼辦….高木看到我那淫穢的樣子….我怎麼辦…我意怎麼面對….嗯….喔……」

清洗到私處時,一陣莫名的快感浮涌上來。

「喔….嗯….喔…..我不…能這樣…….」

撫摸了几下陰核後,理志總算把性欲壓制, 清洗完畢,趕緊穿上內衣褲,外頭也穿件家用服,凹凸有云的身材,使得宮子有一絲絲的自豪,打開房門,高木坐著看電試,宮子不知如何是好。

高木打破沉默:「過來,坐在我前面。」

宮子緩緩的移到高木前方至站著不動。

高木再說:「坐下呀。」

宮子聽話的坐在地板上,高木一轉台,畫面變成 A 片,里頭三個女主角互相性交,一時「嚶嚶燕燕」之聲,聽得宮子心里又麻痒痒的,宮子的腦袋空空,不知要怎樣面對這個見過自己淫亂的半個兒子。

看一會 A 片,兩人還未發一語,高木坐正身子,從旁邊的一個袋子中,掏出一樣東西,宮子臉色大變。

高木自顧說著:「這是我去買的繩子,呵…這東西好的很呀。」

斜眼看著宮子,宮子臉色又紅又青。

高木:「把衣脫掉,我已經幫你買一件你的衣服了。」

說著又拿出一件 SM 的衣服。

宮子顫抖的說:「高木…..我以後不會做了….你放了我…..好嗎?…..」

高木嘻嘻哈哈笑著:「你不怕我跟爸說嗎?呵…..聽話,照著做我就不會說。」

宮子無奈的站起來,一件件衣服脫去,只剩下內衣褲,這是她做後的防線。

高木冷俊的說:「通通脫光,在我的面前。」

宮子赧羞道:「高木…我…」

高木不聽解釋,猛然站起,將宮子一把推向沙發。

宮子慌忙的掙扎:「不..要這樣…我是你媽…不要…ㄚ..」

話沒說完,全身已經被巴的光溜溜的,高木拿著被拉扯斷的胸罩在宮子眼前直晃著。

「喔…..好大的 Size,我的好媽媽,你的多大呀?」

宮子忙著用手遮蔽住私處:「高木…我…..」

高木:「喔…..差不多是 D 吧,應該沒給你買錯,穿上。」說罷便拿那件 SM 服丟在宮子身上。

宮子羞赧:「高木,..別這樣….我….我…我們是母子呀…你這樣不….對…的…你想想..你爸爸….」

高木臉色緩和下來,但莫然間又笑了起來:「對…我爸爸,呵….我爸爸…你若不想讓他知道..嗯..還是讓你的兩個女兒知道你在做什麼,呵…..讓她們知道有一個淫穢的母親,呵….你說呢?」

宮子滿臉驚慌說:「好…我穿….但請你別…跟他們說…好嗎…??」

高木:「那可不一定喔….要看你的表現。」

宮子站起身來,將那件羞恥的衣服穿上,但她兩顆聳立的乳房,緊緊的撐起衣服,而最突出的是兩粒乳頭,衣服稍微小了點,但也將宮子的傲人身材豪不保留的釋放出來。而這衣服最特別的地方,是在下體那有兩根狀似肉棒的東西,一前一後,宮子穿得下體又開始淫水直流,當衣服穿好後,兩根肉棒也進入了宮子的陰戶及屁眼。

宮子兩腳酸麻的站不穩,坐下又因擠弄到肉棒。

「 ㄚ…高……這是什麼…衣….ㄚㄚ…..好….特…..別….喔….」

高木微笑道:「這是為你這種淫蕩的女人而設計的呀,起來吧,我肚子餓了,我要吃飯,去煮吧。」

宮子依言抖著雙腿站起來要煮飯,她想將衣服脫下,高木立即制止:「我的好媽媽,你就穿這樣去煮吧。」

宮子喘噓噓的說:「高 …ㄚ…木…我沒辦法…站….呀…ㄚ…..」

高木臉又沉下的說:「你不聽話嗎?」

宮子心寒,只好硬撐著身體去煮飯,走個兩、三步,胯下的互動磨擦,更使得兩根肉棒活動力十足。

宮子彎下腰歇息。

「ㄚ…..呼….呼….好….奇怪….的感覺…喔….」

此時宮子雪白的屁股附近滴下不少淫液。

「ㄚ….高木在後面看….我….這麼….ㄛ….濕….我真的…..」

不敢多想,奮力繼續走去廚房。

高木從後面看得一清二楚:「哼…賤女人。」

這一頓飯可能是宮子最難煮的一頓,努力了兩個多小時,一頓飯煮好了,但宮子感到下體也已經快要流乾了。

「高木…..來吃吧….我做…好了…..」

宮子臉色紅潤,氣息不穩,像是跑了三萬公尺回來,全身是汗。

高木開始吃起來,臉色一變:「什麼呀,不夠咸,去弄咸一點。」

宮子依言拿了菜要加鹽巴。

「等一下,我不要鹽巴。」

宮子一聽愣住了,不加鹽巴加什麼?

「我要你的淫水澆上去,在這用。」

宮子臉色慘白:「高木…..這….」

高木不容許任何答辨,一眼瞪過去,宮子皺起眉頭,將菜放到地上,敦下將下體對准菜,用手觸碰著私處,兩根肉棒再度飛舞起來。

「ㄚ….ㄚ….好….ㄚ….」

私處像是飲水機似的,將水不斷噴出。

「ㄚ…ㄚ….別看…好丟…臉…」

高木站起來說:「吃飽啦,你去洗個澡,洗完來找我。」

宮子無言的點點頭。

4

回到房內浴室,宮子再也忍不住的扑倒在地,雖然衣服已經脫了,但下體的感覺還是不斷的存在著。

「……怎麼辦…我就這樣背叛申之,但….高木看得我好舒服…好想再要有這種感覺…但是他是我兒子…我….好吧…他要我做什麼變態的動作我都做,只要守住最後一道關卡,不讓他進入就可以了。」

主意想定,便開始清洗。

洗得差不多時,浴室門打開,宮子驚嚇的拿起浴巾擋住自己。

「ㄚ….是高木……怎…麼啦。」

高木:「洗完了吧。」

宮子:「是的….」

高木:「出來。」

宮子:「現…在」

高木淫笑的說:「對,以後只有你我在家時,不要穿衣服,而我會給你東西穿的,現在我們出去走走。」

宮子:「ㄚ….等我…一下穿衣服。」

高木:「不用啦!」

宮子又呆了:「不會要我裸體吧….」

高木:「我有一件大衣,你拿去穿。」

從身後把大衣拿出。

「還有….」一手又拿出一根按摩棒:「我要你將這插進去,然後不准穿任何內衣褲,只有這件大衣。」

宮子訝然:「喔 …..好…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