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茵的俘虜

我是一個生物學教師,教的是中二及中三班,一踏入課室,我險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學生之中,有幾個女的長得很漂亮,比起甚麼港姐、亞姐不惶多讓。

她們青春活潑,除了漂亮之外,還很頑皮。我一開口介紹自己,班中的女孩子,就脫口而出,有的贊我英俊,有的說我性感。

我自我介紹之後,有一個女孩子亦站起來自我介紹,她叫做露絲,原來她是班長。她走出黑板去寫出自己的姓名,站起來時,才知道她很高,身材也很好﹗

年紀輕輕的她,已經有一對高聳的胸脯,而使我心中砰然跳動的是,她的迷你裙很短,短到我險些看到她的內褲﹗

驚魂甫定,露絲回到她的座位去。不過我發覺她把擦黑板的擦弄跌了,於是俯身去拾起來,一俯下身,我立即滿天星斗。

原來那些一女孩子們不知道是否故意誘惑我,她們全部張開了裙子內的雙腿。一時之間,紅橙黃綠青藍紫,各種顏色的內褲,全入我的眼底。有幾個女孩子的內褲是超迷你型,隱約間,幾乎連毛發也露出來了﹗

我還未顯露教師的威嚴,已經給這群女孩子弄得心神恍佛,意馬心猿。

接著,我開始授課。時下的女孩子,大瞻到令我不相信。有一個自稱是茵茵的女孩子,竟然問我一個問題﹕人身上有那個器官,會在興奮時直徑闊了幾倍﹖

我給她問得不好意思起來,期期艾艾的不知如何作答。後來茵茵自己揭開謎底,原來那是瞳孔。

她們哄堂大笑,笑我身為生物教師,連這簡單的生理常識也不懂。

另一個女孩子又問我一個謎語﹕「男孩子性器官﹗」要我猜一句成語,我當然答不出,後來她們揭開謎底,是『來日方長』﹗

這些女孩子,年紀在十五六歲左右吧﹗竟然這麼大膽,真是世風日下,令人難以置信。我第一堂上課,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完結了。

以後,我經常給這些女孩子作為開玩笑的對象。可能由於我作風民主,年紀也不太大,成為她們經常掛在口中的斯文小白臉,故她們對我越來越具好感,竟然自動減少作弄我。我的同事們都相互訴苦,時下的女學生實在太過大膽,而且無心向學,所以他們完全失去了自信心,教學興趣也越來越低。

我的情況卻與同事們不同,我發覺這些學生們漸漸不單不再作弄我,還在暗戀我。不知是否露絲發起的暗戀潮,女孩子們爭相和我親近,尤其是在實驗堂時,女同學們常用各種藉口非禮我。

其中最大膽的是茵茵,她有一次竟然乘亂用手摸我的下體。我很辛苦才挨過了半個學期,到了接近期考的時間了。

這個周末下班,我在校門口踫到茵茵。這個茵茵,是迷你的大哺乳動物,她年紀較大約十八,但以十八歲的年紀,已經有三十四寸的胸圍,實在相當厲害。我試過幾次給她用一對巨型的乳房踫著、壓著,壓得我砰然心動,心跳加速。所以我對她有一種莫名的恐懼,也怕自己控制不來。

茵茵說有事要我幫她,她楚楚可憐的跟我說話,說了幾句,竟然哭了起來,梨花帶雨。原來她平日抄的筆記簿丟失了,考期接近,一定不合格,希望我能幫她的忙。

我不知如何推卻她,在她的盛情邀請下,祇好跟她回家去,替她補習。

入到屋後,我才知道她家中祇有一個人,她解釋說父母都去了游埠。於是我們到她的的閨房中補習。

她房中布置得很羅曼蒂克,而且有音響設備及電視機。我花了不少精神跟她補習,但她祇認真了一會便說倦了,要唱歌,於是開了卡拉OK硬要我跟她一起唱。

唱到一半,不知如何,電視機突然播出成人錄影蒂。三個女孩子擁若一個男人,都是一絲不掛的,有如天體營中,在互相嘶咬﹗我當堂呆若木雞,不知如何是好。

茵茵亦在此時發難,她像發花顛一般拉開了自己的上衣,還解開乳罩的扣子,硬要我吻她、吮她。

我拒絕,並想離開這房間。不過我還未來得及逃走,茵茵已經像餓虎擒羊一般摟住我,她主動的吻我,同時解開我的拉鏈,我血脈憤張,腳步移動不了。

這時候,我就如一隻小白免,靜侯她的吞噬。茵茵的身上散發出一陣難以形容的幽香,我給她弄得心緒不寧。當她把自己的乳尖硬塞入我的嘴巴時,我終於忍不住,拼命地吮了一口,而吮了一口之後,更加難以抑制。她把我拉上床去,也不知甚麼時侯,褲子已經脫光,她把自己的下體硬擠到我的嘴巴前,我小心翼翼地吻了一口,跟著我發狂了一般吻個不停,把她那濕潤的地方又舔又舐。

茵茵也替我脫得精赤溜光,然後爬上我的身上。年紀輕輕的她,原來在性方面的經驗如此豐富,她教我不必亂撞亂沖,要用丹田之氣才能表現自己的男子氣慨。到後來,她完全采取了主動,她騎在我上面,如一個勇敢的騎士。

然而我還沒有進入她的腹地,就很快就投降了,她搖了搖頭,抹去我射在她陰道口的精液,笑著說我是個初哥。於是又教我如何養精蓄銳,卷土重來,還用她的櫻桃小嘴替我作『人工催谷』,我終於雄風再振。跟看又做了一場轟烈激戰,這次我終於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的陰道。

茵茵顯得有點兒不堪消受,她皺眉苦臉地忍受我的肉棒。這時我已經瘋狂起來,為了一雪剛才兵敗城門口的恥辱,我捉住她雙腿狂抽猛插,直至我在她的陰道深處射精。

完事之後,茵茵竟然落紅片片。我奇怪地問她既然是處女,性經驗又為什麼這麼豐富,茵茵笑著回答我是因為她看了很多色情錄影帶。

我床上倦極而睡。醒來時我見不到茵茵,無意看一看床頭的小桌子上擺了茵茵一張身份證,我一看之下,嚇得心驚膽跳,她自稱十八歲,其實並未夠年齡。

經過這一次之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茵茵的生物科成績,是一百分,她的死黨們也全部九十以上。雖然我艷福齊天,但我是一直心驚膽跳,如果這一群女孩子,有那一個不滿意,要對付我的話,就很容易弄出丑聞來。到時,不止會名譽掃地那麼簡單,如果告發我誘姦未成年少女茵茵,就難逃牢獄之災。

難怪這一群女孩子在成績方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以她們這樣的學習態度,這樣的成績,竟然可以取得九十至一百分,這簡直是沒有可能的事,我和她們都心知肚明。而我身為教師,教出這樣的學生,亦無顏見江東父老。

不過,她們的誘惑力是實在驚人的,有一次茵茵在升級試之後,成績表將發之際,約了十四個女孩子一起跟我去渡假,在渡假屋之中,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時還未到炎夏,那些女孩子們已經不理三七二十一,個個都爭著煥發出自己的青春活力,在渡假屋的客廳裡就隨便更衣。一時之間裙子、恤衫、奶罩、內褲、襪子在屋內亂飛,好像蝴蝶穿花般,煞是好看。

這群女孩子,都是十七八歲左右,青春美麗,玉腿紛飛,燕瘦環肥,使我頓時全身熾熱起來。這些女孩子,我從來沒有欣賞過她們的身材,除了茵茵外。

茵茵曾經很認真地答允過我,一定不向第三者說出我倆的秘密。據我所知,茵茵的父親是一個相當高級的政府官員,為了家庭的聲譽,她也不敢太過亂來。

當她約我去渡假屋時,沒有說多少人,我祇以為是三幾男女同學在一起,想不到會是群雌粥粥,而我則是萬綠叢中一點紅。

她們大膽地在我面前解鈕解裙脫襪,當我透明似的,我不好意思,祇好推門出去嘌吸新鮮空氣。

說實在話,我也舍不得不欣賞這些奇景,不過形勢比人強,我也不能不顧及教師尊嚴,在這種景況下,我不能不離去。但當我推門時,卻意外地發現大門鎖上了,而且鎖匙也不知去了那裡。

那時,我當然是充滿詫異的神色,她們看見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立刻起哄地笑了起來。在她們的笑聲中,我更不好意思,祇好調頭走入睡房。

她們胡鬧起來,竟然涌上夾,一人伸手拉我的領帶,另一人則解我的恤衫。我哭喪著臉,請求她們手下留情。但是動也不敢動,因為如果我掙扎,很容易就會衣衫都給扯爛,簡直不知如何是好。

混亂中,突然有人伸手過來拉我的皮帶,甚至拉我的拉鏈。同時,還有一支手在摸捏我的敏感地帶。我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在這形勢下,我決定不再反抗,聽天由命,任由她們擺布。

心情轉得稍為平靜之後,我立即聞到身邊的少女嬌軀發出的各種幽香。這些少女有的祇留下乳罩內褲,有的已經換了泳衣,大部份發育得相當成熟,她們不時用豐滿的乳房踫擦著我,我不由自主,心情一蕩,竟然有了自然反應。

少女的人群中嘩叫越來,有一把嬌滴滴的聲說道﹕「嘩﹗硬起來了﹗」

於是十多隻手向我伸過來,形勢惡劣。這時候的確情況大亂,我忽然覺得這並不是一件香艷的事,相反,可能會有生命的危險,因為那些女孩子的指甲,有的相當尖利,她們都是未見過世面的人,乍然見到一些使她們瘋狂的事物,發起顛來,自然會發出無情力量,一捏一劃,很容易就會皮破血流,血流如注,甚至變成殘廢﹗

我越想趙感到恐怖,在驚惶之中,大喝一聲,叫她們退開,讓我起來。我仍然有多少老師的或儼,這一喝之下,眾少女呆了一呆,退出半步,我立即站起來,拉回拉鏈,把自己寶貴的命根收藏起來,暫時得保清白。

我繼續鼓起勇氣,對茵茵說道﹕「茵茵,我有重要事情跟你說,你跟我來﹗」我想她外出,不過轉念一想,大門不是鎖了嗎﹖於是回轉身,拾級而登上一樓睡房。眾少女見我漲紅了臉,神色凝重,一時之間知道闖了禍,玩得過了火位,不敢作聲,目送我帶茵茵上樓談判。

入了睡房,我有如獲大赦的感覺,立即轉身關上房門。不過,茵茵並不理會我的神色,她好像吃了迷幻藥,一等我轉耳,就像膏藥一般貼身依過來,把我摟得好緊,隆起的小腹力頂著我的臀部,同時朱唇拼命地吻看我的頸際,我感到背部一陣熱力,兩團軟肉的彈性也似乎感覺到了。

我給她貼得好緊,不知如何掙扎,要脫身就要推開她,不過我可不能這樣對付這個小女孩。於是,我給她在後面磨著磨著。想不到這個小淫婦這麼熱情,摩擦了不久,很快就噴出熾熱的嘌吸。她那熾熱的嘌吸,噴我在煩亂之中,也難以抵擋,小寶貝又變得堅硬起來,祇好放棄掙扎。

而她竟然像蛇一般伸手過來,拉開我的拉鏈。當她的手兒握住我的把柄時,我就全身癱瘓得剩下一個地方還有生氣。茵茵的熱情比平日相比,要旺盛了十陪。在她的玉手挑逗下,很快就把我弄得不可收拾。

她把我的身軀扶正,掀起自己的沙灘裙,嘻一聲拉下自己的內褲,又摩擦起來。我感到她意外的濕潤,還沒有下水,但她已經濕了一大片,濕得很厲害。

由於太濕了,所以她很快就插了進去。我們竟然站在門邊幹起來了。她呻吟得很厲害。拼命地把我撞向門邊。

忽然,我驚駭起來了,這地動山搖,尖聲嘌叫,怎麼得了,如果有人在門外偷聽,豈不是所有秘密全都敗露。世上還有甚麼事,會比自己的學生知道自己與女學生偷情的秘密更為悲慘﹖

我真想立刻停止這荒唐游戲。不過,茵茵橡藤一般緊緊纏著我,我根本無法脫困。我抽出一隻手來,輕輕按看她的小嘴。這嘴巴雖小,想不到卻能發出這麼尖銳的叫聲,這些尖叫聲定會招致其他女孩子來察看究竟。

這種情況一定要停下來的,但我卻重重受困,這怎麼辦﹖怎麼辦呢﹖

果然,在我狼狽無比時,我聽到門外傳來女孩子那些獨有的吱吱喳喳叫聲。情況實在不妙,我卻仍沒有脫身的辦法。

由於我焦急無比,狼狽和驚恐,我的陽具在緊急關頭自動棄權了。

突然失去充實,茵茵呆了半晌。我乘機說﹕「她們就在門外﹗」

茵茵終於放開了手。她的沼澤地帶唾涎欲滴,顯然十分饑渴。

我怪聲怪氣地說﹕「不得了,她們在門外﹗」

茵茵連忙伸了伸舌,做了個危臉表情。幸好茵茵及時停止了『戰鬥』,兩人整理一番後,便慢條斯理的開門走了出去,門外的女孩子雖然面有疑惑之色,卻也看不出甚麼名堂來。我也不多說話,裝作十分輕鬆的樣子對她們說﹕「沒事了,大家去玩吧﹗」

說罷,便找來自己的隨身行李袋,抽出休閑褲,穿上了。由於輕鬆了很多,所以那種灼熱的感覺也減輕了。我要去海灘浸一浸水,消除那股熊熊烈火。

由於某個地方形勢不大妙,我要用一條大毛巾遮住了耳體前面,才走去沙灘。在沙灘坐了一會,我又感到形勢不妙,那十幾個少女紛紛走來包圍看我,這一次不是胡來,卻是有幾架攝影機對著我,她們要求我一起照相。

女孩子們爭看跟我拍照,不知如何,有人伸手搶走了我的毛巾。當時的我,比赤身露體更加可磷,因為泳褲上起了一涸帳幕,三角形的向前頂起來。

她們初時詐作不見,祇是不斷地按『塞打』,我祇好打側身,沒料到,側面又有一個相機。結果,這些醜態一一給她們拍下鏡頭,丑得我無地自容,祇好落荒而逃,拔足飛奔,跑去沙灘之邊沿,飛身跳下水裡。

海水亦很暖和,我浸在海水中,那個赤熱地帶並沒有軟下來,相反,還似乎比剛才更加堅強。我心想,這回給茵茵整得要命了,一想到我可能耳敗名裂,更加拼命向海水深虛游去,希望遠離那班引人犯罪的女孩子。

過了很久,那敏感的三角形終於完全消失,在海水的濕潤下,那個地方終於乖乖地貼服下來了。

我硬看頭皮回到沙灘。在沙灘上的少女,個個都是世界最誘人的禁果,由於於穿得少,身材玲瓏浮凸,清晰可見,而她們玩起來嬌笑與跳動,所發出的嬌聲浪語和波光臀影,真是柳下惠也難忍受。

我小心翼翼地參加了下棋的一組,不敢多和其他女孩子的接觸,即使如此,仍然給映入眼裡的春光弄得神情大亂,棋法差勁。

茵茵和三個女孩子玩沙灘波,茵茵的身材已經使男人難以控制,那三個女同學更加厲害,其中一個正在發育澈底成熟之時,有條件可以挑戰波霸,而她所穿的三點式的泳衣,在追逐沙灘波時,險些連她的一對乳房也包不住,給拋了出來,幸好她總算把繩索扣得相當緊,而不致包不住那對巨物﹗即使如此,那對巨物上下跳蕩的情景,也足以對男人勾魂攝魄。

我無心戀戰,後來轉了跟她們玩紙牌,結果又是大輸特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