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情慾

1

高中畢業時,我遇上文革動亂,不能繼續升學了,唯有留在廈門市原來的學校裡混日子。學校裡的建築物經歷過武鬥的劫數,已經沒有一座是完整的了。學生們也多數離校回鄉了,我們這一派系剩二、三十人的「文攻隊」駐在後方 十幾個不怕死的「武衛隊」在學校隔的一座三層高堅固的大樓裡堅守著。我正是這些亡命之徒中的一員。

生活在戰亂的日子裡,連最寶貴的生命都朝不保夕,所以同學們都放浪不拘。日常生活裡充滿暴力和淫慾。不過我們少與其他各界接,因此許多秘事也鮮為人知。

桃色事件最早是發生在燕妮和秀蓮身上。她倆是我們駐地僅有的兩位女同學。由於護送一位受傷的同學到醫院去治療。回程的途中被捉到敵方一個小分隊的駐地。那裡有十幾名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一聽到捉到兩個女學生,個個像豬公似的,十分興奮。燕妮和秀蓮被剝得一絲不掛,然後捉住手腳,輪流姦淫。

輪姦之後,他們不再讓燕妮和秀蓮穿上衣服,給兩條毛巾毯子讓她們遮身避寒。以後的兩天裡,那些守衛的男人對她倆的肉體想摸就摸,想玩就玩。興致一起,任何一個男人都會隨時把他們硬硬的肉棒插入燕妮或者秀蓮的陰道裡取樂。他們看出燕妮個性比較懦弱,就叫她為他口交。秀蓮的反抗比較劇烈,因此沒人夠膽將陰莖放到她嘴裡。可是也有人在她前面被奸的同時時,將陰莖硬塞入她後面的臀眼裡抽弄。幸虧在她們被捕的第三天,我方也捉到人質來交換,她們才得到釋放了。

燕妮和秀蓮放回來時,已經連走路都有困難。在短短三兩天內,燕妮一共被那十五個男人姦淫過三十八次,秀蓮自己沒有計算過,相信也差不多如此。因為在燕妮被奸的時候,自己的肉體裡也往往同時被其他男人抽插著。

燕妮和秀蓮就住在我附近的宿舍裡。初回來的兩三天,她們一直哭著不敢見人。我忍心不過,便帶了些吃的東西去安慰她們。燕妮本來和我比較熟,就讓我進去了。我沒有再提起她們被強姦的事,是表示一定要幫她們報仇雪恥。秀蓮憤地說道:「如果能捉到那些衰人,我一定要單對單搞到他條腰骨都直不起來。」

我笑道:「那你不是又要跟他做他們強迫你的那回事嗎?」

燕妮說道:「我和秀蓮已經想通了,那事被做一次也見不得人,被做一百次也見不得人。其實那事女人本身也有享受的一面的,我們是氣憤在被迫的情況下做。所以一定要報仇雪恨。至於男女間的事情,現在我們也已經看開了,就算現在你這時候要和我們玩一下也未嘗不可的!」

說實話,我雖然看過許多有關性愛的書籍,那時候卻從未經歷過男女之間的事情。當場臉都發燒了,口裡也說不出話來。

秀蓮對燕妮道:「算了吧!他那裡看得起我們這殘花敗柳呢?」

我連忙分辨說道:「沒有這個意思,是我都未曾試過這事情呀!」

燕妮說道:「那你是怕失身於我們這兩個破爛女人了吧!」

我急忙說道:「完全不是這個意思,兩位是歷劫梨花,更加嬌艷動人,我是擔心你們的身體不知已經原了嗎?」

燕妮笑道:「這你就放心了,要你不是看不起我們,都算真正地給了我們一點安慰,阿蓮,不如你先試一試,看他是不是說真心話。」

秀蓮一聽燕妮這麼說,立即將軟綿綿的肉體偎入我懷裡。這時已經不容我再多想什麼了,我應該幫助兩位不幸的同學重新建立自尊心。再說她們其實也長得很漂亮可愛。

我運用書本上的對性愛的描寫,把秀蓮摟著親了親嘴,又把手伸入她的衣領裡摸索她的乳房,秀蓮雖然平時敢作敢為,這時也難免粉面通紅。我繼續把秀蓮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去。直至她一絲不掛地依偎在我懷裡。我將她赤條條的肉體渾身上下撫摸了一番然後抱到柔軟的木棉床墊上。然後自己也脫得精赤溜光,手持著粗硬的大陰莖對準了秀蓮一對嫩腿間毛茸茸的陰戶緩緩插進去。秀蓮欣然接納了我對她肉體的侵入,雙手還肉緊地箍著我的腰部。我開始一下接一下的抽送了,秀蓮也舒服得呻叫著。燕妮在一邊看得臉紅耳赤。秀蓮見到了就嬌喘著說道:「阿燕,不如你也脫去衣服一起玩吧!」

燕妮稍微遲疑了一下,終於也忍不住把身上的衣服除去,光脫脫地躺到秀蓮身邊。

我也讓粗硬的大陰莖從秀蓮的陰戶裡抽出來,插到燕妮的陰道裡,燕妮剛才看著我和秀蓮做愛,已經燃起慾火,陰戶也濕潤滑溜,所以我的陰莖很順利地直插到底了。我一邊讓陰莖在燕妮陰戶裡深入淺出,一面玩摸著她酥胸上一對嫩白細膩的奶子。一時興奮起來,就忍不住將陰莖抵在燕妮陰道的深處突突地噴射了。燕妮也肉緊地把我攬住。我們緊緊地互相摟住一會兒,才分開來。秀蓮小心地用毛巾替我和燕妮抹了下體。接著和燕妮赤條條地睡在我的臂彎裡。我回味著比較了她倆可愛的肉體:燕妮的皮膚要比秀蓮白晰細嫩,秀蓮的身材卻比燕妮苗條秀氣。燕妮的乳房肥嫩碩大,摸捏時綿軟舒。秀蓮的奶子屬於竹筍型,雖然躺著仍然是那麼堅挺彈手。燕妮的陰戶光潔無毛,撫摸時滑美可愛。秀蓮由陰阜至臀眼,兩邊的陰唇都長滿了茂密的陰毛,看起來特別性感。燕妮有一對腳趾齊整的白嫩小肉腳,秀蓮的腳丫子纖細而小巧玲瓏。燕妮白裡泛紅的圓面時時都流露著甜蜜的笑容,秀蓮的瓜子臉平時雖俊俏,但比較冷淡,不過當我的陰莖插入她肉體後,她便顯露出熱烈奉迎的風情。

當燕妮講述她被迫口交時,秀蓮故意叫她實地示範示範。燕妮也豪不猶豫地將我的陰莖叼在嘴裡吮吸,我的陰莖迅速在她的小嘴裡膨漲起來。燕妮吐出我粗硬的大陰莖笑著對秀蓮說道:「阿蓮,你也示範示範讓人家插屁股眼吧!」

秀蓮苦著臉說道:「那樣會很痛的呀!」

我笑著對燕妮說道:「我不忍心難為阿蓮了,你也饒了她吧!」

燕妮洋洋得意地說道:「饒她也可以,不過她要像我剛才那樣做……」

秀蓮未等燕妮說完,已經低頭把我的陰莖含入小嘴裡了。

燕妮說道:「我還沒說完哩!你要把他的精液吃下去才行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秀蓮吐出我塞住她嘴巴的肉棍兒說道:「沒問題,我這是自願的。不像阿燕讓人揪住頭髮硬灌進去的呀!」

燕妮伸手就要打秀蓮,我連忙勸道:「你們不要鬧了,我知道剛才未能滿足你們,不如我們現在再玩過吧!」

倆人這才安靜下來。於是燕妮和秀蓮並排倚在床沿分開雙腿,我讓肉棍兒輪流插入她們的肉洞裡抽弄十個出入。秀蓮還特別吩咐我要射入她嘴裡。

燕妮的陰道裡還留著我剛才射入的精液,抽送時也特別流暢。但是當我把沾滿精液的陰莖插入秀蓮的毛洞裡時,我在秀蓮肉體裡的活動也順滑了。這一次我特別持久,也記不清在兩個各有特色毛洞和肉洞變換了幾次。燕妮和秀蓮都滿足得軟了身子,我卻仍然堅硬不倒。後來還是秀蓮用嘴巴將我吮吸,我才噴了她滿滿的一口精液。

秀蓮把精液吞下去後,就開始為難燕妮了。她要燕妮下次讓我弄一次屁股眼,燕妮清楚秀蓮的硬脾氣,也不敢和她太對抗,好勉強答應了。結果我第二天和她們玩的時候,秀蓮就首先要我入燕妮的臀眼。我生怕弄痛燕妮,就在她那裡塗了許多涎沫。不過燕妮的肌肉可能比較鬆軟吧!並沒怎麼用力,我的陰莖豪不困難地盡根納入她的臀縫裡了。我嘗試抽送幾下,燕妮也完全沒有痛苦的感覺,還特地回頭對著秀蓮傻笑。秀蓮氣不過,也褪下褲子叫我試試入她的臀縫。可是當我僅僅擠進一個龜頭時,秀蓮已經大聲地慘叫了,燕妮笑得花枝亂抖。我緊退出來,好生安慰了秀蓮,說是每個女人的生理不同,不要太呈強了。又表示我興趣她們的陰戶,並不喜歡玩她們的後庭。

以後,燕妮和秀蓮同基地裡十幾個男同學都發生過肉體關係。甚至廣播站有三個女同學,也因為偶然過來探望她們而捲入了這個有性無愛的漩渦裡。

記得那一天,我和另外四個男生正在和燕妮秀蓮玩性遊戲。當時我的陰莖正插入秀蓮的陰戶裡,秀蓮的小嘴裡塞住另外一個男生的陰莖。而燕妮的小嘴以及陰道和臀縫中也塞入三位男生的陰莖。大家玩得正開心,忽然林淑惠 蘇真妮和鄭玉珍等三個播音員闖了進來,一見到這個場面,即時呆住了。

燕妮和秀蓮立即跳下床,先將房門反鎖,然後秀蓮對她們三人說道:「淑惠,雖然我們是好朋友,但是你們撞見了我們的秘密,我們不能讓這個秘密傳出去的。」

玉珍說道:「我們不會說出去的。」

燕妮道:「有誰能夠相信你這樣說了就算數呢?」

真妮說道:「我們真的不會講出去的呀!」

秀蓮說:「除非你們也一齊玩,否則我們不會相信的啦!」

淑惠說:「我們都未曾和男人玩過,怕不太好吧!」

秀蓮說道:「我們並不一定要你們破身的,你們身體上還有兩處地方可以讓他們玩的,如果你們和他們玩了,大家還是好朋友,如果你們不肯,那可是沒完沒了的了!」

玉珍說道:「是怎麼樣玩的呢?我是怕家裡罵,要不破身我怎樣做都肯的。」

燕妮笑道:「剛才已經看到了,還要問嗎?用屁股眼或用嘴,順便你們選擇吧!」

玉珍道:「那麼我就用嘴讓他們玩吧!」

真妮說道:「用嘴巴我怕不慣,我讓玩屁股好了。」

淑惠笑道:「我還是直接和他們玩算了,讓自己人破身,總好過像你們那樣給人家捉去用強的吧!」

燕妮笑道:「這就好了,我們抽籤決定公平一點。」

秀蓮要她們三個自己脫光衣服,然後抽籤。淑惠最先爽快地脫得一絲不掛,看她的身材長得很不錯,一對嫩白的乳房漲鼓鼓的,艷紅的奶頭微微向上翹起。渾圓的粉臀,白嫩的玉腿非常勻稱,陰阜上長著一簇烏油油的陰毛。

玉珍和真妮雖然羞人答答,但是終於也脫得赤條條的了,真妮的皮肉白白胖胖的,身段跟燕妮差不多,陰戶生得較高,站立的時候已經可以看見她陰部的裂縫,不過她陰毛很濃密,把小陰唇都遮蔽了。玉珍的膚色比較深一點兒,接近古銅色,乳房碩大而堅挺,陰戶生得比較低,這時能見到她小肚子尾有一叢細細的茸毛。

燕妮做簽讓她們抽,我被淑惠抽中了。淑惠大方地把她的肉體赤條條地投入我的懷抱。我把她嫩白的嬌軀抱到床沿,讓她的粉腿垂下,然後開始撫摸她的乳房,淑惠閉著雙眸任我為所欲為。我撥開她的小陰唇一看,果然不像燕妮她們有個明顯的小肉洞。而是一些鮮美的嫩肉擠在一起。我輕輕地撩撥她的陰蒂,淑惠的兩條粉腿就隨著顫動。後來,我不再撥她,她也自己微微地顫抖著,而且有一滴液汁從她嫣紅的肉縫裡沁出來。我估計時候差不多了,便扶起淑惠兩條嫩白的粉腿,握住她的玲瓏小腳高高舉起。再讓粗硬的大陰莖抵在淑惠兩腿間嫣紅的肉縫微微一頂,覺得「卜」地一下,已經進去一個龜頭。淑惠肉體猛地一震,我忙問她道:「阿惠,你受得了嗎?」

淑惠睜開眼睛嬌媚地望著我微笑不答,我繼續向裡面挺入,淑惠稍微皺了皺眉頭。我也暫時不抽動,抬頭望向正在肉搏的其他男女。見燕妮和秀蓮已經讓兩位男同學抽弄得如癡如醉。真妮也伏在床上,一支手摀住自己的陰戶,讓一個男生將陰莖從後面插入狹小的臀縫裡。玉珍的腮邊鼓起,小嘴裡正塞住一條粗硬的大陰莖。

我開始讓粗硬的肉棒在淑惠緊窄的陰道裡抽動。淑惠終於漸入佳景。見她粉面泛紅,雙手緊緊摟住我的身體。玩了一會兒,玉珍的小嘴裡首先被灌入精液,接著插入真妮臀縫裡的陰莖也噴射了。燕妮和秀蓮仍然和她們的對手緊緊摟住,但是男生們已經沒在抽送,看樣子也已經玩完了。我加快對淑惠的抽送,淑惠忍不住呻叫起來,驚動了眾人的眼光都望了過來,看著我臀部一挺一挺地往她陰道裡噴射了。

看她們的樣子,都玩得很刺激,不過從此以後,她們再也沒有來了。倒是我偶然有去播音站修理器材,所以仍然有和她們保持肉體關係。

有一次,我去播音站修理被敵方破壞的喇叭,修好之後,我到播音室休息一下。那時候播音還沒有開始,有淑惠和真妮在閒聊。我一進去,淑惠就親熱地撲過來摟住我吻了一下。我也摟著她的嬌軀,把手從她的衣領和褲腰伸進去摸捏她的乳房和陰戶。

真妮臉紅耳赤地笑道:「哇!你們這樣玩法,別人在旁邊看了真受不了!」

淑惠也說道:「不如叫他再捅捅你的屁股吧!」

真妮說道:「捅屁股就不必了,要嘛就來真的。那天看見你們玩得那麼過癮,反正我遲早都要讓男人斡進去的,不如今天就試試吧!」

淑惠又吻了我一下說道:「我去樓下關上大門,你們放心玩吧!」

說著離開我的懷抱,又向真妮笑了一笑,就下樓去了。

我走到真妮身旁,伸手將她的裙子掀起來讓她的牙齒咬著,又把她的內褲褪下去。真妮低著頭粉面通紅,一對眼睛望著地下。我把自己的陰莖也掏出來,讓真妮握在細軟的小手裡。接著就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裡玩摸乳房和陰戶。真妮被我弄得渾身顫抖著。陰水濕透了我輕輕揉弄她陰核的手心。

播音室裡沒有床,我坐到交椅上,把真妮的內褲完全脫去,真妮坐到我大腿上,把她的陰戶勇敢向我粗硬的大陰莖湊過來。真妮的陰戶生得高,所以這個姿勢很合。我叫真妮自己出力套過來,真妮笑著扶著我的陰莖,讓龜頭撥開陰毛抵在她陰道口,然後努力套進去。真妮的陰道緊緊地包圍著我粗硬的大陰莖,我感覺熱呼呼的很是好過。

淑惠已經上樓來,站在旁邊觀看。她關心地問真妮道:「阿真,你痛不痛呢?」

真妮道:「有點痛,不過不要緊。」

我把淑惠的上衣捲起,讓她一對白嫩細膩的奶子露出來,然後用手指輕輕捏弄她的乳頭。淑惠也伸一支手到我和真妮交合著的地方摸玩。我騰出一隻手,也去玩摸她的乳房。淑惠笑道:「你也不多生一條肉棍兒,可以讓我們倆都可以同時快活。」

真妮笑道:「淑惠,我讓你先玩一會兒吧!」說著就要從我懷裡站起來。

淑惠忙按住真妮的身子說道:「你先別忙,等我脫了褲子你再起身。

淑惠匆匆地把內外褲子一起脫去,真妮也讓出位子給她。淑惠急忙跨上來,把她的陰戶套上我粗硬的大陰莖,而且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說道:「好舒服!」

接著便讓她緊窄的小肉洞一上一下地套弄我的肉棍兒。

玩了一會兒,我叫她倆站著讓我輪流插入。這個姿勢當然是真妮好玩一點了,因為她的陰戶生得高,很方便讓我以站立的姿勢把肉棍兒插進她的陰道。我盡力把她倆玩得很興奮,最後就在真妮的陰道深處噴射了。

以後每逢我去播音室修理機器,總要和她們玩一輪,在她們任何一個陰戶裡注入精液之後才滿足地離開,有一次玉珍在場時我們也照做不以為意。玉珍看得粉面泛紅,春心蕩漾,終於忍不住也將她的處女膜斷送在我風流的肉棍上。

那一次我到播音室時,剛好玉珍在念一份稿子,我一進門,真妮就高興地迎過來撲在我懷裡。我也摟住她豐滿的嬌軀,在她粉嫩的香腮上美美一吻,然後把她抱到沙發上坐下來。淑惠也過來坐到我的身邊。我左擁右抱著兩位青春嬌嫩的女孩子,雙手伸入她們的衣服裡摸捏玩弄著她們的細嫩乳房。淑惠也把我的褲鏈拉開,將我的陰莖掏出來玩摸。我那條肉棍兒立時堅硬如鐵。

淑惠和真妮猜拳決定誰先和我玩,結果淑惠猜贏了。於是淑惠就脫掉內褲,撩起裙子,騎在我身上,把她濕潤的陰戶套入我粗硬的大陰莖玩了起來。玩了一會兒,淑惠的陰戶裡發出「卜滋」「卜滋」的聲響來。

玉珍不時地偷眼望過來我們這邊,嘴裡結結巴巴的,連稿子都念錯了。淑惠玩夠了就起身過去幫玉珍念稿子。真妮早已經脫去內褲,她掀起裙子以站立的姿勢讓我插入。玉珍在旁看得粉面盡赤,真妮也玩得興致勃勃,一個勁地把她的陰戶向我湊過來。玩了一陣子,真妮的陰道裡淫水津津流出,順著她的大腿往下淌。真妮對旁邊呆呆望著我們做愛的玉珍挑逗地說道:「阿珍,想不想玩呢?」

玉珍低聲說道:「當然想啦!不過還是你們玩吧!」

真妮對我說道:「我都差不多了,不如你為阿珍開導開導吧!」

我說道:「不知阿珍肯不肯呢?」

真妮道:「你放心去弄她吧!平時她就已經告訴我說很想玩了呀!」說完我就讓她的肉體和我分開,又把玉珍向我這邊推過來。

我雙手摟著玉珍的細腰,玉珍閉起雙眼偎入我懷裡。我先把手伸進她衣服裡面貼肉地將她龐大而富有彈性的乳房玩摸了一陣,然後迅速把她的內褲脫下來,撫摸她的盛臀和陰戶。玉珍被我摸得渾身顫動著,陰戶也泌出好多水份。我見已經是時候了,就著她雙手撐在沙發上,昂起肥圓的大屁股。因為玉珍的陰戶生得低,所以我特地選擇了這個姿勢為她開苞。

我撩起玉珍的裙子,見她兩片肥白的臀肉夾著一條艷紅的肉縫,我雙手按在她粉臀上,兩個姆指輕輕把那肉縫撐開。便清楚地看見玉珍那一個鮮嫩的陰道口,我把粗硬的大陰莖湊過去,真妮快手扶著那濕淋淋的肉棍兒,把龜頭對正玉珍的陰道的部位。我用力一頂,就把龜頭頂進去了。

玉珍叫了一聲:「哎呀!好痛喲!」

真妮勸她說:「阿珍,忍著吧!一會兒就不痛,而且會好舒服哩!」

玉珍不再叫痛,乖乖的昂著屁股,任我那粗硬的大陰莖在她陰道裡一出一入地抽送著。玉珍緊窄的陰戶宛如一雙擠牛奶的手,不一會兒,我的陰莖就在她肉體內跳動著噴射了精液。當我拔出來時,我見到玉珍的陰道洋溢出紅紅白白的混合液汁。

望著玉珍那個已經洞開的陰戶,我滿意自己已經將播音室裡的三位黃花閨女的小姑娘全部開苞了,看來日後和她們還有許多好玩的節目哩!

果然,淑惠她們三人自從讓我的陰莖進入過他們的肉體之後,就找機會到我們的駐地參加無遮大會。駐地裡男同學常是多於女同學的,所以女孩子們往往一個人要應付好幾個男孩子的陰莖輪流甚至同時進入她們的肉體裡。不過我就甚少去玩她們的臀縫,因為其實她們都是未生育過的,陰道很緊窄,我的陰莖進入時覺得溫軟銷魂,所以我總是對她們的陰戶比較有興趣。

五月份的一天,我駕車送小分隊到鄰近的一個市鎮。回程的時候,已經夜深了。有一個女孩子在路邊揮手截車。我把車停下來,那位少女隨即開車門跳上駕駛室,並掏出一把手槍,來勢洶洶地指著我說道:「喂!我現在要徵用你這部汽車,你識相的,就聽我指示,把車子開到我們的駐地。如果不聽話,我可要對你不客氣的。」

我看清楚了這位少女,原來竟是敵方的一個女頭目,名叫李麗玲。心裡不禁暗叫不妙,幸虧她並未及時認出我。不過如果我跟著她到敵方駐地,那可不是說笑的了。

我在她的劫持下繼續駕車向前駛去,估計大約再過一公里就要到通往敵方駐地的路口了,我乘李麗玲也在注視路面時,猛力踩下急剎車。麗玲未及防避,身體向前衝去,一頭撞上車頭玻璃,登時暈了過去。我剎停車子,從她手裡奪過險些跌落地下的手槍。然後扶起李麗玲的身子,見她仍然昏迷不省人事,便讓她靠在座位上,繼續驅車駛離這危險地帶,直至我方的控制範圍才把車子停下。

李麗玲還沒有醒過來,我便將她抱到後面車廂裡。趁她還迷迷胡胡,把她的衣服脫清光,然後把一條木扳斜架著。再讓她的肉體倚著木板,而把她的雙手綁在車廂的橫擔上面。我對李麗玲赤條條的肉體上下打量了一番。李麗玲當時是讀高中一年級,不過肉體已經發育得很好。豐滿型的皮肉白裡泛紅,胸前一對肥嫩的乳房猶其白晰可愛,陰阜上長著稀疏的一撮細細短短的陰毛。兩條渾圓的粉腿白嫩細膩,一雙不大不小的肉腳,腳趾長得十分齊整。

望著李麗玲這一副光脫脫的胴體,我當然要摸摸了。我先摸捏她一對尖挺的乳房,又用手指撥開她的陰唇,見粉紅色的嫩肉中出現了她細小陰道口。想不到李麗玲仍然是處女一個。李麗玲還沒有醒來,我的底下卻不自覺地已經膨漲起來。拉開褲鏈,把粗硬的大陰莖放了出來,一對手指撥開李麗玲的陰唇,塗了一些涎沫在她陰戶,再讓龜頭抵在她的陰道口了用力一頂。李麗玲在疼痛的刺激下甦醒過來,可是我的陰莖已經整條地插入她的陰道裡頭了。

我嘗試抽動了兩下,李麗玲痛得渾身顫抖著,額頭冒出豆大的冷汗。她婉言哀求我拔出來一下,我可沒理會,不過我也暫時停止抽送,把粗硬的大陰莖深深插在她的陰道裡,卻用雙手去撫摸一對肥嫩的乳房。

李麗玲的乳頭宛若兩顆鮮紅的葡萄,我不禁用嘴去吮。李麗玲的雙手被我綁住,根本不可能反抗,能任我為所欲為。在我摸捏吮吸李麗玲的奶子時,我覺得她底下的陰戶也隨著抽搐著,使得我插在她陰道中的陰莖十分好過。

弄了一會兒,我隱約地覺得李麗玲的陰道有了分泌,也不像剛才那麼緊了。便嘗試蠕動著我的肉棍兒。李麗玲也不再像剛才那樣痛苦地央求我把陰莖拔出來。我漸漸增加了插入時的深度。李麗玲似乎也接受我對她的姦淫,不僅沒有出聲抗拒,而且微微哼叫著,像似很享受的樣子。我也開始放縱地讓粗硬的大陰莖在李麗玲滋潤的陰道中肆意椿搗,李麗玲終於舒服得忘形的呼叫了。我聽見她性感的聲音,激發性慾到達高峰,也在她陰道的深處急促地噴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