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姪的虐戲

(1)

我現在是一名專門伺候女主人的奴隸,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時候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做飯、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則是女主人的性奴隸,供女主人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

當然,有時也沒有白天晚上的區分,比如有時白天女主人在家的時候,她通常都是讓我光著身子整理房間的,在廚房裡則圍上圍裙,後面光光的,她隨時會跑到我身後,用手或皮鞭打我赤裸的屁股,或讓我停下手裡的事情去服侍她。

反正,我一天24小時都是女主人的性工具、性玩物。我是女主人最寵愛的性奴隸,我也好喜歡我的女主人,好喜歡服侍她。

平時沒事的時候,她通常都讓我赤身裸體的只在脖子上套著一只脖圈,并把我雙手綁在身後。綁我前手腕上先護著皮套,所以綁多久也沒關係,我們在一起聊天、聽音樂、看電視、看書等。聊天的時候,她喜歡讓我坐在她腿上抱著我,自己也往往把上衣脫光,乳房貼著我,我們說很多話;看書時她喜歡讓我趴在她腿上,把我的陰莖夾在她兩腿之間,書放在我的屁股上,平心靜氣地看著;看電視時,她一般讓我跪在她腳邊,有時看到興致處,她就把腳伸到我嘴邊,讓我細細地舔著,接著用腳輕輕踩我的肩膀,我明白她的意思,順從地把頭伏到地上,屁股高高舉起,然後她就把腳擱在我的屁股上,或用鞭子隨意地打著。

手綁在身後也可以服侍女主人,我已經可以用綁在身後的手幫女主人開冰箱拿飲料(就是屁股撅進冰箱的時候感覺冷冷的)、開電視、開音響、拿碟片、拿書或拿用來懲罰我的皮鞭等。有時候拿得慢了,女主人就開始懲罰我,我也就乖乖地接受女主人的懲罰,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奉獻給她。

女主人小便一般還是上衛生間的,但有時看電視看到一半,或興致所來,她就叫我嘴張開,直接把尿撒在我的嘴裡。唉!這有什麼辦法呢,做女主人的奴隸就得服從女主人的一切要求嘛。而且,這更顯出女主人是多麼高貴,而我是多麼忠誠和馴服的奴隸。

“喜歡喝嗎?”看我喝完女主人問。

“喜歡,謝謝女主人的賞賜!”我總是這麼答。

我還不能吃女主人的大便,不過已經可以在女主人大便完後,幫她舔乾淨,對這,女主人已經滿意了。女主人是真的很疼愛我的,她從來都不喜歡過分勉強我。

晚上洗澡的時候,我總是跪在浴缸邊上服侍她,幫她洗澡,洗完澡就開始我性奴隸的夜晚了。

女主人愛撫、玩弄、虐待我的方法多種多樣千奇百怪,我以後會慢慢跟大家講,有時真是好壞呢(哎呀,這話要是被女主人看見可就慘了,不知道她要怎麼懲罰我呢!),我在女主人家裡一般都戴著脖圈,她就用皮帶拴在脖圈上,讓我像狗一樣爬在地上,牽著我走進臥房或專門調教和虐待性奴隸的地牢,在那裡我度過過很多難忘的夜晚。

女主人的地牢裡有很多東西,繩子鞭子架子鐐銬應有盡有,還有一些古裡古怪的器具,當然臥房裡除了大床和鏡子外,床頭櫃裡也備有常用的皮鞭、繩子、鐐銬等。我現在已是完全馴服的奴隸,女主人也挺喜歡就在臥室裡用我。

我喜歡跪在地上,抱著她的屁股用嘴服侍她的性器,同時把屁股用力撅著,供她在興奮之中肆意地鞭打。看著她一陣陣地達到高潮,我心中也會非常快樂。女主人的高潮要比我多得多,我總要在女主人同意下,才被允許射精的,但這是我身為奴隸應該做的。

我想我是個天生的性奴隸,生來就是要伺候女人、做女人忠實的奴隸的。

一切還得從半年前的一天說起。

(2)

女主人把我帶到了她家裏。一進房間女主人就脫到了只剩內衣褲,我站在那兒,心撲騰亂跳,下面早已興奮起來。在車上時我就感覺到她今天要我,我也非常想要,只是她脫衣服的樣子非常隨意,又讓我以為這只是她平常的一個習慣而已,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把手放到上衣的鈕扣上,望著她問:“我也脫衣服嗎?”

女主人看著我,嘴角微微一笑,溫柔地說:“把衣服脫掉吧。”然後卻不理我,轉身走近臥室了。

我把衣服脫掉,跟進臥室,卻見她轉過身,冷冷地看著我:“我只要你脫掉衣服,為什麼把褲子也脫了!?”很嚴厲的聲音。

我一驚,本來是想上去抱她,趕緊把她衣服脫下來和她做愛的,我的下面早已硬起,高高翹著,現在又想要又尷尬,隱隱又感到有些委屈,卻不知該說什麼好。女主人卻走過來,身體慢慢靠近我,我一震,她的乳峰隔著乳罩頂上了我的胸脯,下面隔著內褲觸著我的陰莖。

我感覺她似乎也興奮了,我也幾乎忍不住了,但看她的眼睛,卻命令我不許亂動。她手摟住我的脖子,溫柔地注視著我說:“你想要和我做愛是嗎?”

“嗯!”我趕緊點頭。呼吸急促到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來,著急地望著她。

“想和我做愛就得聽我的話。你能聽我的話嗎?”

“嗯!”我又趕緊點頭。當時只想著要她,哪想得到她會要我聽她什麼話。

她又頂重了我一點,我實在忍不住了。

“那好!”她立刻離開我,命令道:“去把衣服穿上!”

“這……”

“怎麼?剛說聽我的話,馬上就不聽了?”

“我……”我可實在不願去穿衣服的,站在那兒,乞求地望著她。

她看著我尷尬的樣子,似乎覺得非常好玩,卻笑道:“想要現在和我做愛也可以……”

“嗯!”不知她要提什麼要求,我想無論什麼都答應她,什麼也不管了。

“那就求我吧!”【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這麼容易,求求就好了?也不容我再多想,我趕緊求她:“求求你了,好姐姐!”

女主人比我大好幾歲,我後來也經常叫她好姐姐。

“就這麼求我嗎?”

“嗯?”那要怎麼求?她眼睛示意了一下,我卻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要你跪著求我。”她有些生氣地說。

“這……”我又驚又羞,這怎麼可以啊?

“不願意嗎?那就走吧!”

“不!……我願意。”我趕緊跪下,強烈的屈辱感湧上心頭,而女主人充滿誘惑的大腿就在我面前,我仰起頭:“求求你,讓我和你做愛吧!”說完實在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但我不敢碰她的陰部,還是仰著臉,因為急,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女主人顯然有些惱怒,我竟然沒經允許就抱她腿。但這時她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呼吸開始深長,卻繼續命令道:“再求!”

“求求你讓我和你做愛吧!……求求你……求求你了好姐姐!求求你……”

“好吧!好寶貝!脫掉我的褲子吧!”

“噢!”我脫下她的褲子,一下把臉埋進她的陰部,她手抱著我的頭,享受著我嘴和舌頭的侍奉。接著她躺倒上床,兩腿分開,讓我跪趴在她腿間埋下頭服侍她的下身,自己一隻手抓著我的頭頸讓我全力侍奉,另一隻手脫下乳罩,揉捏自己的乳房。

很快她就非常興奮了,我想爬上去,她卻還是不讓,可我實在想要,不由求她:“求求你讓我進去吧!”

“不行!”

“求求你讓我進去吧!”我實在太想要了,忍不住就沿著她的腹部、乳房吻上去。

女主人更快樂了,但在我想要進她身體的時候,卻生氣地把我推開了:“竟敢不聽我的話!”還打了我一耳光。一下把我打懵了,仰躺看著坐起俯視我的女主人,想起自己說過聽她的話,現在這樣是不應該。

女主人卻似乎有些後悔打我耳光,俯下身,柔聲說:“想要用下面那個伺候我,就得完全服從我,明白嗎?”

我趕緊點頭。

女主人從床頭櫃裏拿出一根棉白繩和一個拴著皮帶的脖圈,命令我道:“趴著,把手放到背後。”我有些驚訝,但不敢違抗,很快照做了。女主人光著屁股騎到我腰背上,把我兩手用力拉在背後。

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氣,不由喚道:“好姐姐啊,你要幹什麼呀?”

“閉嘴!”打了我一下,我不敢繼續說了。她開始用繩子綁我,先用繩子對稱繞我上臂兩圈,同時用力拉緊,使兩臂之間的距離到了最短,迫使我的胸脯只能高高挺起,接著把兩小臂疊放在一起,用繩子綁緊。這種綁法簡便而牢靠,又能勒起奴隸上臂和胸脯的肌肉,使充滿力量和慾望的身體,完全在她的控制下任意享用。接著她給我套上脖圈,把我牽起來,我有些驚懼地望著她,現在的我一點自主能力都沒有,完全處在她的仁慈之下。

她抓著脖圈輕輕勒緊我的脖子,注視著我柔聲問:“覺得怎麼樣,寶貝?”

“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好像已經不能再叫好姐姐了。

“叫我女主人!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隸了,用來伺候我,滿足我性慾的男奴隸!”

“我……是的,女主人,我就是你的奴隸……用來伺候你,滿足你性慾的男奴隸……”被她騎在身上捆綁起來的時候就有一種完全被她佔有,完全屬於她的屈辱感覺,我真心實意地喊著她女主人。

女主人躺下,牽著我的脖子讓我趴在她身上,我勃起的陰莖已經頂著她的陰戶,但不敢插進去,她讓我就這樣撅著屁股,另一隻手從櫃中拿出根馬鞭抽打了一下我毫無防備的屁股,我“啊!”地叫了一聲。

“插進來,用你的性具服侍我吧,奴隸!”

“是,女主人!”

因為手被緊綁,脖子又被她牽著,能做的就只有用力挺動屁股,整個人好像就只是一個性工具,用來服侍女人。女主人開始呻吟起來,抬頭看著我被她綁著的手臂和挺動著的屁股,揮動著皮鞭,在屁股每撅到最高點時皮鞭就正好落在屁股上,因為在興奮之中,也不知道控制輕重,完全肆意而為,每挨一下我就忍不住“啊!”地叫一聲,也已經分不清是快樂還是痛苦。

“快點,用力!”女主人皮鞭更重地抽下來,命令著我,我更加用力地挺動著屁股……

“啊……奴隸!”女主人到了高潮,一隻手更加用力地牽著我的脖子,另一隻手乾脆甩掉皮鞭,用手摟緊我的屁股讓我的陰莖深深地頂入她裏面。

“射精,奴隸!我命令你射精!”

“啊,女主人……是……謝謝你女主人。”我也到了高潮,陰莖在她的體內不可遏制地抽送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