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笑寶

話說韋小寶為了逃避小皇帝追捕,遠赴海外,竟然來到了當年他自己命名的「通吃島」,其間機緣巧合,蘇荃、方怡、建寧公主、阿珂、曾柔、小郡主沐劍屏、雙兒七女,竟也都在這座荒島上相聚,韋小寶固然喜出望外,各女也都死心塌地的安於做他的老婆。

眾人到得「通吃島」後,幾經商量,中原此時是決計不能去了,一時之間又無別處可去,只得在「通吃島」定居。

為了擔心小皇帝派人來島上搜索,各人在島中密林深處找到了一個大山洞作為棲身之所。

這個山洞共有三個出口,出口處卻又甚為隱蔽,且有水源流經該處,廚房、衛廁設置其間,頗覺方便。他們又在山洞出口處和四周加上各種偽裝和防避野獸入侵的陷阱。

蘇荃計謀最足,還特別和諸女及韋小寶到全島四周查看,瞭解「通吃島」的地形地物,以備一旦發生不測,或小皇帝、施琅等派人來攻,眾人的逃生去路和會合地點,都一一反覆講解清楚,並要大家牢牢記住,以備不時之需。

眾人勘察完畢,一齊回到山洞最大的一個出口處,蘇荃對韋小寶說:「大老爺相公,咱們既然要在這裡安身立命,就請相公為這個山洞取個名字吧!」眾女也齊口同聲,要韋小寶為山洞命名。

韋小寶搔搔頭,看了看諸女,忽然臉紅,說:「這個,這個…,知道我不喜讀書,瞎字不識幾個,就愛作弄我!」

不料諸女都投以期待的眼光,並無人取笑,心頭一熱,衝口而山,道:「就叫『通吃洞府』吧!」眾女齊聲叫好。

蘇荃說:「小寶,你不要妄自菲薄,這個名字取得既貼切又順口,好得很哪!」

諸事安排停當,大家回洞又忙著佈置起居用品。

蘇荃忽然想到,「通吃洞府」雖然寬敞,也只容得八人同住,卻已無法再加隔間,到得晚間,如果小寶要…要……,這可如何是好?豈不羞死了人?想到這裡,不由得臉紅心熱。

韋小寶看著諸女忙忙碌碌,反倒是他無事可做, 覺出自己胯下有物蠢蠢欲動。

他在洞內各處閒逛,從阿珂看到蘇荃,又從蘇荃看到方怡、沐劍屏、曾柔,又從曾柔看到和他幾度出生入死的雙兒,心中大樂;再看刁鑽蠻橫的公主竟也手持樹枝、木棍,和諸女忙著清理山洞,個個都這樣嬌艷動人,他已暗暗決定今夜一定要把這個山洞當作揚州麗春院。

那時在揚州麗春院,除了公主之外,七人烏七八黑的大被同臥,韋小寶施展十八摸功夫,瞎搞胡搞,依稀記得每個人都沒有放過,且已有阿珂和蘇荃懷孕,但剛剛問過揚州同被六女,其餘四人卻都矢口否認,韋小寶實感奇怪,何況他可以確定的是在三個人體內出過精,莫非阿珂或是蘇荃其中一人被他同時出過兩次?幾經反覆思量,他已確定沒有動過當時也在麗春院的阿琪和老婊子太后,他百思不得其解。

眼看天色將晚,方怡和雙兒已去張羅晚餐,蘇荃、阿珂、曾柔則整理安寢的地方,她們先在洞中最深處的一大片地上鋪上柔軟的乾草,再在其上加蓋從船上取下的被物;沐劍屏、公主則在洞內山壁上點了數支松枝,火光搖曳,眾女嘻嘻哈哈,鶯聲燕語,充滿了歡樂的氣氛,忽然之間,山洞內洋溢著無限溫馨和春意。

雙兒在左首的洞口嬌聲喊道:「相公,眾位姐姐,開飯了!」

韋小寶率先出洞,只見靠洞口的地上已擺了一張由木條拼成的矮桌,桌上碗筷齊全,顯然是從船上取來,熱騰騰的菜餚,引得眾人食指大動,大家圍著矮桌席地而坐。

韋小寶著實誇獎方怡和雙兒,道:「方姐姐,你和雙兒怎麼忽然變出這麼多可吃的東西?真是了不起,要是只有我一個人在這島上啊,就只有啃樹皮了。」

其他各女也不住口的誇讚。

方怡紅著臉,忙著幫韋小寶布菜。雙兒說:「相公,我們還有酒呢!」

韋小寶並不喜酒,但覺此時此地有酒,真是太好也沒有了。

他大聲的道:「今晚我和眾老婆團聚,實是托老天爺之福,大家一起喝酒慶祝!」

公主心中嘀咕,心想這死太監一下子多出這麼多老婆出來,真是可惡可恨至極,可是卻也不敢有何異議,只好隨著眾女叫好。

眾人歷經艱險,死裡逃生,竟然能在這「通吃洞府」喝酒吃肉,確是邀天之倖,眾女除了公主之外,酒量均淺,但也紛紛起哄,相互敬酒,嗲聲細氣的向韋小寶敬酒更是不在話下,不到片刻,眾女已是面頰酡紅,每個人眼中都似要噴出火來。

蘇荃眼波流轉,舉杯道:「小寶,承你不棄,你要娶我們眾家姐妹為妻,這裡除了阿珂妹妹曾和你拜過堂外,其他各人都還沒有,雖然我們避難在外,一切從簡,不過沒有一個正式的儀式,就顯得是淫亂了,而且也不能太委屈了公主和眾家姐妹。」

韋小寶 著眼睛,大著舌頭說:「荃姐所言甚是。」

阿珂和眾女都看著蘇荃,心中碰碰亂跳。

蘇荃道:「前日雖曾戲言擲骰子輪流拜堂,但畢竟只是戲言,我們不妨今晚一起拜堂,就由阿珂妹子來主婚,大家看怎麼樣?」

前天,他們在「神龍島」和「通吃島」經歷了許多驚心動魄的生死大事,雖然大家心中免不了都記掛著往後的日子,但尚不及想到情慾之事,現在諸事粗備,心情放鬆之下,又都喝了不少酒,聽得蘇荃一講,不由得心神蕩漾,眾女都似笑非笑的瞧著韋小寶。

韋小寶意氣風發,高聲道:「阿珂好老婆,你是我正式拜過堂的老婆,你就代我把她們都娶進門,也不違了禮數,從今以後,大家不分大小,都是我的親親好老婆,有朝一日回到中原,咱們再好好的慶祝。」

眾女都含羞不語,顯然都同意了。

阿珂心想,我雖和韋小寶拜過堂,但那是被逼的,當時又只道他是個太監,而且那時一顆心全放在鄭克 身上,所以根本不認為那次拜堂是算數的,但她既念韋小寶愛己之深,又恨鄭克 無恥,再加之在麗春院已懷了韋小寶的孩子,所以早已決心跟定了韋小寶,當然心下也就承認了那次拜堂。現在聽蘇荃和韋小寶這麼一講,那是給足了她的面子,於是嬌聲笑道:「師弟,真是便宜了你。我來準備。」

說著,向雙兒招了招手,起身而出。

各女則找了一些較鮮艷的新衣各自打扮,蘇荃還特別為韋小寶束髮和裝扮一番,看起來甚是體面。

阿珂和雙兒手持火把,在山洞附近摘了許多鮮花,一部分 點在餐桌上,另外串了六個頭環,戴在蘇荃、方怡、建寧公主、曾柔、沐劍屏和雙兒頭上。

阿珂另外把兩朵大紅花別在韋小寶和自己胸前。

眾人打扮妥當,新娘們個個面紅目赤,羞態可掬,即使是已經有過拜堂經驗的蘇荃和公主,也不禁嬌羞無限。

阿珂在餐桌前插了兩支松枝火把,高聲唱道:「韋府喜事,大禮開始。」

六女簇擁著韋小寶,一個個低頭挽臉站在阿珂面前。韋小寶左擁右抱,傻呵呵的嘻笑。

「一拜天地!」

韋小寶和六女隨著阿珂的贊禮,一起轉身向洞口外跪拜。

「二拜高堂……。」

阿珂猶豫了一下,小聲說:「免…了吧!」

蘇荃道:「禮不可廢,今日既是阿珂妹子代表雙方主婚正式拜堂,我們理當向你行禮。」說著面向阿珂跪拜在地,諸女也覺有理,紛紛向阿珂下拜。

韋小寶還愕在那裡,曾柔伸手拉他的衣袖,韋小寶也只好下拜。嚇得阿珂也立即下拜回禮。

阿珂站起身,又高唱道:「夫妻交拜!」

韋小寶和諸女都規規矩矩的互拜,六女也拉了阿珂親親熱熱的摟成一團,又重新敘了年序,依序是蘇荃、方怡、建寧公主、阿珂、曾柔、沐劍屏、雙兒。

阿珂嬌聲大笑道:「我忘了最重要的,……送入洞房!」

大家又喜又羞,你看我,我看你,這洞房不知要如何送法,不由得都把眼光朝向蘇荃。

蘇荃為諸女之長,又曾是神龍教的教主夫人,見多識廣,機智過人,諸女自然以她馬首是瞻。

蘇荃沈吟了一下,輕聲道:「大夥兒把這裡清理了,再去啟動各處陷阱機關,把三個洞口都關上了,可帶一些酒食到洞內,先分別沐浴更衣,再一起進洞房吧!」

各人齊聲應是,分頭辦事去了。

雙兒拉著韋小寶的手領他先去沐浴。

韋小寶嘻笑道:「好雙兒,咱倆個今兒大功告成了!」雙兒抿嘴含笑,嬌軀微顫。

各人沐浴已畢,換了輕鬆寬大的衣衫,在「通吃洞府」內圍著韋小寶席地而坐,卻又都羞得默默無語。沐劍屏摟著曾柔依在方怡身邊,睜大一雙妙目,好奇的看看韋小寶,又看看大家。

公主則臉熱情濃,自從日前在宮內和韋小寶偷情一次之後,一路逃難,連日來苦無機會和他燕好,今日裡和大夥兒拜堂,卻不知要如何安排。雙兒則遠遠的躲在各人之後,她雖和眾女與韋小寶成親,但總以小丫頭自居。

蘇荃待眾人到齊,揮手熄滅了數支插在山壁間的松枝,只剩下最高的兩支,燃燒得畢剝有聲,算是龍鳳花燭。

火光一暗,氣氛更濃,眾女的羞意稍退,情慾卻起。

蘇荃道:「相公,今晚這良辰美景你要怎樣安排?」

韋小寶和公主本來都要衝口叫出:「擲骰子!」但一想這似乎不妥。

「荃姐,你說!」韋小寶說道。

蘇荃媚然一笑,心中已有了計較,道:「小寶,我們眾姐妹,真正和你有過魚水之歡的只有公主,其餘六人雖和你在揚州麗春院胡搞,但都是在喝了迷春酒之後,全然不知你是怎樣胡搞的,這夫婦之間的相處之道我們是不懂的,我…我…也不懂。」

蘇荃雖被洪教主逼娶為妻,但洪教主早已有所不能,神龍教為了誘惑少男少女入教,不免也有各種媚功迷術,但洪教主惟恐蘇荃受到感染,禁止她接觸這類事物,所以她對男女之事所知有限。

建寧公主聽蘇荃說到自己,又羞又急,卻又恨不得把韋小寶搶到手中,讓他狠狠的插自己癢得不停流水的地方。

「公主妹子,既然我們都是小寶的妻室,你也不必害羞,今晚就請你這位先進傳授我們服侍相公的為妻之道吧!」

公主大吃一驚,卻又心喜若狂,只覺蘇荃真是太可愛了,霎時把先前對她的恨意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但畢竟一時之間還放不下臉。雙兒在她身後輕輕的把她推向韋小寶。

韋小寶聽著眾老婆商量,只是對著各人擠眉弄眼,色 的嘻嘻笑著。

公主忸怩了一會兒,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終於也豁開了,她漲紅著臉,嬌滴滴的輕聲叫了一聲:「韋爵爺,奴婢來侍候你。」就撲倒在韋小寶身上,替他寬衣解帶,一邊還迫不及待的掏出韋小寶的陽物不住的套弄。

眾女都睜大了眼,張大了口,目光都聚在韋小寶的陽物上。只見這件至尊寶昂首而立,赤筋暴漲,眾女從來都沒見過,雙兒服侍韋小寶沐浴更衣多年,但也沒見過這付模樣,平時都是小小軟趴趴和黑漆漆的,並不起眼,那像現在這個樣子,不由得也隨著眾女驚呼起來。

韋小寶隨手脫掉了公主衣衫,公主一身勻稱的細白嬌軀和豐碩的雙乳立時顯露在眾人眼前,雖然山洞內火光稍暗,但眾人都練有一身武功,眼力異於常人,公主全身上下的髮膚早就一覽無遺。

公主仰頭吻上了韋小寶,一手還在不停的套著小寶陽物,似乎一刻也不肯放,一手則在小寶的身上亂抓。

韋小寶也是一手揉著公主堅挺的酥胸,一手則是下探公主的陰戶,並且微微輕按搓揉。旁觀的眾女,每人臉紅心熱,氣喘吁吁,沐劍屏輕聲的在方怡耳邊說:「師姐,我好難過啊,你看公主姐姐的奶奶好大……,那裡的毛好多,流了那麼多的水,我也流了好多……。」

方怡輕輕發抖,說不出話,眼睛卻捨不得離開韋小寶和公主,尤其是對韋小寶那根至尊寶好奇的不得了。忽然,公主坐了起來,彎身一口含住了韋小寶的陽物,只聽韋小寶悶哼了一聲,眾女吃了一驚,卻發覺韋小寶是舒服的叫聲。

公主漲紅著臉,吮吸舔弄了一陣,吐出陽物, 聲的說:「韋爵爺,快來插我,奴婢受不了了,快…快……。」

眾女臉紅心跳,心想這公主的動作和講話怎麼那麼粗魯?

韋小寶翻身而起,【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抬起公主兩條白生生的大腿架在肩上,公主門戶洞開,他握著陽物對準公主的陰戶,輕輕的挺入,公主不住的喘氣。

眾女原來圍在兩人身旁較遠,這時卻都不由自主的愈挨愈近,目光都盯在那兩物交接之處。每個人都在想,這麼大的東西怎麼進得去?沐劍屏和曾柔還不自主的摸著自己的陰戶在和公主的陰戶暗暗比較。

蘇荃摟著阿珂,兩人都可感到對方身子在發抖。蘇荃探手摸向阿珂的陰戶,道:「阿珂妹子,你這裡有沒有流水?好奇怪,我流了好多,好像比公主流的還多。」

阿珂把頭埋在蘇荃胸前,一手撫著自己的乳房,撐開雙腿,好讓蘇荃撫摸自己的陰戶,羞答答的道:「好姐姐,我流的才多呢……。」說著,另一手也去摸蘇荃的陰戶,果然蘇荃的陰戶外邊已是氾濫一片。

猛然間,公主呼天搶地的大叫:「韋爵爺,好丈夫,好哥哥,樂死我了,插死我了!…………」

韋小寶挺著他的陽物,不住的在公主的陰戶中進出,勇猛異常,交接處嘖然有聲,水流四溢,公主的豐臀隨著韋小寶的抽插抬高伏低,雙手像是無處可附,四處亂抓,口中胡亂的叫爽,豐碩的兩顆乳房不住隨之搖幌。好心的雙兒趨前捉住公主雙手,以免她依附無物。

公主叫著:「好雙兒,好雙兒,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雙兒羞滿了臉,不住的喘著大氣。

公主情熱已久,又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和韋小寶燕好,刺激和興奮實已達到頂點,不到片刻,她甩開雙兒捉著的雙手,緊緊抱住韋小寶的臀部,語無倫次的叫道:「好哥哥,好小寶,快…快…,快給我,快給我,……我要…我要……。」

只見韋小寶昂首吐氣,急力加速抽插的衝刺動作,額頭已冒出汗水,然後在一陣顫抖之中,慢慢的靜止了下來。眾女不明所以,俏目齊睜注視著兩人。

韋小寶長長吁了一口氣,道:「大功告成!」說著,緩緩起身,並拔出插在公主陰戶中的陽物,只見陽物已縮小垂下,前頭猶殘留些許白色物體,公主被撐的大大的陰戶更 汨流著白色物體,濃密陰毛下的兩瓣陰唇還在一張一閉的微微蠕動。

眾女都被這奇異的景象看得呆了。

公主全身虛脫,臉色紅中透白,滿頭汗珠,說不出話,無神的雙眸卻閃露出無限的滿足。

眾女也是人人手足虛軟,好像比實戰後的公主還累。雙兒雖然自己都站不直身,可是看到韋小寶一身大汗,還是勉強找來衣巾為他抹去汗水,並把公主身上汗水也一併擦乾,可是她看到那白白的東西,不知何物,卻是不敢動。

曾柔輕輕在公主耳邊道:「公主姐姐,你還好吧?」

公主喘過一口氣,報以輕笑:「這死小桂子,愈來愈厲害了,快插死我了!」

蘇荃仔細看了一下公主的下身,指著白色物體,向眾女道:「這就是男子之精,女子必須要有這男子之精,才能懷孕生子。」

眾女齊都「啊!」的一聲,暗想:「原來是這樣啊!」

韋小寶乘眾女胡思亂想之際,調順了氣息,朗聲道:「公主老婆是我老相好了,真是過癮,誰再來和我大功告成?」說著眼光從蘇荃瞄到雙兒,雙兒嘻的一聲躲到阿珂身後。

蘇荃微微一笑,雖然自己也很想,但她知道,目前眾女已把她視為頭頭,將來要收服這群女將的心,自己可不能太自私,她略略撫去額上的汗珠,說道:「眾家妹妹請聽我一言,大家已經看到小寶剛才流在公主私處的男子之精,據我所知,這男子之精,是男人的精力所在,不能損耗過多,否則有損身子,我們既然都是小寶的老婆,大家就要愛惜他,你們說是不是呀?」

眾女都微微點頭,但免不了都有一些失望。

蘇荃又紅著臉說道:「不過今日大喜,只要小寶精力足夠,大家就盡量陪他,小寶你說呢?」

韋小寶本來就意猶未盡,一聽之下,大聲道:「今天每個老婆都要和我大功告成!」

「既然如此,阿珂妹子,你就陪小寶吧!」蘇荃看了大家一眼,緩緩的道。

阿珂吃了一驚,看著小寶,不由得有些害怕,對蘇荃道:「我……我,怕……你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