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夫妻

黃昏時候,一輛紅色雅哥汽車開進車庫,聽到車庫鐵門關上的聲音,我正好把最後一道青菜炒好,老公最近都比較早回來,最近經濟不景氣,工廠的訂單比較少,應酬也相對減少,這樣也好,反正家裡也不缺錢用,以前工廠忙得時候常常一個月難得在吃一次飯,現在可是標準好老公。

「可以吃飯了。」我走到客廳,正好遇上剛走進來的老公。

「好啊!小芬和小蘋回來了嗎?」老公一臉疲倦的問我。

「回來了!都在房間,你去換衣服順便叫她們下來吃飯。」我倒了杯冰茶給老公。

「好!」老公喝過茶便上樓去了,我趁機坐在客廳休息一下,這麼大一個家打理起來還真辛苦,好在小芬和小蘋還算乖巧,三樓都是她們自己整理的,偶而也會幫忙做家事。

順手打開電視,隨便轉了幾台,最近的電視越來越難看了。下午好不容易才把庭院清乾淨,這兩天颱風,被吹的亂七八糟,老公種的一些花草都被吹斷了,連棚架下面一些名貴蘭花都被吹落,住到台中已經十幾年,還是第一次被颱風吹的這麼慘,想到老公心疼的表情,真沒辦法,有些品種還不一定能再買得到。

「媽!可以吃飯了嗎?」小芬和小蘋兩人下樓來。

「可以了!順便幫你老爸盛碗飯。」我站起來和兩人一同走進廚房。

小芬是姊姊比較懂事,馬上就去準備,小蘋坐下接過碗便開始吃起來,一會兒老公也來了,一家子一同坐下吃飯。

「小芬,最近功課怎麼樣啊?」老公很注重小孩子的學業,常常關心她們的功課。

「還好啦!」

小芬今年國二,剛進入反叛期,雖然很乖巧,不過她不是很喜歡我們管太多。

「嗯!」老公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我也沒有多問。

「工廠有什麼事嗎?」我試探的問老公。

「沒什麼事!今天老陳打電話來,說暫時沒辦法還錢,還要再調一千萬。」老公無奈的說。

老陳是他的好朋友,開了一家紡織公司,最近到大陸設廠,經營的好像不是很順利,這家公司老公也有投資,所以老陳常常跟老公調頭寸。

「那你要借他嗎?」我覺得不是很妥當。

「借啊!都投資下去了!還有什麼辦法?」老公也沒有辦法。

「可是工廠最近生意不是不好嗎?還有那麼多現金嗎?」我開始有點擔心。

「現在電子零件不是很好做,我最近在打算要不要把工廠收起來。」老公雖然這麼說,但不是很有把握。

「收起來也好,又不是很賺錢,到時候再看看有沒有什麼生意可以做。」我不是很懂,不過我一向很支持老公。

「吃飽了!」兩個孩子很快便吃飽了,跑到客廳去看電視。

「今年真不順!生意難做不說,【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股票也賠不少,土地又被劃成工業區,連個小颱風都會把蘭花吹掉。」小孩子離開後,老公開始嘮叨。

「沒關係啦!我們保守一點,不要亂投資就好了。」

看老公心煩我也心疼,安慰著老公,反正公公留下的資產幾輩子也吃不玩,光是土地就有好幾十甲。

「聽說台北那邊有個妙地老師很不錯,我想去問看看。」

老公突然這麼說,我倒是很訝異,平常老公是不拜神念佛的。

「你怎麼會想到要去問這個?」我很奇怪老公為什麼會這麼想。

「也沒什麼啦!是老陳今天說的,他已經去問過了,聽說很準,所以他今天信心十足的跟我調錢,說是得到名師指點,這次一定可以反敗為勝。」老公終於說出來,是老陳的主意。

「好吧!如果很準,去問看看也好。」我想准不准倒是其次,心安最重要。

大家都吃飽飯,我把廚房收拾好,就先上樓洗澡,老公陪兩個女兒看電視,小蘋才小學五年級,最愛膩著她老爸,通常這樣一定是又想買什麼寶貝了。

熱水淋在臉上,真舒服,一天之中最享受的就是這個時候,結婚十幾年,生了兩個小孩,我的身材還是維持得很好,不過比起少女時代明顯豐腴多了。

我把熱水關上,將一瓶特別的藥膏抹在手上輕輕的按摩自己乳房,這是看第四台買的,聽說可以使胸部恢復堅挺,快四十歲的年紀,加上我的乳房又大,前兩年有點下垂,這種沐浴乳還滿有用的,現在乳房已經不再下垂,甚至還滿有彈性的。

按摩完乳房後,我拿了另一瓶乳液,用手指沾一點點然後抹在乳頭和乳暈,這也是第四台買的,可以使乳暈變紅,剛用沒幾天,還不知道有沒有用,兩個女兒都是喝母乳的,這使得我的乳暈特別大,又黑,實在是破壞胸部的美感,早知道就不用母乳餵了。

洗完澡出來,拿了件藍色絲質睡衣穿上,準備到樓下和他們一起看電視,我習慣睡衣裡面都不穿內衣,這樣才舒服,而且家中除了老公之外,都是女的,暴露一點也沒關係,兩個女兒也都受到我影響,都和我一樣,不過她們喜歡穿可愛型的睡衣。

一家人看完八點檔的電視後便各自回房,老公一上床就睡了,前幾年的應酬使得老公的身體變的很不好,常常顯得很疲倦,這兩年和老公幾乎都沒有做愛,早也已經習慣了,最近把心思都放在兩個女兒身上,也沒有精神想到這個問題。

*** *** *** *** ***

老公今天上台北找妙地老師,明天才回來,晚上我開車帶兩個女兒到外面吃飯,吃完後順便逛逛百貨公司,小芬的胸部越來越大,要幫她買一些胸罩。

小芬挑了件運動式胸罩和少女胸罩,我這才注意到,雖然才國中二年級,小芬的胸部居然有32B那麼大,加上162公分的身材,又是長長的瓜子臉,這妮子以後一定會迷死很多人。

逛到一半,小蘋突然要上廁所,我連忙帶她到廁所,哪知道一會兒之後,小蘋眼睛紅紅的走出廁所,走到我身邊偷偷告訴我說她流血了,我嚇一跳,連忙問她那裡受傷,小蘋說尿尿的地方在流血,我聽了就鬆一口氣,原來是初經來了,連忙叫小芬去買衛生棉,順便再幫妹妹買件生理褲。

回家路上,小芬倒是很疼妹妹,一路上告訴小蘋一些女人的基本常識,小蘋聽了似懂非懂,好像只知道自己以後每個月都會流血,現在的小孩發育都特別早,小芬也是小學就已經有月經了,小蘋和姊姊不一樣,比較嬌小,好像洋娃娃一樣,以後應該不會像姊姊一樣高吧!

晚上看小蘋還是很害怕的樣子,就叫小蘋來和我一起睡,小蘋從小就很纏人,一直到小學二年級才敢一個人睡,小蘋天真的問以後是不是會跟我一樣,胸部也會變大?我捎小蘋的脅下,弄得她吃吃的笑,然後告訴她以後會跟媽媽一樣。她好奇的摸著我胸部,一股麻癢從小蘋抓著我乳房的小手上傳來,全身登時發軟,連忙把小蘋抱起來,要她乖乖睡覺。

小蘋睡著後,我爬起來到浴室沖個冷水澡,最近感覺自己的身體變的特別敏感,而且這幾天也開始有衝動,需要被愛的衝動,剛剛就已經全身發熱,翻來覆去睡不著,明天老公回來一定要……但是十幾年來都是老公主動,還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 *** *** *** ***

老公中午便回家了,很難得看到他神清氣爽的樣子,雖然開了兩個多小時的車,不過老公看起來還是精力充沛。老公一回家便直說妙地老師真準,一看到他便指出他身體不好,肝有問題,腎也開始變差,而且說家裡運勢很不好,最近一定損失不少。

「那該怎麼辦呢?」我半信半疑的問老公。

「老師說我們家今年有劫數,而且事情會很大條,一定要改運。」老公信心滿滿的說。

「真的嗎?准嗎?」我還是有點懷疑。

「准!我還沒說話,老師就把家裡的事說的清清楚楚,甚至連你曾經流過小孩都知道。」老公神秘的說。

「真的?」我有點相信了,那是第三胎,我不小心跌倒流掉的,還好才兩個多月,不過老公一直耿耿於懷,如果是男的就好了。

「而且老師還說我們如果躲過這個劫數,還會有小孩,還是男的。」老公眉飛色舞的說,一直沒有生個男生來傳宗接代是我們最大的遺憾,上次流產後,醫生說要在有小孩的可能性很低,更何況我已經快四十歲,原本以不抱任何希望。

「那該怎麼躲過這個劫數?」我擔心的問老公。

「妙地老師說他跟我們有緣,因此他要來家裡特別做法,他說還好我們遇到他,不然可慘了。」老公一副得救的神情。

「那!什麼時候?」聽到有得解救,我心想越快越好。

「明天!老師說明天是吉時,而且有些東西我們要趕快準備。」老公連忙要我去買一些三牲和拜拜的東西,然後趕去公司,因為他特別請老師幫他看看公司可不可以繼續經營。

*** *** *** *** ***

老公一早便去機場接大師了,我在家中把禮品準備好,還要兩個女兒請假待在家裡,聽到車子回來的聲音,我連忙到門口迎接。

「嗯!」大師一看到我便直盯著我的眼睛好一會兒,然後一副神密莫測的樣子,沒有再說話。

「大師請進!」老公恭敬的請大師進屋,大師抬頭打量了一下屋子後才進門。

「大師請!」我連忙拿拖鞋給大師穿,但大師沒有脫鞋,直接穿著鞋子進來,我不敢多問,不過我注意到大師穿的是法鞋。

「帶我到四處看看。」大師終於開口了,老公連忙帶大師四處看,我趕快倒茶放到桌上。心想這位大師沒有很高,大概160幾公分吧,理個平頭,穿著中山裝,看起來倒是很有仙骨的樣子,只是那對眼睛小小的,卻非常尖銳,有點令人感到害怕。

「這間房子和你的八字相沖,要改風水。」大師看完房子回到客廳。

「那該怎麼辦?要不要搬家?」老公緊張的問大師。

「那倒是不用,只要改改風水就好,只是你們長期住在這屋子,已經有點受到影響,必須改運。」大師慎重的說。

「那要怎麼改?」老公還是不放心的問。

「首先要在玄關放一個大魚缸,然後還要放一個大水晶在客廳,床鋪的位置也要做改變,就像我剛剛對你說的。」大師對著老公說,我想應該是剛剛老公帶著大師看房子的時候說的吧!

「然後我給你一些符咒,每月十五拜拜的時候燒掉,連燒三個月就可以了。」大師接著說。

「謝謝大師,只是不知道該放什麼水晶才好?大師可否指點?」老公向大師請教。

「我是有一些水晶,還加持過的,只是不便宜。」大師若有其事的說。

「錢不是問題,還請大師割愛。」老公緊張的懇求大師。

「那好吧!就算我跟你有緣!不然這些水晶我也捨不得。還有,你們要改運的話,每人要準備一套貼身的衣服給我加持。」大師主動要幫我們改運,老公連忙叫我準備。

「你們如果有穿睡衣的習慣,最好也一起準備,而且要準備三天分的。」大師見我起身連忙吩咐。

我趕快到樓上拿衣服,老公的衣服還好準備,但是我的可就難了,打開抽屜反而不知該拿哪一套,只好挑一套比較素的,但是其他可就傷腦筋了,因為我的內衣多半是很花俏的,不是透明縷空就是花邊蕾絲,想到要拿給大師看,還真覺得不合適,最後只好勉強再挑兩套。

睡衣更麻煩,保守的正好都拿去洗,剩下的都是非常暴露的,但也沒辦法,我只好拿一件最常穿的連身睡衣,剩下兩件都是露背的絲質睡衣,其中一件還是短裙擺,另一件是高腰分叉的睡衣,這兩套平常我都是只有在房裏才穿的,準備好後再到女兒房間幫她們拿內衣。

「這是最基本的改運,不過只能幫你們保平安,而不能真正幫助你們轉運。」我把衣服交給大師,大師接過袋子對著我說。

「而且太太你的煞氣特別重,這段時間一定要注意。」大師用嚴肅的語氣對我說。

「大師!你不是說做完改運後,我們還可以有小孩嗎?」老公最重視這點,急忙的問大師。

「沒錯!不過那是轉運,不是改運!」大師轉頭對老公說。

「那要怎麼轉運?」我好奇的問。

「首先你們要到我的道場做淨化,先去除體內濁氣,然後再齋戒三日。」大師對著我們解釋。

「好啊!好啊!那還請大師安排。」老公聽了好像放下心中大石,鬆一口氣。

「可以!不過淨化必須耗費我大量法力,你們全家可能得分開來做。」大師進一步說明。

「好啊!那要怎麼分?」老公急忙的問。

「女的要先做,因為耗費法力比較大,你兩個女兒可以一起做,不過要媽媽協助,還有你淨化之前要做點準備,我打算幫你用最高的層次,所以你要配合。」

最後是對著老公說,老公聽到最高層次就非常高興,連忙說好。

「不過淨化這幾天有些規矩,你們要遵守才有用。」

我們聽到大師指示,都拉長耳朵仔細聽。

「淨化這幾天絕對要保持清靜,所以不能和外界聯絡,然後絕對不能近女色,知道嗎?」大師說完,老公連忙說一定遵守。

「好!那我們去看看你公司吧!」大師便起身和老公出門,我送他們到門口,臨走之前大師語重深長的看我一眼,我嚇一跳,只能微笑以對。

老公大概下午才回來,他送大師到機場,老公一進門就很高興,說大師要他把公司結束掉,因為氣勢已過,不過大師說公司收起來後會行大運,而且說老公的財庫在大陸,一定要對大陸加強投資。

老公還說大師要幫我們看所有土地的風水,而且要我們把手上的股票全部賣掉。我嚇一跳,那有好幾■的現金,不過老公說賣掉之後自然會有指引,最後老公要我下週一上台北到大師那裡轉運,我看老公這麼熱衷也只有答應。

老公接著急忙去打電話,不但要調錢給老陳,還要增加投資,他要買下老陳公司三分之二的股份,然後還打電話給營業員,要營業員明天把全部股票賣掉。看老公心情這麼好,我也很高興,心想真是遇到貴人了。

*** *** *** *** ***

很快就星期一了,老公從公司打電話回來,很高興的對我說,有人要買公司,還開了好價錢,比預定還高多了,而且禮拜四把股票賣掉,禮拜五股票就狂跌,老公直說大師真靈,預料的都很準。他要我準備好,下午要搭飛機上台北,三點以前要到,因為大師說是吉時,我本來還很想推卻,不過老公既然這麼相信,而且大師的建議都有很好的結果,我心想去轉轉運也好。

一路上老公非常興奮,一直要我好好和大師學習,直說機會難得,大師很少要幫人做淨化,因為會折損大師數年修行,老公還說他已經包了一份大禮,還準備請求大師收他入門,我聽了也只能點頭贊成。

一路上來到汐止山邊,大師的道場是在山腰上的三層平房,前後都有個大庭院。老公敲門後,一位看起來好像是大師的弟子,前來帶領我們進去,一進屋裡便看見一個大道場,大概有四、五十人盤坐在地上聽大師講課,那弟子則帶我和老公進到道場旁應該是接待室的房間。

一會兒,剛才的男弟子帶著另外兩位男弟子抬著一個大水晶進來,男弟子告訴老公是大師吩咐的,老公連忙道謝,男弟子表示這個水晶山是大師特別割愛的,大師當初花了快五十萬才買到的,還直羨慕老公福份好。老公聽了連忙拿出支票本,開了一百萬元交給那男弟子,那男弟子本來還不肯收,後來還是老公千求萬請,那男弟子才勉為其然的收下。

隨後進來一位女孩子,告訴我們大師要我開始淨化,要帶我去準備,還要剛剛的男弟子和老公一起護送水晶回去,還特別說有弟子護持的話,這樣子才能確保水晶的效力不會消失。老公正傷腦筋不知該如何把這個大水晶搬回去,聽到大師早有安排,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和我道別後就走了,我看著老公離開的背影,突然有種強烈的感覺,想和老公一起回去,無奈那女弟子拉著我,要我跟她一起走,我也只好跟著她了。

女弟子帶著我穿過道場到另一邊的房間,那是一個鋪滿榻榻米的小房間,女弟子要我把東西放下,然後教我盤膝坐下,接著教我一些靜坐的方法,便要我開始靜坐,還告訴我說如果做不來的話可以起來休息再繼續做,然後就出去了留我一個人在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