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淫獸

1.

『大久保同學﹐還有香田同學﹐你們一起來有什麼事嗎?』

初夏的午後﹐女教職員室裡準備下班的水木葉子抬起頭﹐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兩個學生。

她是新任的英語教師﹐現在終於習慣學校的生活﹐學生喊老師時也能很自然的回答。所幸到目前為止沒有發生任何麻煩的事﹐上課的情形也很受學生們歡迎。

『真對不起﹐老師正在忙的時候。』

大久保龍二一鞠躬後﹐少許彎下上身說。

『有事情想和老師商量。』

龍二的身材很高﹐有著英俊的面孔。在客氣的態度裡也能露出壓迫對方的威力。學業和運動都很優秀﹐就是班上的太保們對他也不敢妄動。

『什麼事呢?』

看到龍二的視線﹐葉子多少感到心慌﹐感到自己的臉頰大熱。

從龍二身上聞到危險的氣息﹐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龍二的印象。葉子的外表雖然文雅但個性堅強﹐但還是不知道該如何對應這樣的學生。

『不便在這裡說的事… 能不能請老師到沒有人的地方呢?』

龍二說話時一直凝視對方的眼睛毫不放鬆。

『這樣… 升學指導室是空的… 』

葉子感到窒息﹐自己主動的移轉視線﹐向正在和另一位老師談話的主任說明要使用升學指導室﹐然後站起來向兩個學生招手。

隔壁的升學指導室是約三坪大小的房間﹐房裡只有桌子和摺疊式的椅子﹐以及不銹鋼的資料櫃。

『大久保同學﹐你有什麼苦惱嗎?』

葉子一面打開窗戶﹐一面儘量用開朗的口吻說。

『是老師本人的問題。』

『什麼?我的問題?』

聽到意外的話﹐葉子站在窗邊回頭﹐轉過身來把手抱在胸前露出疑惑的表情﹐心裡很奇怪的湧出沒有原因的不安感。

『老師﹐你剛才表情變了。是不是心裡想到什麼事情了呢?』

龍二站在年齡差不了多少的新任教師面前﹐還大膽的把雙手插入口袋裡。

『大久保同學﹐你說什麼?不要說奇怪的話。』

『老師﹐大約在一星期前﹐有一個風很大的一天吧。』

龍二一面說一面回頭看一眼。

『她說看到了老師被風吹起裙子的身體。』

看到露出困惑表情的老師臉色開始變得蒼白﹐龍二臉上出現諷刺的笑容。

『老師好像想起來了。正確的說﹐是六天前的中午休息時間﹐地點是通往圖書館的走廊﹐那裡的過堂風很強﹐是掀開裙子的好地方。』

龍二忍不住笑出來。

『可是﹐老師也太大膽了。在那樣風大的時候﹐不穿內褲﹐還在下半身… 』

『你不要說了!我一點也聽不懂… 你在說什麼?』

葉子倒豎柳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還是多少顯出恐懼的表情﹐不但不能制止龍二的嘲笑﹐反而使他的火燄更旺。

『老師不該說謊﹐我拿證據給你看吧。』

『老師﹐仔細看﹐裙子裡的情形照得很清楚。』

『這… 這是… 』

葉子一眼就看出那是偷拍的下半身照片﹐不知道在哪裡拍的﹐焦點很準確﹐連細部也很清楚。

『照得很好吧?這個連屁股溝也看清楚了。』

龍二拿出的照片裡能看到裙子裡的圓潤屁股﹐是從下面以垂直的角度拍的。而且在豐滿的屁股溝裡﹐有二條棉繩像丁字褲一樣的陷在裡面。

『老師不能再說不知道了吧。知道這是在哪裡拍的嗎?』

在露出驚慌表情的葉子面前﹐龍二從口袋拿出一疊照片。

『是在你上課時偷拍的。』

當葉子露出狼狽的表情時﹐龍二更嘲笑說:

『當妳朗讀課本時﹐一定會在教室裡走來走去﹐而且每一次的路線都是一樣的﹐到最後一排我的位置就會向後轉。嘿嘿﹐這時候就有機會了。』

龍二最先嘗試的﹐是把照相機藏在書包裡﹐把快門線拉到手裡﹐等待最好的機會。

可是無論怎樣調整鏡頭的角度﹐還是會被裙子阻擋﹐只能拍到大腿的一半。雖然也有把書包放在地上讓老師跨過去的方法﹐但是有被發現的危險。龍二沒有辦法﹐只好用掌型照相機﹐等待目標物通過﹐故意弄掉橡皮擦﹐假裝做撿起來的樣子﹐迅速將鏡頭對正裙子裡。

『這個傑作就是這樣拍下來的。雖然是很冒險的方法﹐但始終沒有人發現。』

龍二大聲笑起來。

『你真陰險﹐我不要和你談了!』

葉子歇斯底里的搖頭﹐想向外跑去。

『還不能走﹐事情還沒有談完。』

龍二伸手就把葉子的身體抱住。

『妳是暴露狂的變態教師﹐哪裡有資格說我陰險。』

龍二露出像貓捉老鼠的從容態度﹐抱緊拼命掙扎的肉體。就是隔著衣服感受到的屁股的彈性也非常美妙﹐同時因為身體的接觸﹐使褲子裡的東西已經膨脹到疼痛的程度。

『怎麼樣?是投降了嗎?還是要大聲求救呢?』

龍二用諷刺的口吻在葉子的耳邊悄悄說。葉子好像很傷心的咬緊嘴唇﹐露出說不出的性感。

『大久保同學﹐有她… 香田同學在看。你這樣做﹐不怕對你有不利的後果嗎?』

葉子知道自己無法逃避﹐向女學生伸出右手﹐好像要求救的樣子﹐可是她只是像個稻草人一樣地站在那裡﹐把可憐的臉孔轉過去﹐不肯正面看葉子一眼。

『妳還看不出我和奈月是一夥的嗎?』

龍二以勝利者的姿態顯露和香田奈月有親密關係。

『妳撩起裙子﹐解決老師的疑惑吧﹐知道妳是什麼樣的女人﹐一定能變成好朋友。』

龍二把葉子的身體轉過來﹐面對有古典美的美少女。

『還不快一點!我的脾氣是不能等的。』

龍二的態度使奈月感到恐懼。

『是… 』

奈月點頭答應﹐彎下上身戰戰兢兢的拉起學生群。首先露出前攏的可愛膝蓋﹐然後露出大腿﹐最後是…

『香田同學!難道妳是… 』

葉子驚訝的聲音刺痛奈月的心﹐她全身顫抖﹐臉色紅到耳根。

『老師說得不錯﹐她是不輸給老師的暴露狂﹐也是被虐待狂。不穿內褲上學是常有的事。』

龍二撫著無毛的恥丘說。

『不是的… 是昨天晚上… 他強迫給我剃光的… 』

奈月抓住裙子的手不停的顫抖。雖然如此還是沒有放下裙子﹐只是拼命忍耐羞恥感。

『原來… 你們是這樣的關係。』

葉子好像失去抵抗的力量。做夢也想不到會遇見有相同嗜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