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太太

相遇、相識、到相戀

*風塵六俠

「喂!上學快遲到了,還不起來!」媽把我從被子中叫起來,情急地叫著。

我一看已經七點,嚇得我牙都顧不得刷,就快馬加鞭地趕到學校。我家距學校腳踏車程差不多將近四十分鐘,原本一年級上學期時還能早起,不會遲到,但一年級下學期時已經是老鳥,常常到七點還窩在床上,故遲到早就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了。

話說雖然這四十分鐘的路程算遠沒錯,可這一路上高中職學校有三間,國中有兩所,國小有兩間,所以基本上這四十分鐘內,是我一天中最期待的時候。如果你喜歡成熟風味的,則熱情大膽的高中女生任君挑選,如果喜歡漂亮的小妹妹,則在國中輔導課放學的時候就可以大飽眼福,要是想仿效日本光源氏的養女計畫,那麼國小的女孩子足足有兩間。

不過我在這暑期輔導課之後,就沒辦法能夠享受這旖旎風光了,因為校方開始規定上學路程過遠及外縣市的學生必須一律住校,反正私立學校就是這樣,為了籌措經費,及能坑錢,什麼理由都編的出來,無恥的很。

話說和我住宿的那些仁兄,幾個月下來都成了我的死黨。

我們寢室共有六個人,各式各樣的人物都有,其中霸仔是聞名全校的花花公子,面孔長的不錯,卻一付鄉下人的粗獷口音,放蕩不羈的行為,以致於他的女朋友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女生(就我的觀點),完全沒有清純可愛的類型,反正,霸仔說自個兒爽就好。

而禿毛則是一付慾求不滿的樣子,據他說他在國中一年級時就和國三的學姊搞過,不過說歸說,屁也是他自己放的,誰相信一個連毛都沒長齊的小鬼有能力上個大姊姊?

自摸他在剛上二年級時迷上A書、A片,於是便拜霸仔為師,苦修日本美少女寫真,後來更青出於藍尤勝於藍,連霸仔都拜倒於自摸的博聞之下。他並成為日本色情資訊、影片、書本的大盤,並趁天時地利人和做起生意來了,但這就爽了我們,因為直到畢業,我們的A書、錄影帶等都不用花錢,嘿嘿。

死人呢?正如其名,整天沒精打采的,上課睡覺,放學睡覺,一天至少十六個鐘頭以上,別人在學校睡覺是為了放學後能大玩特玩,而他連玩都不玩,只會睡覺,真令人懷疑他哪裡不對勁。

川田則有點神經質,據說當初國三因為聯考壓力太重,曾有一陣子發過瘋,我雖然沒親自問他以證實這項傳聞,但根據他陰鷙的個性,我相信極有可能是真的。

最後的人物我呢?國三時沒燒好香,原本應該是第一志願的學生落難到私立學校,記得當時因為考不好而哭出來,現在想想都覺得好笑,就因為受過考試的傷害,我一直都在混,對讀書也提不起幹勁,不過儘管如此,成績卻是我們這些人當中最好的。

於是我們這幾個,我、霸仔、禿毛、自摸、死人、川田等二零一室的六個人,就構成了全校著名的「風塵六俠」。

二年級下學期時,班上的聯誼開始有「性」的問題出現。

原先是我們學校某個學生和某間高職學校的一個女生上床,不小心使該名女學生懷孕而被退學,接著班上的「聯誼股長」提出聯誼一事討論時,班上的男生幾乎都把目標定在該間高職女校。

據說那是間著名的性開放學校,女學生香豔大膽、熱情開放。

於是各式各樣猥褻的流言就流傳在班上一些「邪念」的男生上,什麼黃色錄影帶女星的大本營,曾有男老師和幾個女學生合開一間房間大搞特搞,歷屆校長和幾個主任都曾有輪暴選出來的校花的事件,甚至女學生被強制拍裸照才能畢業,以及必須將和男老師做愛的場面拍成錄影帶才能不留級等等惡性的謠言。

這些一聽就知道是不經大腦考慮胡謅的鬼話,卻也令那些人大呼小叫,想入非非。

所謂真正的淫邪是人內心的淫念,真是不錯。

就這樣在我們如平靜水池的班上激起一圈圈的漣漪,慢慢地擴大、擴大。

幾次聯誼下來,自摸貨品的銷路劇烈下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也難怪,畢竟用看的終究不敵親身經驗。

關於「做愛」這件神祕的事,每個在這年齡的男生都想嚐一嚐,「交個女朋友來玩玩看」,就變成了那些人的口頭禪。

而我大概就是不同於那些人,雖然也喜歡聽這些「有的沒有的」,可我對於將來的女朋友,還是具有一些要求及理想,至少那種稍微和她感情好,就能夠和她做愛的女生並非我心目中的女性。

可是隨著報出自己有過經驗的人數越來越多(誰知道是真是假),我們風塵六俠反而漸感落伍。

聽著許多同學的瞎掰亂說,班上還是處男的似乎僅剩下我們幾個,頓時間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我們幾個感到肅殺之氣。

不過不包括霸仔,他早有過經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