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嫂子

輪姦嫂子(上)

美繪子懷疑恬夫為什麼知道丈夫不在家。恬夫打電話來時,都是趁武籐在地下作業場時打進來。每一次美繪子都設法拒絕,但恬夫很瞭解恐嚇的要領,口吻絕沒有恐嚇,但說的美繪子不得不答應。

最重要的是美繪子沒有採取斷然的態度口頭上表示拒絕,但在美繪子的內心裡,有一種這一次會遇到什麼樣男人好奇心和淫蕩的期待感。每次出去時考慮穿什麼樣衣服或髮型就很愉快,是最好的證明。

在接到恬夫的電話後,無意中想到這一次是什麼樣的男人,心裡產生甜美的感覺。

單純的服裝發表會或荼道工具的展示會等招待的工作,最近對陌生的男人發生危險的關係,反而覺得刺激和愉快。就是在保律峽像凌辱似的姦淫她的面貌像馬的男人,經過幾天以後很奇妙的會懷念。

昨天,恬夫也好像看準省吾去淋浴的時間,再來電話確認。

「太太,這一次可能要住在那裡,客人是經濟方面的幹部,對你家的生意也許有幫助,所以要好好的陪伴。」單方面的說,沒有給美繪繪子拒絕的機會。

放下電話,美繪子深深歎一口氣,可是從鏡子看到的表情,帶著微笑很有魅力。

在鏡子裡好像有另外一個女人,美繪子為確定那個女人的長相,用力的擦拭鏡子。鏡子裡一定有一個女人,看起來好像比美繪子年紀大但也顯得妖艷,是有魅力的臉孔,美繪子發現這個女人的幻影時,就問她該怎麼辦。

「有什麼關係,有各種男人增加你的經驗。而且你感到很高興,從你的表情看得出來。」幻影這樣諷刺美繪子。

武籐從樓梯走上來的聲音使美繪子恢復清醒。武籐最近有逐漸恢愎的徵候,似乎因此對工作也更積極。想和年輕的妻子作愛,到處尋找中藥或口服液,甚至依賴注射。

美繪子是看到注射器就會不舒服,所以看到武籐在洗澡後注射時,就覺得沒必要這樣,反而感到厭煩。

或許是武籐發覺美繪子的這種態度,在美繪子洗澡後就說︰「這個藥對美容很有效。」在美繪子的大腿上注射。

可是相反的,發生效果的不是武籐而是美繪子,使她結婚不久的肉體火熱騷癢起來。

今天早晨醒來時,美繪子覺得下腹部和往常不同,有奇妙的壓迫感,好像有帶狀的東西勒緊股間,想活動時感到不方便。很小心的伸手摸下腹部,原來有很厚的皮帶覆蓋在恥丘和屁股上,應該摸到的陰毛和肉縫都不見了。

驚慌的起來,急忙打開睡衣的前面看,美繪子不由得發呆。大概有十公分寬的黑色皮帶圍繞在腰上,下面有假面具似的東西覆蓋在股間,看到皮帶用鎖固定住,這才知道這是貞操帶。

一定是武籐做的事,昨天晚上因為能去旅行可以好好的休息,晚上武籐多喝幾杯,同時也讓美繪子陪他酒。原來那是要美繪子睡時,給她戴上貞操帶的陰謀。

可是把這種古代的東西給她戴上,武籐是什麼意思呢?

只是想像丈夫對他熟睡時的下體如何戴上貞操帶,美繪子的臉就感到火熱。一定是仔細的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用手指撫摸陰毛,可能剝開包皮,用手指玩弄像小肉球般的陰核,也許還用舌頭在那裡舔。

就這樣幻想時,腦海裡好像刮起一陣旋風,不由得甩甩頭,想趕走那樣的妄想。

武籐每天早晨很早就起來,只要是好天氣就會到河邊去慢跑。今天早晨已經出去。

美繪子歎一口氣,從鏡子裡看下腹部的貞操帶。明知沒有用,也扭動幾下屁股,試試能不能脫下來。

這時候美繪子突然想到,是不是武籐發覺她的秘密,以警告的意思在旅行前給她戴上這種東西?

就在這時候武籐回來了,做出很平常的表情坐在餐桌前,看到美繪子拿來土司時偷偷的笑。

「我有麻煩了。」

「什麼?」

「不要裝傻了……這樣太不自由了。」

「什麼不自由?」武籐還在裝傻。

美繪子來到丈夫的面前把裙子拉到腰上挺出下腹部。

「有什麼關係,這樣也很漂亮。」

「還說風涼話……惡作劇也太過份了。」

「不過你已經知道吧?」

「不知道,因為我已經睡熟了。」

「不是的,我說的是有貞操帶的事。」

美繪了當然無法回答,武籐想喝咖啡。

「難得我費很大力才給你穿上。」

「可是這樣不好……」美繪子本來想說「不方便小便」,但覺得難為情沒有說出來。

「你說不好,是指小便嗎?這個不用擔心,那裡有洞可以小便,要不要試試看?」武籐放下杯子想站起來。

「不要,我不要。」

「沒關係,我來給你弄,來吧!」強迫拉著美繪子的手想帶去廁所。

這時候美繪子突然覺得武籐在早上假裝去慢跑,一直躲在隔壁房間裡看她對箸鏡子所做的動作。美繪子一屁股趺坐在廚房的椅子上,用憂愁的眼光看箸武籐流下眼淚。一半是真的,一半是表演,試探武籐會探取什麼動作。

「撩起裙子給我看吧。」

「不要,還是快取下來吧,遊覽車快來了,求求你快一點。」

看到哀求的妻子,武籐瞇縫的眼睛高興的說︰「只是忍耐三天而已。」

「什麼只是三天,要等你旅行回來一直這樣,太過份了!」這一次是真的哭了起來,同時訴說這樣沒有辦法好好照顧母親的病。

「嘿,和照顧病沒有關係吧。但你不要洗澡,皮帶縮緊不能呼吸,連生命也有危險。」武籐好像很不在乎的說。

這時候美繪子想出一個辦法,那就要讓他興奮,出發前能性交一次。

對妻子這種樣子,武籐本來就有興奮的徵候,不斷用手撫摸褲子前面,就是隱瞞隆起的部份。

「啊,不能忍耐了,求求你,我不行了。」

這種動作不是為小便的痛苦,而是誇大的表現出強烈的性感,同時用力抱住武籐。

「是哪一種?」

「什麼哪一種?」

「是小便,還是想性交?」

「啊……你說這種話真討厭!什麼性交?是小便……啊……忍不住了……」故意說出性交或小便的話,然後美繪子就跑進廁所。

果然武籐蹲在前面看繪子小便的樣子,一直到尿完最後一滴為止。

「給我擦吧。」把下腹部向前挺過去,同時抱緊武籐的肩,嘴裡發出甜美的哼聲。

武籐的兩根手指從洞裡插入,進入肉洞裡發出淫靡的聲音。

「啊……還是濕的……」

「把裡面深處也擦乾淨吧……啊……就是那裡,那裡好……好舒服……」

武籐的褲前高高的隆起。

「親愛的……」手指瘋狂的在肉洞裡活動,美繪子自己把上衣的前面拉開露出乳房,武籐立刻含在嘴裡。

武籐從口袋裡掏出金屬製的東西,一定是貞操帶的鑰匙。

就在這時候從大門傳來年輕女店員的聲音︰「遊覽車到了!」

遊覽車載箸一行人走了,美繪子在門前掛上「公休」的牌子,關上門回到裡面。

這時候聽到電話鈴在響,拿起聽筒時對方沒有說話就搖斷了。美繪子覺得這無言的電話好像是女人打來的。如是女人會是誰呢?也好像是麻紀的惡作劇。

大概是受不了美繪子的哭求,武籐在臨出發前取下貞操帶。

到恬夫指定的時間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美繪子感到下體的味道很強,同時感到不舒服,就決定洗澡。剛才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真的很緊張。

結婚已經半年多,但早晨洗澡還是第一次。雖然沒有公婆不必對任何人有所顧忌,但開店以後總覺得不好意思。和隔壁的皮包店的樓房只有相隔一公尺,但從窗戶射進來的光亮使人感到已經是夏天。

原來緊貼在下腹部的貞帶留下痕跡,從恥丘到鼠蹊部有淡淡的紫色,雖然還不到黑志的程度,不知道下午以前能不能消失,不然就很不方便。這是對初戀的男人晶彥刻之在心裡做的誓言,但這個誓言快要風化了。

「老師,對不起,這都是老師不好,把我丟下六年也不管。」美繪子這樣說出來。

只剩下一個人的開放感,使美繪子回想晶彥的愛撫,在水裡用力握緊乳房,成熟的果實變形,從下體擠出濃密的密汁。透過水看自己的下腹部,恥毛像海草一樣的搖動,圍繞著兩塊長長的肉片。大概是因為心情亢奮的關係,肉片好像微微的蠕動,用力呼吸時,從窄小的肉縫冒出小小的氣泡。

這時候的美繪子完全回到以前的時代。晶彥站在面前,要她露出多一點,抓住大腿粗暴的分開,覺得被強迫的感覺,使她被虐待的慾望感到滿足,晶彥好像從當初就看出美繪子有被虐侍的慾望。就是現在,丈夫的動作愈是粗魯姦淫,美繪子的性慾也就愈更強烈。美繪子好像發現,做妻子原來就是對性慾變成熟的女人。

伸出一隻手在水裡大膽的拉開肉縫,同時撫摸陰部。強烈自我虐待的性感,下體產生麻痺感,忍不住發出興奮的哼聲。想到現在在家裡只有她一個人,就想盡情的沉迷在獨自的淫戲裡。

「老師,看我吧,已經變成這樣成熟的人了。我想要,想要老師的……」

用右手揉乳房,用右手撫摸性器,快感上下相連,比性急的武籐的撫摸有更強烈的快感。

快要達到高潮時,美繪子搖搖擺擺離開浴室,也沒有擦乾身體,就到衣櫃前坐下,拉開抽屜從衣服下面拿出用白布包的東西。那是大型煙斗,是晶彥愛用的煙斗,在他去美國前向他要的,發出黑色的光澤,握手的部份使她想起晶彥的肉棒。美繪子夢到和晶彥性交後,就忍不住拿出這個東西插入自己的肉洞裡,一面手淫一面懷念晶彥。自從結婚以後就盡量避免,但有時候瞞箸武籐這樣做。

用煙斗的頭部在陰核上摩擦,閉上眼睛前後扭動屁股,在心裡想晶彥勃起的肉棒。

「噗吱、噗吱、噗吱……」這樣抽插時發出淫靡的聲音。這樣的聲音更使美繪子的性慾昂奮。

屁股向前挺起,看著在下體進出的東西發出聲音。

「啊,老師……太好了……老師,深一點吧……我要洩了……老師抱緊我,一起洩出來吧……」美繪子連連的叫著晶彥的名字,濕淋淋的身體倒下去。

一陣電話鈐聲使美繪子清醒過來。

「太太,是我。」是恬夫的聲音,美繪子沒有說話。

「在你去以前,有樣東西要交給你。一點半,在經常去的木屋屋的咖啡廳見面。」

「你怎麼知道我丈夫從今天去旅行的?」

「他去旅行了嗎?這樣太好了,你今天晚上可以舒舒服服的住在外面。一點半見。」

恬夫沒有回答美繪子的問題,只是叮嚀時間就掛斷了電話。

恬夫交給她什麼東西呢?美繪子一面化妝一面覺得越來越氣的掉進陷阱裡。太太,會振汽車送你去貴船,所以還有很多時間。

從見面的咖啡廳被恬夫帶到走路只要五分鐘遠的一很雜亂的大廈裡。一樓是倉庫,二、三樓是出租的房間。

進入房間美繪子就問︰「有什麼東西要交給我?」

「就是這個東西。」恬夫把印有銀行標示的信封丟到美繪子腿上,裡面有十萬元鈔票。

「這是什麼意思?」

「不用問了,收起來,也不用你開收據。」

「我不能拿沒有理由的錢。」

「嘿嘿,是你的表現太好了。就是在保津峽的那個人。」

美繪子的眉毛揚起,憤怒和屈辱感使她的身體顫抖︰「這樣太沒有禮貌了!把我看成什麼人了!」把信封甩過去,美繪子氣憤的流下眼淚。

美繪子站起來,想到和這種男人在一個房間裡就生氣,可是門已經鎖上了。

「你開門,不然我就大聲叫喊了。」

「太太,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恬夫過來從背後抱住美繪子。

不要這樣,不然就變成免費為男人服務了。美繪子當然不知道三小時的行情是不是十萬元。但一旦接受這種骯髒的錢,可能被這個男人永遠糾纏。

就在這時候,隔間的木皮牆突然像發生地震一樣的震動,同時聽到有人發出哼聲。美繪子下意識的注意聽,震動是越來越大。

「嘿嘿,隔壁的人玩的也真兇。」恬夫笑嘻嘻的拉起掛在牆上的月曆︰「太太,你過來一下。」把美繪子的頭壓在牆上。

從直徑只有一公分的小洞窺視,因為只能看到一小部份的景色,淫靡的部份像特寫鏡頭的擴大動作也更顯的逼真。這是美繪子有生以來第一次偷看別人的性交。

「怎麼樣?有魄力吧?」

美繪子想離開眼睛時,恬夫就用力從後面壓住她的頭,強迫她偷看。

呼吸急促得像兩隻野獸一樣糾纏在一起的男女,有時上下轉變姿勢,一下又女人像狗一樣挺高屁股扭動,催促男人快一點。

當塗上蔻丹的手指,把淺紅色的陰門拉開時,美繪子已經忍不住扭動屁股。

上一次在保津峽的草叢裡,自己抱著樹幹,男人從後面插進來時,屈辱感使她渾身顫抖,可是這個女人高興的扭動屁股唆使男人。女人更抬高屁股時,完全看清會陰部和陰戶。她撫摸自己的陰部同時扭動屁股,這樣誘惑男人。

『難道這就是女人的本性……如果對方是晶彥,我也會主動的這樣做……』美繪子突然覺得很羨慕這個女人,很想看到能使這個女人有這種表現的男人長得什麼樣子。

這時候男人把香煙插入女人的陰門裡。美繪子幾乎不能呼吸,誤以為是把有火的一邊插進去。

對兩個人不停的遊戲,美繪子不知何時已經癡癡的觀望。這樣並沒有干擾別人。生為男人和女人,分別利用官能的器官,做最大度限的享受而已。

覺得屁股有一點涼,無意中伸手去摸時,身上的和服已經被撩起到腰上。恬夫在年輕發出光澤的屁股上輕輕撫摸。

持續發生好像彼此說好的啞劇。恬夫的手鑽入胯下,從背後撫摸肉縫。

「住手!不要!」美繪子以為能這樣說出來,實際上只是歎氣而已。

這時候恬夫拿幾張照片在美繪子面前搖一搖︰「你還記得這個吧!能不能也對我這樣呢?」

偷拍的照片是在保津峽的卓叢裡,被那個男人強暴的場面。一定是這個男人跟蹤偷拍。美繪子因屈辱和怨恨臉色蒼白,抗拒的力量完全消失,美繪子趁恬夫不注意時,從從夫手裡搶過來照片撕破。

「撕了也沒有用,還有底片。」

「你想恐嚇我?」

「沒有啊……」

「你真卑鄙,還要我怎麼樣?!」

「不要生氣,美女這樣發脾氣也沒有魄力?我只是在店裡看到你,想和你睡一覺而已。」

「那麼,你是從車禍以前就知道我……?」

美繪子看見恬夫的臉上出現不小心說溜嘴的狼狽表情。正想進一步追問時,恬夫已經撲過來,把美繪子推倒,拿手帕塞在美繪子的嘴裡。美繪子揮動四肢抵抗,可是全身無力,慢慢昏迷過去……