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老師

我是一間女子中學的教師,這次,和一群女學生來宿營,同行的還有愛美,麗莎,蘭秋,柯莉和她的妹妹雯雯。

雯雯今年才十四,其他女孩子就十六到十七左右,本來我們都應該很快樂才是,可惜早兩天考試的時候,我捉到那些女孩子作弊我說過放完寒假之後就會處置她們,所以現在人人都沒心情囉!

到目的地之後,我們輕易地去到我們預先訂好的渡假屋,屋子有兩層,四間房,我是唯一的男人,當然是我自己住一間啦,愛美就和麗莎住一間,柯莉和雯雯一間,剩下一間就是蘭秋自已住。

我們放好行李之後,就去村口一間士多吃東西,吃完後,柯莉就提議去沙灘釣魚,蘭秋贊成,於是三個小妹妹就去買釣魚工具,我和愛美及麗莎則回去休息。

我進房坐下還不到一分鐘,愛美和麗莎就進來,她們坐在我的床上面,愛美說她們不想考試作弊事給家裡人知道,如果我不追究的話,就隨便我想把她們怎樣都可以。

我都猜到她們的意思,但是我有心留難她們,故意說我不明白她們說什麼。

愛美好像有些不高興的望了我一眼,麗莎則十分不好意思的看著自己的腳。

這時候的愛美穿著一條連身長裙,腳上穿著一雙涼鞋,愛美的腳指較短,圓圓胖胖的很可愛。

麗莎穿著一件背心和一條很鬆的短褲,麗莎的胸部似乎很豐滿,腳上穿著一雙小花襪,從外形看來,我猜她的腳指會比較修長,不再是小女孩胖胖那種,而是給人一種成熟、性感的感覺。

愛美突然站了起來,一言不發的伸手到背後,當她把雙手再放回身前時,那件連身裙就被褪落地上了,她內裡竟然是真空的。

愛美的皮膚很白,乳房不是很大,大約33吋左右吧,乳頭是小小的兩點粉紅色,下陰部分也不是脹滿的那種,陰毛不多,可以看到那條微帶粉紅色的小溪。

她震震抖抖的向我走過來,這時我可以百份百肯定她還是處女,我可以嗅到她微微的香皂味,心想:真好,居然洗了澡才來。

當時我是坐在椅上的,愛美一步一步的來到我面前,然後口震震地說:“你要怎麼玩我們都可以,我們都還是處女,不過你放心,我們己經服食安全丸,不會出事。”

她說完之後,便捉起我一隻手,然後放到她左乳上面。

我輕輕地揉搓著她的乳房,感到她的呼吸越來越急越重,我把頭傾前,然後張口把她一顆乳頭含入口中。

我用牙齒輕輕地去磨她的小葡萄,她全身震了起來。

我往上瞟了她一眼,見到她正半合起雙眼,不知是享受還是痛苦的表情,正好刺激起我的性慾,我於是改為用舌尖去舐,又不時用吸吮的方法。

我決定要挑起她的情慾,而且床上面還有一個麗莎,如果令到愛美痛苦的話,再玩麗莎時就會沒有味道了。

這時愛美已經進入狀態,除了身體不停的抖動,口中還不住呻吟:“啊…老師…不要呀…大力些啜我啦是啦…是啦…啜我的奶頭啦!”

我知道差不多了,於是我的手就越摸越低,最後停在她的屁股上面。

我用左手留在她屁股上搓,右手則回到前面來,我先在她的大腿上來回輕撫,接著就把手指往她那兩腿間盡頭的小溪上摸去。

我用手指把她的陰毛撥到兩旁,接著就在她的陰唇上來回輕磨,我發覺她已經很濕了,她全身發抖,已作出反應,於是放棄了她的乳房,把口不停的越舐越低,到達她的小溪時,就伸出舌頭去舐她的那條裂縫。

可能是剛洗完澡吧!她的淫水很淡,帶有一股微甜的香味,我不斷用舌尖去挑逗她的外陰部,又用手指分開她的陰唇,好讓我吸吮她的淫水,甚至把舌頭伸入她的外陰道處打圈。

這時,她己經舒服得欲仙欲死,雙手玩著自己的乳房,囗中不知呻吟著什麼。

愛美初經人事,又怎能經得起這樣的刺激呢!我知道她就快高潮,於是改為專攻她那顆小小的陰核,先用舌尖挑起那小豆豆,再用吸吮的方法一吸一放。

她大聲叫了起來:“不行啦…呀…呀…死啦…我要死啦…”

接著全身打了一個大冷震,在陰道口卻噴出了一大把淫水,噴了我一臉一嘴,她完全是倚著我才不至跌倒。

我把還未回過神來的愛美摟著在我大腿上坐好,然後低下頭去吻她,我把舌頭伸入她口中和她的香舌交纏在一起,吻了一會,我問她:“怎樣?自己的淫水好味道嗎?”

她立即低下頭說:“好壞呀!你整了人家,還要笑人。”

我問她剛才爽不爽,她點了一點頭,我擁著她赤裸的身體,手又在把的粉腿上來回撫摸,底下的小弟弟早已興奮不己。

這時我向麗莎望去,見到她又怕又好奇的樣子,於是我抱著愛美站起來,向床邊走去,我先把愛美放在床上,而自已就靠著牆坐到她倆中間。

我叫愛美給我把褲子脫下來,我的小弟弟立即起立敬禮,她們望著我八吋多長的大陽具,又怕又好奇,我便叫愛美好像吮雪條那般去吮我的小弟弟,愛美開始並不愿意,但我說我剛才已經先給她舐了,她才無奈的點了點頭。

她用手套著我的陽具,然後低下頭把我陽具的前端含入口中,她還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轉,我舒服得不得了,差點就在她口中射了出來。

這時我把麗莎拉過來,先和她互吻了一會,又隔著衣服把她的乳房搓了搓了數把,待她有反應時,便叫她把衣服脫去了。

我問她有沒有試過自慰,她含羞答答的點了點頭,我便叫她自慰給我看。

我一邊享受著愛美替我口交的快感,又一邊欣賞麗莎手淫的嬌態。

祇見麗莎用左手拇食兩指去搓著自己的乳頭,而右手則在陰部頂端兩片陰唇交接處打著圈子,淫水早已流了一床都是,臉上則是既痛苦又快樂的表情。

我看著看著,覺得不夠味道,便叫愛美轉過身來用屁股向著我,又叫麗莎把大腿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用一隻手去撫弄愛美的陰部,用手指把她的淫水沾上一些去抹在她的菊花口,再用小指輕輕去插入她的屁眼,有時又用手指伸入她陰道處撩動,弄得她嬌喘連連。

我的另一隻手則放在麗莎豐滿的乳房上去揉搓,麗莎越玩越興奮,一隻腳提起來,在我的胸口處搓了起來。

我於是低下頭去吻她的腳趾,把她的腳趾一隻一隻的放入口中吸吮,她更放浪得大聲地叫:“好壞呀…吮人家的腳趾…變態…”

我知道是時候幫她開苞了,便示意愛美和她都起來,我叫愛美平躺在床上,然後叫麗莎伏在愛美兩腿之間去舐愛美的下體,而我就跪在麗莎後面去舐她的陰部和屁眼。

這樣子玩了一會,我便起身在麗莎後面站好,我先將龜頭在她外陰唇處擦著,等到我整個龜頭都沾滿她的淫水後,便把小弟弟往她的鮑魚裡插。

她的陰道陜窄異常,我怕弄痛她,所以祇是慢慢的插進去,還不時抽回一些,在有限的空間前後活動,待她習慢了些後才再進。

我弄了起碼五分鐘,才將整支八吋多的傢伙完全插了進去,我從她的反應知道她並不是很痛,於是我便開始抽送。

我先用慢的速度,到她把屁股主動地向我迎過來時,我便加速,她已很不自覺地配合我姦她的動作,雖然她仍然努力地舐著愛美的小淫茜,還是不時發出滿足的呻吟聲,

愛美一面用手搓著乳房,一面伊伊曳曳的亂叫,有時還伸手去涂一些自己的淫水和麗莎口水的混合品放入口中吸吮。

我們玩了十五分鐘左右,先是愛美全身發抖進入高潮,待她平復過來後,我便叫她過來,要她倒轉頭躺在麗莎下面,一面用手去玩麗莎的奶子,一面用舌頭去舐我和麗莎交合的地方。

麗莎那能抵受這種多重刺激,很快便來了高潮,我的陽具抽出她的陰精便落在愛美的臉上,我亦給麗莎的陰精一湯,把精液射入了麗莎的陰道內。

過了一會,我把陽具拔了出來,愛美立時把口吸在麗莎的陰道外,吸吮我們的混合淫液,我就把半軟的小弟弟放入麗莎口中,要她試試這些淫液。

這時我們大家都有些倦意,便一同坐在床上休恁一會,我問她們以前的性經驗,我看得出雖然她們還是處女,但從她們剛才的反應來說,她們一定曾經和人玩過,一定並不止是躲在床上手淫那麼簡單。

她們經不起我一再追問,才告訴我:原來因她們讀的是女校,沒有男生,所以不是很容易找到男朋友,校內很多女生便大攪同性戀。

其實她們並非真的同性戀,祇是互相解決性需要而已,就像愛美和麗莎就是常趁家中無人時攪在一起。

但她們有時都會和其他女孩子一起玩,就是這次一同來的柯莉和蘭秋都玩過,她們又說蘭秋己不是處女,她曾經有男朋友,雖然祇是做過兩三次,但這種磨豆腐的玩意已滿足不了她,所以她有數枝大小形狀不同的按摩棒,有一枝還可讓對手穿在下部,就像一枝男人的陽具。

蘭秋很喜歡對手穿上後躺著,自已就騎上去淫樂,而假陽具的另一端是一個凸出的小圓球,在蘭秋一上一下的聳動時,在下方的人亦可有快感和高潮。

最後她們還告訴我,柯莉和她的妹妹雯雯都有一手。

聽到這裡,我除了震驚這些平日清清純純的女學生居然如此淫蕩之外,亦給這些言語刺激起我的慾火。

我便叫她們表演磨豆腐我看,起先她們不肯,後來我們三請求,她們才答應,愛美先和麗莎擁吻了一會,又互相撫摸對方的乳房,看著那四粒軟軟的小奶頭在對方不斷的又卒又吮下硬了起來。

接著她們更改成“六九”方式,互相為對方口交,兩條小舌頭在對方的陰唇上來回打圈,原本已乾了的小溪又再次濕起來,我看得十分興奮,就把躺在下方的愛美的一隻腳托起來吻。

愛美的腳趾是屬於小女孩那種,圓圓的很可愛,我把它們每支都放入口中吸吮,有時又舐她的腳趾縫。

我己有些忍不住了,便跪到愛美兩腿之間,正在為愛美舐飽魚的麗莎立即知道我的意思,她把愛美的兩片陰唇盡量扳開,讓我把小弟弟挺進去。

愛美的陰道並沒有麗莎那樣窄,我不用花太大氣力便全根沒入,不過再抽出來時便可看見血絲。

這時我把愛美雙腿圍在腰間放好,麗莎則起身跨在愛美頭上,我一面姦著愛美,雙手又玩著她的奶子,一面又俯前去吮麗莎的乳頭,我由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抽送到快速的瘋狂大力去插,耳邊又傳來她倆的呻吟聲,還有抽插時的水聲,真是覺得像飛上了天一樣。

我知道自己支持不了多久,再一輪狂插,把愛美再推上另一個高潮,麗莎突然說:"老師,射在愛美的奶子上吧!我想在她乳房上舐你的精液啦…”

我把被愛美啜得緊緊的肉棒拔出來,對準愛美對乳房噴出今天第二次的精液,麗莎便俯下身在愛美的乳房上舐食我的濃精。

今天我己兩度出精,那兩個小妮子更各高潮了四,五次,大家都覺得有些倦,麗莎提議為了爭取其他人回來前的時間,不如一起洗個澡。

我和愛美都說好,不過我雖然是倦,但和這兩個十八都未夠的小女孩一起洗澡,而且還互相替別人洗,我終於忍不住又在浴室裡各插了她們一次。

由於她倆剛開苞,每人家洩一次身之後,終於吃不消,求我停下來,我便叫麗莎跪在我身前用手把兩邊奶子擠在一起把我的陽具夾在中間,我一面抽送時愛美就站在我身後用她那兩粒仍然硬硬的乳頭在我背上磨擦。

最後,當我射精時便叫愛美跪在麗莎旁邊,輪流向她們的臉上發射,精液更落在她們的眼,口和鼻上我更要她們互相在對方的面上舐回我的陽精。

洗完澡後,我們便各自回房午睡。

晚餐由釣魚回來的女孩子付責,飯後我們玩了一會紙牌,玩牌時,我是坐在愛美和麗莎的對面,她們大膽地把腳托在我大腿上,我當然不敢伸手去摸啦!她們的腳有時就互磨對方,有時就合起來搞我的小弟弟,令我差點兒出醜,好在當我就快忍不住時,牌局也完了,我便找借口回房休息。

剛關了燈躺下一會兒,我聽見房門被人打開的聲音,由於我是背向著門,所以不知道是誰進來,還想著:大概是愛美和麗莎其中一個,又或者是二人齊來,小妮子們一定是玩上了癮,這麼快又要了。

想著想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那人已經上了我的床躺在我背後,一隻腳己曲起來架在我的腰部,還在上下揉動,腳掌更在我的小腿上磨擦,而一隻手更伸到我胸前,由胸口的位置一路摸到我的腰下,我又感到一張暖暖的嘴唇在吻我的後頸和耳朵。

我忍不住便翻過身來和她吻在一起,又摸她的乳房,但我還未能肯定她是愛美還是麗莎。

她奶子的感覺好像不一樣,她仍是主動得很,越吻越低,把我的褲子脫下來之後,就用口含著我那己發硬的肉柱,她除了含著整根陽具上下套弄外,還不時用舌尖去撩龜頭的根部,又用手去撫摸我的春袋,有時更吸吮我的睪丸,還用舌尖舐我的屁眼。

被她這樣玩了一會,我把她的頭按緊就在她口中射了,在我恢復清醒時,就立刻知道有問題,愛美和麗莎都是短頭髮的,而這卻是個長髮姑娘。

我大驚下立即伸手把床頭燈亮起,剛好看到蘭秋把由她小嘴中滿溢滴了出來的精液用手接著,她先把口中的精液嚥下,然後又把手上的吮乾淨。

我愕然望著她道:“怎麼會是你?”

她睜著大眼睛對我說:“你以為那個…哦,你一定是跟她們其中一個做過,到底是那一個,快說!”

我這才知說錯了話:“這你別理,你剛才那樣做是什麼意思?”

她亦覺說得過份:“不要那樣凶啦!我是來求你不要罰我,我知錯啦!”

她說到這裡眼都濕了,我一時不忍便說:“哈,你習慣幫人含完之後認錯嗎?”

說完後自已先忍不住大笑起來,蘭秋亦破涕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